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视频手机看全文阅读

【第五课   纳夏莉莉的药草舖】

     

      我们一路散步回王城的中心一带,中途和无数绅士贵妇擦肩而过,还和贵族女孩养的小狗玩了一会,不知不觉便回到安静的贵族宅邸区。

      眼前走的路忽然越来越小条,也越来越隐密。

      我跟紧了柯尔,一连拐过几个奇怪的弯后,终于在那面熟悉的墙前停下。

      像上次一样,柯尔在墙上以某种节奏敲了七下,眼前倏然浮现一道木门。

      他毫不犹豫地推开门,一股药草香立刻从门里传了出来,我跟着他安静闪入门内,在身后掩上门。

      屋内燃着柴火,跃动的火光照亮四周,使得屋里比外头还要温暖许多。

      我脱下外套,跨过铺在地面的兽皮和麻袋,走过去好奇地看着悬挂在火上熬煮的一锅锅药材。

      「纳夏──」柯尔此时朝屋内垂落的布幔呼喊。

      几秒后,厚重的布幔被一把掀开,穿着治疗师服装的纳夏莉莉快步走出来,手中捧着一大堆草药。

      「干嘛?先说喔,上面的病床已经满了,别想再往我这里塞伤患!」

      她的语气十足的防备,柯尔听了不禁笑出来,「我们两个像是需要妳治疗的样子吗?放心吧,只是路过王城,顺便来拜访妳一下而已。」

      「拜访我做什幺?忙都忙死了,要来就来帮我採收药草!」

      「药草?好呀!我可以帮忙!」我立刻开心地说。

      纳夏睁大眼睛转过来看我,像是现在才发现我的存在一样,接着目光来回看着我和柯尔。

      「你们两个……是怎幺样路过法才会一起出现在我的药草舖?」

      柯尔相当坦白地说:「我们来王城约会啊。」

      「啊?约会?你们两个终于在一起了?」

      我愣住,「咦?终于?」

      「我还以为这家伙永远不会出手呢。」纳夏瞥了柯尔一眼,然后朝我露出淡淡的微笑,「恭喜啊,你们看起来很登对。」

      「谢、谢谢。」我红着脸笑了。

      目前为止,纳夏是最快、最直接也最平静接受我们在一起的人了,我不禁对这样的她升起一丝好感。

      「不过,你这家伙忽然来找我一定有事吧。」她转头看向柯尔,「说吧,又想干嘛?」

      柯尔讚赏地微笑道:「我就是喜欢妳个性乾脆这一点。王城最近的情况如何?」

      「糟透了。」

      纳夏边说边把手上的草药往一个木桶里扔,转身插腰说:「想知道详细情况,就过来帮我拔草药啊!」

      她霸道的语气让我笑了出来,和柯尔交换一个含笑的眼神后,我们一起跟上纳夏的脚步,穿过布幔,走出药草舖的后门。

      一出去,我才发现说不定这扇门才是前门,而我跟柯尔刚刚来的是后门才对,因为眼前出现一大片绿意盎然的药草园,彷彿刚才路过的贵族宅邸门口的花园一般。

      放眼望去,我立刻察觉药草园里有好多都是老唐教授教过的药用植物,忍不住兴奋地东张西望起来。

      「来这边!」

      纳夏在不远处朝我们招手,然后教我们怎幺判别哪些可以摘採,哪些还不行,或者哪些该扔掉,这才放心让我们加入採集的行列。

      「你想知道王城的近况是吧?」她边弯腰俐落摘採,边头也不回地对柯尔说:「光从我这里的伤患人数就可以看出端倪了。我现在楼上的病床全部客满,而且全部都是重罪犯,好多都是从牢里好不容易救出来的,送到我这里只剩一口气。」

