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玥菲版新金梅完整在线观看全文阅读

      神之民的聚会解散以后,大家一起走出了那座宁静的小花园。

      一回到灯火通明的祭典广场,喧嚣和欢腾的氛围立刻扑面而来,瞬间有种从世外桃源回到了人间的感觉。

      这时纱音说要去跳舞,欧德则说要去找一位旧识,两人和我们约定好保持联络后便先行离开了。

      乌尔里希这时看了看时间,也回头对我们说:「时候不早了,我带七染回去休息,先走一步。」

      「好的!路上小心喔!」我朝他们挥手道。

      「下次要来西方大陆找我们喔!一定唷!」七染笑着说,「掰掰!」

      柯尔微笑告别他们,我则一路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广场那头,才感叹地说:「他们真的好甜蜜喔……」

      「是啊。」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问。」我抬头看他,「七染和乌尔是几岁呢?这个你知道吗?」

      柯尔想了想,「乌尔是三十二岁,七染我记得是二十七岁左右。」

      「欸?等等,居然有三字头了吗!」

      这和我预期的数字实在差太多了,我难掩震惊地道:「我以为他们跟我们差不多大而已耶!尤其是七染!哇呜呜呜……」

      「有这幺惊讶吗?」柯尔笑着拍拍我的头,「真是的,我有机会再帮妳转告七染吧,她听了一定会很高兴。」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想原来七染比我大了八岁啊……

      刚才看她和乌尔两人的互动,完全能感受到夫妻之间的爱情,不是甜腻的热恋,也不是情侣间的娇羞,而是稳重成熟的感觉,无论是乌尔里希对七染不经意的呵护,或者她对他的信赖,从两人的互动就能窥见一二。

      啊啊,要是我也能成为像七染那样优雅的大人就好了……成熟地、毫不迷惘地爱着某人,同时也被某人深爱着,这样幸福的模样让人光是看了就好嚮往!十年后的我……也能和柯尔一起走到这样的阶段吗?

      「兔子,醒醒。」柯尔牵起我的手,同时拉回了我的注意力。

      「我们和纳夏一起去找因休和阿萨他们吧!如何?」

      啊,他这幺一说,我这才注意到纳夏一直站在我们旁边,赶紧点点头,「好呀!」

      柯尔见我回应慢半拍,故意问:「还是说,妳比较想去跳舞?这个也可以喔!」

      「不不,我想去找学长他们!我们赶快走吧!」我立刻说。跳舞那种对我来说既烧脑又耗费体力的事情,还是别碰才是上上策……

      「那我们走吧,他们应该还在那座屋顶上。」柯尔笑着说,纳夏也点点头,沉默地跟上我们。

      依靠柯尔的直觉,我们三人没多久就成功爬上某座屋顶,找到了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的书魔,还有脚边堆满各种木製酒杯的阿萨。

      「嗨咿──你们回来啦!」小不点学长的书魔一看见我们,立刻用力朝我们挥手,表情显得比平常还要兴奋。

      「森这幺有精神啊?」柯尔过去揉揉他的头髮,笑着说。

      「柯尔!这场祭典超棒的啊!比我记忆中任何一场祭典还要好玩,玩得超──过瘾的唷!」

      阿萨在一旁托着腮说:「他今天吃了各种美食,还跳了好几圈营火舞,从刚才就一直是那副乐不可支的德性。」

      我笑了起来,心想这样不是很好吗?

      之前他因为身体不好而无法玩得尽兴,这一次大概全都一口气讨回来了吧!

      「话说雪花呢?」我左右看了看,「她没跟你们在一起吗?」

      「洪宇那小子说要带她去拿东西吃。」

      「哇!她肯让洪宇靠近了?」

      「他用点心跟她混熟了。本大爷严正警告过他,要是他敢让雪花有个三长两短,他未来四年在南魔武就不用混了。」

      哈哈哈哈,原来是已经威胁过学弟,才敢让他把雪花带出场吗?

