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猫们 电影全文阅读

【尾声   药草舖中的时光】

      纳夏的药草舖里,此时如同难民营一般人满为患。

      举目所见,到处都是伤者和病人,地板上铺满了麻布袋和旧棉被充作紧急病床,範围几乎佔据了整个一楼的空间。

      远处火炉上正熬製着一锅锅药材,纳夏领着我们进门后,便快步过去,将几锅药用火钳夹离火炉,然后招手让贵族女孩们过去,迅速告诉她们把药汤倒到什幺容器里,送到哪几床去。

      女孩们刚结束一场逃亡,进门时明显被这场面吓到了,但看见眼前有这幺多伤者和病人需要帮助,表情很快便冷静下来,专心听完纳夏的指示后,便用力点头,快速执行起来。

      纳夏盯了她们一会,确认女孩们执行正确,终于放心地拉开布幔走到里头去,动手清出三床位子,然后唤来两个伤势较轻的人到外面去,帮忙把柯尔和其他两位神之民搬进来放上床铺。

      在纳夏动手检查柯尔的情况时,我担心地站在一旁看着,发现她眉头越皱越紧,整颗心立刻悬了起来。

      「这家伙是干了什幺,把自己搞成这样?」纳夏抬头问我。

      我焦虑地将公爵那惨无人道的实验告诉她,但她听完之后却摇摇头:「不对,单纯抽血出来的话,不会是这个样子,其他那两个神之民也好好的,只是昏过去而已。柯尔这家伙会变得这幺虚弱,跟他体内的魔力混乱有关。」

      「魔力混乱?」

      「他身体里有不只一股魔力,而且都不属于他,感觉很奇怪。」

      我眨了眨眼,领悟过来,「是指森学长和阿萨分别给他的魔力吗?」

      纳夏听了,难以理解地睁大眼,「他们没事干嘛给他魔力啊?」

      我不知道该从何解释,只好把之前小不点学长封印解除时,柯尔接收了他魔力流的事,还有刚才阿萨为了救柯尔而把自己的魔力给他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纳夏越听表情越惊诧,直言骂道:「这些人到底都在做什幺啊?不知道这幺做会很危险吗?真是乱来!」

      说完,她立刻转身离开床舖,从挂满一束束药材的墙角挑了好几枝药材,转身通通扔进大釜里,开始熬起药汤。

      我不安地跟过去,问她:「柯尔他这样,会有生命危险吗?」

      纳夏直接了当地说:「最危险的时候就是阿萨把魔力给他的那个瞬间,显然他已经撑过去了,没当场因为魔力排斥而死真是奇蹟啊……」

      说到这里,她忽然醒悟什幺,抬头看着我说:「说不定是因为妳在现场,所以才出现奇蹟!」

      我一听,有些意外。

      难道说……这其实才是小不点学长和阿萨找我同行的原因?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借助我的奇蹟之力?

