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全文阅读

法文塞德怒不可抑地直指薇多,粗鲁大吼:「薇多!你为什幺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法文塞德怒吼而出的名字跟柳月国鼎鼎有名的亲卫队队长的名字一样时,众士兵都一阵譁然。

「你看不出来吗?塞德?我现在是叛乱军的头领!」听到薇多还是熟稔地叫他塞德,让法文塞德有种被当成白癡耍的不悦感涌升而上。

「你为什幺会是叛乱军的头领?」法文塞德冷声逼问。其实他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事情的真相,但是还没有得到证实前,他是不会承认自己的猜测。

薇多好笑看着法文塞德,这幺明显的事还用得着问吗?她像只慵懒的猫般瞇起了眼,懒洋洋的回说:「塞德,你没有脑袋吗?还是说你满脑子都是那个失败的公主?想也知道,我之所以在这里就是要把你们的国家给灭了!我要你跟你那愚昧的公主嚐到无比的屈辱。」

法文塞德失去了冷静,他咬牙切齿地怒吼:「所以说打从一开始根本就没有要跟我们合作的意思?」

「没错!我提出合作提议的用意就是要让你们自取灭亡!我诱导你们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你们被我骗了整整三年,这三年你们从没有怀疑过我,真是好笑!」薇多的声音异常清晰地传入法文塞德的耳中,他久久无法从震惊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只能愣愣听着薇多嘲笑的话语。

「大人……」在一旁护卫的菲因索利担忧地望向法文塞德,他对两人的对话一知半解,所以也不明白法文塞德为何如此激动的原因,只能大致猜测那个叫薇多的人利用了法文塞德。

法文塞德见菲因索利忧虑地唤他,他心想现在自己可是总指挥官,要是自己倒下,众士兵们不就群龙无首了吗?法文塞德在心中默念要自己冷静的话边和薇多对峙,至少在气势上可不能输人。

「那幺你真正的目的是什幺?」法文塞德小心翼翼地应对。

薇多像是听闻什幺喜讯似的大大的咧嘴一笑说:「塞德,你可终于问到重点了,打从和提亚公主定下协议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输了……而且是惨败!」

薇多敏锐捕捉到法文塞德一闪而逝的困惑色彩,补充说明道:「你还记得吧?我们是为了什幺东西而合作?」

法文塞德不明了薇多到底在说什幺但还是回答道:「不就是兵器?」

「那你应该也记得当时我们进入那飘浮在空中的岛屿的事吧?你不曾想过吗?那些消失的居民跑到哪里去了呢?」

法文塞德缓缓地瞪大眼,薇多光看这反应就知道他明白了她想表达的意思。

法文塞德宛如在否定什幺似的不断摇头,喃喃地说:「不可能……怎幺会这样?」

薇多满意看他现在这副受创的受伤样,她等这刻等很久了。

法文塞德冷不防朝薇多猛扑过去,手上紧握住他爱用的武器,在贴近薇多身前时长枪毫不犹豫朝她的罩门凌厉一刺,但在法文塞德冲过来前,薇多早已戒备,轻而易举地化开这攻击还顺口嘲弄:「怎幺?恼羞成怒了?」

日藤国的士兵们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看法文塞德一连串凶猛的攻势,他们不知是要在后头待命就好还是要上前助阵?他们想请示法文塞德,但显然他根本无暇注意到这里,甚至连菲因索利的叫唤也没听到。

薇多两手各掷一把短刀,她的攻击宛如舞蹈般华丽,交错的武器激起激烈的火花,空气为之扭曲。两人打得火热不分上下,谁也无法打破僵局。观望的众士兵屏住气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深怕打扰到两人的决斗恐怕会成为他们的剑下亡魂。

「许久不见了,你变得越来越厉害。」薇多机敏挡下法文塞德刁钻的一击还顺便回敬时,法文塞德忍不住这幺讚叹道。

这时菲因索利略显紧张的声音传来:「大人……佣兵正朝我们这里过来了!」

法文塞德猛然回神,忽然意识到自己突然和薇多大打一架似乎不太妥当,只见薇多远离自己十几步远,笑说:「谈判破裂了,你们给我去死吧!」

远远就听见远比日藤国士兵人数多好几倍的人正踏响大地,从这里就可以感受得到莫名的震撼。还没接触,士兵们都开始胆怯起来,震耳欲聋的吆喝声更让士兵们渐渐丧失战意。

法文塞德扯破喉咙大声命令底下的士兵:「各位弟兄!别害怕,只是他们在虚张声势!往前冲!展现各位的气魄给他们瞧瞧!」

法文塞德声嘶竭力地激励众士兵的士气。

「垂死挣扎……」薇多冷冷地在一旁说道。

法文塞德强压下想再上前和薇多大战几回合的冲动,但现在不适合。

他严肃地一一看着每位带着僵硬神情的士兵,他一句一字的说:「各位兄弟,虽然这场战争赢的机率微乎其微,但是不可以因此就放弃,能赢当然是最好,不过可别忘了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完成!我们是为了忠实完成这项指令而站在这里!」法文塞德努力想让胆怯的部下们壮起胆子。

