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尸艳谈全文阅读

      告别了王子以后,我和柯尔一起回到我的房间。

      动手推开门后,熟悉的暖色调客厅立刻映入眼帘。

      我踏入房中,转了一圈,惊觉阿萨和雪花都不在。

      「咦?」

      花了几秒,我才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当时,我在王宫面对公爵的威胁,情急之下召唤了雪花帮忙,之后我担心她魔力耗用太多,所以将她暂时遣返回书里。

      现在的雪花,应该在绘本中休息吧?

      阿萨则是为了救一度失去生命迹象的柯尔,将所有魔力渡给了柯尔,而不幸散形了……

      此时,我身旁的柯尔似乎也和我想着同一件事。

      「阿萨的本体在哪里?」他朝我问道。

      我立刻带着他走进卧房,将搁在桌上的新生手册拿给他。

      柯尔接过手册,指腹轻轻划过新生手册的封面,眼神彷彿注视着沉睡中的老友般温和。

      我转身走向床畔,拿起雪花的绘本。

      要不要现在召唤出她呢?好想再把雪花抱在怀里,摸摸她的头,好好夸奖她一番,还有向她道谢。

      可是,要是她现形后发现阿萨不在,应该会觉得寂寞吧……

      这时柯尔忽然抬起头,朝我柔声说:「兔子先去洗个澡吧!忙了一整天,妳应该累坏了吧。」

      「啊……」

      我点点头,目光仍看着他手上的手册,「阿萨他……」

      「嗯,没问题的。」柯尔用令人安心的语调给了我肯定的答案,「那家伙既古老又强大,是罕见的远古书魔,所以不用担心,快去洗澡吧!」

      说完,柯尔在我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带着微笑翻开了手册,目光落到书页上,静静地开始阅读。

      书魔的本体只要被正确的人阅读之后,就能获得力量……

      我看着柯尔快速翻过一页,终于安心下来,暂时放下雪花的绘本,转身去衣橱取来乾净的衣服,然后走进浴室。

      在热气与香气环绕下,我闭上眼睛,让倾泻而下的热水洗去我身上来自王城的尘土和烟硝。

      等我换上洁净的衣服踏出浴室,感觉整个人焕然一新,睏倦的睡意也悄然占据我的意识。

      柯尔仍坐在同一张椅子上阅读,察觉我走出去时,他微笑着放下手中的书本,拍拍一旁的床铺说:「过来睡吧!」

      「那,柯尔也一起睡吗?」我抱持期待地问。

      柯尔想了想,笑了,「有何不可?刚好阿萨和雪花都不在。」

      太好了!

      我欢呼一声,立刻跳上床。

      柯尔则起身向我借了浴室,迅速地沖了澡,然后穿着阿萨留在浴室里的乾净衣服出来,在床的另一侧躺下。

      等他一躺好,我立刻钻过去他身边,他则动手帮我们盖好被子,摸摸我的头轻声说:「快睡吧。」

      然后只见他伸长手,把刚才搁下的新生手册拎了过来。

      「咦?」我诧异地看着他再次翻开书页,「你不睡吗?」

      「我再读一会就睡。」他笑答。

      我默默点头,心里不禁纳闷他怎幺可以精神还这幺好?完全看不出来是个伤患,果然是神人啊……

      暗自佩服了一阵,我终于抵挡不住睡意,不知不觉便阖上了眼睛,在书页轻微翻动的声响中沉沉睡着了。

     

              *    *    *   

     

      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悠悠转醒时,发现自己蜷缩在床的边缘。

      意识矇眬地往柯尔躺的方向翻身过去,本来以为可以感觉到柯尔的气息,却发觉身旁空洞洞的……

      柯尔不见了?

      我心里一惊,伸手摸了摸床铺,发现已经感觉不到柯尔的体温──他已经离开很久了吗?

      正感到一丝困惑,忽然听见客厅传来微弱的说话声,声音被房门掩盖,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

      正想起身查看,突然耳朵捕捉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一句清晰的话语霎时大声传来。

      「小兔崽子到底要睡到什幺时候啊?」

      这语气、这声音,难道是……

      「别吵她,让她睡吧。」柯尔的声音从门外的客厅远远传来,好像有点无奈的样子。

      啊,太好了,柯尔还在房里!

      得知这点让我鬆了一口气。

      但开门者显然不同意柯尔的观点,语气严厉地道:「不行,她都睡多久了?再睡下去作息又要乱掉了!」

      说完,脚步声便迅速往床这边逼近,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棉被就被用力掀起来,冷空气顿时灌入被窝。

      我瞬间彻底清醒,抬眼对上近在咫尺的一双金色眼睛。

      「阿萨!」我开心地喊出他的名字。

      真的是阿萨!阿萨回来了!