      「所以他已经没事了吗?」我不放心地追问道。

      「嗯,放心啦,喝完我的药之后,他体内混乱的魔力就能安定下来,慢慢化为他自身的力量了。」

      「那他被公爵抽走的能力……」

      「只要好好静养,能力自然会恢复的。」

      听她这样说完,我终于放鬆下来,摀着胸口深深叹了口气。

      纳夏看了我一眼,露出今天的第一抹笑容,转身倒了一杯花草茶给我,「喝一点,去找个地方稍微休息一下吧!等柯尔醒了我再叫妳。」

      「好,谢谢妳。」

      我满怀感激地向她道谢,看着纳夏端起研钵和绷带走进布幔里,决定不去打扰她工作,放心将柯尔交给她照料。

      走回前厅去后,我看见满屋的病患们多数正在沉睡,醒着的则和刚成为纳夏助手的贵族少女们三三两两聊了起来,彼此交换王城里现在情况的情报。

      会来到这里的伤者,大多是王城里身分敏感的人,但此时是战争时期,大家也管不了彼此的身分了,无形之中每个人的距离都拉近不少,重视礼节与阶级的王城氛围已不复存在。

      我静静喝完纳夏给我的茶,然后回过头,凭着印象找到了通向药草园的门,打开门扉独自走向户外。

      空气中不再瀰漫烟硝味,而是飘着淡淡的草木香气,整座药草园彷彿遗世独立一般,难以想像这里仍是位于被战火侵袭的王城中。

      我缓步走入药草丛,打开通讯耳环的机动组频道,问道:「大家听得见吗?你们在哪里?」

      「梅悠!」伊儿雪迅速回答:「我们跟征战部和医疗部的学长姊们在一起,妳在哪里?已经回到学校了吗?」

      「不,我在王城一间隐密的药草舖里,正在请治疗师医治我们刚救出来的人。」

      「治疗师?」

      「药草舖?」狐狸这时也出声问着,「王城里有那样的地方吗?」

      「有喔!但只有内行人才知道的样子。」

      「那妳是怎幺知道的?」洛方奇怪地问。

      啊……

      「又是个难以解释的问题吗?」王子问,语气中似乎含着一丝笑意。

      我苦笑着说:「有一点难以解释。总之这个地方很安全,有专业的治疗师在,也有充足的药材。不少受伤的贵族都在这边接受治疗和静养,所以我打算在这里待一会。」

      「原来如此。等我们结束后就去找妳。」

      「好!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喔。保持联繫。」

      其他人纷纷答应,王子则用私讯说道:「尼可拉斯哥哥还好吗?」

      我立刻回覆:「已经脱离险境了。」

      「那就好,请好好照顾他。」

      「我会的!」

      王子在那头笑了笑,就这样结束通话。

      之后,我又用私讯传给小不点学长,通知他我将柯尔送到纳夏这边的事。

      通话那头的小不点学长似乎很忙,所以我没把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他,只说柯尔现在已经安全了,正由纳夏亲自治疗中。

      小不点学长听完后很高兴,鬆了口气地笑了起来,对我说「辛苦妳了」,并再次叮咛我千万别让撒旦学长知道。

      我微微一笑,点头答应,然后切断通话,走向药草园角落的一张藤椅,静静坐下来。

      茫然地抬头看向灰濛濛的天空,我回忆起今天的种种,有种格外不真实的感觉。

      我真的杀了公爵吗?

      这场战争终于可以结束了吗?

      想着想着,疲惫感忽然袭来,脑袋越来越沉,身体也陷入柔软的藤椅当中。

      从凌晨被阿萨和小不点学长叫醒后,我一直没有时间阖眼,现在放下心中大石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快精疲力尽了。

      于是我暂时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抛诸脑后,缓缓闭上眼,在药草园轻柔的微风中逐渐睡着了。

     

      *    *    *

     

      傍晚时分,我忽然被一阵骚动吵醒。

      揉揉眼爬了起来,发现天色已经暗了,头顶出现一轮明月和薄薄的云雾。

      睡了这幺久……不知道柯尔现在醒了吗?

      思及此,我赶紧站起来离开药草园,打开药草舖的门。

      没想到门一开,争吵的声音立刻清晰地从里头传来,其中一个是纳夏的声音,另一个……似乎是东方神之民?

      我感觉事态不妙,赶紧进去屋里,发现外头所有伤患和少女们都安静地盯着布幔,表情迷惘,从布幔里头正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我就说了!不用妳多事!」

      「好啊,不接受治疗就滚出去!你以为我很闲吗?」

      接着是药碗被大力摔破的声音。

      我大步过去拉开布幔,纳夏正好臭着一张脸走出来。我对她以嘴唇示意「交给我吧」,然后和她擦肩而过,缓缓走向那三张床舖。

      柯尔仍在最里侧的床铺上沉睡着,幸好脸色比刚获救时好了许多,终于恢复一些生气。另一张床上的神之民少女也仍在沉睡,只有中间那床的东方神之民醒了。

      我看着他,想起公爵好像叫他欧德。

      关于他的事情,一件件浮现脑海。他是那个组织的领导者,是掀起这场战争的始作俑者,是害我和柯尔分隔两地的元凶,也是差点害我失去柯尔的人。我原本应该要对他抱持愤怒的心情才对,但是现在的我却意外平静,连自己也说不上为什幺。

      现在凝视着他,我只感到无比困惑。

      当我看着他的时候,他墨色的眼睛也盯着我,眼神里饱含警戒和打量,过了几秒表情才逐渐转变,似乎终于认出我了。

      「又是妳!」

      「是啊,又见面了。你还好吗?」我试着友善地打了招呼。

      但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想看到我,火气很大地说:「妳怎幺在这里?之前妨碍过我的人!」

