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重生 小说全文阅读

「学姊学姊,要怎幺做才能练成妳那种功夫?我们也想要用剑砍殭尸!」天心五杰围着韵真七嘴八舌讨教。

都陪他们吃完早餐了,为何还不肯放过她?韵真有点头痛。

「今天星期六,你们还是回去睡一觉比较好,作法很耗神。」韵真也还有事要待在学校,被他们这样缠非常无奈。

太师父事先吩咐过,召唤淑清学姊问事的八卦莲华炼度仪无论成败,事后都要拖住韵真,别让她离开视线,至少要拖延到隔日正午。

这对天心五杰倒是不难,他们本来就想再从韵真那边也问点祕诀,瞧!太师父不过随便传他们一套八卦莲华炼度仪,小西就有模有样地升坛帅了一回,若是能从韵真学姊这边再问到剑侠入门,他们的功力岂不是一下子飞跃十年以上!嘿嘿嘿嘿……

玄幻小说也提到以剑入道的门槛最低,先是实战剑术,再来剑侠,之后再无缝接轨请太师父教他们飞剑,成就剑仙!,一切就完美了!

韵真不知天心五杰心里打转的念头,不然铁定立刻踹醒他们。

即便改朝换代,韵真终究还是无法理解男人打死不变对破关升级的浪漫。

「拜託嘛!学姊!教我们基本功就好,太难的不用,应该不算什幺机密啦!」

「你们真的想学剑?」韵真大概是被卢怕了,口气鬆动。

「对!」

晏君师尊也说过传授几招给天心五杰无妨,还可提高他们的生存率,但韵真后来考虑半天仍旧不知从何教起,对方有长辈在身边也不需要她越俎代庖,现在这些人主动提起想学剑,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虽然韵真觉得初学者练剑很不实用,第一个收纳不便,再来还会引起警察注意。

「首先要有一把开锋铁剑,不需用到太好,大约几千块钱。」韵真说。

「嗯嗯!我们记得家里有!」不过要小心枪械管制条例。

「再準备一些材料就可以开始了。」

「请问是什幺材料?」天心五杰屏息问,希望不是昂贵又稀少的物资,他们只是学生,荷包血量有限。

「不难买,我刚好身上都有。」

「真的吗?」众人立刻打量韵真全身上下,她不过也才提着一个容量四公升的客家花布包。

「第一个阶段,关灯在房间里点一炷香,举剑劈香,要练到能把立香垂直一分两片,端头红火不熄。」

「第一阶段就要这种水準吗?」阿钟吞嚥口水。

「当然,香还不会动,你想想以后得跟什幺敌人对打?」韵真横去一眼。

「然后呢?」

「接着开灯,手握一把黄豆,一次抛一颗,要练到一剑能砍半,当然,削到皮那种不算。」

「那黄豆练成了之后是?」天心五杰乾脆继续问下去。

「改比较小颗的红豆。」韵真拿出花布包里用塑胶袋装着的一斤红豆。

「接下来还有吗?」

「关灯再从黄豆开始练一次。」

「这是特异功能吧?」王镜元顶顶眼镜,他光听就想放弃了。

「如果是奇异果的话,我说不定有把握……」王大德期盼地看着韵真。

「想都别想。」

「呜。」

对一般人来说,要在肉身黄金期过去前练到足以实战的水準,恐怕得和时间赛跑日夜苦练才有机会,但韵真在棺眠期时什幺没有时间最多,加上她性情和顺专一,一路按部就班练上去,没遭遇多大困难。

「那……我们回去练习过再来跟学姊报告进度。」卢了半天人家终于愿意透露,也不好意思不练,五个大男生面面相觑。

至于韵真这边的考量则是,不管天心五杰的剑术入门能否成功,起码能练出不错的二头肌,提高在人肉市场上的生存率,反正情场如战场,身为长辈看他们老为交不到女朋友哀歎的韵真也是用心良苦。

「我看等你们大学毕业服完兵役,有空再练比较妥当。」韵真好心帮他们找台阶下。

「好!」这次应得齐心协力。

果然聂隐娘不是谁都能当,放长假跟伯父耍太极剑就够了。

「学姊要去哪儿?」小西看韵真脚步不停,顺口问起。

「动画研究社。」韵真会在包包里塞檀香和红豆就是準备参加社团活动时顺便考验师妹对辟邪物的耐受力,长远考量大家遇到修道者时便能提高优势。

其实,动研社和漫研社都是被黑家人掌控的社团,动研社是从漫研社分家出去的新社团,实际上的活动是角色扮演和周边製作,同时得以专心研究在大社团中定位尴尬的BL专题,成员普遍不擅长绘画。

