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0全文阅读

西丝坦丁和紫云回到旅店时已经中午,没有看到伊尔烈兹的身影,西丝坦丁把整间店都翻遍了就是找不到他。

「哥哥会跑到哪去呢?」

紫云笑了一笑后说:「西丝坦丁中午想吃什幺?」

「啊!我也要来帮忙!」

西丝坦丁话是这幺说,但是跟紫云进到她认为是厨房的地方时不禁吓了一大跳,紫云问她怎幺了她只是胡乱带过。

西丝坦丁差点忘了她的世界跟人类世界的差异是很大,既没有电力也没有瓦斯炉这种东西,想当然他们的生活方式肯定和西丝坦丁不一样,不过没有瓦斯炉是要怎幺煮菜?

「怎幺了?不是要帮忙?」紫云困惑看站在门口伫立不动的西丝坦丁。

「那个……我第一次煮饭所以……」西丝坦丁赶紧扯了个谎,她是会煮饭可是不会用这里的器具。

「原来如此,没关係我可以教你。」紫云温柔对西丝坦丁招手。

「真的?好高兴喔!」西丝坦丁笑得一脸灿烂的样子也让紫云笑了起来。

「紫云?你在吗?」原本正要开始煮饭的两人听到有人喊紫云的声音。

紫云先是抱歉对西丝坦丁点点头后再去看看是谁,西丝坦丁尾随在后。

「千芕找我有什幺事吗?」

是昨天晚上跟紫云在一起的年轻女子,西丝坦丁礼貌性的点了个头。

「你好!你哥哥在霄月那里!」千芕亲切告知伊尔烈兹的去向。

「咦?霄月?」西丝坦丁眨眨眼,说出陌生的名字。

「我看他一个人在旅店挺无聊的就叫霄月陪陪他。」千芕解释。

「我们刚好要準备午餐要不要留下吃一顿再走?」紫云邀约道。

千芕的眼神游移一阵子后才爽快的点头说:「嗯!也好!需不需要我帮忙?」

紫云摇摇头指着西丝坦丁说:「有她就够了,你在这里等就好。」话一说完就接收到千芕不快的眼神。

「嗯!请尽情期待!」西丝坦丁笑笑的说。

千芕摸了摸西丝坦丁的头当作是奖励:「我有点事要跟紫云阿姨说,可不可先到里面等?」

西丝坦丁认为可能是朋友间的秘密不方便被外人知道,所以她马上点头答应就先行离开。

千芕确定西丝坦丁离开后马上换了个表情,她为了避免西丝坦丁听见所以特地压低音量:「你在做什幺?她都是个即将要死的人没必要对她这幺好吧?难道你后悔了?」

「只是因为罪恶感作祟想要让她能尽量快乐点,希望能弥补点什幺。」

「你太善良了!跟你说计画已经定下来,已经容不得你反悔了!知道没?」千芕恶狠狠的警告。

紫云在心中否定,她一点也不善良,要是善良的话她老早就要西丝坦丁他们逃走了!她只是个不惜牺牲他人也要让自己的女儿活命的卑鄙小人而已!紫云自责这幺过分的自己。

夜晚,西丝坦丁先是敲了敲门才开门进入房内,她的视线直直投射在坐在床沿边不知在想什幺事情的伊尔烈兹上,他似乎没听到方才的敲门声更没注意到西丝坦丁的存在,只是怔怔望着窗外黑压压的景色。

「哥哥还没睡吗?我泡了杯茶想请你喝喝看。」西丝坦丁唤回伊尔烈兹的神智,她坐在床沿上,把端来的茶杯塞进伊尔烈兹的手中。

伊尔烈兹望着手中的茶杯不禁呆了半晌,他已经出神到连西丝坦丁什幺时候进来都不知道,所以手上突然被硬塞了个杯子让他吓了一跳,愣了许久他才举杯品尝西丝坦丁泡的茶,他放下空空的杯子,对西丝坦丁温柔一笑说:「很好喝,谢谢。」

西丝坦丁腼腆一笑,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哥哥还在想同伴的事吗?」西丝坦丁收起笑容,认真注视伊尔烈兹的侧脸,担忧的问。

伊尔烈兹对上西丝坦丁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西丝坦丁真的很关心他,他露出淡淡的微笑想让西丝坦丁不要这幺爱操心:「偶尔会突然想到他们,不过我没事……或许吧?不管如何,我始终相信这幺做是正确!我不会后悔,我想时间会证明一切。」

伊尔烈兹说的极为不确定,这只让西丝坦丁更加忧心,伊尔烈兹苦恼得紧皱眉头,不知该怎幺做才能让她安心,想了老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幺办,不过为什幺要说这些话呢?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他刚才明明就不是在想这件事。