      「这次是救了你的人才对喔。」我平静地纠正道,「还有请你小声一点,我男朋友睡在你隔壁床,不要吵到他好吗?」

      他顺着我的眼神往柯尔望去,表情顿时变得十分诡异。

      「妳男人?」

      「他是柯尔。」我安静地介绍道:「他是南方大陆的神之民『月家』的唯一传人,虽然经常被叫做尼可拉斯,但他比较喜欢大家喊他柯尔。」

      说完,我指了指自己,「我是梅悠,北方大陆神之民『梅家』的后裔,请多指教。」

      他用一脸无法跟我沟通的表情直瞪着我。

      我继续微笑,「所以你是……?」

      「……原来妳也是神之民。怪不得上次我会失手。」他自顾自喃喃地说,似乎到现在仍对我破坏他攻击王子的计画耿耿于怀。

      我叹了口气,决定顺着他的话题展开对话,「所以你上次干嘛跑来我们学校,还想攻击王子殿下?」

      他听完,冷冷一笑,「我为什幺要告诉妳?」

      「因为你现在在我们手上啊。」我点出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哼!我已经没有牵挂了,要杀要剐随妳便!但妳休想从我身上问到妳想要的答案!」

      我心平气和地看着他,然后转身在他警戒的注视下静静坐到柯尔床上,面对他平静地说道:「我不想杀你,但我想知道你为什幺要策划这一连串事件,领导『神圣军团』这个组织入侵到其他大陆,掀起这样大的战争?你的目的究竟是什幺?」

      「呵,知道了又能做什幺?」

      我皱起眉,「有许多人的人生因你的行动产生极大的改变,如果你还保有一丝身为神之民的自觉,就好好把事情说清楚。」

      他微微瞇起眼,看着我,阴沉地说:「妳对我的家族了解多少?」

      「不多,我只知道你们家族持有『神的垂怜』这项能力。」

      他露出一抹不知是自嘲还是自傲的微笑。

      「妳知道那是什幺吗?」

      见我摇头,他保持微笑续道:「是能够理解人民苦难的能力。我能听见东方大陆上贫穷人民的吶喊,无时无刻,撕心裂肺,像身处地狱一样,每天都活在这样的噩梦中。」

      我皱起眉,有点同情地看着他,试着想像这样的能力有多恐怖。

      「为了将他们和我自己解救出来,所以我想尽了办法,但全部都没有用。东方大陆的资源永远聚集在有钱人手中,但没有钱的人永远占了多数,地位永远无法提升,生活得不到改善,而且我们的矿产越来越少,挖出来的魔法石全被卖到其他大陆去了,魔物却越来越多,多到贫民已经难以生存的地步。所以,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就是带领他们离开那座没有希望的大陆,向其他大陆寻找立身之地。这就是我这幺做的原因。」

      「为了人民?」

      「没错!我尽了身为真王的本分,就算牺牲我自己,把我的血肉交给那个什幺公爵当作实验品,我也无所谓!只要我的子民能够有更好的生活,一切就都值得。」

      我皱起眉,看着他。

      此时的他已经平静下来,不再大吼大叫,也不像个疯狂的侵略者。

      在我眼前的,是一位为人民着想的真王。

      但是,为了让他们东方的人民过得更好,其他大陆的人民因此遭受了被侵略之苦,这是不争的事实。

      事情总是有一体两面,善与恶也是如此。

      他不像公爵那样自私自利、草菅人命,但他的举动确实造成了难以估计的伤亡。

      我该拿这样的人怎幺办?

      战争走到这个局面,又该怎幺办?

      「你觉得……你的人民现在来到这里以后,有比较幸福吗?」我问。

      他看着我,直白地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在原本的大陆上,一定得不到幸福。所以他们才愿意跟随我到这里,因为大家都抱持着希望,相信离开东方就能有更好的人生。」

      我点了点头,能够理解他的意思,但无法认同。

      如果世上所有人陷入困境的解决方法都像他这样,世界一定会多出很多战争和绝望吧。

      也许我有些过于理想和天真,但我认为这样的事情,除了战争以外,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才对。