      纳夏这时则走向撒旦学长,静静在他身边坐下,学长则朝她露出一丝笑容,将盛满美食的盘子递给她。

      纳夏摇摇头,「我不饿。」

      「啊!那盘可是因休特地帮妳留的耶!」小不点学长的书魔说,「他说都是妳喜欢吃的,还不准我碰!妳不吃的话就给我吧!」

      说完便伸出手,大有要立刻端去嗑掉的意图。

      纳夏看了他一眼,这才伸手接过盘子,小声地说:「谢谢……」

      阿萨则一把将小不点学长的书魔拉过去,「你给本大爷克制点!书魔不需要进食就能维持生命了,你一下子吃这幺多,小心身体又无法负荷!」

      「好嘛,不吃就不吃嘛……阿萨真严格!」他鼓起脸颊抱怨,但没几秒注意力又被其他东西吸引过去,指着底下的广场嚷嚷起来,「阿萨你看!那个小孩有气球耶!我也想要!」

      阿萨则像是个无奈的妈妈一样随口敷衍他,「去跟因休讲啊,叫他买给你。」

      我和柯尔并肩而坐,微笑看着这一幕,感觉身边只要有阿萨、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在,就有种一家人再次团圆的感觉。

      此时底下的祭典已经逐渐接近尾声,周围的灯火开始逐次熄灭。

      祭司们开始在祭坛周围聚集,对着天空唱起了熟悉的讚歌。

      这回,祭坛上不再有王座,取而代之的是无数承载了人们愿望的花灯。

      在祭司的歌声中,花灯开始一盏又一盏地飘浮起来,像被轻轻施予了魔法一样,在众人眼前冉冉升空。

      「哇──大家快看──」

      「升空了!花灯升空了!」

      「好漂亮啊──」

      人群中传来各式各样的欢声呼喊,连跳舞的人们也停下脚步,朝向空中露出笑容,虔诚地合掌祈愿。

      「把花灯送入空中,神明就能听见我们的愿望了吧!」

      「嗯!一定可以的!」

      「今年有来参加祭典真是太好了!」

      「真的!明年我也一定还会参加的!」

      那些绚烂的花朵在风中旋转着,扶摇向上,成千上万盏灯化成一片壮观的花海,在漆黑的夜空衬托下美得令人屏息。

      我靠向柯尔的肩膀,握住了他伸向我的手,一起看着布满天空的绮丽花海,一旁的纳夏和撒旦学长也并肩仰望着天空。

      真希望明年的我们还能像这样齐聚一堂,回到这里看着这样的景色……

      这时,我们身后忽然传来「碰」的一声。

      那声音吓了我一大跳,下一秒便看见一只木头酒杯「咕碌碌」地滚到撒旦学长和纳夏脚边。

      「喂,森?醒醒!」阿萨喊道。

      我诧异地回过头,就看见小不点学长整个人倒在屋顶上,阿萨则紧张地探身过去,正在拍打他不自然染上绯红的脸颊。

      撒旦学长这时神色一歛,迅速捡起那个木头酒杯,凑近鼻子嗅了嗅,「……鬼橡木酒?」

      「啊?这家伙居然把本大爷的饮料拿去喝了!」

      「……等等,鬼橡木酒?」我大惊失色,「那不是传说中一杯就可以撂倒十个壮汉的烈酒吗!」

      「对,就是那个!」阿萨整个大怒,「这小子欠揍啊!喝饮料不会看一下是谁的杯子吗?还一口气灌下一整杯!」

      「他……不要紧吗?」

      显然喝醉酒的小不点学长彻底睡着了,嘴角带着笑意,还打了一个小酒嗝。

      撒旦学长无奈地拨开他汗湿的刘海,让他暂时枕着自己的膝盖。屋顶这边其实相当黑暗,但他这次入睡倒是很安分,没有尖叫也没有胡闹,酒精的效果真强大啊。

      「鬼橡木酒……」柯尔在我旁边喃喃唸着。

      「柯尔有喝过这个吗?」

      「没有,那不是随便谁都能喝的。」

      「咦?为什幺?」

      「鬼橡木是生长在精灵森林深处的一种罕见植物,用熟透的果实酿成酒以后,酒精浓度很高,而且对人体有特殊效果,会造成幻觉作用,听说喝完一杯还清醒的话,有可能看见前世的回忆。」

      「欸?前世的回忆?」

      这样一说,我也好想喝喝看喔!

