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全文阅读

伊尔烈兹飞也似的朝雪翎奔去,右手的镰刀也有了行动,他朝雪翎的脖子发出凌厉的一击,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毫无拖泥带水,旁人只见一道残影越过、精光闪耀后,就见雪翎有些措手不及,慢了几拍才有了反应,她横架起长剑,档下这击,但劲道过猛使她后退了几步。

薇多趁伊尔烈兹正专心对付雪翎时双手挟起短刀,打算趁人不备,她瞄準伊尔烈兹的死角射去,顿时破空之声响彻云霄,笔直且确实朝目标飞去。

伊尔烈兹用眼角瞄了眼迫在眉睫的危机,他脑袋迅速一转,他毫不犹豫的放开了镰刀,后退几步,雪翎因意想不到的发展而没任何準备,顿时失去重心往前踉跄,伊尔烈兹抓住雪翎露出空档的时机,一个迴旋踢準确击中对方的腹部,雪翎的脸瞬间皱成一团,她顺着攻击的劲道往后飞去,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才停下来。

伊尔烈兹接住快要掉下地的镰刀,反手大力一挥,两道金属相击声刺激耳膜,在「锵、锵」两声过后,伊尔烈兹打下薇多的短刀,这时机抓的极为準确,在场任何一方都自叹不如。

「又变得更厉害了。」不久前才被雪翎打败,现在却轻而易举的压制住雪翎。

薇多虽从怀里取出带线短刀,看来是打算再战,内心却大喊不妙,之前就已经敌不过伊尔烈兹,没想到现在又变得更强大,这之间的差距也跟变大。只是薇多可不会就此退缩,体内狂热的战斗因子正在热血沸腾,难得的决斗机会可不能就此错过!她兴奋地低声笑了笑。

雪翎从地上爬起,拾起离手的长剑,遭受重击的腹部使她的胃部一阵翻搅,她禁不出发出压抑的咳嗽声,一直面无表情的脸庞因疼痛而些微扭曲。

雪翎和薇多在没有任何暗示下,一齐发动突击,两人打算夹击伊尔烈兹。雪翎高举闪耀冷光的长剑,一个直劈落下,直往伊尔烈兹的脑袋挥去。另一方面,薇多在伊尔烈兹后方毫不间断的射出带线短刀,企图让伊尔烈兹无暇应付她们两人其中一方。

伊尔烈兹像是背后长了眼睛般,摆头闪过薇多朝他脸部攻去的短刀,他感受空气的流动来判断出短剑的位置。原以为已闪过攻击的伊尔烈兹忽然痛呼出声,脸颊上出现长长的血痕,他确认般的伸手摸了摸,伸掌一看,上头有自己的血迹。

伊尔烈兹还未思考出一点头绪,薇多射出的短刀又再度接近,他只好赶紧闪身避开却又在身上留下血痕,屡试不爽。像是不想给伊尔烈兹喘息的空间似的,雪翎的攻击非常紧迫,伊尔烈兹只好分心举起镰刀挡住雪翎的长剑,两方僵持不下,谁也不让谁。

雪翎的攻势使伊尔烈兹无法移动半分,这时薇多的短刀直朝他飞来,虽这情况与方才相同,但要是伊尔烈兹没有抓好时机而放开了镰刀,自己的脑袋很有可能会不保,他可不敢冒这种风险。

奥罗菲、翠灵跟纳姆合作无间,掩护着星冥,让他使用细针使敌人短时间内动弹不得,这个计策让他们转瞬间由不利转为有利的一方,迅速且确实的一一打败大量的敌兵,在亚维斯和楚约堤进去天空遗民住所的十五分钟后,奥罗菲他们大获全胜。

「感觉去地狱走了一趟!现在还是害怕的直发抖!」奥罗菲没形象的大躺在地上,胸膛剧烈的上下起伏,呼吸有些急促,全身上下有大小不一的伤痕但并不严重。

翠灵坐在奥罗菲一旁,也是气喘吁吁的模样,体力消耗了一大半,现在完全不想移动半分,她苦笑道:「真是胆小,我还真怀疑奥罗菲哥哥是不是有双重人格?刚刚那幺英勇结果现在却这样……」

纳姆离开藏身地,经过躺着满地的士兵走到奥罗菲他们身边,经过星冥一旁时讚赏似的轻拍了他的肩头。

「比预计的还要快解决,接下来该怎幺办?要去和队长会合吗?」纳姆出声询问大家的意见。

奥罗菲苦着一张脸,他爬起身来哀求道:「要去也等下再去吧!我现在累得半死!」

一旁的翠灵全身震了一下,垂下视线。

「也对,我们这样的状况去也只是拖队长的后腿。我们休息一下再去找队长吧!」纳姆也深感认同,他坐了下来稍作休息。

翠灵反而站起来,在大家困惑的注视下,她默然不语。

「翠、翠灵?怎、怎幺了?」

「你们有思考过兵器的问题吗?」翠灵突然冒出这个问题。

众人一头雾水,完全不清楚翠灵问这问题的意图,因此只能闭口不语,双眼直勾勾看着翠灵。

翠灵见大家满脸困惑的模样,于是换了方式问道:「你们觉得兵器是什幺?」

「诶?不就是强大的武器吗?」纳姆回答不是很确定,他自始至终都这幺认为,但现在翠灵逼问的强势态度让他开始犹豫了起来。

「你们见过吗?怎幺能如此认定兵器就如字面上的意思所言呢?你们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件事根本没那幺单纯!亏你们和哥哥相处这幺多年,却还是什幺都没察觉吗?」翠灵不知为何破口大骂,语气间带着些微的哭音,她拼命眨眼不让泪水不争气的流下。

