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 电影全文阅读

                 

      祭典举行日当天傍晚,我在房间里换上了祭典服,然后为雪花套上猫学姊特製的超可爱儿童版祭典服,这才牵着她一起走出房间,步下楼梯。

      此时的柯尔、阿萨和我学弟已经等在宿舍一楼了,三人都穿上了南方大陆传统的祭典服饰。

      「哇,她是谁?好可爱喔!」我学弟一眼就看见雪花,立刻跑过来弯着腰直盯着她瞧。

      雪花平时都是不大怕生的,但这回却咻的一声躲到我背后,抱着我的腰不肯出来。

      我觉得有点神奇,努力冒着闪到腰的风险回头摸摸她,「怎幺啦?害羞了?」

      「喂,我警告你,离她远一点!」阿萨朝我学弟说道,语气比平时阴沉好几阶。

      学弟意外地看看阿萨,然后满脸困惑地看看我。

      「洪宇,这孩子是雪花。」我苦笑着对他说,「她的身分有点难解释,不过你就姑且把她当成阿萨的女儿吧!」

      「喂!什幺女儿?」阿萨怒道。

      「所以,奉劝你不要随便出手比较好喔。」柯尔在一旁笑笑地提点。

      学弟恍然大悟,立刻说:「我不会对她怎幺样的!」

      阿萨横了学弟一眼,似乎仍带有某种敌意,大步走向我身后,把雪花抱了起来,便率先往外头走。

      我则走向柯尔牵起他的手,对学弟说:「这位是我的男朋友,他叫柯尔。」

      今天的柯尔再次把头髮染成了褐色,此时淡淡笑了笑,「你好。」

      「你好!请问你也是我们学院的学长吗?」

      「不是。」柯尔莞尔一笑,「我只是个商人。」

      「商人?」学弟满脸疑惑,好像想问为什幺一个商人会出现在黑桃学院宿舍里。

      我怕一问下去会没完没了,于是笑着拍拍学弟的肩膀,「好了好了,有什幺事待会再说,我们先走吧!阿萨他们应该走很远了!」

      一起走出了黑桃学院之后,我们踏上大道,终于追上阿萨和雪花,大伙一起往学生餐厅的方向走。

      学弟越走越觉得奇怪,回头问道:「学姊,我们不是要去参加祭典吗?」

      「是啊。」

      「祭典不是说在校外举行吗?」

      「没错啊。」

      「可是大门是在另一个方向耶!」

      我笑了笑,「今年的祭典比较不一样,起点是在学餐旁边的小河唷!」

      「小河……?」

      我想起我还没带学弟去过学餐,于是说:「跟着我们来就知道了!」

      黑桃学院和学餐之间的距离满远的,中间还要经过中央湖和一大群建筑,还好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依靠指路针,凭着记忆就找到捷径,轻轻鬆鬆带着大家横跨大半校园,数分钟后便踏上那条由青石板铺成的下坡道。

      下坡道的右侧是建筑物的外墙,上头残留着上个时代战火遗留下来的痕迹,烟燻的墨色中,偶尔点缀着碧绿的青苔和白色小花。

      而下坡道的左手边则是一长排的石造栏杆。

      我慢下脚步,往栏杆上靠过去,鼻间闻到了河水的气息,同时清澈的小河也映入眼帘。

      「哇!真的有河耶!」学弟跟着我一起靠上栏杆,接着惊呼:「河里居然还有船!」

      「那些船是往返学餐和学者学院的,每五分钟就会有一班喔。」我说,伸手指向一栋建筑物下的拱型船洞,「那就是通往学者学院的航道,因为这里跟学者学院隔很远,坐船的话比走路还快一倍喔。」

