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八怪全文阅读

法文塞德在迷濛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随着什幺东西左右摇晃,眼皮很沉重,浑身感到阵阵的钝痛,尤其是头部有种挥之不去的晕眩感,他只觉得想吐。他猜测自己可能在某个交通工具上吧,要不这摇晃感从何而来?

法文塞德的意识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他硬是撑开沉重的眼皮,随即因外头射进的刺眼阳光而又再度闭起来,等到习惯亮光后才终于完全睁开双眼,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狭小老旧的天花板。

法文塞德看着这个关住他的狭小箱子、从两旁的帘子微微透进的阳光,从那小小的空隙中可以仰望外头的蔚蓝以及远方连绵无际的山丘,耳里可以听到轮子滚动的声响以及马蹄声,车厢随着地面上下左右颠波,法文塞德猜测自己正待在一辆马车里。

他用手撑起身子,自己正躺在颇不舒服的位置上,身体变得僵硬,可以微微听到骨头的声音,当他起身时,浑身窜起如电击般的钝痛,他双手环抱自己的身体,全身蜷曲起来,脸色苍白且难看,嘴里发出难听的呻吟。

「哎呀,你终于醒啦?感觉怎幺样?」似乎是听到法文塞德的痛呼声,马车在半路上停下来,法文塞德的头终于不用再受到颠波的煎熬。

车门被外头打开,现身的是名怎幺看就只是名马车夫的中年男子,男子露出爽朗的笑容出声问法文塞德,他用挂在脖子上的破布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全身被太阳晒得黝黑,给人阳光的气质。

「你是谁?」法文塞德粗声问道。要是他的记忆没有错的话,当时为了躲避敌人的攻击,他毫不犹豫的往身后的悬崖跳下去,怎幺一睁开眼睛却是在马车上?

马车夫却回以令人傻眼的答案:「我才想问你,你是谁咧!」

「你这话是什幺意思?」

马车夫伤脑筋地抓了抓脸庞,不好意思的说:「老实说我只是收钱做事的人,我什幺都不知道!你可以说我是见钱眼开,不过任何人看到这幺大笔的金钱都会做下蠢事吧?」马车夫着急地寻求法文塞德的认同。

法文塞德见马车夫看起来只是个平凡人,或许真如他所说是收人家钱办事什幺都不知道,法文塞德姑且相信他于是点了点头。

马车夫明显鬆了一口气,接下来他把他所知道的全都招供出来:「有名少年带着浑身是伤又昏迷不醒的你找上我,那少年给了我一袋金币,要我把你带到醉星国的首都去,原本不想接下来可是看到那一整袋金币就鬼使神差地接下来了。」

「那少年长什幺样子?」

「我不知道,那少年包得密不透风神秘得很,老实说我是依他说话的语气判断出对方是名少年。」

「那他说话的方式是如何?」

「感觉蛮轻浮。」

法文塞德没有再问下去,他觉得再问下去也得不到他想知道的答案,虽然很想知道那少年到底是谁,这幺做的用意到底是什幺,但现在最重的是……法文塞德不容分说地想要离开马车,却因为身上的伤口让他现在全身没力,才一踏下马车就站不住脚往前倒去,要不是马车夫眼明手快扶住他,恐怕法文塞德已经跟地面做亲密接触。

「你现在身受重伤不该起身。」

法文塞德在马车夫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他坚决地说:「不可以,我离开这幺久,同伴会担心的,我必须赶紧回去才行!」

法文塞德担心菲因索利是否有安然回到据点?他担心没有他在士兵们会不会感到不安?最令他感到忧虑的是他最敬爱的公主提亚。一想到她,法文塞德恨不得现在马上赶回她的身边。

马车夫见法文塞德硬是不听他的劝告,他下了重话:「你现在回去只会给同伴添麻烦,要是我是你的话,我会先把伤养好,完好无缺的回去找同伴,而且现在这里很偏僻,连找个休息的地方都有问题,你现在又身受重伤,还不到一天我想你可能就会死在这荒野中了。」

法文塞德不发一语,马车夫见他因为无法反驳而陷入沉默的样子,他赶紧加把劲劝法文塞德留下:「我就带你到大城镇接受较好的治疗,反正我也收了那少年的钱,我必定不会有任何抱怨快马加鞭带你到首都接受最好的照顾。」

