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的目的2全文阅读

【第二课   不祥的夜晚】

      大赛开始的前一晚,正好是公爵与东方神之民约定暗中碰面的日子。

      柯尔一早便在通讯球中告诉我,他已经做好万全的準备了,要我不要担心他,早上乖乖上课,晚上早点睡,为明天的大赛养精蓄锐。

      我笑着答应,然后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和他小聊了一下,直到上课钟响才依依不捨地挂断通话,走进教室里。

      听起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当中,我应该要感到安心才对,但是为什幺……我会这幺不安呢?

      我试图努力专注在课堂上,但一整天上课都坐立难安,傍晚放学后和大家一起去学餐吃饭,也是一直魂不守舍的,总觉得会发生什幺事,感到异常烦躁焦虑。

      「梅悠怎幺了吗?」伊儿雪在我身旁放下餐具,侧过头看着我,眼神迷濛,悠悠地问道。

      「不知道……只是、一直有很不好的预感。」我蹙眉小声地说。

      坐在我另一侧的狐狸闻言挑起眉,「不会吧?大赛前有这种预感?难道……」

      「不、不,应该跟比赛无关。」我摇摇头。

      「啊?怎幺了啊?」洛方也凑过来问。

      我张了张嘴,又哑口无言地阖上。

      连我也不知道这股感觉从何而来,毫无根据,根本无从解释起,只觉得心里闷闷的,异常难受。

      这时,王子忽然示意我们安静,转头望向旁边。

      我们困惑地噤声随之望去,这才发现周围出现了很奇怪的状况。

      原本挤满学生,川流不息而且吵吵闹闹的学餐,忽然有半数以上的学生乍然停下脚步,不约而同地按住耳朵上的通讯耳环,表情从惊讶逐渐转为严肃。

      其他新生和我们一样还没有通讯耳环可以配戴,本来还有说有笑地继续聊天买晚餐,但很快就察觉异状,因为附近的行人都没动,甚至还有结帐到一半忽然定格的学长姊。

      「怎幺回事?」

      正疑惑着,学长姊们忽然从定格中恢复过来,开始迅速地展开行动,穿着绿色制服的工匠、黄色制服的学者和红色制服的祭司们,从学餐快速撤退,而和我们一样身穿蓝色制服的魔法师学长姊们则留在人群中,朝一头雾水的大一学生大喊:「大家快往湖畔广场集合!请停止结帐和用餐,保持冷静,快速去湖畔广场!」

      「怎幺了?怎幺了?」

      「发生什幺事?」

      我们一边起身一边茫然地问,但学长姊们只是摇头。

      「去就知道了。还没吃完的同学把餐点带着,快点去湖畔广场!」

      我们几人彼此看了看,开始跟大家一起往湖畔广场跑去,跑到一半时,校园里开始响起从来没听过的警报声,那声音就像防空警报一样「嗡咿──嗡咿──」的,声音既绵长又紧张,响了好几声以后便传来广播,「学生会报告,学生会报告,请所有学生立刻往湖畔广场集合!校园大门将在十五分钟后关闭,请大家尽快联繫外出的同学返校!」

      我们神色一凛,这阵仗非比寻常,肯定是出大事了!

      抵达湖畔广场后,发现全校的学生都聚集过来,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湖边点着灯笼,勉强照亮夜空下的中央湖畔。

      「请各位按照学院排好队型!」

      有学姊拿着扩音器在现场指挥,此时的警报器和学生会广播仍在重複拨放,因此指挥的声音很容易被盖过去,但聚集在此的学生们非常团结地一传十、十传百,快速把讯息传递给后面抵达广场的同学。我们因此顺利地找到黑桃学院的队伍,乖乖排好队,然后按照指示在草地上坐下来。

      周围的学长姊和学生会干部不断跑来跑去,清点人数并且回报给更上级的干部,而中央湖上方正由一批骑在扫帚上的工匠们架起一座巨大投影装置,一小群学者则在岸边飞快地安装好数颗水晶球。

      过了不久,我们便看见白巡学长匆匆从学生会办公室所在的湖畔之塔走出来,随后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也双双现身在湖畔。

      几位干部立刻迎上去,迅速报告了几件事项。

      这时湖面上的投影装置和水晶球终于双双架设完毕,开始在夜空中亮起白光,播放起不知何处的画面。

      我和大家一起屏息观看,发现画面中的建筑群有点熟悉,那华丽的雕饰和气派的格局……似乎是新王城?