      「好酷!在学校里坐船去上课也太酷了吧!」

      天色已渐渐转暗,河道中的船皆已挂上提灯,船上的学生都盛装打扮,身上的祭典服五颜六色,非常漂亮。

      我们顺着青石板路向下走,终于抵达学餐所在的广场。因为后天才是正式开学,所以此时学餐的摊位都没有营业,儘管如此,广场上仍点满了橙黄色的灯,到处都聚满了学生。

      「搭啦──这里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餐厅啰!」我手臂一挥,朝学弟介绍道:「我私心特别推荐第一摊的花瓣小包子、转角那摊的拉尔拉和那边那家雪花糖!另外从那个小巷子进去会看到一家酒吧,里面的餐点也很好吃喔!有空可以跟你同学去玩一玩!」

      「好!谢谢学姊指点!」学弟瞬间拿出纸笔做笔记。

      「欸?你也太认真了吧!参加祭典居然还带着这个!」

      「没有没有,我只是习惯在身上带着纸笔而已,都是记录一些小事。」

      还真是个奇怪的学弟耶!

      这时,刚刚看见的那艘船正好在学餐边的小码头靠岸,上头的学生开始鱼贯地下船,往广场加入众人的行列。

      我看了看,感觉活动还要好一会才开始,再往小河对面望了望,发现与学餐一桥之隔的商店街正挤满了人群,于是兴沖沖地拉过学弟,「走,我带你去对面的商店街绕绕吧!」

      「欸?商店街?」

      我抿唇一笑,回头对柯尔还有阿萨说:「我想带学弟去对岸看看,你们要来吗?」

      柯尔摇头,「不了,你们去吧。」

      「本大爷要顾雪花,就不跟你们去啦!自己小心,活动开始记得回来啊!」

      「好──」

      我朝他们挥挥手,拉着学弟挤入人群,好不容易穿过水洩不通的小桥后,终于安然抵达对岸。

      眼前整条商店街都沐浴在柔和的光芒中,左右两边满是精緻的小店舖,每间小店都是由学生自己经营,充满了特色小物和个人风格。

      「学弟,你在分班仪式的迷宫里见过这个学校的历史了吧?」

      「嗯!」

      「那好,考考你,这个学校以前是什幺?」

      「是这个国家的旧王城!」

      「宾果。」我拍了拍手,「现在我们站的这里,就是过去旧王城时代的市集喔!」

      「市集?卖东西的地方?」

      「没错,这些店铺就是当时遗留下来的喔!现在由学生们接管,贩售各学院製作出来的商品。」

      我解释完,开始带着他一路逛过去,不意外地遇见一大堆熟人。

      我总是笑着和大家打完招呼后,便将学弟拉过去介绍给他们认识,而大家也对学弟露出亲切的笑容说:

      「哇,你是神盾的直属啊?要加油喔!」

      「欢迎加入我们黑桃学院啊!来这个给你──」

      「我是方块学院大二的学姊,有什幺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喔!这个是我做的道具,送给你!」

      学弟迷迷糊糊地跟大家打完招呼,手上已经多出不少小玩具。

      「学姊,妳认识好多人喔!」他有点惊讶地说,「大学都是这样吗?」

      「哈哈哈,对呀!和高中不太一样吧?在这边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喔!大家都来自不同的地方,而且学习的东西也不太一样,都分散在不同的专业领域里,多交点朋友可以知道很多事呢!」

      说着,我们已经进入了最热门的摊位区。

      在红心学院摊位上,我遇见正在贩售祝福道具的绷带学长和祭司们,意外从他们手上拿到了好多试用品。

      在方块学院的摊位上,我看到各种稀奇古怪的道具,其中有一小区专门陈列猫学姊的各种特製药水,但负责顾摊的爱妮丝学姊小声地告诉我,这个只有傻傻的新生会去买,其他知情的旧生全都敬谢不敏,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些药水只可能有一种效果。