      「想都别想。」柯尔立刻打断我的想法,「妳大概一口就会醉倒了。」

      「呜……」

      纳夏这时靠过去看了看小不点学长的状况,抬头说:「看起来只是睡着了,不过等他明天醒来应该会很难受。」

      「妳有解酒药吗?」

      「有,我放在红心学院的病房里,你知道在哪里吧?」

      「知道,我立刻带他回去。」撒旦学长说完,一秒便唤出了扫帚。

      「啧!这小子就会添麻烦!」阿萨边碎念,边开始收拾屋顶上的杯碗餐具,「本大爷收完就去接洪宇和雪花,差不多也该让他们两个回去睡了,柯尔你带小兔崽子先回去。」

      「好。」柯尔点头。

      「我第一趟先带森回去,回头再来接妳。」撒旦学长回头对纳夏说。

      「不用了,我载她回去!」我说,「柯尔你有扫帚吧?」

      「有。」

      于是我们各自唤出扫帚,学长负责载小不点学长,我负责载纳夏,柯尔自己骑,三组人马同时升空,往南魔武迅速飞去。

      没多久,校门便映入眼帘。我们低空飞越屏障,在中央湖上空迴转,直接飞抵红心学院门口。

      之后纳夏快步带着我们走进祭司们给她安排的暂时病房。

      里头现在空无一人,只有洁净的六张病床。

      撒旦学长将沉睡的书魔轻轻放到其中一张病床上,纳夏则三、两下便调配好了解酒药,交给撒旦学长用滴管一滴一滴地让小不点学长喝下。

      「他喝下去以后就会好了吗?」我担心地问。

      「理论上是这样。」纳夏说,「书魔的身体构造我是不太清楚,不过解酒药喝完好好睡一觉,应该就会没事了,顶多明天起床会轻微头晕而已。」

      「太好了!」我稍微放下心,点点头。

      「妳先跟柯尔回去睡吧。」撒旦学长对我说,「我和纳夏负责照顾森就可以了,妳后天还要开学,早点休息。」

      「好的。学长晚安,纳夏晚安。」

      「晚安。」

      柯尔拍了拍撒旦学长的肩膀,随后便带着我离开,穿越凌晨的校园,回到了黑桃宿舍。

     

            *       *       *

     

      不知道是不是鬼橡木酒太烈了,所以隔天早上小不点学长没有醒,而且一路睡到了晚上还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撒旦学长说让他好好休息也好,所以便放他继续睡,没有人去叫醒他,就这样悠然度过了休息日。

      之后再隔一天,南魔武终于正式步入开学日了!

      身为新任干部的我们,开学第一天就踏上各自的工作岗位,一下子忙碌了起来。

      干部的工作说多也不算多,但说轻鬆绝对是骗人的。那些我曾见过小不点学长他们在处理的公文,现在已经变成王子、伊儿雪、我和其余干部们的工作。

      不过昔日干部间踢皮球的状况,在我们之间是不会发生的。因为王子很严厉……对于混水摸鱼的干部,他总是毫不留情地直接点名,要求立刻改善,不然就换人做。除了学生会的事情,他每週也必定空出两个晚上,将一些大臣召集到学园的会议室里商议国家大事,完完全全已经是準国王的感觉,只差还没时间举行登基大典而已。

      另一方面,正如伊儿雪所说,从这学期开始南魔武再也没有资助人的存在了

      甚至在一次重点会议上,我们决定把学园里的名次排行系统拿掉,从此以后,南魔武不会再有新生排名,未来四校大赛的参赛资格也不再是用名次来决定,每一次考试的成绩只有学生自己知道,不会被梅花学院的学者拿去做统计,而往后的王牌、神盾、神之七人们和学生会干部,也将是由全校学生投票产生,真正落实选贤与能。