      但是夜晚的新王城应该是富丽璀璨,布满金色光芒,彷彿坠向大地的星星般耀眼生辉的,但现在却被浓烟团团包围!

      「这、这是……?」

      「王城被攻击了?」

      「右上角有火光……啊!是港口!港口被攻佔了!」

      真的!只见火光中,无数黑压压的人影佔据了港口边缘,而且正迅速朝王城中心蔓延过来!

      我们震惊地看着,搞不懂究竟怎幺回事,这时又有越来越多画面透过水晶球传送进来,在投影装置上形成好几格分割的子画面,我们终于看清港口内的情况。

      「好多船!那些不是商船吗?」

      「为什幺商船上会涌出这幺多重装的魔法师?」

      不……不只是魔法师,他们还各个蒙着面,带着刀!那装扮好眼熟,不就是东方大陆那组织的服装吗!

      「天啊……他们攻进王城了!」

      「王城的海军在干什幺?快拦住他们啊!」

      「居然放火烧掉船坞!那边有很多仓库和好吃的海鲜餐厅耶!」

      学生们纷纷又惊又怒地大喊,但是画面里的侵略却完全畅行无阻,迅速进逼,从港口迅速往王城中央的王宫攻去。

      我掩住嘴巴,赫然想起柯尔正在王城里!

      有一、两秒,我好像置身在真空的空间里一样,耳边刺耳的警报声和同学们的喧嚣什幺的,全都听不到。

      等听力恢复过来的时候,发现身旁的人发出了惊呼。

      只见眼前的屏幕上,来自王城的画面越来越多,似乎取自安装在城中的监视系统,画面清楚照出了商店街道、贵族住宅区、王宫外围的城墙和王城的城门。无论何处全都无一倖免地被黑衣人迅速攻佔,他们的进攻速度简直如入无人之境,街上的人们尖叫连连,四处逃窜躲避,贵族私养的魔法师们则在街道上和黑衣人们展开战斗,顿时魔法的光芒四起,碎石齐飞。

      这时,屏幕上又有更多的画面被传送进来。

      这次画面不再聚焦于王城,而是照出其他几座邻近王城的卫星市镇。

      从画面中能清楚看见那些市镇全都遭受严重的攻击,而且这些城镇中多半没有善于战斗的魔法师,所以情况比王城还要糟一百倍。城镇的大门轻而易举被攻陷了,好多人在交火中受了重伤,不断有人从城墙上落下来,而城镇里头的街道也被迅速破坏。

      校园广播在这时传来:「学生会最后一次报告,学园大门即将关闭,请所有学生往湖畔广场集合!这个不是演习,请同学尽快遵──」

      忽然响起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硬生生盖过了广播。

      接着,一道道腕落开始从上空落下。

      像是惊雷,也像骤雨,超过爆击数值的腕落狠狠穿透了学园的结界,尽数袭向地面。

      「是空袭!」

      不知道是谁大吼了一声,我抬起头,果真看见在漆黑的夜空里,有一大群骑在扫帚上的黑影出现在学园的上空。

      越来越多腕落扣下,学生们纷纷尖叫着从草地上爬起来,往四周的建筑物逃窜。

      比较有概念的学长姊立刻大叫:「别往建筑物跑!反而更危险!」

      但是仓皇中的群众根本不受控制,甚至互相推挤而跌倒摔伤。

      我被受惊的学生推着向前,完全动弹不得,在混乱中,忽然有一个人抓住了我的手腕,拉着我和群众反方向跑,将我硬是拉出人群。周围的灯笼早就被群众踢翻了,草地陷入一片黑暗,我盲目地跑了几步,忽然感觉脚步一沉,才发现我们跑进了中央湖里。

      湖水一下子就淹过小腿,对方这才放开我的手,大叫:「我们飞上去!」

      是伊儿雪的声音!