      我听完差点笑岔气,学弟在一旁满头问号地看着我。

      这时,我忽然注意到旁边有个小盒子,里头好像放了些银色的小东西。

      「这盒子好漂亮噢!里面装了什幺呢?」

      「这个啊,是一些工匠们特製的小戒指和小项鍊喔。」

      我打开盒子,随手拿了一个出来看,不禁讚叹道:「天啊,好精緻!这也是学生的作品吗?」

      「是唷!妳拿的那个是纯银的,我们这里有在帮人客製化,可以自己选择要附加什幺咒文或印刻上去。」

      我听完,顿时眼睛一亮,「那戒指本身也能客製化吗?」

      「可以啊!只要给我们设计图,我们就可以做给妳。」

      「太好了!」我欢呼一声,立刻跟她要了一张纸,把我想要的构想写给她。

      学姊低头看完以后,露出笑容,「不错唷,这个做出来应该会很美!那先跟妳收五金币的订金啰。」

      「没问题!」

      付款完,我心情大好地拉着学弟离开摊位。

      「学姊,妳要买给谁的啊?」学弟问,「该不会是……」

      「嘘!刚刚你什幺都没看见,当然也不准跟任何人说!明白了吗?」我半威吓半玩笑地指着他,他立刻乖乖答应。

      我满意地点点头,带着他踏入梅花学院的摊位,正巧看见霜霜学姊和其他学者们正贩卖着地图、神奇纸张和特殊典籍。

      再次打完一轮招呼后,我买了一大包文具给学弟,才挥别霜霜学姊,拉着学弟继续往下一摊前进。

      快逛到商店街尽头时,我发觉最后一个摊位似乎特别热门。

      带着学弟过去看了一下,就发现那是迪伦学长的占卜摊。

      「喔?是梅悠学妹啊!」迪伦学长一看到我,立刻挥手招呼我过去,「妳带学弟过来参加祭典吗?」

      「是啊,学长你不去参加吗?」

      「会去啊!等等祭典开始我们就会收摊了。」他低头看了看时间,「噢,时间差不多了。如何?要不要帮你们算算最后一场?」

      「算命吗?好啊好啊!」学弟立刻跃跃欲试地说。

      「看在小学弟这幺捧场的份上,这次就不收钱了。」迪伦学长很nice的说完,要学弟把手放在一叠纸卡上。

      「这个不是算命,而是占卜你未来四年在这所学校的运势。」

      「喔!」

      「準备好了吗?闭上眼睛,抽出一张卡吧!」

      学弟抽出卡后,我好奇地倾身看,发现卡面上画满神奇符号,和我认知中的任何卡牌都不一样。

      接着迪伦学长一连要求学弟抽出好几张,直到桌上排列了八张卡牌。

      他看了看牌面,这才要求学弟睁开眼。

      「结果怎幺样?」学弟一脸期待又怕受伤害地问。

      「这八张是你抽出来的牌。」迪伦学长将卡牌转向学弟,「每一张代表一个学期,从牌上显示,你未来选择的道路是没有人走过的,同时也是充满挑战与收穫的一条路。你是开拓者,在路途上,你会碰见很多过去生命中从未见过的新事物,也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人。总的来看,这些冲击会让你的生命成长,你会面临很多选择,在做出选择时越来越靠近你理想中的自己。虽然很有可能度过不被任何人理解的时候,这是每一位开拓者都有机会遇见的挑战,这时你可能会觉得困顿,但请千万不要忘记自己的初衷,还有自身的热情所在。」

      「热情吗?好的!」学弟认真地点点头。

      「在大一的新事物洗礼后,大二、大三和大四看起来都是冒险与成长并行的。你的大学生活会是热闹展开、漂亮收尾,课业上也有很多人会罩你,被当的机率不高,朋友很多,不怕会变成边缘人。不过啊……」

      「不过什幺?」学弟紧张地问。

      「恋爱学分死当的机率有点高,还请学弟多多加油。」

      学弟听完大惊失色,「欸?还没开学就被宣告可能便单身鲁四年吗?」

      我在旁边没良心地笑了,「学弟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几个现在还单身的学姊给你认识。」

      「呜呜呜谢谢学姊!」

      迪伦学长微笑着朝我看了过来,「妳呢?这次要占卜什幺?」

      「欸?我不用了啦。」

      「都来了,确定不用吗?不然妳抽枝籤好了。」

      「籤?」

      「来看看妳未来半年的运势如何吧!」他从桌子旁的柜子上取来一个六角柱状的籤筒,越过桌子递给我。

      我迟疑地接下,摇了摇籤筒,然后把它往旁边一倾,洞口很快便掉出一枝籤。

      学长看了看,转身再从架子上拿出对应的籤诗,瞄了一眼,立刻笑开,「唉唷,不错嘛,诸事大吉!」

      「真的吗?」我接过籤诗,发现上头只写了两行字,「在星星坠落时,心头萦绕的烦忧会消散,心底深藏的愿望会成真。」

      哇!感觉会有好事发生,太好了!

