电锯惊魂全文阅读

      我们抵达时,祭典广场上已经点起了营火,周围各处亦点上火炬,越来越多人聚集到广场上,火光和人们的笑语点亮了祭典之夜。

      在经历过神之怒后,过去广场上的喷水池已经消失了,周围的建筑也被摧毁得不成原形,如今经过方块学院的工匠们整修后,成为一片有着奇异美感的废墟与草原。

      在废墟之上举行的祭典……似乎颇有这个王国逼近毁灭又重生的感觉呢。

      我听见不知何处传来的感叹。

      「这是倖存者们的祭典啊!」

      这句话夹带着感叹与庆幸,同时也带来深沉的悲伤。

      历史说来轻巧,却是覆盖了无数人的血与泪。去年聚集在此狂欢的人,如今又有多少人能旧地重游呢?

      我偷偷看向小不点学长的书魔。

      他正疯狂地往食物区进攻,撒旦学长则採取了放生的政策,由着他去了。

      「书魔应该不会吃坏肚子吧?」

      「你有看过本大爷吃坏肚子吗?」阿萨一边把雪花往上抛起来重新抱稳,一边冷冷地反问。

      「但是阿萨,你不会像他一样暴饮暴食啊……」我指出了癥结点。

      「妳又忘啦?书魔的身体状态和书本是对应的,书的本体没事,书魔就不会出什幺差错。」

      哦,也是。魔族是死物凝结而成的意识,所以状态只受本体的完好度和魔力值影响,我想阿萨想说的应该是这个吧。

      「所以你们整个暑假都做了什幺?」阿萨问。

      「只去了一趟森的故乡。」撒旦学长说。

      「一整个月就只去了一个地方?太不会利用时间了吧!没去其他景点逛逛?」

      「神之怒才平息不到半年,到处都是荒野,没什幺可看性。」学长淡淡地表示,「更何况,一到精灵的村子里就被长老留住了,完全走不开身。」

      「精灵森林的状况还好吗?」我问。

      「比我们好。那个地方完全没有受到神之怒的波及,应该是因为精灵向来注重平衡,不会大量使用魔法,所以森林里的魔法粒子密度不高,才能幸免于难。」

      阿萨说:「那很好啊。森那书魔的情况如何?」

      「他的魔力很稳定,偶尔能使用一些魔法,目前不用担心,但有件事很奇怪……」

      「什幺事?」

      「他见到了精灵长老以后,很多日记上没有记载的事情都能回想起来,包括小时候的事情,还有在学园里发生的事。」

      「啊?又来了?」

      「他说当初你和柯尔一起到精灵村拜访,曾在树洞里发现藏在里面的他,有这件事吗?」

      「嗯,确有此事……」阿萨道。

      「但这些森完全没有写在日记里,连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本大爷记得,他是从得知自己不久于世时──也就是大约十一岁左右那年,才开始写日记的。」阿萨回想道,「他没有把孩提时代的事情写进去,除非……」

      「除非什幺?」

      「……不,怎幺想都不可能。当本大爷没说。」

      我在一旁越听越困惑,为什幺小不点学长的书魔和其他书魔不一样呢?

      「柯尔你知道原因吗?」我边问边望向柯尔。

      他却摇摇头,「我猜不到原因,直觉力被屏蔽了。」

      「被屏蔽?等等……是因为我吗?」我有点讶异地问。

      「森的书魔可以成形,都是因为妳的圣物提供了魔力,所以会被屏蔽不算太意外。」

      「难道说他会记得森学长生前没写下来的记忆,也是因为圣物的关係吗?」

      话说出口后,我又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圣物虽然很不可思议没错,但是把死者的记忆保留住这种事,真的做得到吗?

      「妳的圣物上还有添加奇蹟的祝福,所以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但感觉事情不单单这样简单。」柯尔说。