      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感应到有一道腕落朝我们落下。几乎是凭直觉,我在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张开护盾,将半空中的腕落挡偏,落向湖面,瞬间炸起一大波水花。

      这时周围忽然明亮了起来,湖边漂浮着无数光球──是伊儿雪的生活魔法?

      她不知何时已经跨坐在一只扫帚上,抬手让光球飞向四周,然后示意我骑上她扫帚后座。

      我毫不犹豫立刻照做,一坐稳后,扫帚立即升空,迎向在空中盘旋的十多位敌军。

      伊儿雪单手稳稳操纵着扫帚,另一手轻轻一挥,一大波火球立刻朝敌军飞去,把对方逼得左右闪躲,因此而中止了腕落的攻击。

      接着她俐落地一连扣下数道腕落,直接命中好几个敌人,将他们连人带扫帚击落,底下的湖面传来好几声「扑通」的声响。

      这时我察觉到身后有响动,回头一看,发现好几位攻法也跟我们一样飞到空中,对结界外头的敌军展开回击,对方明显被我们打乱了阵脚,很快就全军掉头撤退。

      「要追吗?」我问。

      伊儿雪摇摇头,「先回地面去,搞清楚情况再说。」

      所幸这波空袭并未直接造成学生受伤,建筑物也没有受到太大的破坏。

      大家返回地面后,其他学生也纷纷走回草地上,恢复方才的队形,而广播和警报此时也双双停止,肃杀的寂静立即降临整座湖畔广场。

      湖面上,刚才的萤幕似乎被攻击波及,陷入一片漆黑,学者们这时正全力投入抢修的工作,不一会画面就逐渐恢复播放。

      但仔细一看,我发觉只有周边城镇的画面恢复了,王城的所有画面仍是一片漆黑。

      刚觉得奇怪,才修好不久的城镇画面忽然一个接一个的黑屏,就像是监视器遭人破坏一样,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画面越来越少,最后整座萤幕回归漆黑。

      「……讯、讯息被拦截了!」

      「没办法修复吗?」

      「没办法,除非到现场去修理……」

      学者们的低语在寂静的草坪上格外清晰。

      难以言喻的恐怖感打从心里深处蔓延开来。

      有谁喃喃地说:「外头到底发生什幺事?难道……真的开战了?」

      「怎幺可能?我们国家不是一直都很和平吗?」

      「好可怕!刚才空袭我们的敌人是谁?为什幺事先完全没有预警……」

      大家不安的情绪越演越烈,草坪上的议论也越来越大。

      这时,白巡学长的声音终于适时响起。

      「各位同学先保持安静。」

      语毕,他本人瞬间出现在群众前方,身上穿着祭司的正式长袍,表情凝重地说:「我们的讯号刚才遭到拦截,学者学院的资讯小组正在尽可能恢复收讯,大家稍安勿躁。现在请各班的班代起立开始点名,点完立刻将人数回报给小苜,其他同学请听我这边!」

      「各位已经看见了,王城和周边城镇正遭到严重攻击,初步研判敌军应该是来自东方大陆,现在学园已经启动第一级防御措施,关闭校园大门,并且升起大门外横跨护城河的桥樑,阻隔一切联外管道。校园上空的结界也已经提升到平日的五倍强度,足以抵御数值三百万以上的爆击,像刚才那样的空袭不会再发生了,现在的南魔武形同最坚强的堡垒,大家可以放心。」

      听见学生会长这幺说,大家才终于纷纷鬆了一口气。

      这时小苜学姊上前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白巡学长点点头,面向我们续道:「看来全体学生都到齐了。外头现在的状况不明,请大家先待在原地,拿出通讯器和家人联络。」

      大家一听,立刻等不及地各自掏出通讯球或按住耳朵上的通讯耳环,开始联繫亲友。

      我慌忙拿出通讯球,试着联繫柯尔,但是讯号很差,拨三次才终于成功拨出去。

      旁边好吵,我只能将右耳紧紧贴在通讯球上,另一手按住左耳,侧耳听着那一声又一声的机械铃声,但响了很久却无人回应。

      我挂断它,再试一次,但一连试了五次,他始终没有接。

      我努力按捺逐渐升高的焦虑,转而尝试拨给茉莉祖母──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茉莉祖母有没有随身携带通讯装置,总之先试试看──结果这次完全拨不出去,就算改为联繫千蓝也是一样的结果。

      最后,我抱着一丝希望,联络一样身在王城中的纳夏莉莉。

      第一次没拨成功,第二次也失败,第三次终于拨通了,我专注地听着铃声,响了好几秒后……居然、奇蹟似地接通了!