他对上西丝坦丁担心的眼神,不知道为什幺总是无法在她面前藏住心事,还是其实是以前的习惯改不了呢?西丝坦丁总是他吐苦水的对象。

「其实我在想另一件事。」

伊尔烈兹成功转移西丝坦丁的注意,后者直眨眼直问:「哥哥在想什幺呢?」

「西丝坦丁想在这里待多久呢?老实说我想早点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伊尔烈兹刚刚想了许多,这个村子的人很热情也很欢迎他跟西丝坦丁,但问题是太过热情了,反而觉得可疑,感觉上有什幺阴谋。

「为什幺?是因为怕被哥哥的伙伴追上来吗?」西丝坦丁看来是没发觉什幺异样,光看她那幺吃惊的样子就可以猜到。

「不、不是这个原因,总觉得这村子给我的感觉很不自然。」伊尔烈兹尝试表达自己对这村子的看法。

「可、可是紫云阿姨、千芕姐姐还有大家都很亲切,待我也很好!」西丝坦丁无法理解伊尔烈兹口中的不自然是什幺意思,但是她真的觉得这村子的人不是坏人,她有点激动的反驳说。

「也可能是我多心了。」伊尔烈兹不想让西丝坦丁不高兴,他强制结束了话题。

西丝坦丁沉默不语,她不是怀疑伊尔烈兹说的话,可是要她怀疑紫云他们她办不到,她偷偷斜视伊尔烈兹,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他现在的表情实在看不出他的心情如何。

明明发过誓要尽力回报伊尔烈兹对她的付出,但是因为伊尔烈兹的出现以及来到人类世界的缘故使她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伊尔烈兹不管发生什幺事对她总是这幺温柔,包容她的任性,使她太过得寸进尺了,西丝坦丁谴责这样的自己。

「我果然……」

伊尔烈兹没听楚西丝坦丁的话,他转过头问:「你刚刚有说什幺吗?」

「那至少我们参加完他们替我们办的欢迎会吧?他们期待很久,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所以要走可以等到三天后再走?」西丝坦丁恳求道。

伊尔烈兹不疑有他马上点头答应:「好,我们三天后再走。」

他没想这幺多,所以根本没注意到这话让西丝坦丁更加自责。

来到这村子的第二天一大早,西丝坦丁又跟紫云出门,而伊尔烈兹则是被一早来访的霄月给强拉出去。

村子外头有一处颇大的湖水,远离尘嚣的湖水清澈见底,湖底满是青苔,使湖水看起来是淡淡的绿色,里头有各式各样的鱼儿在嬉戏,看起来好不快乐。

霄月择了一块大石坐下,不理会不知所措的伊尔烈兹开始埋头準备钓鱼。

伊尔烈兹站在一旁看霄月手拿一根细长的竹子,在其中一头绑了条长长的线,在线的另一头有看起来是钩子的东西,虽然比在天空城看过的简陋多,但的确是鱼竿,所以霄月是带他来钓鱼?

「你傻站在那做什幺?快过来!」伊尔烈兹闻言在霄月一旁的石头上坐下,手上马上被霄月塞了一根钓竿,他愣愣拿着钓竿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根本没钓过鱼所以完全不了解这钓竿要怎幺用。

霄月熟练在鱼钩上挂上饵,大手一甩,只听得到「扑通」一声,鱼钩顿时消失在水中。

霄月注意到呆呆盯着他看的伊尔烈兹,望了下他手上的钓竿马上理解是怎幺回事:「看你这呆样肯定没钓过鱼……拿着,这给我。」

伊尔烈兹跟霄月交换了钓竿,霄月重複刚才的动作把跟线绑在一起的鱼钩丢进湖水,他好心对伊尔烈兹解说:「接下来只要等鱼上钩就好,当你感觉鱼竿有动作使劲拉上来就对了!」

听霄月说的简单,伊尔烈兹一直抓不准时机,上钩的鱼每次都跑掉,他望着空荡荡的木桶,半条鱼也没有,不过倒是给他钓上不少垃圾,反观霄月却是大丰收。

「你们为什幺会突然想出门游历呢?」霄月可能是觉得有点无聊开始跟伊尔烈兹攀谈起来。

伊尔烈兹正在挂上鱼饵,听到霄月的问题分心把饵给弄掉在湖中,他重新拿出新的鱼饵边回答:「因为没地方可去。」

「没地方可去?」霄月转头上下打量伊尔烈兹像是在猜测他的年纪。

伊尔烈兹没多说什幺也就任由他看,一个人自顾自的把挂上鱼饵的鱼竿线甩了出去,湖面掀起小小的水花。

「你没有家吗?你的家人呢?」霄月虽然知道这幺问可能会得到不好的答案,但就是忍不住问出口。

伊尔烈兹遥望湖面,迟迟没有说话,霄月原本要出口说「当我没问」时就被伊尔烈兹抢先出声:「家吗?算是有吧,我曾经有一群没有血缘关係的家人,但是我背叛了大家,所以也就无法在那里继续待下去。」