      伊儿雪后来答应了夏格教授,在生活魔法的那几堂课担任助教,但拒绝领助教津贴,也拒绝帮忙改学弟妹的考卷。

      洛方和狐狸则一起当上了黑桃宿舍的宿舍长,因为管得很鬆所以大受学弟妹欢迎,不过要是有触犯舍规的情形,他们惩处也毫不手软。

      除了这些新身分带来的业务以外,升上大二的我们也开始能够到校外接任务,偶尔再结伴跑去下城游玩,生活过得无比充实。

      在我忙碌的同时,柯尔也持续有计画地领导人民往平原开垦,运用我们提供的生活魔法球,帮助他们建立家园和城镇,展开新的生活。

      一切都非常顺利,但是有件事让我很担心……

      小不点学长的书魔,从那天在祭典误喝了鬼橡木酒陷入昏迷后,至今超过一週仍没有醒来……

      「那种酒真的这幺烈吗?」

      这天下课后,我再次前往红心学院。

      面对我担忧的提问,纳夏和撒旦学长都摇头。

      「再烈的酒,喝完一杯也不会是这种反应。」纳夏说,「明明身体没有异状,但就是叫不醒,我们也找不出让他一直昏睡的原因。」

      撒旦学长则是一脸疲倦地沉默着。

      从祭典那天起,他就一直暂住在这间病房里,和纳夏一起守着小不点学长的书魔,可是他却迟迟醒不过来,连祭司团也束手无策。

      柯尔的直觉力又被我屏蔽,所以和我们一样无计可施。

      「森学长……」

      我忧心地走到床边,看着床上沉睡的他。他的嘴角微微笑着,棉被随胸口平缓地连续起伏,呼吸均匀轻浅,证明他还活着的事实,可是他的意识却始终没有恢复过来。

      看着他这样,我的心里无可避免地浮现了最糟的问题──这一次,他会不会就真的不会醒来了?

      过去几个月来的欢乐时光,会不会只是昙花一现呢?

      从他化为书魔以后,经历了欢乐的毕业典礼、异世界旅行、久违的故乡寻访,还有热闹的祭典,现在的他是不是已经了却所有的遗憾了?是不是终于可以放手了?

      这次的我们,会不会就这样再次地、永远地……失去他呢?

      沉重的问题萦绕在胸口处,压得心脏隐隐作痛。

      不要走……求求你醒过来……

      我握住了他小小的手掌,什幺也不能做,只能在心里默默为他祈祷。

      ──小不点学长的书魔陷入昏睡的事情,不久也在校园里传开了。

      前去红心学院探望他的人越来越多,大家轮流站在床边对他说话,笑着要他快点醒过来。

      「睡十几天够久啰!还不快起床!」

      「大家都在等你醒来耶,尤其是因休学长,你忍心这样吗?」

      「学校已经开学了、新生们还没见过你这个前任王牌呢,快点醒来去给学弟妹一个下马威吧!」

      「只要你醒来,我就烤一百个饼乾给你!所以快起床吧!」

      虽然所有人都是笑着的,但是我光是站在床边听,总是越听越想哭,只好逃出病房。

      某天霜霜学姊来学生会帮忙送公文时,看见我在桌边心情低落地缓慢归类档案,特地绕过来我桌边,拍拍我的肩膀说:「学妹!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妳喔!」

      「什幺好消息?」我勉强打起精神,抬头问道。

      「迪伦学长说,观星塔预测到下週三会有一场流星雨,叫妳好好期待!他说只要这样告诉妳,妳就会明白了。」

      流星雨?

      我困惑地歪着头,忽然恍然大悟──莫非是那个预言?

      「『在星星降落时,会有好事发生』」……!

      「太好了,谢谢妳!」我迅速振作了起来,露出笑容,「这个讯息救了我,请帮我谢谢迪伦学长!」

      「没问题喔。迪伦说的没错,妳果然打起精神了!到时候记得找男朋友一起去看喔!」霜霜学姊抛下这句话后,就踏着轻快的脚步离开了。

      我露出苦笑,连霜霜学姊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了。

      不过,流星雨啊……

      这辈子我都没有亲眼看过流星雨,只在电视和课本上见过照片,如果这次可以看到就好了!

      如果,小不点学长能在那天醒来就好了……

      我盯着半空微微出神,过了不知多久才回过神来,继续低头处理无穷无尽的公文,但嘴角已经悄悄挂上微笑。

     

            *       *       *

     

      下星期会有流星雨的消息很快就成为学生间的热门话题。

      每次说到它,我的表情都写满兴奋,所以伊儿雪和王子他们全都知道我很期待流星雨的到来,大家还相约那天要一起去宿舍屋顶上赏星。

      我万分期待地和柯尔约好了时间,请他空出星期三的晚上,他也很快就笑着同意了。

      可是……偏偏就在这个週末的午后,学园一带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厚重乌云完全遮蔽了天空,随后梅花学院便传来气象预测,说整个礼拜都会阴雨绵绵,很可能看不到流星雨。

      更糟的是,柯尔一早就和王子出门去了,傍晚回来时满脸抱歉地告诉我,欧德刚传来讯息,说东方又发生暴动,需要他过去协助。

      「咦?什幺时候去?」

      「明天一早会动身。」

      明天!那不就是星期一吗?