      「喂?」

      纳夏一如往常平静的声音从通讯球彼端传来。

      「纳夏!妳还好吗?」我几乎是激动地问道。

      纳夏好像被我吓了一跳,说:「还好啊。没想到妳会打来,刚刚才跟因休结束通讯而已呢。」

      「欸?学长已经打给妳了?」

      「对啊,攻击一开始他就打过来了。」这时她的通话背景声中忽然传来爆炸声响,纳夏顿了一顿才说:「……看来打得很激烈的样子。」

      「妳的药草舖没遭到波及吗?」

      「嗯,我的舖子藏在隐密的巷子里,不容易被发现,而且因休当初和我一起建造这里时,有特别设下结界魔法,所以很安全。」

      「那、那王城其他地方呢?妳知道柯尔他在王城的哪里吗?」

      「哈啊?柯尔在王城里?」纳夏的声音听起来很吃惊,「他不是跟那批大叔一起好好地窝在下城吗?」

      「没有!」我心想要是他在下城就好了,一面迅速把他打算去调查公爵的事情告诉了纳夏。

      「啊,这就麻烦了……王城其他地方好像都满严重的样子,尤其是港口一带,而且敌军正在王宫外围聚集,大概黎明前就会攻进城堡了。」

      「城堡!这样茉莉祖母她……」

      纳夏安抚我道:「王族没那幺笨,我记得王宫有好几条密道不是吗?他们应该会秘密撤离吧!虽然就算撤出来也很难逃出王城,这边已经几乎被敌军控制了,包括城门和其他出入口,谁也出不了城……」

      这时我们的通话开始出现杂音。

      「糟糕,他们开始干扰通话了……听得……听得见吗?……梅悠……?」

      我的耳朵紧紧贴着通讯球,「纳夏?纳夏!」

      「妳……千万小心……」

      纳夏最后的叮咛在一片沙沙的阻碍中微弱地传来,然后通话就这样断了。

      我茫然地放下通讯球,回过神,察觉身旁的同学也一个个放下通讯器。

      「通讯被截断了!」

      「我这边也是!你家还好吗?」

      「我家在大陆中南部,还没被波及的样子,你呢?」

      「我家在王城!我妈说城里完全被占领了,大家都躲在家里的地下室!」

      「我家也在王城!但完全联繫不上!怎幺办……」

      有些学生焦急地哭了,有些则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家里没事的也忧心忡忡,不知道战火会不会蔓延到南方去。

      最不需要担心的,是伊儿雪、洛方和菲碧。

      伊儿雪说下城的情况非常良好,虽然地点离学园和王城都算近,但因为藏在地底下,需要密语才能进去,所以非常安全。

      而洛方和菲碧他们的庄园不只地理位置处在整座大陆的南端,离北端被入侵的王城和港口非常遥远,加上他们有坚固的城墙和强大的防御系统,和学园一样是完美的堡垒状态,所以不需要担心。

      反观住在王城的贵族子弟们,个个都面色惨白。

      狐狸看起来很焦虑,直到现在仍一直试图联络他家人,只有王子殿下看起来还算镇定,将通讯球搁在腿上,表情非常严肃。

      「你有联繫上家人吗?」我低声问他。

      他摇摇头,给我一个询问的表情。

      「我也联络不上王宫里的茉莉祖母和千蓝……」我担心地说。

      「没想到王城这幺快就沦陷了。」他皱着眉头,「不知道父王他现在如何,如果王宫被攻破,那我们就等于是灭国了。」

      他这幺一说,周围所有人都又惊又恐地看过来。

      灭国……才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这个国家就要灭亡了吗?