众士兵因为法文塞德激励的话努力振作精神,他们各个拔出自己的武器,英勇地要和佣兵正面相锋。虽然人数少得可怜但他们的魄力还是不容忽视,更重要的是他们可是这几年的战争存活下来的强者,可不会这幺容易就被击倒。

佣兵的前方部队和日藤国的士兵对上了,他们奋力斩杀眼前所见的敌人,毫不留情,不给任何情面。

法文塞德一马当先,抱着必死决心的士兵们自杀式的主动冲向敌人,遇到佣兵立即大力挥动武器,鲜血污染了大地,哀嚎声响辙遍野,地上更是躺满不知是敌是友的尸体,每副尸体都是死伤惨重,不是断手断脚就是内脏被挖出,甚至是人头和身体分离。

虽说法文塞德他们击倒不少敌人但他们自己也是死伤惨重,再加上双方人数的差距,情况完全是一面倒,对法文塞德是极为不利。

输只是迟早的问题,这是不分双方共同的想法。

尤其是薇多这个高强的对手下,法文塞德他们的死伤人数不断攀升,所以法文塞德只好全力和薇多纠缠,不让她再把情况弄得更糟糕。这时一名佣兵趁法文塞德和薇多纠缠不休,也就是无法顾及其他事情时趁机偷袭,还好菲因索利上前代替他挡开攻击并回以一剑。

「大人,您还是逃走好了!」菲因索利边杀敌边劝谏法文塞德。

法文塞德边应付薇多边朝菲因索利回吼:「现在还再说这个?我不会抛弃众弟兄一个人逃跑!」

法文塞德强硬的态度让菲因索利语塞许久,这时底下的士兵们也上前劝练他:「将军大人,菲因索利说的不错,您还是赶紧撤退吧!这里有我们挡住,没有问题。」

「我绝不会就这样夹着尾巴逃跑!我绝对要把她给碎尸万段!」法文塞德怒视薇多并发下狠誓。见法文塞德如此坚决让众士兵们感到无比为难。

薇多一个翻身落在法文塞德前方,她对于法文塞德说的话没有一丝的害怕,有的只有满溢心头的刺激,她冲上前去再度和法文塞德进行新一轮的打斗,她灵活的动作看在他人眼里宛如残影,但法文塞德能被封为将军可不是没有原因的,在他眼中,薇多的动作简直是慢动作,想必薇多也是这幺认为。

法文塞德和薇多打得难分难捨、不分轩轾,无及顾瑕其他事情。任凭菲因索利和其他士兵的规劝,法文塞德也听不进去。

「法文塞德!」这时一道浑厚的声响盖过全部的打斗声传进法文塞德耳里,他分神往上看去,是决心和这宫殿迈向死亡的皇后正站在阳台上呼唤他。

「陛下?」菲因索利递补法文塞德的位置和薇多对抗,虽然对他来说对付薇多十分吃力但是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会败阵下来。

「法文塞德,汝忘了和吾的约定了吗?汝不是要替吾好好守护提亚吗?要是汝死在这里怎幺照顾提亚呢?」皇后凌厉地直问法文塞德。

「咦?」

「是啊!将军大人,能带领大家夺回一切的就只有您,所以您不能死在这里!」其余底下的士兵附和皇后要法文塞德逃走。

「我……」法文塞德挣扎不已,他不知道现在自己是该抛下尊严逃走还是贯彻自己的尊严战死沙场。

「塞德,你要逃跑吗?」薇多边轻鬆对付菲因索利边分神冷冷地刺激法文塞德。

「法文塞德大人!别受这卑鄙小人的刺激!殿下需要你!难道您忍心抛下殿下一个人吗?」菲因索利大吼道。

「……我知道了。」

众士兵齐心合作为法文塞德开了条血路,几名士兵上前挡在菲因索利面前誓死和薇多对抗,菲因索利被众兄弟的找死行为大感不解。

一名士兵在成为薇多的刀下亡魂前拼命对他说:「菲因索利,你也逃吧!将军大人需要你从旁协助!」

薇多轻而易举解决这群找死的士兵,但是另一批士兵马上递补而上和薇多打起来,就是不让她接近菲因索利和法文塞德。

菲因索利的眼眶一阵发热,他忍住想哭的冲动,大喊:「各位弟兄!我绝对会替你们报仇!」众士兵对他露出永别的笑容,菲因索利背对他们,听他们惨死前的哀嚎。

「法文塞德大人!」菲因索利跟上法文塞德,无意义地叫法文塞德的名字。

法文塞德两人在众弟兄们的帮助下逐渐退出战场,他在菲因索利叫他的时候瞥了对方一眼,沉声怒喝:「不准哭!记住今天所受的齿辱!我绝对会加倍奉还!」

菲因索利赶紧抹乾泪水,扯破喉咙大喊:「遵命!」

当他们逃离战场的时候,他们最后看到的是住了许久的辉煌宫殿正在熊熊燃烧中。

七天后,日藤国灭亡的消息传遍整座大陆……

  • 名称:男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02: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