原以为伊尔烈兹会说家人都死了只剩下妹妹的答案,没想到会是这样,霄月因为吃了一惊而语塞,看来他好像不小心问到伊尔烈兹不好的过去,这时候应该不要再继续追问下去,可是开启这话题的他好像显得很不负责任。

霄月悄悄窥视伊尔烈兹的侧脸,看起来没有生气可是也没有显得不在乎的样子。

「背叛?为什幺要背叛家人?」霄月在心中挣扎许久,最后抵不过好奇心,厚脸皮的追问。

伊尔烈兹终于缓缓转过头来面对霄月,脸上毫无表情可言,霄月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副表情更让他感到害怕,因为完全看不出对方在想些什幺,霄月不知吞了第几次口水时,伊尔烈兹张起嘴,极为平淡的呈述事实:「因为我杀了人。」

「耶耶?」霄月摀住嘴,瞪大流露出害怕情感的双眼,紧张的看着伊尔烈兹。

两人无语的对视,直到霄月已经快要忍受不住,想要大叫逃离时,伊尔烈兹勾起别有深意的微笑问:「原来你相信我的话?」

「难道是骗人的?别、别吓我!」霄月顿时虚脱,他可不敢说他吓到连腿都软了,因为这不就中了伊尔烈兹的圈套?但是看见伊尔烈兹笑弯了眼的模样,早就被发现了?霄月偏过头不再搭理他。

伊尔烈兹把钓竿靠在一旁的石头上,双手抱着两脚,头靠在膝盖间,方才恶作剧的笑容已不复见,听见霄月大声吆喝「太好了!又一条!」的声音,闭上双眼,当初为了背叛他们可是做了万全的準备,不过却还是发生一连串他无法掌控的意外,尤其是齐连的事,这次的背叛,齐连肯定永远都不会原谅他吧?

「西丝坦丁?西丝坦丁?西丝坦丁!」

「啊!」西丝坦丁吓了一大跳,手中的水桶被翻倒了,淋了她一身湿。

紫云见状赶紧拿了条布替西丝坦丁擦乾净,嘴里不断道歉:「对不起!因为叫你一直没反应,所以才……」

西丝坦丁表示自己来就好,从紫云手上接过布开始擦头髮,她摇了摇头要紫云不要放在心上说:「是我自己不好在发呆。」

「今天的西丝坦丁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是发生什幺事?难道是跟你哥哥吵架了?需不需我去骂骂他?」紫云想让西丝坦丁振作起来,拼命想要安慰她,只不过只造成反效果。

「不可以!哥哥这幺温柔怎幺会跟我吵架,我只是觉得我的存在会妨碍到哥哥而已。」西丝坦丁先是惊慌的阻止紫云,表情落寞的说。

紫云讶异西丝坦丁怎幺会有这种念头?她尽量放柔了语气说:「才没这回事,西丝坦丁很能干!」

西丝坦丁对想安慰她的紫云露出僵硬的笑容。

「那个时候,哥哥因为我而得以生存,我也因为哥哥而得以活下去,我们必须倚靠对方,虽然是错误的却是不得不为,因为只要我们双方失去任何一个都会活不下去,可是现在我的存在只会妨碍哥哥,哥哥是这幺温柔,他会答应我的所有愿望,这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手足之情我不知道,但是为了我,哥哥会抹杀自己的梦想。」

「哥哥有他想做的事,也有他想过的生活,却因为我让他只能抛去这些来满足我那渺小的梦,明明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明明在那个时候发过誓的、明明哥哥已经得到自由了,我却拘束了哥哥,我好自私!我果然、果然应该……」

紫云大喊「别再说了」紧紧抱住看起来随时会倒下的西丝坦丁,她有种再听下去决心会有所动摇的感觉,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觉得西丝坦丁好可怜,这对兄妹看起来和谐但之间有许多问题,怎幺办?计画已经不能终止了……要她赶快逃走吗?紫云现在强烈的不希望西丝坦丁被……可是这样一来不就跟是自己亲手把女儿给杀了一样了吗?

「西丝坦丁,你的梦想是什幺?」

「我想要哥哥幸福,如果我的死去能让哥哥幸福的话我也愿意。」紫云听了不禁红了眼眶,她觉得西丝坦丁好伟大,反观之下她自己却是如此不择手段,紫云咬着下脣,再这样下去她无法固守决心。

「你认为你的存在只会妨碍哥哥的生活?所以要是你的离去可以让他幸福的话你也愿意做是吧?」

「是?」西丝坦丁总觉得紫云有点怪怪的想抬头看向她,却被紫云更用力的抱住,西丝坦丁只好靠在她的肩头上闷闷的说。

「是吗?」紫云喃喃低语。

虽然是错的却不得不为,紫云为了坚守这想法,替自己找了个可笑的理由,她露出自嘲般的笑……所以说牺牲西丝坦丁说不定就可以替她实现愿望了吧?那幺自己这幺做就不算是错的啰?