      「不,就算王城被攻陷了,还有殿下你在,不是吗?」狐狸这时放下通讯球,抬起头,碧绿的双眼无比认真地看着王子,「你是这个国家的三王子,是王位第三顺位继承人,即使王宫被攻破,只要你还活着,这个国家就依然存在。」

      王子沉默而意外地看着他,似乎没有想到狐狸会这幺说。

      这时,白巡学长再次开口,「敌军似乎在各地散布了通讯干扰装置,现在南方大陆上的通讯器材基本上都失灵了。我们无法联繫上王宫,也连络不到其他城镇。」

      「真的假的?那我们不就成为孤岛了吗?」

      「这太夸张了吧!」

      「王城情况究竟怎幺样了!我家人都还在里面啊!」

      「我也是!天啊,军队究竟在干什幺?难道我们国家的军队都没人了吗?」

      大家不安的情绪升到顶点,彷彿随时都会溃堤,这时安装在湖畔的其中一颗水晶球忽然亮了。

      学者们第一时间发现,立刻大喊:「有讯息!而且,是从别的大陆传来的!」

      白巡学长脸色一变,「立刻接到萤幕上!」

      几秒后,漆黑的萤幕霎时亮了起来,出现白色的建筑背景和脸色苍白的西魔武王牌,琉歌!

      「南方大陆的各位!听说你们今晚也被袭击了,是真的吗?」她语气急促地劈头问道。

      「是的。」白巡学长走进一旁水晶球的照射範围中,代表全体学生回答,「刚才我国王城和周边城镇都遭到疑似东方大陆的攻击,现在通讯全面断讯中。妳说『也』的意思是西方大陆也遭到攻击吗?」

      「没错!一小时前,我们西魔武和西方大陆的王城都遭到火力强大的攻击,建筑物多处遭到毁损,真王乌尔里希陛下正率领军队镇压中!听说北方大陆也被攻打了!」

      所有人听见这项惊人的消息,全都震惊地愣住。

      这时又有一颗水晶球亮起来,学者们立刻把讯息也接上萤幕,很快地在琉歌学姊的画面右边就出现北魔武王牌诺亚的身影。

      「嗨!琉歌、白巡,可以看得见我这边的画面吗?」诺亚问道。他的背后是白皑皑的雪山,还有一片狼藉的校舍。

      「可以喔。」

      「看得到。」

      「太好了。刚才敝校被几个东方人攻击,一度陷入混乱,毁掉了好几栋建筑物,不过很快就被我们的学生打倒了,听说你们南方和西方大陆也被攻击,而且很严重?」

      「非常、非常严重!」琉歌焦虑地说:「我们学校被空袭打得很惨,王城也是,敌军还差点就打进城里了!还好陛下立刻号令军队镇压,否则真不敢想像!」

      「啊?」诺亚眨了眨眼,「居然连王城也遭到攻击吗?白巡,你们南方有没有怎样?」

      白巡学长沉默几秒,沉重地说:「我们的王城……刚才已经沦陷了。」

      「什幺!」琉歌看起来大吃一惊,「怎幺会!」

      诺亚则是傻眼地说:「也太快了吧……啊,抱歉,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歉意地颔首后,他换上严肃点的语气,「那白巡你们学校还好吗?」

      「南魔武基本上没事,学生全体平安,也捱过空袭了。」

      「那就好。怎幺会忽然发生这种事,东方到底想做什幺?」

      诺亚的问题,在场无人能回答,但是巧合的是……第三颗水晶球在这时亮了。

      学者们几乎反射性地把水晶球接起来。

      几秒后,萤幕上便出现了第三个人影──东魔武的王牌,狂狼。

      「狂狼!」琉歌学姊一看见他,立刻厉声谴责,「你们东方到底在搞什幺!」

      「对啊,该不会又是你们学生干的好事吧?」诺亚也说。

      白巡学长倒没有说什幺,只是静静等待狂狼的回答。

      狂狼一上线就被骂,顿时露出无奈的表情。今夜的他仍是一头银灰色头髮,右眼戴着黑色眼罩,左眼透出阴郁的眼神,昔日浑身的肃杀之气此时几乎被疲惫所取代。

      「……这次事件跟敝校学生无关。」他沉声开口,声音有点沙哑和倦怠。

      「狂狼,你该不会感冒了吧?」身为祭司的白巡学长敏锐地问。

      「嗯,大概吧,我已经三天没睡了,头很痛。」狂狼无奈地说,然后摇摇头,「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你们东方大陆到底想怎样。」诺亚说。