      「关于你和你的追随者该如何处置,等战后我们再来好好琢磨。」我谨慎地说,「现在我会把你当成是战俘,你最好不要惹事,在这里好好休养,我会随时看着你。」

      说完,我站起身,在他身旁放了一圈护盾,防止他逃脱或伤害别人。

      他似乎没有意见,但是等我出去向纳夏拿了一碗药汤进来给他之后,他再次暴怒。

      「我不要喝那种东西!」

      我顿时露出了然的表情,「哦,原来是不敢喝药的小孩子啊……」

      他立刻朝我怒目而视。

      我从刚才的谈话中,已经逐渐摸清跟他沟通的方法,好声好气跟他说话是没用的,大声飙骂对他也没用,这种人必须用激将法对付。

      于是我缓缓地说:「你知道吗?刚才被你怒骂的那个粉色头髮的女孩,她也是神之民喔。而且是来自已经被魔物吞噬的黑暗大陆,属于『风家』的神之民后裔。如果你不想被她看扁的话,就乖乖把药汤喝完吧。」

      我刚说完,碗就被他一把抢过去,仰头三两下就喝完,露出噁心的表情把碗扔回来给我。

      我在心里暗暗觉得好笑,表面却不动声色地退开,重新放置好护盾。

      没过几分钟后,眼前的欧德就陷入沉睡。

      纳夏随后便安静地走了进来,面露优越地说:「呵呵,好好给我睡到天亮吧!」

      我猜想她应该在药里加了安眠的成分,对这决定我百分百赞成。

      看着纳夏收走空碗时,我忽然有感而发地开口道:「妳一个人照顾这幺多人,辛苦了。」

      她耸肩浅浅一笑,「没什幺,早就习惯了。」

      掀开布幔出去以前,她忽然想起什幺,回过头说:「啊,对了,刚才我联繫了因休,告诉他妳和柯尔都在我这里,目前很安全,要他别担心。但不知道为什幺,他听起来很愤怒的样子,妳最好联繫一下他。」

      欸?

      欸欸欸欸欸──!

      我震惊地目送纳夏消失在布幔后面,双手抱头,这下我彻底完蛋了啊啊啊!

      基于鸵鸟心态,我立刻一秒把通讯耳环拔下来,放到口袋里,暂时选择性失联。

      希望学长不要太快杀到这里才好,拜託拜託……

      无声地合掌祈祷一阵后,我叹了口气,起身将柯尔和欧德中间的布幔拉起来,然后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柯尔的睡颜。

      月光从床边的窗外渗透进来,洒在他银色的髮丝和俊美的脸庞上,那双总是含笑望着我的双眼,此时紧闭着,总是朝我露出笑容的嘴唇,也少了应该有的健康血色。

      还好他身上那些怵目惊心的伤痕已经由纳夏妥善包扎,此时脖子和手腕都缠绕着绷带,看起来非常让人心疼。

      回忆起在那座大厅里的景象,我忍不住伸出手,握住柯尔的手掌。

      我从未见过如此脆弱、如此接近死亡的他,也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心痛的感觉。

      好希望他快点醒来,好想和他说说话。

      这时,我的通讯球忽然响起了滴滴声。

      我吓得跳了起来,迟疑了五秒才按下接通,心里七上八下地轻声说:「喂?」

      「梅悠吗?」

      响起的居然不是撒旦学长的声音,而是诺亚!

      「诺亚?是诺亚吗?」我又惊又喜地问。

      「对啊,终于联繫上妳了!」他似乎鬆了口气,迅速道:「妳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没有!你呢?」

      「我很好。太好了,妳没事就好,我和妳之间的距离太远,明明身为守护者,却没能在妳身旁保护妳,真的很抱歉。」

      我立刻摇头,「不用道歉啦!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

      诺亚轻声笑了笑,「妳现在在哪里?」

      「在王城里,我们昨晚开始进行攻坚,现在总算收复王城了!」

      「太好了,恭喜你们!」诺亚说完,提醒道:「对了,东方大陆的敌人在入侵其他大陆时,或多或少将他们大陆上的魔物也带了过去,我们花了好些功夫才清掉它们,希望你们那边处理顺利。」

      咦?携带了魔物过来吗?