因此动画研究社并非学习如何製作动画的社团,乃是研究各种新番或经典动画等等令人愉悦的配对剧情之特异组织,社长是男性,成员则全部都是女孩子。

再说得直接点,除了担任正副社长的一对大三学弟妹是活人,其他统统是黑家殭尸。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黑家干部几乎都在动研社里,动研社本来也是黑家殭尸避人耳目的基地之一,更成了实战训练的高级班,直接跟着晏君与韵真活动的黑家人都做好三不五时被考验的心理準备。

韵真也注意到,在死线将届社员专心赶製道具的时候点檀香,大家的接受度都比较高,有时候红豆饭或糯米粽就放在手边,也会面无表情拿来吃。

最近两年,原本表面上互动冷淡的动/漫研社又有合流趋势,因此天心五杰对韵真要去的动研社也充满嚮往。

「可以跟吗?」小西和玄武声音都颤抖了。

「我们在赶进度,如果要来帮忙就让你们跟。中午有炒黄豆芽和红豆汤,要吃吗?」韵真说。

菜鸟道士们纷纷欢呼。

终于踏入两年来朝思暮想的祕密花园了,可怜他们道藏研习社才相隔四层楼却是咫尺天涯,动研社窗户都用蕾丝窗帘遮起来,男性鬼鬼祟祟贸然靠近很容易被当成变态狂。

「学弟,先警告你们,我们社团的研究主题一般男生都不喜欢哦!」殭尸是不会吓到这群菜鸟道士,但两个男人(或不只这个数字)行不可告人之事的各种衍生产物和激爱话题会不会害他们魂飞魄散韵真就没把握了。

「学姊放心,至少我和小西没问题。真正的OTAKU即使关于BL也要比一般腐女专业,没有三两三,岂敢上梁山?」镜元俯低上半身,认真地直视韵真如是保证。

动研社的女孩子们COS起来直逼二次元的梦幻水準,他早就想实际参访圣地了。

这是王镜元的野望。

「我可以帮学姊缝衣服,昨夜作法的服装也是我自己做的。」小西颇富自信地表示,其实是买现成的汉服太贵了,他们又还没有合法道士资格不能穿黄袍,山上小孩习惯自己动手DIY。

韵真又看了看小西,满意地点头。

「很好。」

踏入冷气开放中的动研社,天心五杰自觉这幺做很丢脸,但还是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虽然目前裁缝机、布料、美工材料、海报卡纸、五颜六色的假髮和奇妙薄本子到处乱堆,仍不失充满少女的芬芳。

「晏君,我带免费的人力资源来了。」韵真朝彷彿国王般斜坐在高背扶手椅上裸足缩起小腿专心缝纫的女子说。

在学校里黑家人说好就按伪装身分的外表辈分互动,习惯后倒也能自由切换。

「欢迎,谢谢你们来帮忙。」晏君说完又低头继续缝。

王大德完全石化。

长髮浪漫地披在背上,看上去稚弱不少的晏君似笑非笑缝着一件看似十九世纪英国贵族男子高中制服的衣饰,长裙在小腿边堆出花瓣皱褶,露出白玉雕就的小脚。

师尊在赶工时跟大家一样不修边幅,但黑家人就爱看她这副慵懒亲切的模样,这次所有人都很期待成功化身《魔界王子》的角色。

「大德,你还好吧?」小西摇摇他的肩膀。

「我很好,哪里需要帮忙,我来!」机械回答。

阿爸,阿母,他恋爱了。

※※※

还没中午司徒烛华就回到学校,以手机约韵真见面,韵真不太放心地回头看,天心五杰已经融入窸窸窣窣的生产线背景,这才前往赴约。

韵真本想冲口责怪他居然把天心五杰和招鬼的事丢到她身上,但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目前为止他们还没光明正大地讨论过非日常的话题,搞不好这就是司徒烛华的目的,激她先开口。

韵真决定将精力留给找到逃跑的殭尸下落以及揪出想栽赃黑家人的幕后真凶,本来韵真的策略是如果天心派那边也查到线索再坐享渔翁之利,反正天心五杰巴不得韵真跟进案情。

但现在她开始怀疑对方正用蚕食鲸吞的方式把韵真变成道士方的战力,她可不乐意这种事发生。

「怎幺了,司徒博士?」韵真决定应付过去,总不能将她的预定角色服装丢给师尊缝。

「抱歉假日还来打扰妳,我想找一间土地公庙,可是不太清楚路该怎幺走?」

司徒烛华虽然没说得很白,韵真就是知道他下半句话是「我还缺导游和代步工具。」

住在台北盆地边缘的三峡区,虽然日常採买不虞匮乏,观光客也很多,但真的要移动到邻近地区还是有汽机车代步才方便。

韵真暗暗后悔她不该在雨夜将司徒烛华捡回家照顾,结果司徒烛华好像真的把她当朋友看,愈来愈不客气了,她又不是故意要瞧见他的光屁股。

不小心回忆起蒸气氤氲的画面,韵真又饿了起来,她最近都还没有像样的进食,晚上也走不开,不过还能忍耐一段时间。

「我看一下,有地址吗?」

「只有大概位置。」

司徒烛华将纸条递给她。

真没想到他连Google地图都不会用,韵真立刻拿出手机查询。

「要沿着台三线往桃园方向骑一段路,好像很靠近大溪,在县界附近的乡下。」韵真不禁狐疑他干嘛要找冷僻的土地公庙,难道想跟社神打听情报?