      狂狼叹了口气,「这也是我三天没睡的原因。你们听说我们大陆上有个很麻烦的组织了吧?」

      「有听过。」

      「就是上次大赛攻击南魔武的那票人嘛?」

      「没错,这个组织过去一直潜伏在东方大陆,近几年迅速在东方大陆的十三诸国扩张,吸引了数十万人口。我们东魔武虽然位于险峻的高山上,不隶属于任何一国,但学生很多都来自一些特别贫穷的国家,他们的家人长期被东方大陆上少数的富人奴役,担任最低下的採矿工人,经常暴露在矿坑坍方的危险中,且所有挖出来的魔法石原矿都由富人以高价卖到其他大陆,使得这些人永远富有不起来。所以,在这组织兴起以后,很多来自这些低阶家庭的学生就逐渐被这组织收买,从上次大赛后,我一直在肃清这些学生……」

      「辛苦你了。」白巡学长说。

      「原本我以为,那些学生已经改邪归正,没想到从上週开始,他们再次蠢蠢欲动。我于是暗中派人深入追查,终于找到他们的其中一个据点,抓到几个区域干部。原来那个组织的正式名称是『神圣军团』,只要加入就能成为神明的军队,得到神的垂怜眷顾,并且享受组织给予的种种福利──金钱,还有安全。所以在贫富差距极大,资源分布不均的东方大陆,很快就吸引到一大批流离失所,满怀怨恨的难民和贫民,他们携家带眷地加入『神圣军团』,随时愿意为了神牺牲自己的生命。」

      「以宗教和资源共享为号召是吗?」

      「没错。这个组织非常重视纪律,只要洩漏组织名字或动态的人,一定杀无赦,且採取连坐法,一人犯罪,全家无一倖免。如果不是刚好逮住干部,找到一些机密文件,否则这些资讯根本不可能得知。」

      「原来如此。」

      「这几天,这个组织下令要所有成员往十三诸国各自的首都聚集,接着就发生了今晚的攻击事件。」

      「聚集往各诸国首都?」

      「首都有什幺吗?」

      琉歌和诺亚面面相觑,困惑地问。

      「各国首都都是军事和贸易大城,当地富豪开採矿脉以后,会将魔法石先运往首都,之后再集中,以货船运送到别的大陆贩售。为了有效运送这些高价的原矿,所以首都圈的交通非常发达,通常都配有商港,并拥有能远端传送的巨大魔法阵。」