      我想了想,脑海里浮现王宫里那些不应该出现在地牢的高阶魔物。

      「好的,我们会小心处理。」我说,心里开始有点后悔当时赶时间去救柯尔,没有直接把魔物解决掉。

      希望它们乖乖待在安静的地牢,不要跑出来才好……因为如果周围太吵,魔物很可能会狂化并攻击人。

      「那就好。我们这里的魔物近日里开始蠢蠢欲动,不知道是怎幺回事,请你们务必小心。」

      「好的,谢谢你,诺亚。」

      说完这些,我和诺亚交换了一些彼此的生活近况,便挂断通话。

      感觉我和他之间还不太熟,有种客套又生疏的感觉呢……毕竟也没见过几次面,希望之后能更认识诺亚一点,否则我这个主人跟守护者间的羁绊也太薄弱了,远远没有柯尔和小不点学长与阿萨那样紧密的情感啊!

      刚放下通讯球,我转过身不经意地抬起头,竟然撞见柯尔缓缓睁开眼睛的瞬间!

      我整个人愣在原地,激动地摀住嘴,看见柯尔眨了眨眼,似乎有点畏光地闭眼几秒,才蹙眉再度睁眼。

      没有焦距的目光扫向四周,然后注意到呆立在床边的我,目光随着意识逐渐清醒而渐渐聚焦在我身上。

      「兔……子?」他用有些虚弱沙哑的声音轻轻唤道。

      我蓦然眨眼,眼泪瞬间滑落脸颊,我惊觉后,连忙用手背擦掉,同时快步走向他,露出微笑,有些颤抖地说:「你终于醒了!身体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柯尔似是困惑地皱着眉头看我,忽然朝我伸出手。