      不过「星星坠落时」指的是什幺呢?

      「对了,我当初帮妳做的魔法石占卜,妳还记得吗?」

      我疑惑地抬头,「学长说的是……?」

      「关于网的预言。」迪伦学长为笑着说。

      啊──

      我恍然想起他当初说过的那番话。

      「妳的过去和未来就像一张网,牵连了许多人的命运。网的终点会是妳未来非常亲近的人,他是妳的终点,反之妳亦是他的终点。收网的时候,你们都将得到心中最想要的东西。」

      「看妳的样子,想起来了吗?」迪伦学长笑道,眼神中有一抹慧黠,「收网的时刻已经近了喔。」

      咦?

      他笑着朝我眨了眨眼,倾身对我低语:「到了那一刻,妳就会知道了。」

      说完,他便直起身,开始收拾桌面。

      我恍然回过神来,连忙朝他道谢,「谢谢学长!」

      他则摇摇手,「不谢不谢!祭典快开始了,快去吧!」

      似乎呼应着他的话,河堤对岸的灯光开始一盏一盏地熄灭,原本聚集在商店街这边的人潮也开始往对岸移动,商店纷纷熄灯打烊。

      等迪伦学长捻熄了桌上的灯,和我们一起走出摊位时,爱妮丝学姊已经等在门外了。

      「慢──死──了──」她抱怨道,但一看见我和学弟,立刻换上笑容,「原来最后一组客人是你们啊?怎幺样?是好兆头吗?」

      「是的!真的很谢谢学长!」我笑着回答。

      学弟则迟疑地说:「我的是喜忧参半呢……」

      「哈哈哈,这才是人生嘛!」说完,她很自然地挽起迪伦学长的手,「走吧走吧!放水灯去啰!」

      「……放水灯?」学弟抬头疑问地看我。

      「对呀,这个是过去祭典的传统喔。」我边往前走边说:「据说在旧王时代,居住在王城这里的贵族会在祭典举行的这天聚集到这座桥边,一起在小河里放下水灯。这条河连接了中央湖和外头的护城河,一路流向祭典举行的中央喷水池广场,传说如果水灯流到了那里还没熄灭的话,愿望就会成真喔!」

      说完,我们已经抵达桥上,原本灯火通明的小河畔只剩最后一盏提灯。

      我停下脚步,看见一身祭司长袍的白巡学长出现在对岸的河畔广场。

      岸边所有学生纷纷让出一条路,让白巡学长走到河边,而那盏最后的提灯则经由众人的手,被缓缓传到了白巡学长手中。

      灯光照亮了他宁静柔和的面容,接着,他高举提灯,将它吹熄,河边终于陷入一片黑暗。

      大家静静在黑暗中伫立着,和我们一样正在过桥的所有人也同时停下脚步。

      接着,站在人群最前方的祭司们开始唱起了讚歌。

      那悠扬的歌声,伴着从某处传来的旋律,轻柔地迴荡在小河四周。肃穆庄严又温馨的氛围包围了我们,光是聆听这首歌,心灵就彷彿受到了抚慰一般。

      祭司们一边歌唱,一边开始点亮一盏又一盏的灯。

      那些灯的形状彷彿含苞待放的花苞一般,花瓣微阖的模样宛如碗一般,颜色有白的、粉的,还有鹅黄的、水蓝的、浅紫的……各种缤纷的色彩。

      而每朵花灯的中心,都安着一盏蜡烛,火光在花芯处跃动,从半透明的彩色花瓣透出微光。

      祭司们每点燃一朵花灯,便放手让它轻轻飘入空中,周围围观的学生们则举出手,从空中接下中意的一朵,然后走到河边,轻轻将花灯放入水中。

      等花灯一入水,花瓣就会瞬间盛放,而人们对着它许下心中的愿望后,便开始沿着河岸一边照看着花灯一边往前走,一路穿越校园、通过校门和护城河的桥,往祭典广场步行而去。

      随着入水的灯越来越多,广场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眼看人潮渐散,我和学弟终于下了桥,很快就找到柯尔、阿萨和雪花,他们三人已经分别捧着一盏灯了。

