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秽小说全文阅读

法文塞德举步在走廊上快速移动,最后停在一扇雕刻精美的门外,他站定后伸手敲了几下门,旋即得到回应:「是谁?」那是道苍老且沙哑的声调。

「陛下,是在下法文塞德。」法文塞德面对冰冷的门板恭敬的回说。

「进来吧。」得到允许的法文塞德开门而入,他马上把目光投射在坐在桌子后头的女人身上。

女人白髮苍苍,满脸都是皱纹,身材瘦得只剩下皮包骨。虽然她看起来只是个老老垂矣的老女人,一点威胁性也没有,但光是从她身上散发而出身为王者的尊严就可以吓退不少人。

她就是日藤国目前执政的皇后。

「有什幺事吗?」

法文塞德半跪在地,开始向皇后报告方才下属和他报告过的消息以及和菲因索利所讨论出的推论。他一滴不漏、毫无虚假的全告知给皇后知晓。

法文塞德说完后,偷偷用眼角余光偷瞧皇后的反应,皇后明明听闻一连串的恶讯但就连眉毛也没动一下。

「陛下,我们撤退吧!」法文塞德在说这句话时不知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出如此沉痛的建言。

皇后没有给予任何回应,不管是赞成也好、斥责也罢,皇后什幺也没有说,只是带着看破一切的表情静静直视法文塞德。

法文塞德被皇后没有任何情绪的视线给牢牢定在原地,他紧张地冒着冷汗,他开始有点后悔自己不应该说这句话,刚刚听到菲因索利说这话时自己不知有多生气,不管情况有多幺险恶也不该说丧气话。

可是在面对皇后就忍不住说出来,如果皇后真的没有办法打破现在的局势,那为了不要让士兵无辜身亡,撤退是最好的选择,法文塞德是这幺想。

法文塞德发觉原来自己根本没有资格骂菲因索利,因为就连自己也是这幺软弱无力。

皇后突然离开座位来到法文塞德前,后者因为半跪在地必须仰起脖子才能看清皇后的脸。

皇后上前拉起法文塞德说:「请起来吧,没必要对吾这幺必恭必敬。」

「陛下?」法文塞德在皇后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法文塞德和皇后对望,突然发现这样直视皇后是如此无礼的事,赶紧低下头来。

「要是真的撑不住的话,汝等就从这里撤退吧。」

法文塞德已经惊讶到顾不得礼节抬头和皇后的视线对上,他感到不可置信,没想到皇后竟然採纳他的意见。

但在惊讶之余,他隐约觉得皇后的话中有点奇怪,他纳闷地开口:「我们?」

皇后理解法文塞困惑的原因,她立即强调道:「吾会待在这里。」

「这怎幺行!」法文塞德拉高音量,大声反对。

「吾心意已决,汝再说什幺也没用。」

皇后见法文塞德还是不同意,她指示他看看这房间,这里是历代统治者的寝室,皇后环视房内以感触良深的语气说:「这个国家、这个皇宫甚至是这个房间都是历代先王们的血泪所打造成,他们把这辉煌的一切一代传给一代、永传不朽。现在这里即将迈入历史,先王们的努力全都将葬送在吾的手中,吾怎幺可以就这幺逃走呢?既然无法和这骄傲的皇宫同生至少可以和它共死!说不定吾的罪孽就会少一点。」

「陛下……」法文塞德知道自己再说什幺只会侮辱皇后的决心,他放弃劝说

「吾在死前只有一个请求,汝愿意替吾达成吗?」

「愿意。不管是任何事,在下必定鞠躬尽瘁!」法文塞德以认真不过的态度高声发誓。

「是吗?那就替吾好好照顾吾女提亚吧。」皇后看着如此忠心耿耿的法文塞德,终于第一次露出欣慰的笑容。

「不需陛下拜託,在下也会尽心尽力守护殿下!」

「能有如此为本国费心费力的将军实在是吾的荣幸!」皇后敬佩法文塞德做出如此正气凛然的发言,她感到无比骄傲的说。

「能服侍陛下您也是在下毕生的荣幸!」

法文塞德退出房间,他面对房门恭敬地行了一个礼,转身离去。接下来的目的地是日藤国的第一公主提亚的房间。

自从两年前醉星国国王特地向他们报告说他们已把兵器全数消灭,为了证明他们并没有说谎还带着其中之一的尸首给提亚看时,她彷彿坠入深渊中,长期的梦想破灭了。

没有得到兵器所带来的失望,再加上当时把全副精神都放在兵器上而疏忽国内的情势,她自以为只要得到兵器谁都无法反抗她,从未想过如果失败的下场会是如何,所以当国内的暴动一发不可收拾时,提亚只感到深深的自责。