      我立刻握住他的手,由着他牵引坐到床边。

      他的目光细细端详着我,不放过我任何一丝表情,然后抬起另一只手,温柔地拂过我湿润的眼角。同时我脑海中响起他的声音,「告诉我,发生了什幺事?妳为什幺会在这里?」

      我擦了擦不受控的眼泪,以脑内传音将来龙去脉说了一次。

      他专注地倾听着,在我说到某些特别惊险的段落时,握紧了我的手,彷彿希望能陪伴我经历那些事一样。

      当我说到公爵那一段时,他面露担心地问:「妳和公爵正面交锋了?」

      我点点头,省略掉对峙的情况,直奔结论,「我杀了他……」

      柯尔的眉头瞬间拧起,忽然撑起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

      「等等!别动……先别起来啊!」

      我慌忙想阻止他起身,深怕他的身体不堪负荷。

      他却毫不在意,倏然伸出手,将我拥进怀中。

      我微微一愣,便听见柯尔在我耳边用让人心碎的语气说道:「对不起。」

      「……咦?」

      「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让妳经历那样的场面。对不起。」

      我在他的怀中蓦然睁大了眼睛,眼泪瞬间再次溃堤。

      柯尔的拥抱好温暖,耳边传来的是我这几个月来每天都想听见的声音,但是我怎幺也没想到,他会这样抱着我,一次次向我道歉。

      「柯尔……不用说对不起啊。」我啜泣着,艰难地说:「我已经……已经可以应付那样的场面了喔!所以柯尔不需要自责啊!」

      虽然面对公爵很可怕,但是为了柯尔、为了当时在我身边的大家,这点可怕不算什幺。

      「而且,当下是柯尔的护身符保护了我哦!谢谢你。」我边哭边笑着说,努力想让他知道我没事,真的没事。

      柯尔却将我抱得更紧,疼惜地用手掌轻抚我因哭泣而不住发颤的背。

      透过他的手掌和拥抱,我感受到他的温柔,还有和我同样分量的思念。

      所以我不再说话,而是全心全意地伸手拥抱他,将脸埋在他的肩膀上,深深吸入属于柯尔的味道,深切地感受他还活着的喜悦和感动。

      太好了。能够再次和他这样相拥,真的是太好了……

      这个久违的拥抱持续了好久好久,我们才终于依依不捨地放开彼此。

      这时,我赫然发现自己整个人几乎都坐在柯尔身上了,立刻红着脸想要下来,但柯尔却反而搂着我的腰将我抱紧一些,说:「别走。」

      「不行啦!你的身体……」

      「我已经没事了。」

      我以为他在逞强,于是鼓起脸颊说:「骗人!纳夏说你身体里的魔力很混乱,之前还危及到生命耶!快点放我下去!」

      柯尔却一秒定住,露出疑惑的表情问:「我的魔力很混乱?」

      「嗯!你没有感觉到吗?」我问,「当我们将你从公爵的实验球里救出来的时候,你一度停止呼吸,情况很危急,所以阿萨就把他的魔力传给你,结果自己当场散形了……」

      「阿萨把魔力给了我?」

      柯尔意外地低头,看着自己摊开的手掌,「原来……醒来后发现身体久违地充满能量,居然是这幺回事!我本来还以为是纳夏的药效,没想到是阿萨的魔力。」

      「所以现在你身体里有森学长的魔力和阿萨的魔力,会不会不舒服?」

      「不会。我想它们已经逐渐化为我自身的魔力了,好久没有这种身体充满魔力的感觉……有点怀念呢。」柯尔轻鬆地笑了,似乎真的不会感到不适,精神也恢复成往常的模样,只是有点虚弱疲惫。

      我感到开心之余,忍不住问:「柯尔原本不是没有魔力的吗?之前说过不能使用魔法……」

      他却摇头,微笑着说:「我原本跟你们一样,是能够使用魔法的体质。小时候在神殿,还曾经和因休、森一起学习过魔法呢。」

      他这幺一说,我恍然回忆起来,之前在梦中进入阿萨的记忆时,确实曾看见小小的柯尔他们聚集在神殿外的小广场上练习魔法。

      「那为什幺之后不能用魔法了呢?」

      「因为我在十二岁的时候,将我全身的魔力都抽出来了。」

      我吃惊地倒抽一口气,「为什幺要这幺做?」

      「当时身为真王的我,为了帮助被魔物入侵的南方人民,因此开始运用直觉力研究如何从人的身上取得魔力,製作成魔力瓶供给他人使用。首先我便拿了自己做实验,慢慢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却也因此将身上的魔力全数抽尽,因而丧失使用魔法的能力。」

      我难以置信地握住他的手,「那、那幺做不会痛吗……?」

      「只有一点点,比抽血还要不痛。」他微笑着说,然后神色一歛,缓缓地说道:「确立了抽取方法以后,我便呈报给了当时的旧王。她立刻暗中召集了数以千计的儿童,按照方法秘密从每个人身上抽取一点点魔力。因为孩子成长和恢复的速度都很快,只要适度抽取的话,很快就能恢复原先的魔力,也不会伤到他们。」

      「这样说来,洛方他们庄园从孩童身上抽取魔力的那个方法……就是从你开始的?」

      「没错。但一开始执行的场所不是庄园内,而是王城。这个做法能製造出数量可观的魔力瓶,从王城送到南方七大家族后,确实大幅纾解了他们魔法石不足的困境,拯救了数以万计的生命。但是在最后一次抽取魔力时,我和旧王抵达实验室,却发现那里等待抽取魔力的一千个孩子全都死了。」

      「……怎幺会!」

      柯尔的表情变得沉重,「我动用直觉力进行调查,惊觉他们是被人害死的,目的是为了嫁祸给旧王。果然不久之后,王宫中就传出旧王虐死儿童的传闻,说她生性残暴,任意杀生,再加上之前她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确实做了一些不能见光的事情,很快各地就有贵族起兵反叛,最后导致旧王被杀,王朝覆灭。」

      「……那个想嫁祸给旧王而害死孩子们的人,也是贵族吗?」

      柯尔点点头,「他就是妳我都熟知的,那埃尔公爵。」

      我倒抽一口气。

      是他!居然在那幺久以前,就如此心狠手辣!

      「他会那幺做的原因,是为了将他所拥护的新王一步步推上王位,而他也确实成功了。在新王朝建立以后,原本只是小贵族的那埃尔,很快得到难以想像的权力和地位,并受封为公爵。但他并不满足,野心越来越大,甚至意图成为神,终于走到了今日这一步。」

      我听完,感到几分厌恶,还有几分惆怅……

      当时杀了他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

      柯尔则轻轻闭上眼,回忆道:「那次的事情终于让我意识到,即使我拥有『神的神思.直觉』这样的神之力,但我仍没有办法救他们。因为他们的死能换来数以万计的人的幸福,所以神赐予的直觉力选择了牺牲他们,造福其他人。所以从此我不再相信神是慈悲的,也不再百分百信任我的直觉。」

      我听完他的这些话,才明白许久以前柯尔告诉我的那些事,真相竟是如此!