      唔,这问题好难啊……

      这时,不远处一个人影正脚步迟缓地朝我们走过来。

      我注意到后,立刻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学弟!你也走得太慢了吧!」

      「学姊,我已经好久没运动了啊!妳也知道高三学生的生活很辛苦的!」学弟如此辩白道。

      「体力这幺差怎幺还理直气壮啊?等你开学就知道了!我们校园很大的,动作不快点,上课迟到看你怎幺办!」

      训完他之后,我发现其他三位男生忽然都沉默下来。

      「怎幺了?」

      「第一次看兔子训人呢。」柯尔像发现新大陆似地看着我。

      「看来开始有学姊的样子了。」撒旦学长也如此评论道。

      我噗哧一笑,想起还没介绍学弟给撒旦学长认识,于是说:「学长,这位是我的直属学弟,洪宇。」然后回头说:「学弟来,这位就是我上头的直属,因休学长!」

      「吓!原来你就是大学长吗?」学弟一个惊吓,赶紧过来和学长热切地握手,「我是洪宇,是新加入这一脉的新生,请多指教!」

      「欢迎。」学长简短地说,目光上下一扫,态度和平时一样冷淡,反观一头热的学弟,两人之间的温差大概超过一百度C吧。

      彼此握完手之后,撒旦学长就先告别了我们,转身往小不点学长所在的方向走去。

      「呃,大学长他……是不是不太喜欢我啊?」学弟有点受伤地问我。

      我看着他那小狗一般的眼神,忍笑说:「没有啊!我学长本来就是这幺冷淡啦!」

      「真的吗?」

      「和你相比,我当初才是真的被他讨厌吧。」

      「欸?学姊妳做了什幺会让他讨厌妳的事吗?」

      我的笑容僵了一秒,无数画面从我脑海刷过。

      往事实在不堪回首……我一秒决定跳脱出这个话题,转而悠悠说道:「学弟你那盏水灯啊,很不幸的,在终点前就熄灭了喔。」

      学弟立刻大惊失色,「什幺!」

      「果然还是不要抱太大的期望比较好喔。想想,大学四年去掉恋爱还是有很多事可以做,对吧!」

      「可是……」

      「就算女朋友没望了,也可以考虑看看交个男朋友啊!我们学校优秀的男生也很多喔!」

      「等等学姊!我喜欢的是女生啊!」

      我笑了出来,摸摸他的头说:「好啦,我逗你玩的。学弟乖,先去拿点吃的吧!吃饱了肚子以后就下去跳舞吧!跳着跳着,说不定会有奇蹟似的豔遇呢!」

      「可是学姊,我不会跳舞怎幺办?」

      「没问题的,我当初也不会啊!放心,下去之后就自然而然会了!」

      「是这样吗?」柯尔含笑问道,「当初是谁跳到一半落荒而逃的?」

      「欸欸,你到底是谁的人啊?你说的那是谁我可不认识喔!」我用手肘顶了顶他,然后催促道:「吶,你先跟阿萨他们去逛逛吧!我照顾一下学弟,等等再去找你们!」

      「好,妳可别太欺负人家啊。」

      「哼!我是个这幺成熟稳重的学姊,才不会欺负他呢!」

      说完,我便拖着学弟往食物区进攻,无视柯尔和阿萨一齐往我投来的怀疑目光。

      才刚把盘子装满,我忽然看见王子在和某个很眼熟的人站在附近讲话。

      「……诺亚?等等,我没看错吧!真的是你!」

      我兴奋地将盘子朝学弟一扔(后者七手八脚地接住),惊喜不已地快步过去,同时看见诺亚抬起头,柔和的紫色眼睛往我身上聚焦,脸上瞬间绽放出美丽的笑靥。

      「梅悠!好久不见!」

      「真的真的!最近好吗?你怎幺会在这?」

      「因为我收到祭典的邀请函,所以就来了。」

      「邀请函?」

      「是我发的。」王子说,「难得举办祭典,我想邀请其他学校的人一起来共襄盛举,所以就用学生会长的权限发给四校各一封邀请函。」

      「殿下做得真周道。」诺亚笑着说,「我带了一些我们学校的学生过来,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下去跳舞了。」

      「狂狼和琉歌也说要过来,我想应该快到了。」王子说。

      话刚说完,祭典广场边降下了数十位骑着扫把的人影。

      「是东魔武的人!」

      「西魔武的也来了!」

      学生们骚动了起来,过去曾在比赛中打过照面的各校学生很快就找到熟识的朋友,融洽地交谈起来。

      不一会,狂狼和琉歌就相继走向我们。

      「天,你们的祭典太美了!肯定花很多时间準备吧!」琉歌学姊笑盈盈地说。

      王子礼貌一笑,「多亏学生们自动自发帮忙,所以没有花太久时间。谢谢你们今晚愿意来赏光,旅途辛苦了,最近学校都还好吗?」

      「很好喔,拖你们的福,我们整个夏天都在捕捉空气中的魔法粒子,至今已经累积了超过十万颗魔法球的量,大幅改善了民生问题呢!」

      「那太好了。东方的情况呢?」

      狂狼耸耸肩,「那个组织垮台之后,我们大陆的人数骤减,光靠东魔武的学生捕捉粒子,速度和其他大陆相比有些缓慢,但是成效颇为显着,目前沿海地带的魔物数量已经大幅减少了,看来魔法粒子的浓度真的和魔物数量有很大的关係。」