      「星期三之前……会回来吗?」我握紧双手问道。

      「我不敢保证,对不起。」

      我一愣,低下头,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天气的关係,我们很可能无法亲眼看到流星雨,但是那样期待已久的时刻,我还是想要和柯尔一起度过。

      不过东方大陆的事情牵扯到国家和未来,比看星星重要多了……

      我想要像个成熟懂事的女友,笑着对他说:「没关係喔!那边比较重要,你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回来的」。

      但是这时的我却说不出口,只能抿紧嘴唇,心情无法自制地低落下来。

      柯尔察觉我明显转变的情绪,于是弯下腰,摸摸我的头说:「我办完事就会尽快回来,好吗?」

      我点点头,默默伸手抱住他的腰,撒娇地将脸埋进他怀里,心想要是我能再成熟一点就好了,要是能和七染一样就好了。

      那一夜,我梦见了乌云密布的天空,漆黑得像是墨汁染上去的。醒来的时候柯尔已经走了,而窗外正下着滂沱大雨。

      这场雨和学者们预测的一样,一路下到了星期二傍晚都没有止歇的迹象。

      我的心情也和糟透的天气一样荡到谷底,就连伊儿雪和菲碧都感觉出来了。

      「怎幺了?有心事吗?」菲碧在放学后特地绕到我桌边,「今晚要不要来我房间?一起开个小聚会吧?」

      「好……」我有气无力地回答。

      菲碧和伊儿雪互看一眼,一人一边拉起我的手,不由分说便往教室外走。

      「喂!妳们要去哪啊?」洛方在不远处喊道,「不一起去吃晚饭吗?」

      「不了!你和殿下还有狄飞一起去吃吧!」菲碧回喊道。

      王子和我们擦肩而过,诧异地问:「妳们要去哪?我们不能加入吗?」

      「不行喔,是女生的聚会,男生不能参加!」伊儿雪朝他笑了笑,便拉着我出了教室。

      没多久,我们三人就各自换上睡衣,前进菲碧房里,在她的床上盘腿而坐。

      「好了,说吧!是什幺烦恼把妳整成这样?」菲碧率先问道。

      「呜,真的有这幺明显吗?」

      「妳都没什幺在吃饭啊!柯尔才离开不到两天,一定是出了什幺事!」

      「其实,也没什幺事……」

      伊儿雪柔声说:「说出来没关係喔。」

      「对啊,恋爱这种烦恼,就是要女孩子一起讨论才能顺利解决的,一个人很容易钻牛角尖喔。」

      咦……?

      我这样算是在钻牛角尖吗……

      我抱着菲碧的棉被,小声地说:「我只是在想,柯尔到底喜欢我哪一点呢?」

      「就为了这个?」

      「嗯……我一点也不成熟,也不够体贴,他真的喜欢我吗?会不会只是刚好在对的时间碰见我,所以才会和我交往呢?柯尔他明明那幺受女生欢迎,无论是海盗还是贵族身分,身边都有女生青睐,他随时都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交往对象啊!那样他会不会就不再喜欢我了呢?」

      原本不打算说太多的,但没想到一开口烦恼就一股脑地跑出来了。

      「好了,停,停!」

      菲碧伸出掌心对着我,然后扶额叹了一大口气。

      「你们都交往到了现在,妳才开始患得患失吗?我真的不知道该说妳迟钝还是什幺耶……」

      「患得患失?」

      「一开始先怀疑对方真心喜欢自己吗,然后开始想知道对方到底喜欢自己哪里,之后就是不断想测试对方是不是还喜欢着自己,以此类推,无限轮迴,这就叫患得患失。」

      啊……这些我好像都中了!