      柯尔平静地问:「这些都是因为公然反对国王陛下和那埃尔公爵,所以才会被冠上叛乱罪名的贵族吧?」

      「你的直觉力还是这幺讨人厌啊。」纳夏冷淡地说。

      「大致上猜得没错,虽然王城表面上还算平静,但私底下贵族们对公爵的反感早已越演越烈,这大约是从你在皇家舞会那晚诈死后开始的。」

      「再加上最近很多地方都遭到不知名组织的攻击,王城也开始谣传东方大陆近期会攻打过来,大家都人心惶惶,但身在皇宫的国王陛下却听信公爵的主张,一点也没有思考对策的打算,反而继续夜夜笙歌,装作太平盛世的模样,于是让很多人更加不满,结果起而抗争的下场就是被定罪,毒打一顿,然后剥夺爵位。」

      「有人甚至死于牢里或乾脆被暗杀了,我楼上这些都算是幸运的,透过关係和贿赂勉强保住一命,连夜偷偷送到我这里来。」

      我听得胆战心惊,「怎幺会这样……」

      「排除异己一向是那个什幺公爵的老把戏啊!主要是因为贵族们已经醒了,但王宫还不愿从梦中醒来吧!」

      「还好现在的王城有妳在。」柯尔若有所思地说。

      「哼,我除了治疗以外,可帮不上什幺忙。倒是你,他们会被送到我这来,你也有一部分责任吧!在王城种下那样的火苗之后,打算对他们弃之不顾吗?」

      「怎幺可能。现在妳的药草舖里可是聚集着一批有想法也有勇气的革命先驱呢!」

      纳夏停下手边的动作,敏锐地回头问:「你打算干嘛?」

      「等他们伤都养好了再说。」柯尔露出富含深意的微笑,「接下来这段日子麻烦妳照顾好他们,我会请我下城的伙伴们来帮忙保护妳的药草舖,妳有什幺需要就告诉他们,无论是稀有药草或者绷带短少,我都能帮忙解决。」

      纳夏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他,「怎幺了,这次这幺积极?难不成真的要开战了?」

      「很有可能。虽然我会尽全力避免战争,但该做的準备还是一项也不能少,这边就靠妳帮忙了。」

      「治疗伤患本来就是我的职责,不用你说我也会这幺做。」

      「不只治疗,接下来可能会需要妳动用『那个能力』也说不定。」

      「啊?……你是说『魔女』的能力?」

      「或者要称呼为『神的悲伤』也行。」

      纳夏语带厌恶地说:「不要冠上神的名号,拜託。」

      我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茫然地望向他们:「神的悲伤?」

      纳夏叹了口气,柯尔则微笑着说:「纳夏也是神之民,是掌握着『神的悲伤』──也就是能控制魔物的一族。」

      「欸!」

      我张大嘴巴,过了半晌还是觉得难以置信,「纳夏居然是……等等!为什幺?悲伤跟魔物怎幺会……」

      「妳是想问悲伤跟控制魔物有什幺关係吗?」

      见我点头,纳夏平静地说:「据说,过去的人们认为魔物是『神之怒』,所以我们这一族能安抚魔物的能力就被称为『神的悲伤』,因为古代的人们认为悲伤可以抚平一切愤怒与怨恨。」

      我哑然看着她,觉得似乎有几分道理,她则耸肩道:「但我个人还是偏好被称呼为魔女或治疗师,两种都比什幺神之民还好。」

      纳夏曾在酒吧跟我说过她不信神,所以会排斥神之民这称呼似乎并不意外。

      但她也曾展示过控制魔物的能力给我看,当时我万万没想到那就是神的悲伤啊!

      「柯尔,你是什幺时候知道纳夏也是神之民的?」

      「有一段时间了。抱歉没有早点告诉妳。」他温柔地摸摸我的头,「很意外吗?」

      「超级意外啊!没想到我身边就有两个神之民!」

      纳夏来回看了看我们,「『两个神之民』是什幺意思?你告诉她你的身分了?」

      「嗯,我说了,而且兔子自己也是神之民喔。」

      「啊?妳是什幺?」纳夏睁大眼睛问。

      这幺直接的问法让我笑了出来,回答道:「我是北方大陆的神之民后裔,能力是『神的奇蹟』,是偶尔可以触发奇蹟的能力。」

      这下子换成纳夏大吃一惊了,「什幺?妳居然可以发动奇蹟?」

      我点点头。

      「该不会……让这家伙栽在妳手里也算一种奇蹟吧?」

      「咦?」

      我在原地愣了愣,忍不住开始思考这说法的可能性,柯尔见状,故意微微俯身,在我耳畔低声说道:「说不定喔。」

      我脸一红,摀住发烫的耳朵,便听见柯尔笑了起来。

      这时纳夏的声音远远传来,「你们在干嘛啊?」

      回头一看,发现她已经走远了,回过头朝我们喊道:「药草採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屋里去吧!」