      「北方的情况跟东方差不多呢。」诺亚说,「没想到空气中会有这幺多魔法的微粒,而且还跟魔物的活动息息相关,能察觉这一点真不简单。」

      王子微笑着看向我,「这都是梅悠的功劳。」

      「不不,是大家的功劳。我只是结合大家的想法集大成而已。」我笑着说。

      「对了,我们得恭喜两位,现在是会长和神盾了!」琉歌说。

      「谢谢!」我和王子异口同声地道谢。

      「我们不久前也完成了干部交接,我来介绍新的王牌给你们认识!」琉歌学姊说完便招来不远处的一个女孩,「这位是西魔武新的王牌,茉舞!」

      「请多指教!」拥有淡黄色短髮的女孩朝我们甜甜一笑。

      「真好。我们学校刚经历过那种等级的重创,现在还在艰困的复原期,所以我暂时还不能退位。」诺亚感叹地说。

      「我也是。」狂狼说,语气中满是认命,和诺亚交换了同病相怜的眼神。

      「说到这个,今年说好要在我们这儿举办的四校大赛,暂时也无法举行了,总觉得好可惜啊!亏我们準备了那幺久……」琉歌也轻声叹息。

      我同情地看着他们,为他们打气道:「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我们彼此都把校园和国家整顿完毕之后,再热热闹闹地举行下一次的大赛吧!」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趁这段时间好好训练新生吧,下次比赛可不会再让你们南魔武独占鳌头哦。」

      「呵呵,到时我们也会全力以赴的。」王子笑道:「今晚就请各位好放鬆一下吧!」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因休学长和森学长也回来了唷!」

      「啊啦,那可得过去好好打个招呼!」琉歌学姊说,「话说他们两个现在也已经毕业了吧?真好吶──我们还要努力一年呢!」

      「一年很快就会过去的。」诺亚安慰她。

      「是啊!等毕业之后,说不定还会怀念现在忙碌的日子。」狂狼耸肩道。

      其他王牌们分别露出了会意的微笑,接着一起在王子的引导下往用餐区转移阵地,同时开启了另一个关于未来的话题。

     

            *       *       *

     

      等我回去原地找学弟时,发现他已经吃饱一轮了。

      「学姊,这里的buffet餐点好齐全喔!」

      「当然啊!因为这祭典有个传统,所有来参加的人都得带着各自家乡的菜餚来哦!。」

      「哇!那下次我们也带台菜来吧!」

      我讚赏地说:「这提议不错耶!明年就这幺办吧!」

      之后我将学弟引荐给王牌们认识,接着就带着他去找他的同班同学。

      看着学弟妹们嘻嘻哈哈地玩成一片,一起加入火堆边跳舞后,我才走回人群,开始寻找柯尔的身影。

      这时的祭典广场上,人潮已经是方才的十倍以上,热闹程度早已超越去年的祭典。

      我看见了形形色色的人们,贵族们、平民们,南魔武的学生、其他三校的学生,下城的人们……奇妙的是,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人向我打招呼。其中有些我认得,有些我不认得,但他们好像都认识我,喊得出我的名字,而且无一例外地给了我温暖的笑容,于是我也笑着一一回应。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彻底融入这个世界,被大家所认识、熟悉、并且接纳了呀……

      不过话说回来,柯尔到底跑哪去了?

      肚子都填饱了仍没看到他的蹤影,我决定远离最多人的地方,往祭典广场外围走去。

      越走人烟越发稀少,火光和灯光也逐渐薄弱。

      就在这时,迎面有个高头大马的人往我这里走来。

      他身上没有穿着祭典服,反而穿着一件破旧的衣裳,打扮有些浪人的沧桑感,脸上坑坑洼洼,肤色比这座大陆的人们还要深很多,且有一双浓眉大眼。

      我忽然有种不该靠他太近的感觉,于是立刻调转方向加快脚步,但为时已晚。

      不过眨眼之间,他已从五步之外欺近我身边,朝我一欠身,「失礼了,我们首领想见妳。」

      「什……」

      我还没说完,他就把我往肩上一扛,脚下一蹬,居然就这样拔地飞起!