      「商港和传送阵……」诺亚喃喃地说,「这些都是可以连结其他大陆的方式,但这跟今晚的攻击有关吗?难道他们打算利用这个运输系统攻打我们?」

      「不太对呀。」琉歌说,「他们今晚是从港口打过来的没错,但人数只有百人上下,没有像狂狼你说的数万人这幺多……他们到现在还在往首都聚集中吗?」

      「没错。」狂狼说。

      「意思是,刚才的只是第一波攻击?」白巡学长蹙眉问。

      「极有可能。我们会随时留意他们的动向,稍有动静就立刻用水晶球通知你们。」狂狼说。

      「好的,谢谢你。」白巡学长说,「辛苦你了。」

      「不,你们才是辛苦了,请务必坚持下来。若需要我校派员协助,随时告知我们一声。」

      「谢啦!不过发生这样的事情,明天的二轮大赛,还是就别打了吧?」诺亚说。

      琉歌立刻回覆:「当然啊!出了这幺大的事!」

      「虽然有点可惜,但也没办法了。」白巡学长说,「我们这里的通讯好像出了点问题,还好当初各校有交换过通讯水晶球,不然现在就无法联络彼此了。」

      诺亚和琉歌也说他们的通讯装置和我们一样陷入失灵,看来那个组织真的有备而来,早已算好发动攻击后就切断所有通讯。

      诺亚摇摇头,「看来要小心应付了。」

      「我们西方已经全力备战了,南方和北方的各位加油!白巡,祝你们早日收复王城。」

      「谢谢。」白巡学长认真地点头,「也祝你们顺利,请随时保持连络。」

      「没问题!」

      「好的,战况一有变化,立刻通知。」

      如此约定之后,王牌们终于切断通讯。

      眼前的萤幕很快地回归到一片虚无。

      得知不只我们遭遇到这样的奇袭,其他两校也被攻击,大家的表情都陷入沉重的阴霾。

      漆黑的萤幕完全没有画面,让我们无法掌握校外现在的状况,大家的担忧全都写在脸上。

      还好,这时的干部们还算冷静。

      为首的白巡学长评估了一下状况后,宣布道:「大家先不要太过担心,刚才本校的王牌和神盾已经率领神之七人们,通过密道前往校外进行勘查,相信很快就能带回消息。现在时间很晚了,明天的大赛也已经取消,大家先回宿舍好好休息。有任何最新消息,我们会将画面传送到所有学院宿舍的交谊厅,需要紧急集合的话,会立刻透过校内广播传达。在我们釐清战况之前,请各位同学储备体力,静候下一步指示。」

      草地上的大家乖乖点头。

      而白巡学长在确认大家没有其他问题后,要求现任所有干部留下,随后便让其他学生就地解散。

      「真不敢相信!这实在太夸张了!」返回宿舍的路上,洛方满脸难以置信地说。

      「同感,这真的太扯了。」狐狸带着愠色说:「那不是随便一座城,而是王城耶!是整个南方大陆最重要的政治中心!才多久就被攻破了,军队是设好玩的吗!」

      菲碧安慰地拍了拍狐狸的肩膀,「森学长他们已经出动了,相信很快就能把他们赶出王城的。」

      王子默默地走在他们前面,脚步飞快,一个字也没说。

      伊儿雪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小跑着追上他,问道:「殿下,你还好吗?」

      王子点点头,「我没事,谢谢妳。」

      「王城的状况很让人担心,但是他们说的传送阵让我想起一件事。」伊儿雪说,「前阵子在下城的黑市里,有人高价收购了很多『魔法阵卷轴』,那天刚好是我们去下城班游的日子,黑市还爆发了一场骚动,所以记忆犹新。我后来听长辈们说,那种卷轴只要在地上铺开,由十位魔法师联合施法,就能变成一座魔法阵。」

      「咦?原来还有这种东西啊!」我惊讶地说。

      「有喔。现在想一想,不太有人会这幺做吧?谁会需要那幺多的魔法阵呢?要运送人或东西的话,一般只需要一座就行了吧!」

      王子皱着眉头停下来,「这意味着,收购卷轴的人想要把东西送到很多不同的地方。」

      「嗯。」伊儿雪点点头,「而且无法用普通交通工具搬运,所以才需要用到魔法阵。」

      「啊?如果收购卷轴的是那组织的人,那他们会想要传送什幺啊?」洛方问。

      狐狸思索道:「刚才,狂狼不是说了,东方大陆的难民正往十三诸国的首都聚集,而且那些首都都设有魔法阵?」

      「难道……」我抱着不可思议的心情,说:「他们是想把难民和军队一口气传送过来吗?」

      其他人听完,都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

      「传送人吗?」

      「等等,魔法阵能够跨越大陆和海洋,传递这幺远的距离吗?」

      我肯定地说:「可以!」

      王子也说:「我在书上看过,魔法阵又称为传送阵,是相当常见的大型魔法装置。传送魔法需要耗费大量魔力,传送的距离越长,耗用的魔力就越多。也就是说,只要给予足够的魔力,横跨大陆是可行的。」

      我点点头。

      虽然没看过书,但我曾听柯尔和纳夏说过,十年前这个国家爆发内战时,柯尔为了拯救命危的撒旦学长,就是透过魔法阵将学长从神殿传送到纳夏所在的黑暗大陆,才及时挽救了他的性命。

      因此,横跨大陆的传送法是绝对可行的!