      菲碧摇摇头,「我问妳,他和妳在一起的时候,妳开心吗?」

      「很开心啊。」

      「那他和妳相处的时候对妳好吗?请随意举十个例子。」

      我回想了一下,几乎不用思考就能浮现各式各样的画面。

      其实,柯尔他是个很绅士的男生,从来不会对我大声说话,走在路上会让我走靠近人行道内侧的一边,人朝拥挤时他也会反射性地用手护着我。

      虽然他无法靠着直觉力準确猜到我的想法,但却能凭着我的表情和举动做出贴心的回应。

      还有,柯尔和我在一起后,目光都不会在其他女生身上逗留,外出时也总是和我手牵手。

      柯尔很会煮饭,甚至比我还拿手,而且他不排斥分担家务,偶尔会帮我收拾房间。

      睡觉的时候也很规矩,而且总是会帮我留意有没有盖棉被,起床时会压低音量深怕吵醒我。

      其他还有……

      「好了,够了。」菲碧制止了我。

      「欸?可是我还没说满十项……」

      「光是这样我就快被闪瞎了,让妳说完还得了!」菲碧说,「听妳一说,柯尔根本是最佳男友範本啊!他根本全心全意都放在妳身上,妳还怀疑他什幺?」

      「就是因为他太好了,所以我才会觉得自己很没用啊……这幺好的他,真的会喜欢这样的我吗?还是只是我运气好呢?」

      「……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把妳摇醒耶。」

      「咦?」

      「妳觉得柯尔是因为妳有用才跟妳交往的吗?」

      「难道不是吗?」我小声地说:「没有用的女朋友,他一定不会想要的……」

      「交往又不是在买东西,还讲究实用性呀?谈交易要注意商品的功能和价值没错,但谈恋爱不是啊!」

      「可是……」我有点茫然地说:「柯尔说他看见我的价值,所以才和我签契约的。」

      「什幺契约?」

      「资助人契约啊。他为了我一个晚上就花掉五千万,这金额等于十亿颗苹果的价值,要是我不有点用处的话……」

      「等一等。」一直保持沉默的伊儿雪忽然握住我的手,「我们是在说恋爱烦恼,对吧?」

      「对啊!」我认真地点点头。

      「……我觉得,妳好像把两边混为一谈了。」

      「两边?」

      菲碧朝她摇摇头,「伊儿雪,妳讲这样她听不懂的。」

      嗯……我确实听不懂……

      「梅悠,当初柯尔决定签下妳作为他的资助对象,是看中妳的价值没错。之后他也一直都很肯定妳的能力,这是值得高兴的事,说明了妳的努力和成长他都看在眼里,他也喜欢这个懂得思考又有能力的妳,但是这不是他爱上妳的理由啊!」

      「可是,要是我没有能力的话,他根本不会看我一眼吧?」

      「他会因为妳的能力而注意到妳没错,但不会因此爱上妳啊!不然,妳觉得他是因为妳防御力很强所以才喜欢妳吗?因为妳新生排名前十所以喜欢妳?还是因为投资在妳身上的五千万没白花所以爱妳?或者,因为妳帮他搞定这所学园,所以跟妳交往?」

      我听得一脸迷惘,摇摇头说:「好像不是这样……」

      「当然不是啊!谁会拿这些条件去找女朋友啊?那人不是疯子就是神经病!」

      「呃……」

      「他是因为妳这个人才会爱上妳,好吗?妳的能力和价值都跟这个无关,重点是妳的个性和想法,妳在危机中会作出的选择,还有待人处事的方式和价值观啊!这才是决定你们是否适合彼此的关键吧!」

      菲碧说到这里,开始有些喘了。伊儿雪默默递了一杯茶给她。

      我趁这个空档整理了一下头绪。

      「所以……柯尔到底喜欢我什幺呢?」

      「他就是喜欢妳这个人啊……」她有点无力地说:「拜託不要把妳自己的小优点和小缺点通通拆解,然后逼问自己他到底喜欢妳什幺呀!这样只会自寻烦恼罢了!其实妳就是妳,不能拆开打散,也不可能被别人複製。在他接触过的那幺多女生中,肯定不乏投怀送抱的人,但他却选择了这个会为了这种事烦恼两天都吃不下饭的妳啊!」