      等等,这个人是忍者吗?

      我心中的惊讶远大于惊吓,几秒内他就扛着我飞越广场周围的民房废墟,脚步轻盈得像飞燕一样。

      虽然不知道是什幺状况,但我感觉不出他有恶意,也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所以我没有立刻发动魔法脱逃,反而有点好奇他想把我带去哪,他说的首领又是谁?

      没多久,我们已经抵达祭典广场外大约一百多公尺远的某幢民房屋顶。

      他终于停下脚步,将我放下,然后低头面无表情道:「妳不害怕?」

      「……还好。」我在屋瓦上站稳脚步后,一边整理我被压乱的裙襬,一边老实地回答。

      这段时间以来,我跟着大家经历过不少大大小小的场面,比这惊险的情况看多了,他又没攻击我,所以这时我还谈不上害怕。而且这里好歹也算是我们学校的地盘,广场上有一大堆我认识的熟人,一个比一个还要厉害,要是我真的有什幺万一,感觉倒楣的也会是对方而不是我。

      他看我这幺平静,好像觉得很奇怪,多看了我两眼才说:「跟我来。」

      我快步跟上。

      很快地,我就看见聚集在屋顶那端的一帮人马。

      光凭他们在月光下的剪影和说话声,我差点以为他们就是阿班和下城大叔他们,但走近一看才知道不是。虽然这里所有人的打扮都和下城有几分相像,同样有着不拘小节的粗犷感,不过这帮人的肤色更加黝黑,且看着我的眼神明显带着陌生和打量的意味。

      「首领,我把人带来了。」高个子这幺说。

      其他人同时停下了交谈声,朝我们望过来。

      我沉默地迎视他们,发现他们大约三十人上下,年龄从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到白髮苍苍的老人都有。

      其中一人显得特别有威严,坐在人群中心,穿着露出精实手臂的暗红色背心,手上拿着一瓶酒。

      他看起来大约五、六十岁左右,黑色的头髮间参杂了不少白髮,导致髮色看起来像是灰色的,眼睛是深邃的蓝,那种表面沉静但又暗藏力量的眼神,不禁让我想起我正在寻找的某人。

      「妳好啊,小姑娘!」他朝我举了举酒瓶,蓄满鬍渣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妳就是梅悠?」

      他的声音带着微醺的醉意,语调像抹上奶油一样圆滑上扬,音质有些沙哑。

      「是的,请问您是?」

      「老子是某个无名海盗团的首领,大家都叫我『凯叔』。」

      凯叔?我没印象听过这名字。

      对方则仰头灌了一口酒,才又说:「柯尔那小子,喊我一声义父。」

      什幺!

      我大吃一惊,「您……是柯尔的义父!」

      他挥挥手,要我在他面前坐下。

      我才刚坐定,其他手下们立刻在我面前摆上酒杯,迅速斟满。

      「啊……抱歉,我不喝酒。」我朝他们摇摇手。

      「居然不喝?」他睁大眼,用手指关节敲了敲酒瓶,「这可是柯尔最喜欢的酒啊!产自北方大陆最顶级的烈焰葡萄酒!战后这东西简直是稀世珍品啊!」

      「抱歉,我真的没办法喝。」我苦笑道,「凯叔您找我……是有什幺事吗?」

      「哦。」他有些扫兴地放下酒瓶,用手指扒了一下他那头纠结的灰髮。

      「好几个月前就听下城那帮人说,柯尔这小子交了女朋友,身为义父总得关心一下嘛!可恶的是,这小子藏女友像在藏金块一样,每次叫他有空带妳来给大家瞧瞧,他死都不肯。老子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把妳找来啦!」他一脸无辜地摊手,「没想到他会交一个这幺小的,而且还是学生!你们俩差几岁啊?」

      「大概五岁。」

      「哦,那还好。什幺时候结婚啊?」

      「没、没那幺快啦……」

      「这意思就是妳已经肯嫁了嘛。」

      咦?等等!我没这幺说啊!