齐连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就擅自开门进房,明明现在的时间是接近中午,但房内很阴暗,他看向紧闭的窗户,他大步穿过房内直达窗前,大力一开,明媚的阳光顿时照亮整间房间。

「看到你没事我很高兴。」齐连对床上的人说。

「看到你没把门撞坏我也很高兴。」躺在床上不得动弹的亚维斯打趣的回道。

齐连不悦的扬起眉,他靠在窗户旁的墙壁上,双手抱在胸前,极度不满的说:「亏我还这幺担心你,早知道就不来了。」

亚维斯豪爽的大笑几声,看他这幺有精神应该是好很多,他在齐连的瞪视下止住笑声说:「谢谢陛下的关心。」

「看来你精神不错,楚约堤他们出发了……一接到情报就出发了。」齐连故意不看亚维斯此时的表情,特意的强调,他说这话像是在说「发生这幺严重的事你怎幺还能这幺悠哉?」

「我知道,楚约堤有跟我报备过。」亚维斯神情自若的回答。

「我问你一个问题。」齐连在亚维斯说「请说」后先是犹豫了下才颤颤的开口:「你对伊尔背叛我们这件事有什幺看法?」

亚维斯状似思考沉吟了一声,他认真的说:「应该是很生气吧?」

齐连对亚维斯露出失望的表情,因为他原以为亚维斯的想法会跟他一样才对,没想到……

但这时亚维斯临时补充了句:「以后要是还有机会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齐连已经没有心力在继续听下去,他只是胡乱回应了声:「为什幺?」

亚维斯突如其来的痛呼声让齐连回过神来,他转头望去,惊讶看到亚维斯正忍痛想要爬起身来的身影,他大喊「笨蛋」然后冲过去把亚维斯压制住,亚维斯却反过来抓住齐连的手,一脸「我是认真」的表情说:

「我一定会狠狠揍他一顿,因为明明是同伴,为什幺总是一个人把烦恼往肚子里吞!太不够意思了吧?我们是同伴耶!」

「诶?」齐连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呆滞向亚维斯做确认:「你相信伊尔?」

「那是当然!我相信他这幺做有他不得已的理由!况且我为什幺不相信他?他又没做什幺事更没有当面说他背叛了我们!既然他没做什幺我为何不再信任他呢?」亚维斯强势的反问齐连。

「可是这伤……」

「又不伊尔造成,而且光看当时他的反应也知道他不是有意变成这样!所以我才不在意!」

亚维斯的双眼炯炯有神的和齐连对望,他抿了抿嘴,接者说:「那你呢?你的想法呢?」

「因为我身为陛下所以不得不……」

「不,我不是在问陛下的想法。」在齐连讶异的目光下,亚维斯直视他沉静问:「而是在问你─齐连内心的真正想法。」

「我……」齐连语塞,但看着亚维斯坚决不容反悔的脸庞,不禁想他都可以明白说出自己的想法,那他自己也可以!于是他大声说:「我相信总有一天伊尔会回来!我们会回到以前那段吵吵闹闹却很快乐的时光!」

齐连光是喊出来就耗费他全身的力量,他坐倒在柔软的地毯上,亚维斯带着笑意看向他。

原来是这样,真是狡猾!亚维斯早就看穿他也是相信伊尔烈兹!齐连不免生气的瞪了眼亚维斯,怪他干麻拐弯抹角!害他那幺紧张,以为只有他一个是站在伊尔烈兹那边。

「不过楚约堤是认真的!」亚维斯悠然的说。

齐连忍不住怪罪似的瞪了眼亚维斯,他叹息道:「这是楚约堤的决定我也无法多说什幺!希望伊尔不会死……」

「才不会呢!他是伊尔耶,对吧?」

「也对啦!」齐连是这幺深深信任。

亚维斯记得那时候伊尔烈兹离开前说的话。

亚维斯,身为伙伴、身为朋友、身为一家人,你会原谅他所犯下的一切过错吗?

那是当然的!宫殿是我们的家,而这个家是个避风港,当在外面失去你所立足的地方时这里是唯一你的归处,你随时都可以回来,不管是这个家还是我们都会永远欢迎你!

所以我不管犯下什幺过错,你都会原谅我?要是有一天我背叛了大家,你还会再度接受我吗?

会,不管伊尔做了什幺罪大恶极的事,我都会接受那样的你,因为我以前说过,每一件事都有他的理由,所以要是真有那一天的到来,也是有伊尔自己的理由。

记住你说过的话。

「这是笨拙的家伙。」亚维斯喃喃自语。

  • 名称:100000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06: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