      「可终于知道要回来了啊,你们两个!」阿萨有点不耐烦地说。

      「抱歉啦!刚刚桥上太多人,我们过不来嘛,让你们久等了!」我笑笑地说完,放开学弟的手,转向柯尔开心地说:「刚刚从迪伦学长那里得了个好兆头哦!」

      「哦?迪伦就是之前预言妳会有血光之灾的那一位?」

      「对、对!就是他!」

      「是什幺预言呢?」

      「是秘密哟!」我俏皮地说,「等它实现了我再跟你说!」

      柯尔露出微笑,摇摇头,「真是的,兔子也学会卖关子了?」

      「嘿嘿,这都是跟某人学的嘛。」

      笑着说完,我踮起脚尖从空中摘下了一朵浅粉色的灯,一行人很快便往河边挪步。

      在河岸边驻足,闭上眼,在心中默念完愿望后,我才弯下腰,将花灯轻轻放入水中。

      花朵在水面上瞬间盛开,化为一朵美丽的粉色蔷薇。

      其他人的花朵也陆续绽放,雪花的是白色茶花,学弟的是牵牛花,阿萨的是黄色的菊花,至于柯尔……

      他拿的花灯是水蓝色的,一入水后,瞬间开出一朵奇异的蓝色花朵,花瓣层层叠叠,薄如蝉翼,隐约透出花芯金色的光芒。

      「好美啊!」我惊喜地道,「这是什幺花呢?」

      柯尔想了下,「应该是千鸟花。」

      「千鸟?」

      「因为形状像鸟一样,所以这幺叫它。另外还有个别名叫做鸽子花,但正式的名字应该是大飞燕草才对。」柯尔笑着说。

      「好棒的花名啊……」我望向那朵水蓝的花朵,想像千只鸟在天空自由翱翔的画面,又联想起鸽子纯洁和平的意象。

      这时水流缓缓将花灯们向前带,我也转身牵起柯尔的手,开始顺着河畔的小径快步跟上。

      「刚才许了什幺愿呢?」柯尔轻声问道。

      「嗯……希望身边的人都顺心平安,世界不再有战争和魔物的侵扰,还有希望和平时代能一直延续下去。」我说完,反问道:「你呢?」

      「老样子,希望天下太平。」

      我笑了出来,想起当初他在天空之塔对着流星许愿时,也是这样说的。

      再细想一下,我发现我许的愿望其实跟他的一样,只是他用了比较简短的方式表达,而我比较白话冗长罢了。

      天下太平啊……

      一年前初入学园的我,对着天空之塔许下的愿望只单单围绕着自己打转。当时的我对自身、对环境、对未来的概念,全都是一片混沌。

      但是曾几何时,现在的我却已经不再只聚焦于自己身上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已经从那个懵懂无知、目光浅短的新生,成长到足以与柯尔并肩而立,放眼同一片景色,考虑着同样的事情了呢?

      「还真怀念啊。」阿萨在我们背后自语道,「旧王时代的景色如今居然能重现于此。」

      「阿萨以前见过这样的场面吗?」雪花软声软语地问道。

      「当然。」

      「那阿萨许了什幺愿呢?」

      「本大爷向来不信这个,所以以前和现在都没许。妳许了什幺?」

      「嗯──雪花想要永远和阿萨还有主人在一起!」

      我露出感到窝心的微笑,转头摸摸她,顺便问走在旁边的学弟,「你呢?」

      学弟露出抱持决心的表情说:「我想交女朋友!」

      我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说:「加油啦,学姊支持你!」

      出了校门以后,小河的流速加快了。

      群众开始追着水灯跑了起来,我们也逐渐加快脚步,只有抱着雪花的阿萨仍保持原速,朝我叮咛道:「小兔崽子,妳负责照看雪花的水灯啊,听见没有?」

      我一面跑远一面高声回答:「听见了!」

      虽然以往不大有发挥的时候,不过我的跑步速度还算可以说嘴的。此时几乎能和柯尔同速,而且跑得比学弟还快。那家伙跑不到两百公尺就说不行了,託我帮他看着水灯后就放慢脚步用走的。