      「好!」

      「这就来!」

      我们大声回答,然后抱起刚採好的草药,笑着牵起手小跑跟上她。

      一起回到店舖里后,纳夏把刚採的新鲜药草都倒进大釜,开始手把手地教我如何洗涤。

      柯尔这时环顾四周,忽然说:「纳夏,我想见一见楼上的伤者们。」

      「去啊。」纳夏说,「顺便帮我把药汤端上去,你应该知道哪一碗是给哪一位伤患的吧?」

      「可以猜到。」

      「要是弄错了,我唯你是问啊。」

      柯尔笑了,转身取来火钳将炉上加热的小药锅一一离火,放上托盘,回头朝我笑了笑,便消失在楼梯处。

      我和纳夏则一起倒掉髒水后,为大釜重新注入清水,添上乾柴,点起火焰,然后守在火边一面耐心熬煮药材一面聊起彼此的身世。

      纳夏原是古名为「司维恩纳」的大陆的神之民,那座大陆被魔物侵蚀得非常严重,王国早已毁灭,神之民也几乎全数凋零,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独自守护着一座小小的村落,在满是魔物的森林中努力生存。

      当时,拥有能够控制魔物能力的她被村民们称为魔女,独自住在村外的魔女之家,只有村中有人染病时,她才会带着草药进入村中,悉心为他们医治病情,如果发现已经回天乏术,她便用潜藏在影子中的魔物取走病人的性命,结束一切痛苦。

      这样的她小小年纪便面对无数苦痛与生死,被所有人畏惧着,在森林中度过了孤独的童年,直到十年前柯尔将撒旦学长送进魔物之森,让他们两人相遇,才让她的生活有了变化。

      「魔女……」我喃喃地说,「在妳的国家,神之民似乎不受人民景仰?」

      「是啊。因为我们的能力除了带来悲伤以外,什幺也没有。」

      纳夏垂下水蓝色的眼眸,幽幽地说:「上一代的魔女去世前留给我一本手札,里头记载着我们的家族名──『风家』,以风为象徵,四处漂泊,所以家徽是风铃。」

      「风铃?好美的感觉啊……」

      「我们製作的圣物也是风铃形状的,可以飘浮在空中,在黑暗中也能微微发光。那些铃铛发出的音色可以抚慰人心并且安定魔物,所以过去我们村子里总是飘荡着铃声,让森林中的魔物不会随便侵犯村子。」

      风铃状的圣物?居然有这种型态的!

      「纳夏身边有带着圣物吗?」我好奇地问。

      「没有,以前的圣物没有带过来这里,而且我不想惹人注意,所以没有在这座大陆製作过圣物。」

      好可惜,好想看看风铃状的圣物啊!

      「明明有妳和圣物的守护,村子最后还是被魔物吞噬了吗?」

      「嗯,因为魔物与日俱增,我的能力敌不过越来越多的魔物,所以不得不弃守村子……当时只有少数村民跟着我和因休逃来南方大陆,其他人都失蹤了。」

      她语气平淡地描述那段过往──如何在森林和大部分村民走散,如何度过无数被噩梦惊醒的夜晚,又如何在撒旦学长的保护下跨越大半的南方大陆,好不容易在新王城落脚。

      「为什幺会选择在新王城开药草舖呢?」我问。

      「因为因休想要回到这里,所以我跟着他一起来。『药草治疗』是我身上唯一能赖以为生的能力了,所以最后才会在王城经营起这间舖子。不过这国家只承认祭司的治疗能力,所以我不得不低调经营,结果因此吸引了许多王城中不能曝光的患者。」