      心里觉得酸酸的,忍不住伸手拥抱近在咫尺的他。

      柯尔露出温柔的笑容,「没想到现在的我,原本空虚的魔力再次被森和阿萨填满了。经过纳夏的药物调理以后,现在已经没事了,只是我大概要花些时间习惯这个重获魔力的身体吧。」

      我跟着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忽然好期待能看见柯尔使用魔法的模样啊!

      柯尔摸摸我的头,趁我恍神之际,忽然俯首偷亲了我一下。

      等我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带着笑容退开,「这是之前在咖啡馆说好的吻。」

      我眨了眨眼,意外地笑着说:「没想到你还记得!」

      「当然记得。」

      他微笑着凝视我,温柔地拨开我的头髮。

      「在我不在的时候,兔子是如何度过的呢?」

      我低下头来,将战争刚开始的事情告诉他,告诉他学园的大家是如何快速成长,面对这场战争,而我又是如何贡献自己的一份心力,靠着忙碌的生活减轻我对他的担忧和思念。

      他露出複杂的表情,俯首轻吻了我的额头,呢喃道:「抱歉让妳担心了。谢谢妳前来救我。」

      我用力摇摇头,抓着他的手腕说:「我才要谢谢你,为这一切布下了漂亮的棋局,我们才能利用这些优势守住南方大陆,让大家能平安地活下来。除了这个,还有……」我露出混杂着泪光的笑容,「……谢谢你,活了下来。」

      柯尔有点惊讶地看着我,然后眼神一点一滴转变,温柔又怜爱地注视着我。

      而后,他缓缓低下头,以唇轻柔地覆上我的。

      我闭上眼,任由泪珠滑落,感觉唇瓣被他轻柔含住,缓慢而仔细地加深亲吻,像是初次接吻一样小心翼翼。

      不经意地睁开眼时,我瞥见了他湛蓝的眼睛深处,藏着超乎想像深厚的情感,是过去的我不曾注意过的。

      这份情感,此时透过这个吻,逐渐传递了过来,化为一股暖流治癒了我内心深处的思念。

      当这个吻结束时,外头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这时我尚未从吻的余韵中恢复,肩膀立刻不安地一缩。柯尔有所察觉地收拢手臂,环抱过我,转头望向骚动的方向。

      我抬头看着柯尔,发觉他正紧皱起眉,眼神透出疑问。

      这时我的思绪终于归位,恍然想起此时的他暂时不能使用直觉力的事情。

      正想起身出去看一看,纳夏忽然一把拉开布幔冲了进来,「王城里出现大量高阶魔物,而且从王宫那里过来了!」

      「什幺!」我大吃一惊,立刻从柯尔身上跳下来。

      「把窗户关好,待在屋里!」纳夏迅速说完就奔了出去。

      没多久,我就从柯尔床边的窗户看见她冲进药草园中。

      随后,好几只巨大的魔物蓦然闯入视野里。

      它们动作极快,似乎已经狂暴化,纵身一跃便飞越隔壁的院子,落入纳夏的药草园中。

      「纳夏!」我惊恐地双掌贴住玻璃窗,「快进来啊!」

      但纳夏却毫不畏惧,昂然和魔物沉默地对峙着。

      那些发狂的魔物包围着她,在她伸出手时稍微后退了一些,似乎对她感到一丝畏惧,但下一秒,它们再次像失去理智的野兽一样咆哮起来,空气中充斥着令人不安的低频率嘶吼声,宛如魔物的愤怒具象化一般可怕。

      纳夏皱起眉,似乎也察觉魔物已经狂化到无法以她的能力控制,但她没有放弃,小心翼翼地从围裙里拿出一把小刀,然后抓住自己绑成一束的马尾,毫不犹豫地一刀削断,将玫瑰色的髮丝尽数撒向魔物群。

      顿时间,魔物大声哀号着后退,那音频震动着耳膜,令人感到撕心裂肺的难受。

      柯尔用手摀住我的耳朵,让我的背靠在他的胸膛上,陪我静静看着窗外的这一幕。

      只见纳夏的髮丝在碰触到魔物后,迅速转化成金色的光点,定眼一看,发现竟是小巧的金色铃铛!

      「那是……?」

      「是纳夏的圣物。」柯尔说。

      数以百计……不,或许是数以千计的铃铛诞生在夜幕下的药草园里。

      它们漂浮在空中,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狂躁的魔物似乎非常惧怕那种音色,连连后退,接着跳出药草园落荒而逃,消失在夜色中。

      纳夏面无表情地目送它们离去,原本长及脚踝的头髮此时只剩下及肩的长度,随着夜风微微飘动着。

      我对此感到一丝惋惜,因为那样的长度肯定留了很久吧!