      就在我们快要抵达祭典广场时,一个跑在我前面的小孩子不知怎幺搞的忽然停下来,我原本分神看着水灯们,等我转回来发现他时已经来不及了,就这样直直撞上。

      「啊啊──对不起!你有没有怎幺样?」

      我赶紧停下来,担心地弯腰扶起被我撞倒的那孩子。

      可是一对上他的眼睛,我立刻发现他不是什幺小孩子,而是──

      「森学长!」

      他被我拉着爬起来,露出灿烂的笑容说:「好久不见啦!」

      「真的好久不见,不过你怎幺会……」

      这时我的余光注意到有谁从不远处匆匆赶过来,抬眼一看便发现是撒旦学长!

      「学长!」我惊喜地朝他挥手,「你也来了?」

      「这家伙吵着要回来看祭典。」撒旦学长简单解释完,低头看着他说:「不是要你别用跑的吗?」

      「唉唷!我现在是健康的书魔,可不是病恹恹的精灵了,跑一跑动一动才好啊。」他理直气壮地说。

      我也连忙自首道:「是我撞到森学长的,真对不起,我刚刚顾着看水灯,结果就……」

      「啊!对啦!」小不点学长的书魔赫然想起什幺,转头往河里望去,「我的灯刚刚熄灭了!所以我才会停下来啦!啊啊,太可恶了,只差一百公尺就到祭典广场了说!怎幺这幺不争气呢!」

      我哑然看着他跺脚,一旁的柯尔忍着笑说:「森,你许了什幺远大的愿望吗?」

      「哪有!我的愿望很渺小啊,就只是希望每天都可以吃三十份甜食而已。」

      三十份……

      水灯会熄灭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话说我们的灯……啊!」我赫然想起我身上背负了我、学弟和雪花的三盏灯,赶紧探头往河面看去。

      在一大群水灯中,要认出我们的三盏实在有点困难。我瞇着眼睛看了半天才找到它们,然后不由得又「啊」了一声。

      在终点线前方,学弟的灯在我的目光触及的同时瞬间熄灭了。

      雪花的灯和我的漂在一块,灯火还烧得很旺盛,但是……

      「我的灯熄灭了呢。」柯尔说。

      「咦耶?」我惊奇地和他对视。「明明我们许的是同样的愿望啊……一定是你许得太简短了,所以神明要惩罚你吧!」

      「这世上可没有神明啊。」他口上虽然这幺说,但眉间却皱了起来,边往水边走边喃喃说道:「意思是天下无法太平,我还不能退休吗?」

      才刚说完,当他的手指正要碰到漂浮在水上的灯时,灯芯忽然奇蹟般复燃了!

      我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恍然心想,这就彷彿上天要给他刚才的问句一个肯定的答案似的……

      柯尔似乎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瞪着那盏灯几秒,忽然释然地笑了出来,伸长手把灯给捞上岸,然后帮忙把我、雪花、学弟和阿萨的灯通通捞了上来。

      一旁的小不点学长则在撒旦学长的帮助下捞起了他的灯,但撒旦学长本人似乎没有加入放水灯的活动,只默默地陪小不点学长到祭坛边把花灯放上祭坛。

      在漂流途中熄灭的花灯,此时会由祭司重新点燃,象徵为无法实现的愿望点上新的希望。

      不过先不说其他人,小不点学长的愿望感觉还是不要实现会比较好吧……

     

  • 名称:奸臣 电影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2-03 20:17: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