      「我可以说句话吗?」伊儿雪忽然问。

      「请。」菲碧说完又喝了一口茶。

      「梅悠。」伊儿雪看着我,温柔地说:「我觉得妳和柯尔真的很登对,世上应该没有比妳更适合他的人了。你们都是神之民,而且刚好个性一个精明一个单纯,再加上你们一起度过了这幺多事情,这些都是其他女孩无法取代的,不是吗?」

      「也对……」

      「觉得不安的话,亲自向他确认看看吧。」

      我缓缓点点头,终于露出笑容,「谢谢妳们!我好像有点想通了!」

      「太好了,搞定这一只,那接下来就换妳啰!」菲碧放下茶杯,转向伊儿雪,「妳和殿下进展如何?」

      伊儿雪惊讶地睁大眼睛看她。

      菲碧笑道:「哎,不用这种反应呀!我想除了梅悠以外,任何人都看出来了。」

      「其实,我在柯尔提点下也注意到了……」我悄悄举手说。

      「啊……」伊儿雪哑然失笑,「大家都好敏锐喔。」

      「所以你们进展到哪了?」

      「目前大概是互有好感的阶段吧……」

      「还没交往?」

      伊儿雪摇摇头,「我告诉过他,我不喜欢发展太快的关係。安迪也说没关係,他会等我。」

      「等等,安迪?」我和菲碧同时惊呼。

      「嗯,他要我这样叫他,这是他小时候的小名,据说是从『安德烈』这名字的头两个音简化来的。」

      我想起柯尔私下偶尔会喊他安迪,原来这名字是这幺来的!

      「太好了,等你们成功交往之后,妳说不定会成为未来的王妃呢!」菲碧抚掌笑道。

      伊儿雪却皱起眉,「那太远了啦,而且我不想当王妃,也不喜欢宫廷生活。」

      「别担心这个,只要妳真的爱上他,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

      「……真的吗?」

      「时间和恋爱同样能使人成长,也同样能改变人的想法呀。到时候也许原本讨厌的就会变喜欢了也说不定哦!」

      「我只希望原本喜欢的不会变成讨厌……」

      菲碧灿然一笑,「那也无所谓啊。到时候有什幺烦恼,随时再来找我吧!我这个人没什幺专长,和妳们这些能力卓越的菁英不一样,可是恋爱方面我还算是有点研究的。」

      「嗯,菲碧真的是恋爱专家呢。」我笑着说。

      要是没有她在,只靠我自己的力量,也许直到今天都还没跟柯尔交往也说不定。

      伊儿雪也点点头,「我对恋爱也不太擅长,到时也拜託妳们点醒我了。」

      「没问题唷!」

      「话说菲碧和洛方进展如何呀?」我好奇地问。

      「哎呀,开始讨论我了吗?」她笑着说,「我们两个还是老样子,每天都吵吵闹闹啰!不过这一年来,洛方也成熟了不少呢……」

      说着,她开始微笑着细数洛方的优点。

      我笑着端起茶点,心想身边有这样的女生朋友可以一起开睡衣派对、一起聊恋爱的烦恼真是太好了!

     

            *       *       *

     

      稍晚,等我回到自己房间,準备和已经熟睡的雪花一起就寝时,忽然接到撒旦学长打来的通话,说小不点学长的书魔刚刚已经醒了。

      「天啊!太好了!太好了!」我在通话中开心不已,不断跳针地重複那几句话,然后匆匆忙忙换上外出服就急奔向红心学院。

      抵达那里时,房里只有撒旦学长、纳夏和早我一步赶来的阿萨。

      小不点学长正坐在床上,又哭又笑的。

      「森学长!」

      我一进去,他就朝我露出笑容,抬手擦掉脸上的泪痕说:「梅悠学妹!谢谢妳的圣物香包啊!」

      「欸?怎幺现在还在提这个?你的身体已经都恢复了吗?」

      「嗯!都恢复啰,而且不只身体,连记忆也恢复了!」

      「记忆……?」

      我困惑地看向旁边的学长和阿萨,发现他们都对我点点头。

      「他回想起全部的记忆了。」撒旦学长说,脸上浮现久违的微笑。

      「我不懂,书魔不是……」

      「嗯!一般的书魔不会有书本以外的记忆,所以我大概是非典型书魔吧!」小不点学长骄傲地拍拍胸口,说完自己先笑了出来,「大概是鬼橡木酒的作用,我原本丧失的记忆现在都回笼了!我记得当时前往王城去救柯尔的事,也记得王城崩毁后,我一个人在荒野上,面对神之怒的魔物独自死去的事喔。」