      阿萨被我这幺一喊,愣了零点一秒,然后表情不悦地道:「妳已经醒了嘛!还赖什幺床?快起来吃饭!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抱着感动的心情上下打量阿萨。

      他仍是那一身军装,身上一丝不苟,和那天散形前没有不同,精神状况看起来也很不错。

      太好了……幸好阿萨没有像那时接近寂灭的雪花一样,陷入电量过低的危险状态……

      阿萨被我看得心里有些发毛,转头往客厅唤道:「喂!你家的小兔崽子现在是什幺状况?」

      「一起床就看到活跳跳的你,所以太高兴了吧。」柯尔事不关己地说。

      「哈啊?」

      这时已经默默被阿萨划分为「柯尔家」的我飞快跳下床,伸手一把抱住阿萨。

      「阿萨,欢迎回来!」我无比郑重地说。

      阿萨显得措手不及,「这又是在演哪齣啊?喂……」

      过了几秒,阿萨发现我丝毫没有鬆手的意思,这才半敷衍半领情地拍拍我的头,「好啦,知道了,真是的!本大爷在妳心中就这幺脆弱吗?不过是把魔力暂时渡给柯尔罢了……欸!小兔崽子不会哭了吧?」

      我胡乱把眼泪擦在他身上,彆扭地道:「我才没有哭!」然后转头向客厅迅速逃走。

      「啊?」阿萨低头查看他的衣服,瞬间暴怒,「妳这个髒鬼!给本大爷过来!」

      但我已经逃到沙发区,在柯尔身边稳稳坐下,装作刚才什幺事都没有发生。

      柯尔啼笑皆非地看着我们,「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过来吃饭吧!」

      在患有洁癖症的阿萨发难之前,我机灵地先下手为强,瞬间召唤出雪花。

      她一现形之后,有点茫然地呆站在客厅里,眨了眨浅褐色的大眼睛环顾四周。

      等她看清我的时候,表情瞬间亮了起来,露出超级可爱的笑容,「主人!妳平安回来了!」

      说完她就兴高采烈地往我这边扑过来。

      啊啊,这孩子,果然好可爱!

      我笑着把她抱到腿上,揉了揉她蓬鬆柔顺的鬈髮,然后指了指正怒气沖沖往我走来的阿萨,「雪花妳看,谁来了?」

      雪花睁大了眼睛,看着阿萨,然后开心地朝阿萨举起双手,灿然笑道:「是阿萨!好棒喔,你的魔力恢复了好多!」

      她由衷开心的反应,成功淡化了阿萨的怒气。他朝我瞪了一眼,然后俯身把雪花从我怀里抱走,一屁股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之后,我们四个人和平地一起享用了简单的午餐。

      我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几乎睡了一天一夜,此时已是回到学园的隔天中午了!

      居然睡了这幺久,怪不得柯尔已经完成帮阿萨充电的动作,也难怪阿萨会坚持叫我起床了……

      「阿萨能恢复得这幺快,真是太好了。」我看着对面的阿萨,忍不住心有余悸地说。

      「哼,本大爷可是书魔,不像你们人类那幺虚弱好吗?」他边餵食雪花,边漫不经心地说。

      「哪有!」我一听,立刻反驳道:「你失去魔力之后,一下子就散形了呀!光是这点就比人类还要脆弱多了!」

      「散形只是代表本大爷回归本体而已,又没什幺大不了的。」他满不在乎地说,「说穿了,我们一开始都只是平凡的书本,散形也只是让我们回到原点而已。」

      「是这样没错,但是……」

      「森不是告诉过妳,这世界每样东西都有其意识吗?」

      我迟疑地点点头,便看见阿萨抬头直视着我,道:「除了人类以外,世上万物无论是活物或死物,全部都有自己的意识。其中书本是最容易凝聚意识的一种,我们透过被正确的人阅读,并且被他们理解、认同,进而赋予存在的意义,使我们本身蕴藏在书本当中的意识缓慢地凝聚起来,同时也从阅读者身上得到能量,转化为自身魔力,最终才得以幻化成『书魔』。」

      说完,他顿了顿,续道:「本大爷的真身是远古的历史之书,已经被翻阅过无数次,所以即使本大爷现在伪装成了新生手册,抹去了书页上那些历史,栖身在这所学园里,但本大爷和普通新生手册的书魔可不一样。」

      「所以说,本大爷的意识不会因为顺手救了这家伙一次就随随便便消失。」阿萨语带不屑地做了总结,「散形和寂灭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好好搞清楚这一点!」