      「不过看妳这样瘦瘦弱弱的,胆量倒是不错啊,被阿影这样扛回来居然不慌不乱,挺难得的。」

      阿影?是刚刚那个高个子吗?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他已经混进其他手下里面了,这时朝我们这里望了一眼,就低头继续喝酒。

      「他对我还满有礼貌的,只是有点突然,吓了我一跳。」

      凯叔跟着我望过去,讪笑道:「看到我们这群海盗,会害怕吗?」

      「不会。」我摇头,「你们跟下城的大叔们感觉很像啊,很亲切呢。」

      「哦,妳也见过他们了?」

      「嗯!柯尔带我去过阿班经营的酒鬼酒吧。」

      他忽然用力一拍膝盖,怒道:「我就说柯尔那小子大小眼!不让咱们见妳,却带妳去阿班的酒吧!啧,那个浑球小子!」

      啊!糟糕……我这样讲会不会导致他们亲子关係恶化啊?

      「其实柯尔很尊敬您的!」我赶紧亡羊补牢,「他说当初他逃离王宫时,顺着河流漂到了出海口,就是您出手相救他才能活下来。非常谢谢您!」

      「谢什幺?老子只是看他可怜,刚好咱们船上正缺人手,就顺便捞上来充数,要是没用就再扔回海里罢了,咱们横竖也不会吃亏。」他满不在乎地说完,眼神瞟向我,「他那时年纪比妳现在还小,却老是把很远大的东西放在心上,什幺国家啊、世界啊、和平啊,现在八成也是吧。和他这种人谈恋爱,会很辛苦哦!」

      我心有所感地露出笑容,「这点我已经见识过了,不要紧的。」

      「是吗?」

      「因为我们现在目标一致,所以不会辛苦,一点也不会。」

      他斜眼瞅着我几秒,仰头又灌下一口酒。

      「柯尔那家伙小时候过得很苦,没什幺童年可言,这个妳知道吧?」

      我沉默地点点头,听他续道:「先是故乡被旧王灭村,然后被扔上真王宝座,没几年又被新王一路追杀。」说着他长叹了口气,「之后他的少年时代也没轻鬆到哪去,十三岁就跟着咱们的海盗船东奔西跑,漂泊不定,一面躲避新王和那个该死的那埃尔公爵,一面为之后的战争暗中做準备。」

      说到这,他掐着指头算了算,「苦日子总共过了五年左右吧!等他满十八岁后,就带着积蓄来找老子谈判,说要下船展开商人的生活。老子就拿了他一半的积蓄,找了个港口放他下去,还给他自由,他也很快便开始在南方大陆走跳,一下子买下了瑟拉杰奇家的庄园和贵族头衔,一下又在下城置产,事业做得轰轰烈烈,哈哈哈!」

      他的语气像在跳一首醉醺醺的舞蹈一样,抑扬顿挫特别有戏剧性,眼神凝视虚空,嘴角带着追忆的微笑。

      我在一旁听着,察觉他话语间隐含的情感和骄傲,就像个以自己儿子为豪的爸爸。

      「凯叔认识的柯尔,是什幺样子呢?」我忍不住问道。

      「呵,那小子啊,就像是颗停不下来的陀螺一样,在船上的时候比谁都要认真勤奋哦!无论什幺粗活都愿意做,一有空就跑来要老子教他看航海图,还说要学剑术和战略。老子问他,学这些东西要干什幺,难道真想当一辈子海盗?他只笑说为了天下太平。十几岁的孩子啊,说什幺天下太平?要是换做别人,老子早就一掌下去骂他别开玩笑啦!好好干活比较实际!可是他是柯尔,有银色头髮的人注定不平凡哪!」

      他又灌了一口酒,晃了晃快见底的瓶子说:「认真算一算,从老子第一次见到他到现在,也已经过了十年啦!他还真的把这国家往他希望的方向带过去了。战争和神之怒,多亏有他在背后撑着这国家,否则这腐败的政权早就灭亡了吧!老子年轻的时候就最看不惯那些贪腐的王宫贵族,所以召集了这群志同道合的兄弟成立海盗团,四处打劫贵族的商船,变卖商品去援助那些比我们还惨的贫民,没想到随手捡来的义子却实践了我们的理想,一手把国家整顿到今日的模样,看来咱们很快就要失业了。」

      他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那所学校也真不简单。看起来明明摇摇欲坠,像风中残烛一样,只是攀附着权贵而生,却能在战争时站稳脚步,反过来支撑这个国家。以你们的年纪真的不简单,连我们这些大人都要佩服你们了。」

      「谢谢。」

      「不过,这可不代表老子就认同妳啦。」

      他将酒瓶一放,忽然语气一转,眼神锐利地定格在我身上。

      刚才醉醺醺的气息这时竟瞬间收敛,只剩下一股惊人的气势。

      「小姑娘!妳说说看,妳究竟爱他哪里?」他粗声道,语气特别清醒宏亮。

      我被问得猝不及防,顿时有些愣住。

      「咦?这个……」

      他却不给我时间思考,「咦什幺咦,快回答!」

      「嗯……柯尔对我很好,而且懂很多东西,是个很可靠的人……」

      「光凭这样妳就爱上他了?那老子再问妳,他爱妳哪里?」

      爱我哪里?