      但是,正因为她削下的头髮长度惊人,才能一口气製作出如此大量的圣物,逼退丧失理智的魔物,及时保护了药草舖里的所有人。

      没想到王宫里的魔物这幺快就跑出来了,而且还如我担心的产生狂暴化……

      正思考着是否该通知其他人小心,我忽然听见口袋里传来声响。

      往口袋一掏,发现是我的通讯耳环……糟了!刚才一时逃避,拔下来后就忘了戴回去了!

      我赶紧将耳环戴上,刚戴好,便听见频道中传来王子的声音,「王城里的全体学生立刻寻找安全的地方避难!留守在学园里的学生会成员请立刻将结界调到最高强度!」

      这语气明显少了几分沉稳,多了焦虑和急切。

      难道又发生什幺事了吗?

      正抱持不安的疑问,资讯部的霜霜学姊便尽责地报告道:「各地魔物持续狂暴化,地区涵盖全世界所有大陆──第二次『神之怒』开始了!」

      神、神之怒?

      那个历史上只花七天七夜,就将三座大陆吞噬殆尽的魔物浩劫?

      纳夏此时已将圣物留在屋外,快步回到屋里,朝我和柯尔喊道:「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啊?第一次见到完全不受我控制的魔物!」

      「那是……神之怒……」我害怕地说。

      「什幺?」纳夏惊讶地挑眉。

      「神之怒,一种魔物狂化并大肆进攻大陆的灾害。」柯尔握住了我的手,代替我回答了纳夏的问题,「看来百年前让我们失去三座大陆的历史浩劫又要再度重演了。」

      纳夏的表情由惊讶逐渐转为了然。

      「就是害我们司维恩纳大陆毁灭的那个东西,对吗?」她问。

      「没错。」柯尔点点头,「看来人类之间的战争刚结束,接下来便是人与魔物的战争了。」

      天啊……如果像刚才外头那样的魔物真的遍布整座大陆,那后果简直无法想像啊!

      纳夏听完却冷冷一笑,淡然说:「是吗?神之怒啊……看来我们这几个顶着神之民名号的人,是时候团结起来,一起对付神明的愤怒了呢。」

      我和柯尔对看一眼,握紧了彼此的手,用力点点头。

      神之民……神之力……

      这个世界最为人尊敬、最为人所惧的力量,此时因为某种不可思议的机遇,已经有五位聚集在这里了。

      我望向被我们吵醒的东方神之民欧德,还有另一张床上仍在沉睡,拥有「神的言语」的少女……

      倘若聚集了神明所赐予的力量,会发生什幺事吗?

      我爸之前曾告诉过我,这个世界之所以会如此动荡,最大的原因就是魔物。

      这个似乎拥有自我的心智,百年来持续蚕食着这世界的不可思议生物,究竟藏着什幺样的秘密?又会如何改变这个世界呢?

      耳环中,学园的大家此时正训练有素地不断更新最新情报,资讯部、预言部、征战部、飞航部、医疗部、器材部、民生部,无论哪个部门全都迅速动员起来。

      虽然现在大家四散在王城各处和校园里,但通讯频道将我们的心紧密联繫在一起,汇聚成坚定的奋战决心。

      这段日子以来,经历过战争的我们,已经不是昔日的南魔武了。

      即使敌人换成了狂暴的高阶真实魔物,大家也能临危不乱,因为我们已明白自己的实力,而且拥有了相应的自信。

      而此时,聚集在这间隐密药草舖中的各路人马也逐渐凝聚起来,即使有伤病在身,每个人的眼里也透露出决一死战的决心。

      柯尔环顾四周,露出了一抹沉着的微笑,湛蓝的眼底透出明亮的光芒,「终于迎来这盘终局了。」

      纳夏点点头,及肩短髮随着动作轻微摇晃。

      「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魔物夺走我的栖身之所了!」她朗声宣示道。

      我也用力颔首,明白接下来会是一场苦战。

      但是此时的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现在的我也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

      而且我清楚知道,这次柯尔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和我并肩作战!

     

     

      【第八集完】

  • 名称:雌猫们 电影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2-03 19:46: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