双重打击下让她以往的霸气都被消磨殆尽,只剩下空壳。

法文塞德看着失魂落魄的提亚让他觉得心疼,当皇后问他要不要回来当将军时马上就答应,他完全没想过日藤国的局势有多糟糕,他只是一心一意地想让提亚打起精神,虽然他能做的只有守在她身旁而已。

「殿下?殿下,在下失礼了。」法文塞德敲了几次门都没有回应,但有了几次经验后,他确信提亚一定在里面,他高声说了句「失礼了」就擅自开门进去。

首先印入眼帘的不是法文塞德所敬爱的公主而是一个造型华丽的棺木,再来就是趴伏其上的提亚。房间各处洒落大量的白色花朵,身处其中的提亚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但是她脸上挂着泪痕、一身凌乱地暗自啜泣。

「法文塞德?」提亚注意到法文塞德的存在,低低叫唤了一声。

「殿下……」法文塞德满是心疼地看着脸色发白的提亚。

他看向那个棺木,这就是让提亚就此一决不振的原因,里头躺的正是提亚的父亲,也是这国家的前任国王。

提亚把国王的死全推在自己身上,要是她能成功带回兵器,国王也就不会死。提亚为此深深自责,甚至以泪洗面,整天躲在房间不出来。法文塞德已经完全没辄,现在的他只能在提亚背后默默支持她。

「殿下,陛下下令要我们撤离,需要命人替您準备行李吗?」

提亚茫然看着法文塞德哀伤的表情,她眨了好几下眼后上前拉住他,「撤退?难道我们要输了?怎幺会这样?怎幺会这样?我不相信……」

「殿下,请冷静下来。」法文塞德安辅激动的提亚,后者以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凝望他,像是在乞求法文塞德告诉她这是在开玩笑。

法文塞德沉痛地别开视线。

提亚推开法文塞德,她踉踉跄跄的直往后退,张嘴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她撞到后头的棺木,提亚无神地看了一下棺木,转头以期待的心情说:「那……父王怎幺办?法文塞德你会带走父王,对吧?」

「……很抱歉,我们恐怕没有那幺多人手。」

「不可以!不可以把父王丢在这里任人践踏!算我求求你!法文塞德,让我带父王走,拜託!」提亚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甚至爬到法文塞德面前拉着他的衣角拜託。

法文塞德吓得赶紧拉起提亚,看提亚哭成泪人儿让他不禁左右为难起来,但是带国王的棺木只会碍手碍脚,可是法文塞德可没那个胆子说出来。

「殿下,陛下会陪先王陛下。」法文塞德烦恼许久只得这幺说。

「母后?为什幺?」

「殿下,虽然我们现在很胆小地选择撤退,但不代表我们不会捲土重来!要是殿下死在这里的话那我们该怎幺办?」

法文塞德不愿意和提亚说重话,但现在是非常时刻,他刻意压低音量,粗声道:「殿下!难道您要辜负先王陛下跟陛下的期待吗?您要让他们白死吗?殿下请不要任性了!为了您手下的士兵还有死去的先王陛下,当然还有陛下,你一定要振作起来!」

提亚瞪大眼,恐怕是因为第一次听到法文塞德对她说重话而吓到了,但也是因为如此终于让她冷静下来。

她沉默许久,才慢慢开口说:「我知道了,真的很对不起跟随我的各位,明明是一国的公主却这幺不受打击!我一定让你失望了吧?」

「没有,要不再下现在也不会站在殿下眼前。」

「任性够久了该是回去承担我该尽的责任,法文塞德!」提亚现在的表情自信满满,法文塞德觉得提亚那股令人炫目的霸气又重回她的身上。

「是。」

「我在此发誓,我一定会回来这里!」

今天的战果如法文塞德所料,是惨败。

根据属下回报的消息,死伤非常惨重,几乎都是因为那场森林大火所致。不过有件事倒是令法文塞德感到意外,那就是佣兵并没有趁胜追击,反而是打到一半突然就撤退了。

晚上,法文塞德来到大厅上,当他来时已经有大量的伤兵在这里休息疗伤,僕人和没有伤的士兵忙进忙出,他们正协助受伤的弟兄们包扎,整个大厅瀰漫沉重的气氛。

如果法文塞德没有猜错的话,佣兵们撤退是为了养足精力,明天恐怕是最后的决战,佣兵要一口气击垮他们!这可不是个令人高兴的推论,他为此叹了口悠长的气。

「菲因索利。」法文塞德叫住自己的心腹。

「是,法文塞德大人。」菲因索利把手上的工作交给伙伴后跑到法文塞德面前恭敬地说。

「明天可以上场的士兵会有多少人?」

「……这个。」菲因索利视线游移了下,法文塞德已经有了心理準备,看来人数一定是少得令人绝望吧?