      「这、这应该要问柯尔才对吧……」

      「呿!小姑娘答不出来啊?」他面露鄙夷的神色,看着我轻蔑地道:「感情可不是游戏,妳连这种问题都答不出来,表示你们的爱也只是年轻人玩玩而已,怎幺可能有办法给他幸福?还是趁早分了吧!」

      我心里一颤,不甘心地抿起嘴唇。

      凯叔则定定地凝视我,像是在等着看我会有什幺反应。

      被那双神似柯尔的眼睛盯着,让我一瞬间有种想要退缩的冲动。但我知道只要一移开目光,我就彻底输了,再也不可能得到他的认同。

      该怎幺办?

      我一面逼自己迎视他的目光,一面在心里飞快思考。

      他这样问我,一定是想测试我吧。这表示他对柯尔其实是很关心的,才会这幺做。

      虽然我自己心里明白,我不是随随便便就喜欢上柯尔,他对我的感情也绝对并不轻率,但是该怎幺向他证明才好呢?

      所谓的爱情,有可能用话语证明给人看吗?

      我想了想,这才缓缓说道:「凯叔您说的没错,我和柯尔确实很年轻,也都是第一次谈恋爱,所以我真的说不出什幺冠冕堂皇的话。但是凯叔您说错了一件事,我们之间不是玩玩而已。若要证明,请看这个。」

      说着,我便动手把藏在衣服底下的项鍊拉出来。

      凯叔见状,瞇起眼道:「这是那小子随身携带的项鍊?」

      「是的。这是他给我的护身符,也是他爱我的证明。过去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爱上一个人之后,会把他的生命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无论什幺时候都牵挂着对方,只要发现对方遭遇危险,就想立刻飞奔过去他身边。是柯尔让我明白这件事。我想要守护他,就像他一直以来都守护着我一样。您可以不认同我,也可以拒绝承认我们,但不能否定我们之间的感情,因为我们是真的深受对方吸引,才会选择在一起的。」

      凯叔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只是闷头喝了几口酒。

      我正襟危坐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便看见凯叔勾起了嘴角,眼底闪过一抹精光,用只有我听得见的音量说:「陀螺这种东西啊,无论此刻转得再快再稳,终究都有倒下来的一天。到时候,妳有自信当那个接住他的人吗?」

      我怔怔看着他几秒,忽然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坚定地用力点头。

      他微微瞇起眼看我,几不可察地一颔首,然后抬眼朝我身后望去,状似随意地喊道:「唷,你可终于来啦。」

      咦……?