黑家人要搬进中理大学当然不会没有準备,黑太爷早在十年前就着手把当地环境都打点过了,总是恩威并施,对阴神就是我不犯你的地头也不动任何良民,还可以帮忙镇压妖邪,变相维持幽冥界的治安,唯一条件就是不许接道士打听黑家的阴状透露消息。

阳奉阴违的下场,你不会想知道的。

香火稀少又要兼顾许多责任的地方神明通常选择默许,毕竟早就是道消魔长的乱世,还有一大群人拚命捐款立庙祭祀邪魔外道,扯后腿也不是这样,一时关注的修道者经常只是添乱,来得快去得也快,黑家人至少效率高又严谨,外加说到做到。

虽然韵真没有阴阳眼,但那是因为他们跟黑太爷和晏君师尊的等级实在差太多了,这两位黑家领导者道术可是一把罩,现代道士根本无可比拟。

「你去那间土地公庙有特别的原因吗?」

「嗯,一段夙缘,想去走走。」司徒烛华听说单传弟子去世数十年后功德圆满,最近被选为三峡区的福德正神,来台湾这段日子都还没去确认问候。

「我载你去好了,反正是週末,那附近不知有无公车,计程车铁定招不到,我可不希望你迷路到深山里。」韵真认命了。

「这怎好意思?再者我听大德说妳昨天陪他们到很晚。」司徒烛华语气有些腼腆,十足十像是不得已向年轻女孩求助的年长旅外学者。

再装啊!明明就是你指点的!韵真腹诽。

「没关係,我是你的助手,再说当助手有钱领,我总不能尸位素餐。」跟紧司徒烛华,看他想搞什幺飞机也好。

韵真发动机车时,司徒烛华的手也很规矩地摆在身后的横桿处,没企图轻薄地搂腰。

司徒烛华看着韵真彷彿不堪一击的背影,暗自迟疑是否该把他目前掌握的情报与她分享。

沈韵真的确乐于助人,连司徒烛华略带施压意味地将天心五杰开坛召鬼的责任放给她,她也接起来监督了,即使目前她摆明了不想合作,也许是个能信任的对象?

最近几天司徒烛华在中理大学看到的情况,他不得不提高警觉,年轻修道者多疑、躁进、炫技妄为空隙一堆的常见问题,让司徒烛华很久前就不爱与当世僧道法师合作。

但目前为止韵真表现出的气度是可信的,即使没说明白,万一出事她也会尽力保护天心五杰或其他人,那幺她便值得託付信任,即使沈韵真身上还是有难以捉摸的成分。

昨夜他特地命天心五杰确保韵真的不在场证明,独自前往日前发现的殭尸佳琪藏匿处,也是在校区附近车程约十五分钟的待租公寓空屋里,乾净正常又无人注意的地方。

废工厂殭尸虽还无法克服日光,但竟然已经能变形混入人群,意味着背后有帮忙掩护的同伙,而这类殭尸必须有魂魄凭依才具灵识,最糟的是,即使现代都还有养尸为恶的术士。

司徒烛华无法一直守着,再者也怕打草惊蛇,他在公寓出入口与附近街道留下监视用的符咒,但昨晚他赶到现场时,佳琪已经被灭口,符咒也遭到破坏。

他留下的符咒较为针对妖怪,出手者必然通晓道术,更可能是黑家殭尸或修道者其中之一,真凶知道有道士在调查,于是抹消痕迹。

至少司徒烛华排除那个形迹诡异者是韵真的可能性了。

殭尸的魂魄也被带走了,严重腐烂的尸体散发恶臭,彷彿已死亡一段漫长时间,但司徒烛华知道,任何蛆蝇都不会想在这种尸体上啃食产卵。

接下来的时间,司徒烛华通知台东的天心派老人,请他们利用数代扎根累积的本土人脉联络在台北的专业清道夫过来就近善后一具殭尸遗体。

但韵真与司徒烛华皆未预料到,该週末回家度假的学生,竟一口气失蹤了十人。

  • 名称:至尊重生 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2-01 15:58: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