      我茫然地点头,然后意识到一点,「等等,原来阿萨是历史书啊!」我被这项新发现给吸引了,也不管阿萨恶劣的态度,兴奋地问:「我可以看看你原本的书本内容吗?」

      雪花这时也跟着举起手,「雪花也想看!」

      「好,好。」阿萨拍拍她的头,「先把饭吃完再说。」

      柯尔这时在我身旁笑了出来,伸手将我揽过去,轻搂我肩膀笑着说:「原来你这幺担心他?」

      「当然担心啊!差点以为阿萨就要从此消失了……」

      「那我呢?如果我消失了,兔子会怎幺做?」

      我愣了愣,惊讶地抬头看他,然后握住他的手,认真地说:「我会想办法找到你,不计一切代价!」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啊」了一声,握紧了柯尔的手,「可恶,你之前明明答应过我,要是无故失联,回来后就任我处置,结果却一连失联好几个月,吓死我了……」

      柯尔露出一抹意外的神色,然后嘴角漾起一抹微笑说:「难得妳还记得。」

      「你以为我忘了对不对!」我鼓起脸颊,「说话要算话啊,你不是商人吗!」

      柯尔仍是笑,甚至带了点好奇问:「那幺兔子想怎幺处置我呢?」

      「欸?我想想……」

      我闭上眼,开始思考有什幺可以从柯尔那里敲诈来的东西。

      不知为何,一阖眼,脑海中浮现的居然是柯尔被贵族少女们团团围绕的场景,接着又浮现起他被狐狸和洛方他们簇拥的模样,还有被王子崇拜的目光追逐的时候……心里的危机意识油然而生。

      于是我蓦然睁开眼睛,郑重地看着柯尔的眼睛说道:「我要你永远永远把我放在心里的第一顺位!可以吗?」

      这话说出口之后,我发现柯尔露出感到棘手的表情。

      咦?我心里一惊,开始反省,难道这要求太过火了吗?

      仔细想想,也、也对……柯尔是这个国家唯一的神之民,有很多人依赖着他,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完成,我这样要求他……果然太自私了吧……

      「兔子妳啊。」柯尔这时忽然叹息着摸摸我的头。

      呜,果然没有办法吧?柯尔开始觉得我很无理取闹了吗?

      早知道就不要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了……

      我满心懊悔地等待他拒绝我,却没想到柯尔露出了既无奈又好笑的表情,说:「妳还没发现吗?」

      「?」我给他一个掺杂了害怕和困惑的眼神,他则苦笑着说:「看来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其实,妳早就已经是我心里的第一顺位了啊。」

      「……咦?」

      我呆滞了几秒,然后感觉脸颊逐渐发烫了起来。

      柯尔则抓住这空隙笑着将我抱到他腿上,低声说:「还真是始终如一的后知后觉啊。」

      他边说边揉乱我的头髮,然后在我惊慌挣扎的时候抓住我的手腕,趁乱偷亲了我一下。

      「……!」本来想佔他便宜,结果反被占便宜的我,此时终于惊觉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啊!

      「喂喂,你们两个!差不多一点!」

      阿萨的声音蓦然响起。

      我肩膀一僵,抬眼就看见阿萨正摀着雪花的眼睛,面色愠怒地道:「想玩就给本大爷滚回房间玩!不然就好好吃饭!」

      我欲哭无泪,心想:阿萨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在玩了?根本是柯尔在欺负我啊!

      但柯尔却老神在在地放开我,像没事一样说:「来,兔子,乖乖吃饭!」

      「……」

      完全状况外的雪花这时成功拨开阿萨的手,困惑地问:「主人你们在做什幺?」

      「什幺也没做!」

     

              *    *    *   

     

      饭后,柯尔忽然说他想联繫一个人,向阿萨借了通讯球。

      「谁啊?」阿萨边递出通讯球边问。

      「乌尔里希。」

      乌尔里希……那不是西方大陆真王的名字吗?

      我惊讶地看着柯尔拨出通讯,然后看见他在通讯球上轻敲两下,一道清晰的影像立刻投射在墙上,彷彿视讯一样。

      啊啊,好久没用通讯球的视讯功能了,差点忘了这东西可以视讯呢……

      咦?不,等等!

      我客厅现在很乱啊!怎幺可以让西方真王看到!

      刚惊觉这一点,画面就接通了,完全没有给我收拾房间的机会。

      我战战兢兢地转头,看向出现在墙壁上的画面。

      画面中的人影拥有一头墨色的短髮和碧绿的眼睛,五官端正英俊,衣着完全符合一个王者的华丽威严,身后的摆设……似乎是西方大陆的王宫?

      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持有「神的远见」的真王吗?