      我跟着疑惑地回过头,瞬间睁大眼。

      柯尔正大步流星地朝我们这里走过来,带着可怕的表情和惊人的气势。

      「老爹!为什幺擅自把梅悠带来这里?」

      他的语气显然饱含怒气,光是一个眼神就让周围的海盗连连倒退,让出一条路来。

      凯叔倒气定神闲,朝我使了个眼色说:「小姑娘妳看看,这小子就是这样!这不能怪我啊!」

      这番言词间,方才的气势和眼底的精明已完全歛起,再次恢复那个醉醺醺的海盗头子模样。

      居然能如此收放自如,好厉害的人啊……

      柯尔这时已经来到我们身边,目光担心地扫遍我全身,然后直接在我身旁坐下,用手揽过我的肩膀。

      发觉我浑身僵硬着,他皱起眉,用心音问我:「兔子还好吗?他们有没有对妳怎样?」

      我这才回过神,摇摇头回答:「没有,我们聊了一些你以前的事而已。」

      他似乎稍稍放心下来,下一秒便转向凯叔,提气发话:「就说了,时机到了会让你们见面,为什幺这幺猴急?」

      「什幺猴急?公公见媳妇,合情合理啊!」

      「少跟我打哈哈!」柯尔似乎是真的动怒了,面有愠色道:「直接把人从广场上给掳来,有你这种见法的吗?居然还给梅悠喝酒!」

      「这你大可放心,她一滴也没碰。」凯叔信誓旦旦地说。

      柯尔转头看我,我立刻点头,「我很乖,真的一口也没喝!」

      他的眼神这才稍微和缓下来,摸摸我的头说:「别给他们带坏了,这些人已经喝到快酒精中毒。」

      说完,他就伸手去抢凯叔的酒瓶,后者眼明手快地避开,却被柯尔的直觉力料中下一步,猝不及防地被夺下了酒瓶。

      「……老爹,你反应力变差了。」柯尔挑眉,将瓶子在手上抛了抛,话中带刺道:「酒还是少喝点吧。」

      「少啰嗦!一回来就抢老子酒瓶,这义子真不孝!」凯叔边说边摇头,想去拿放在我面前的酒杯,立刻被柯尔一个手刀制止,同时酒杯也落入柯尔手中。

      这时,其他原本避得远远的,让我们单独谈话的海盗们,也纷纷开始围了过来。

      阿影率先靠近,拍拍柯尔的肩膀,「好久不见,柯尔。」

      「嗯,好久不见,阿影。」柯尔语气略淡,但怒气已经收敛不少,眼底浮现一丝怀念的笑意。

      其他人见状,开始大起胆子过来跟他打招呼,几个和柯尔感情较好的旧识露出大大的笑容,还有人拿着新开的酒瓶过来给他。

      没多久,柯尔便自在地和他们打成一片。

      我从周围每个人身上辨识出和柯尔相同的特质,这才明白,柯尔那种自由不羁的气质是从何而来。

      在下城时,大叔们都喊他柯尔大人、柯尔少爷,但是这里的人们都直接喊他柯尔。

      原来这些,才是柯尔真正的家人啊……

      「话说小姑娘真的不喝酒啊?那我们只剩清水可以招待妳了。」

      「没关係,谢谢你!」

      几位海盗已经架起火炉,开始露天烧烤起来,我和柯尔一起过去帮忙,但却发现海盗们从箱子里拿出来的,尽是我没接触过的食材。

      无用武之地的我于是改去发盘子,也因此得以一一认识大家。

      等我回到柯尔身边时,他正一面在火炉边处理料理,一面把我喜欢吃的东西放进属于我的盘子。其他海盗要夹菜给我时,也得先通过他那关。

      「那个东西她不吃,别夹过来」

      「这太生了,想让她吃坏肚子吗?」

      「调味料没有撒啊,老兄!这怎幺吃啊?」

      ……

      「呵呵,真怀念以前柯尔还在船上的时候啊!」一个年纪稍大的海盗在我旁边坐下,特别感叹地说:「他的手艺真好,再难吃的食材都能料理成山珍海味,那时我们全靠他养啦。」

      听他一说,我回想起之前去柯尔庄园拜访他时,就觉得柯尔对料理很有一手,原来是这样在海上训练出来的……

      等食物下肚,话匣子一开,其他人开始对我说起了柯尔以前的事蹟。

      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事件发生在柯尔上船后第三年。据说少年时代的柯尔就相貌堂堂,一表人才,非常受女性欢迎,结果一位比较大胆的女海盗便趁半夜时偷偷溜进他房里,打算来个夜袭把人拐到手。

      但机警的柯尔早有预感,当天突然和其他人换了房间睡,结果女海盗就这样阴错阳差地爬错床!

      这原本注定悲剧收场的闹剧,却因为这个小小的错误,女海盗与被换房的男海盗意外看对了眼,最后跌破所有人眼镜地宣布在一起,还在一个月后迅速结为夫妻,成为一齣名符其实的海上爱情喜剧!

      「妳瞧,很不可思议对吧?」海盗大叔对我说完,朝柯尔的方向挤眉弄眼地说:「那小子在我们船上就是这幺一个神奇的人物,总是料事如神吶!」

      我悄然笑了起来,心想柯尔当时那才不是机警,而是因为有外挂直觉力,所以才会故意换房吧?搞不好他的直觉力早就知道那两人很合适也说不定呢!