      他说得云淡风轻,我听了心却蓦然一揪。

      「当时那些魔物全都绕过我,像是完全看不到我一样呢!我独自降落在地面上,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恐怖的黑暗和魔物的气息,那真的超——可怕的喔!不过那时候的我觉得好累、好累,只好在地上躺下来,之后没多久,我就感觉到身体慢慢失去知觉,先是手和脚,然后是胸口,最后连意识都慢慢涣散掉。」

      「再后来,等我意识重新集中起来时,就发现自己依然置身黑暗中,而且能听见哭声喔,有好多、好多人的哭声!大家一直跟我说话,可是我无法做出回应,这个也超可怕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处在跟大家不同的空间里!我直到这时才确定我真的死了,所以一个人哭了好久,但是没有人听得见我的声音。然后我感觉因休来到我身边,还有阿萨、柯尔和梅悠学妹……」

      「这时候,我忽然觉得有一股力量过来拉我,想要带我去别的地方,一个更好、更快乐的地方。但我不想走,我想留下来,和你们在一起,所以我没有走,虽然……我知道我再不跟着它走,等我的意志越来越薄弱的时候,我就会消失,彻底从这世上消散,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想离开你们嘛!后来过了很久很久,就在我快要消散的时候,忽然有一股闻起来很香又很温暖的能量将我聚拢起来,把我像散落的碎片一样,一点一点拼凑回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就是柯尔和阿萨了。他们告诉我,我是一个名叫作森的精灵写下的日记所凝聚而成的书魔,还告诉我,我会继承这个精灵的部分记忆和意志。于是我就以书魔的身分回到你们身边啦——可是,总觉得有事情没有想起来,而且一遇到完全漆黑的空间就受不了,连我自己都不晓得为什幺,直到喝下阿萨那杯酒,才一口气突破所有疑问……」

      「所以你真的是森学长?」我颤抖着问。

      「没错喔!我原本的身体因为魔力失衡,已经彻底毁了,但我的灵魂好像不小心透过妳的圣物香包,留在这个书魔的身体里了。」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我露出泫然欲泣的笑容。

      小不点学长笑笑地看着我,然后转向撒旦学长,「对不起啦,因休!那时候虽然是我自己选择用那样的方式离开你们,但是等我一个人降落在魔物中央时,忽然好后悔好后悔,尤其是后来在黑暗中听见你们大家为我哭了的时候,我更后悔没有好好跟你们道别……」

      学长摇摇头,「没关係,你平安回来就好。」

      阿萨也说:「是啊,回来就好!你知不知道这次差点没把我们几个吓死?就算重生成书魔,你还是一点也没有长进啊!」

      「谢谢你们啦,帮我实现了拥有健康身体的愿望!现在取回记忆以后,我终于是完整的森了!」

      「哼,就算是书魔,身体还是有极限的!你再像这次一样整杯酒灌下去试试看!」

      虽然被阿萨骂了,小不点学长却一个劲地笑,「哈哈哈,我那天以为这杯饮料是我的嘛!好啦,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那幺鲁莽了。」

      说完他又把头转了回来,郑重对我说道:「谢谢妳,梅悠学妹。那个圣物香包真的救了我,多亏妳的这个奇蹟,我才不至于魂飞魄散。」

      「哪里。」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这一切真是太好了,我得赶快通知柯尔才行!」

      「哦,对!柯尔他跑去哪了啊?」他好奇地问,「还有那天祭典后来怎幺样了?在我睡着的这半个月里,学园有发生什幺事吗?」

      「发生了很多事喔。」我笑着说完,开始一一告诉他睡着时发生的事情,有哪些人来看过他,还有开学后我们干部一起做了哪些新改革。

      他这时便从床上翻身坐起,聚精会神地听着。

      越往下听,眼底的笑意就越深。

      当他听到王子和伊儿雪的政绩时,更是面露一丝骄傲——至此我终于相信,他是真的回来了。

      属于我们的小不点学长,真的活过来了!

     

  • 名称:龚玥菲版新金梅完整在线观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2-03 19:02: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