法文塞德很犹豫,马车夫有理,一时间也找不到话反驳,而且也觉得这幺做是最好,他也不想让公主和菲因索利为他担心,更不想在这种时候锐减士兵们的士气,最后法文塞德点了点头算是答应马车夫的提议,他只有相信菲因索利可以代替他好好领导众人。

马车夫扶着法文塞德进了马车,他回到前方的座位上执起缰绳驱使马匹前进。

他百般无聊地看着延绵至远方的道路边喃喃自语:「陛下真是麻烦,居然交代我这种工作,真搞不懂他到底要做什幺,回去一定要向雨露大人打小报告,要雨露大人好好教训一下陛下才行。」

原本是座富丽堂皇的谒见厅如今变成断垣残骸,早已看不出它的原貌。亚维斯好不容易从崩塌的天花板中爬出,他赶紧找寻伙伴们的身影,见到伙伴们都安然无恙甚至没有受任何伤的身影时,他忍不住鬆了一口气。

「陛下,你没事吧?」亚维斯在残壁中敏捷地东跳西跃然后安然停在正在拍掉身上灰尘的齐连面前。

「被他大闹一场逃跑了。」齐连摇了摇头表示没事,只是看起来极度不开心的样子,不仅让企图想杀掉他的人逃走还让伊尔烈兹肆无忌谈地毁了这里,能开心起来也很奇怪。

「可是他避开我们……」星冥沉静道出众人的心声。

伊尔烈兹拿出镰刀后,以凭一人之力根本办不到的力量切开天花板,天花板顿时因为失去支撑力开始崩塌,伊尔烈兹趁机带萨伊罗他们逃之夭夭,被天花板的崩落而阻断去路的齐连他们完全束手无策,最后只有亚维斯尝试穿越崩落中的天花板,但差点就被活埋。

「楚约堤你太冲动了。」亚维斯不想面对这问题,虽然伊尔烈兹的确没伤到任何人,但确实是和他们站在对立的位置,这是不争的事实,他扭头对楚约堤训斥:「你不是说要原谅伊尔吗?怎幺还这样说话呢?」

「我只要想到他不断和我们作对我就忍耐不了,难道他要不断这样下去吗?为什幺他要一直这样?我们受得伤已经够多了,到什幺时候才可以停止?难道他没有发觉吗?这幺做受到最大伤害的明明就是他自己。」楚约堤发出无奈的叹息。

「楚约堤……」

「那就让他无法和我们对立吧!」齐连走到他们之间,态度坚硬的说。

「陛下这话是什幺意思?」纳姆摸不着头绪的问。

「我的意思是说把他抓回来让他无法和我们对立,我要藉此改一改他错误的观念,伙伴可不是随他高兴就留不高兴就走的!」齐连眼神暗了下来,不知道想到什幺计画般扬起诡计多端的邪笑。

「先不管陛下的计画可不可行,他刚刚可是轻而易举地毁了这里喔?就凭我们怎幺抓得到他?」亚维斯强调最好不要动伊尔烈兹的歪脑筋,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他们自己。

「况且现在我们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说不定他已经离开特玛城了。」

「我想他一定会待在这里的。」齐连带着十足肯定的语气信誓旦旦的说。

「陛下的依据是什幺?为什幺陛下这幺肯定伊尔会待在特玛城里?」

「羁绊这东西可是想断也断不了,不管他怎幺努力否认还是无法掩饰那已经连繫上的羁绊,他只是在闹彆扭罢了!他要是想和我们划清界线,为什幺帮助那些人呢?要是真的是因为他们是救命恩人而不得不帮,那为什幺要在我们面前露出真面目?明明不想让我们看穿他的身分把镰刀寄放在那女孩那边,那为何要和我们相认?」

齐连竖起一根手指,肯定的说:「伊尔他只是背着自己的真心故意撇清和我们的关係!一定是这样没错!」

「要是真是如此,他这幺极力撇清关係不是真心的,那我们要怎幺做才能让他正视自己的内心,最重要的是要怎幺把他抓起来?」

「这就是时机的问题。」齐连忽然露出不怀好意的笑说:「我一定要他赔偿毁掉我宫殿的损失!」

「……」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 名称:丑八怪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02: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