      热热闹闹的一顿饭下来,我成功融入海盗们的行列,听了一堆柯尔以前的八卦,凯叔还邀请我之后跟他们一起上船去玩,但被柯尔严正拒绝。

      「我不在的时候别想趁机把她拐走。」边说,他边象徵性地环过我的腰,眼神凌厉地扫向众人,「再敢随便把她带过来,我不会善罢干休,听见了吗?老爹!」

      「唷,这幺保护她?」凯叔一副吃味的模样,大声说:「翅膀长硬了啊!有女朋友眼里就没有老爸了是吧?你下船后的这几年都不肯回来,只偶尔靠着通讯球跟我们联络,今天要是没抓梅悠过来,你会来见我们吗?啊?」

      其他人也纷纷帮腔。

      「有了女人就忘了回来了!」

      「做兄弟真不够意思!」

      「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啊!」

      柯尔沉默地任由他们谩骂,似乎不打算理会。

      但海盗仗着和凯叔同一阵线,越说越起劲,甚至有喝醉的海盗直接把酒瓶往柯尔扔。

      我发现后,立刻张开一面护盾,轻鬆挡下酒瓶,让它落地碎成千百片。

      在他们微微愣住的同时,我握紧了柯尔的手,大声说:「不是的!柯尔不是不愿意回来,而是这几年他一直全心为大家共同的理想奋斗,耗费很多心思才布下完美的棋局,挺身带着王国度过战火和神之怒!他一定是想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迎向太平时,再带着好消息回来见你们!」

      凯叔睁大眼瞪着我,周围所有人也全都鸦雀无声。

      我喘着气几秒,气息不稳地道:「怎幺了?我有说错什幺吗?」

      「……妳居然护着那家伙?」凯叔不可置信地说,然后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第一次看到有人会想保护柯尔!小姑娘可真不错!」

      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尤其是那些和柯尔特别熟稔的老海盗们,笑得尤其爽快。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怎幺了?有什幺不对吗?」

      「小姑娘啊,柯尔在我们船上可是所向披靡的喔!根本没人会想要护着他啊!」

      「凡是想护着他的人,最后都会碰得一鼻子灰呢!」

      「花心思去担心他还不如顾好自己,对吧?」

      「哈哈哈!」

      那些海盗的反应感觉好熟悉,跟当初老是告诫我「白癡才会去担心柯尔」的阿萨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不禁傻眼地转向柯尔,「你都给你自己树立了怎样的形象啊……」

      他则忍着笑意,倾身向前,问:「兔子真的会保护我吗?」

      「那当然,我可是护法呀!保护人什幺的我最在行了。」我理所当然地拍拍胸脯,趁机表白道:「而且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啊!无论何时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柯尔勾起微笑,忽然俯身,迅雷不及掩耳地吻了我。

      在我因这个吻而脑袋大当机时,他回头朝其他人说道:「这下你们看够了吧?好奇心都满足了?」

      凯叔豪爽地说:「满足了!这个媳妇我喜欢,早点娶回家啊!」

      柯尔装作没听到,仰头将杯中物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往炉边一搁。

      「好了,我们该回去见见其他朋友了。」说着柯尔便牵起我的手,回头道:「有好消息自然会告诉你们,你们好好等着,别再做多余的事,听见没有?要是谁敢再随便动她,就算是阿影你,我也绝对不会放过。」

      语带冷意地说完,柯尔眼神凌厉地往周围一扫,众人无一例外全数点头。

      只有凯叔大笑道:「去吧,偶尔记得回来看看咱们啊!」

      「对啊柯尔!」

      「等事情忙完就回来聚一聚吧!」

      「大家都很想你!尤其是凯叔!」

      大伙们笑着说。

      柯尔从容道:「我考虑考虑吧。」

      说完便将我一把抱起,踏着稳重的步伐,在海盗们的笑声和道别声中跳向地面,牵起我往祭典广场走。

      ……看样子,我已经通过凯叔的考验了吧?

      我默默在心里鬆了口气,终于放鬆地露出笑容。

      这时柯尔忽然说:「乌尔和七染来了喔。」

      「咦?他们也来了吗?」我惊喜地道,「难道你说要去见见朋友就是说他们?」

      「没错。」他笑着说,「妳想见他们吗?」

      「想啊!当然想!」我好想和七染聊聊,也想从乌尔那里多听听他和柯尔相识的事情!

      「不过他们怎幺会来呢?」

      「我邀请他们的。就是上回在妳家通话的那次。」

      啊啊!原来如此!

      「那我们快点回去吧!」我等不及地小跑起来。

      他任我拉着,加快脚步的同时也握紧了我的手,在我身后低声笑了。

     

  • 名称:电锯惊魂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2-03 20:28: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