      「妳的守护者们……也已经不在了吗?」

      「应该是吧。」

      我感到有点惋惜地说:「明明是持有神之力的神之民,却在这里过着这样简单的生活,妳不会觉得可惜吗?」

      「啊?现在这样很好啊。」纳夏发自内心地说,偏着头环顾整座药草舖,「老实说我根本不在乎神明,也不在乎什幺神之民或神之力,我只希望我的能力可以养活自己,可以帮助我的朋友和其他人……因为唯有这样,这世界让我活下来才有意义。」

      「纳夏……」

      我心有所感地停下搅拌药草的勺子,认真说道:「这座王城有妳在这里默默守护他们,是他们的福气。」

      她露出一丝笑容,喃喃地说:「谢谢。」

      这时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大致上明白了。

      这个世界七座古大陆的七个神之民家族,现在已经知道五个,包含南方大陆持有「神的神思」的月家末裔柯尔,西方大陆持有「神的远见」的真王乌尔里希,古大陆司维恩纳持有「神的悲伤」的风家魔女纳夏莉莉,北方大陆拥有「神的奇蹟」的梅家传人我,还有东方大陆据说持有「神的垂怜」且隶属于那个组织的神之民……

      「妳怎幺了?头痛?」纳夏忽然问。

      我揉着额角,苦笑着说:「没有,只是觉得有点过度思考了。现在只剩下『神的言语』和『神的梦想』还不知道而已,其他都已经现身了呢。」

      「妳说神之七人吗?我记得『神的梦想』好像在西方大陆喔。」

      「欸?真的?」

      这时柯尔刚好从楼上下来,他看着我们微笑道:「看来妳们聊得很开心。」

      「柯尔!」我扬起笑容,「你和那些贵族谈完了吗?」

      「暂时谈完了。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他们私下有一个反公爵的圈子,会在社交活动中暗中彼此联繫。」

      「喔,贵族的小圈圈是吧?」纳夏冷淡地说。

      「这些贵族大部分身分都不低,有几位我过去在王城中曾有往来,只是他们不认识现在的我,只把我当成是妳的助手。」柯尔说着微微一笑,「他们很信任妳呢,很快就给予我同等的信任,愿意把实情告诉我。」

      「哼,他们当然信任我,也不想想是谁把他们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柯尔笑了笑,续道:「妳楼上甚至有一位是海军上将,因为要求强化海军战备以防範战争,结果和公爵槓上,不幸被砍断了一只手臂。」

      我惊愕地掩嘴道:「为、为什幺这幺狠?只是提高军备而已啊!」

      纳夏没好气地说:「他们是真心不想打仗是吧?王城明明是港都,拥有绝佳的战略位置,海军却积弱不振,码头的商船比军舰还要多,真是门户洞开啊。」

      「不亏是纳夏,看出重点了。」柯尔说。

      「王宫那边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我有点担心地问,「国王他难道不知道东方大陆的情况吗?」

      「这问题……相信王宫里有一个人能给我们答案。」

      王宫?我心里顿时浮现一个人影。

      「茉莉祖母吗?」

      他笑着摸摸我的头,「兔子好聪明。等一下一起去找她如何?」

      「好!」我点点头,开心地笑了。

      一旁的纳夏撑着脸颊,边搅拌药草边瞇起眼睛说:「不要在我这里晒恩爱啊,你们两个。」

      「妳也可以跟因休晒恩爱啊。」柯尔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

      纳夏愣了零点零一秒,脸颊忽然胀红,把手里的勺子往他身上扔,「闭嘴!」

      「生气啦?」

      柯尔笑着準确接住勺子,纳夏则转过身气呼呼地离开锅边,从一个木头柜子里拿了几瓶东西,无视柯尔存在地回来拉过我的手,把瓶子交给我,低声託我拿给撒旦学长。

      啊啊,总觉得这样的纳夏好可爱啊……

      我忍俊不禁地笑着答应她,然后小心把装满不知名药液的瓶子收好,这才告别了纳夏的药草舖,和柯尔一起踏入夕阳西沉的户外。

     

     

  • 名称:苍井空视频手机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2-03 19:40: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