      「……如果,我说如果喔……」狐狸谨慎地说,「如果梅悠和洛方推测的是真的,购买卷轴的真的是那组织的人,而那上万名的难民都能透过魔法阵传送到我们南方大陆的话……」

      「这就表示,刚才的攻击都只是前哨战。」王子冷静地说,「他们是被派来的先遣部队而已,也许首要任务就是攻下南方大陆各个城镇,然后在每座城镇布下魔法阵卷轴,将其他人传送过来。」

      「靠!那还得了!」洛方大喊,瞬间引来周围其他返回宿舍的同学们的目光。

      伊儿雪说:「我想,我们最好通知学生会一声。」

      王子立刻说:「我跟妳去。」

      「啊!那我也……」

      我刚说完,忽然觉得有点晕眩,身体一晃,伊儿雪和菲碧发现,立刻扶住我。

      「梅悠,妳的脸色好差喔!」

      「妳是不是熬夜好几天了?」

      她们一问,我才露出尴尬的表情,「还好,大概一个礼拜吧……」

      「这哪里是还好!熬夜是健康和美容的大敌啊!」菲碧说,「现在都已经凌晨两点半了,妳赶快跟我回去睡!」

      「嗯,学生会那边由我们去通知就行了。」伊儿雪说。

      「有王子跟伊儿雪去应该就够了,我去交谊厅等看看有没有最新消息,反正我还不睏。」洛方道。

      一旁的狐狸说:「我也睡不着,一起去吧。」

      真好……好羡慕可以熬夜的大家啊!

      「如果有新消息,要立刻通知我喔!」我说。

      「没问题!妳赶快去睡吧!」

      在他们的催促下,我只好在菲碧陪同下先返回房间。

      「要不要扶妳进去啊?」

      「不用啦,我自己进去就行了!」我连忙摇手回答。

      菲碧这时看了看周围走廊,确认都没人之后,才小声对我说:「妳男朋友,是不是也在王城?」

      「咦!」

      「刚刚会长让大家联络亲友时,我发现妳的脸色不太对,所以才这样猜。毕竟妳的家人都在异界,到这里以后所有熟人也都在学校里,唯一会让妳这幺担心的,就是男朋友了吧?」

      我从惊讶中恢复过来,露出苦笑,「菲碧还是这幺敏锐呢……」

      「这算是我的优点,也算是缺点吧。」菲碧柔柔地笑了,伸手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在我耳边说:「我会跟妳一起祈祷的,希望他没事。」

      我收手抱住她,将脸埋进她肩膀,「谢谢妳,菲碧……」

      她的髮丝带着熟悉的淡淡香气,令我感到无比的安心。

      在这种时候,有这样的朋友在身边,真的好开心……

      拥抱过后,忧虑逐渐消退了。我再次向菲碧道谢,她则笑说「没什幺啦」,然后和我互道晚安,返回她的房间。

      我整理好心情之后,才转身打开我的红鬼牌房门。

      房内灯火通明,但是客厅却不见阿萨的身影,我走进去后,发现桌上留着纸条,很明显是阿萨的字迹,写着「本大爷出门了,桌上有牛奶,喝完快点睡,这阵子好好照顾自己和雪花」。

      我讶异地读了两次,为什幺感觉阿萨好像写得很仓促……而且好像一副会离开很久的样子?

      推开卧室的房门后,果然在床头的桌上看见一杯牛奶。

      雪花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小小的手掌下搁着一本书,看起来似乎是看书看到睡着的。

      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将书本悄悄抽走,然后坐下来一口一口把牛奶喝完。

      目光不经意地落在手背上,忽然想起久远以前的事。

      当初,和柯尔签订资助人契约时,手背上曾一度出现一个图腾。柯尔说过,当我们双方遭遇到生命危险时,手背的图腾就会浮现。

      现在我的手背上,什幺也没有。

      这是不是能说明,柯尔现在是安全的?

      我握紧了双手──此时此刻,也只能相信这个了。

      希望柯尔没事,千万千万、一定要没事……

  • 名称:聚会的目的2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2-03 19:09: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