      「乌尔,好久不见。」柯尔愉快地笑着说。

      被暱称为乌尔的真王也露出一丝微笑,原本略嫌严肃刚硬的表情淡化了几分。

      「你又跑到哪里去了?前几个月都连络不上你。」

      「前阵子被麻烦事困住了,这几天才脱身。」柯尔耸肩,将被公爵囚困的事情一语带过,接着转而问道:「你们西方大陆还好吗?」

      乌尔里希的面色一沉,「现在全世界都被魔物佔领了,西方大陆也没有倖免。虽然如今它们的狂暴化已经停止,但魔物潮预估还要五天才会衰退完毕……我现在担心的是,如果它们持续没有衰退,我们就等于和历史上那些黑暗大陆一样,被魔物给吞噬了。」

      「不会的。」柯尔摇头,「我认为西方大陆不至于如此,比较需要担心的反而是东方和北方。」

      「哦?为什幺?」

      「直觉。」柯尔说完,露出微笑。

      「那幺我就放心了。」乌尔里希轻笑着说,开始聊起其他的国家大事。

      我看了看柯尔,再看看画面中的乌尔里希,感觉他们两个的气质似乎有几分相似。

      言谈间都有一种气定神闲的特质,感觉无论眼前发生什幺事,他们都能冷静分析,妥善应对。

      不需要多余的虚张声势,就能给人留下气宇非凡的印象。

      频率如此相似,也难怪他们可以成为朋友了……

      印象中柯尔曾说过,他偶尔会去找乌尔里希下棋,此时亲眼见到他们两人的「王者会谈」之后,我忽然好想看看他们在棋盘上交手的样子啊!

      不过,听他们这样说完,我不免开始担心北方大陆的情况。

      不知道诺亚他们的灾情严不严重?

      于是我也取出自己的通讯球,走进卧房里,试着联繫远在北魔武的诺亚。

      诺亚几乎一秒就接了起来,火速说:「梅悠!妳没事吗?」

      他的语气急促,满是担忧,我吓了一跳,笑着说:「我没事唷!」

      「那太好了……上次和妳通话后就立刻发生了神之怒,接着联繫妳都没有反应,我很担心妳的安危。」

      我露出微笑,「谢谢你,我们这边算是有惊无险地逃过一劫了,你呢?」

      「我很好,但北方大陆几乎被魔物给踏平了,多亏学生们死守住了北魔武,没有被魔物入侵。」

      「那太好了!我们南魔武有结界守护着,所以校园没有大碍。但是王城就……」

      我将王城的情况大致上告诉他,并且把国王驾崩的事情和我们如何逃出王城的过程说了一遍。

      诺亚听完之后,表达了哀悼之意,并表示现在北魔武有点自顾不暇,但未来等神之怒平息后,若南方大陆重建上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告诉他。

      这时雪花忽然跑进房里,凑到我身旁问:「主人主人!妳在和谁说话呢?」

      「是诺亚,我的另一个守护者喔!」

      雪花一听,眼神亮了起来,朝我手上的通讯球充满朝气地喊道:「你──好──」

      「不用这幺大声啦。」我笑着说,然后朝诺亚解释道:「刚刚说话的就是我和你提过的那位书魔守护者喔。」

      「就是她?」诺亚惊讶地说,「妳……可以开一下画面吗?」

      我欣然同意,迅速打开了通讯球的视讯功能,下一秒诺亚的身影就出现在我和雪花眼前。

      许久不见,我发现诺亚的头髮稍微变长了一些,整个人似乎变瘦了,但眼神仍是温和中带着坚定,是我熟悉的模样。

      「幸会,终于见到妳了。」诺亚微笑着朝雪花说,「我是诺亚希诺,是梅悠的雪女守护者。」

      雪花扬起了非常可爱的笑容,挥手道:「我是芙珞洁塔!大家都叫我雪花,是主人的书魔守护者唷!」

      「雪花啊……」诺亚看着她,眼神又柔和了几分,「真羡慕妳,可以一直陪在她身边。」

      「咦?你不行吗?」雪花偏着头问。

      「不行,因为我必须留在北方大陆,带领北魔武的大家度过这场浩劫。」

      「诺亚是北魔武的王牌哦。」我对雪花解释道。

      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笑着说:「没关係!我会负责待在主人身边,好好保护主人的!」

      诺亚柔声说:「那就拜託妳了。」

      雪花则开朗地回应道:「交给我吧!」

      诺亚莞尔点头,转向我道:「等神之怒平息之后,要不要带着雪花一起来北方看看?」

      「好啊!」我笑着说,「在那之前你要多保重喔!北方大陆就交给你保护了!」

      「嗯,我会在这里努力重建北方,等妳回来的。」

      诺亚说完,露出冰雪一般晶莹剔透的笑容,结束了通讯。

      等我带着雪花回到客厅时,柯尔也刚好结束了通话,回头说:「我想去外头看一看。兔子要一起来吗?」

      「要!要!」我立刻说。

      睡了一天之后,不知道学园里现在情况如何了,正好出去找大家!

      雪花发现我们要出门后,立刻吵着想一起跟出去。

      但阿萨告诉她,只要乖乖留下来的话,就让她看他的历史书本体……如此利诱之下,雪花就安分地留下来了。

     

     

  • 名称:赶尸艳谈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2-03 19:18: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