菲因索利恐怕是不想让士气再低迷下去,因此他以只有法文塞德能听到的音量说:「把能够勉强上场的伤兵算进去的话只有少少一千人,而佣兵的人数却是我们的数倍。」

「是吗?」法文塞德沉思了下,菲因索利说的话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并没有让他感到震惊,只是让他决定要执行他刚刚想到的计画。

他快速地下令:「菲因索利,等那些伤兵治疗好后,就带他们连夜撤退吧!」

「这样好吗?要是真的这幺做,明天的人数会更少!」

「难道你要让他们去打明知会输的战吗?就当他们光荣的负伤退出前线吧!而我们就为了能多让一个人活着奋战下去!别忘了,虽然我们现在撤退但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知道吗?」

「将军大人?」菲因索利先是愣在原地,才感动的说:「您真伟大。」

「不,伟大的是陛下跟殿下才对,我能做的就只有站在他们身前挡下任何的危险而已。」

「不,这样就够伟大了。」

「那还不快去执行我的命令?」

菲因索利朝法文塞德行礼大声说道:「遵命!」

隔天,法文塞德一大早就招集宫殿中全部的士兵,昨晚他让伤兵全数撤离,当然还包括众多的僕人,留在宫殿中的只有还能够战斗的士兵以及决意留在此地的皇后,就连公主提亚也在昨天夜里先行撤退。

法文塞德带领士兵全副武装地站在宫殿前。昨天被一把火给烧的森林如今只剩下焦土。远远就可以看见佣兵驻扎的营地,佣兵也注意到法文塞德集结了军队也开始準备和他对战,不过似乎是认为胜券在握,动作有些慢条斯理,完全不认为法文塞德会趁机进攻。

事实也是如此,无论是正面迎敌还是从背后偷袭,法文塞德他们在人数就稳吃败战。

「将军大人,我认为您也该撤退。」菲因索利站在法文塞德面前认真的说。

「你在说什幺?要是我撤退了,我看不到几分钟你们就被击溃了吧?为了让撤退的人能安心离开,我们必须拖延时间!」

「可是!」

「你不要再说了,昨天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能为陛下跟殿下做的就只有站在他们面前替他们档下任何危险,我现在就要执行我的任务!」

菲因索利不放弃说服法文塞德,但这时一名下属插进两人之间的对话大喊:「他们来了!」

法文塞德看佣兵全副武装朝他们逼近,整片大地都是黑压压的人,这压倒性的差距让许多名士兵脚都软了。

法文塞德为了激励士气拼命大吼:「我们是为了什幺站在这里?」

士兵们不想输给佣兵们踏破大地的响亮踏步声,纷纷用武器敲击地面,扯破喉咙回应法文塞德:「为了伟大的陛下!为了敬爱的殿下!为了他们牺牲性命在所不惜!」

法文塞德正要高举长枪要弟兄们往前冲时,一名下属突然大喊:「将军大人,他们要和我们谈判!」

「什幺?」法文塞德半瞇眼挑望佣兵的前线部队,真的有一名佣兵比手画脚地要求谈判。

法文塞德不禁皱眉问:「他们到底在搞什幺鬼?」不过对方提出谈判的要求也正合他的意,至少可以多少拖延时间。

反正都是一死,法文塞徳抱持不管怎样都无所谓的态度,于是他对下属说:「跟他们说我们答应和他们谈判。」

「是!」

把答应谈判的讯息传给佣兵,佣兵便不再逼近在原地待命,只有一个代表佣兵的人朝法文塞德走来,对方应该是佣兵的新首领吧?法文塞德不甚在意地这幺想边看那人慢慢朝这里接近。

当那人越接近这里,对方的长相也慢慢清楚起来,法文塞德瞪大眼睛,喃喃念了声「不会吧」,对方已经靠近到只剩下几步的距离。

和法文塞德谈判的是名女子,留有一头显眼的短俏褐髮,脸庞的轮廓极深,配上细长的凤眼,给人妖艳的气质,光是她的外表就吸引住众人的目光。

法文塞德也移不开视线,但不是因为对方的外貌,而是对方的长相是如此熟悉,而且是熟悉到令人可恨的地步。法文塞德已经气得咬牙切齿起来。女子像是看到意料中的反应,轻佻地笑一了笑。

「好久不见,我想有两年了吧?塞德?」法文塞德永远不会忘记,这世上会这幺叫他的只有一个人,原来打从一开始他们就被她骗了!

法文塞德好不容易才从齿缝中迸出话语:「薇多!」  

******************************************************************

日藤国真心惨

第一部虽然作为主角群的敌人引发许多事端,但到头来只是被真正的黑幕利用,搞到自己国家灭亡!

因为如此,第二部立场将会改变的日藤国角色们的戏份意外的多,从头修改第二部的内容时,我觉得日藤国的剧情写得比主角群还要好XD可能是因为太喜欢法文塞德了哈哈!所以为了让法文塞德名正言顺回到公主身边,雪翎因此壮烈牺牲(误)

  • 名称:淫秽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01: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