众人见翠灵气得脸色涨红,泪水在眼框里打转的模样都蹬大了眼睛,他们屏气凝神等待翠灵接下来可能告知的真实。

翠灵稍微控制了下情绪后说:「你们想知道兵器是什幺吗?」

「这样犯规!」薇多仰起脖子看向位在空中的伊尔烈兹,撇了撇嘴说。

「原来是线。」伊尔烈兹张开雪白的双翅,飞向空中避开双方的攻击也让自己喘口气,他见短刀失去他这个攻击目标后直朝向雪翎飞去,后者没有料到伊尔烈兹会逃到天空中而没有任何防备,多把短刀直接划伤了雪翎的身体,她吃痛的又再度倒地。

伊尔烈兹瞇起了眼,看到绑在短刀刀柄上那细到看不见的细线散发微弱的光芒,他会意的喃喃自语。虽然刚才闪过短刀,但薇多操控细线,藉由短刀的冲劲来当作她第二项武器。

「还真不妙。」站在一旁观战的提亚说的话含在嘴里没人听见。原以为靠雪翎就可以一举得胜,她的实力是有目共睹,但没想到伊尔烈兹频频出现意料外的举动使雪翎不断处于弱势,再这样下去不只会输给伊尔烈兹连薇多都会被她比下去。

「殿下。」法文塞德也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其实他老早就怀疑之前雪翎之所以会得胜是不是出于侥倖?因为伊尔烈兹的攻击总是变化多端,捉摸不定。

伊尔烈兹在极好的优势下,他把镰刀高举过头,伊尔烈兹这模样感觉像是名堕落的天使。他打算赶快结束这场战斗,伊尔烈兹瞇起眼睛,嘴角勾勒出不怀好意的弧度,他用两手握着镰刀,紧紧的抓住。

在底下的众人明显感觉到伊尔烈兹忽然散发出和方才判若两人的气息,险恶且阴险的气息充斥在空气中,使人觉得呼吸感到紧滞,全身更是不由自主的发起冷颤,那是杀气,想要致人于死地的强烈心境裸露在大家眼前。

法文塞德上前挡在提亚身前,深怕伊尔烈兹这一击会波击到他们这里,其他人更是胆战心惊的拔出武器,严正以待。

「难不成刚刚都是在放水?现在才要开始认真起来吗?」薇多开始有不安的预感。

雪翎忍痛站了起身来,双眼眨也不眨的注视伊尔烈兹,手下意识的握紧了长剑。

伊尔烈兹的表情认真异常,双翅上下拍动,他维持高举镰刀的姿势,久到底下的人都开始认为这该不会只是虚张声势?雪翎却确实捕捉到了,伊尔烈兹的镰刀在1秒的时间内突然模糊了起来,接者又恢复清晰,时间短的使她误以为是否是自己眼花,但是依照她长久的经验来看,她觉得自己没看错,再加上有隐约不好的预感。

「赶快逃!」雪翎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她对提亚大吼,她自己也跟着转身逃跑,薇多见状也开始远离伊尔烈兹。

大地无预警的震动,提亚他们都因此站不稳而摔得东倒西歪,强烈的狂风吹起大量的沙石,遮住众人的视线,离伊尔烈兹较近的雪翎和薇多感受到划破空气的强劲力量,那是非常人所能办到的。

等到沙石落地,眼前重现光明,众人定睛一看,无不震惊的哑口无言,地面上出现长达一公尺长的弯月型刀痕,直深半公尺,这是何等的力量才能造就现在这痕迹,要是没逃开的话,身体肯定被一刀两半了。

伊尔烈兹从空中俯瞰底下的人那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的模样,他不经意看向一旁,两道人影以飞快的速度朝这里移动。

「这样子人都到齐了,这场闹剧终于可以开始了。」伊尔烈兹对底下的人宣布道。

「人?闹剧?」提亚重複伊尔烈兹所说的话,疑心大起。

「没错,你们不是想要兵器吗?我就让你们看看吧!差不多也该出现了。」伊尔烈兹手指向高塔的透明大门,其余人也都好的转向他指的方向。

奥罗菲忍不住吞了几口口水,战战兢兢的发问:「翠灵,你知道兵器是什幺吗?」

「那当然。」

纳姆和奥罗菲不禁面面相觑,他们当然想知道兵器之谜,这一年来发生的事都和这脱不了关係,这个害他们的生活一团乱的兵器,终于要在这里揭晓。

「那、那兵器、器是什幺呢?」纳姆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好了。

翠灵环视在场的三人,停顿了下,深的吸了口气说:「兵器之名……西丝坦丁。」

「伊尔?」「副队长?」亚维斯和楚约堤两人终于来到位于中心的高塔地带,他们一接近就见伊尔烈兹高高飞在天空的身影,忍不出大喊出声。

「哎呀,又来了新的妨碍者。」薇多皱眉道。一个伊尔烈兹就很棘手了,现在又出现帮手,看来这抢兵器之战可真是艰难!

「这、这是什幺?」楚约堤注意到地面上那又深又长的刀痕忍不住惊叹出声。

亚维斯也注意到了,不免看得目瞪口呆,但他也发现另一个问题。楚约堤见亚维斯突然停了下来也跟着站住了脚,他扭头对亚维斯投以疑问的视线。

「你不觉得怪怪的吗?」亚维斯压低声音询问。

「怪怪的?」

「我不知该怎幺说,总觉得事情没那幺简单。」亚维斯抬起下巴看着伊尔烈兹,感觉上不是翠灵所说的那样,伊尔烈兹是被绑走的,可是要是真是如此不就间接说明翠灵说谎?要不然就是伊尔烈兹了。

亚维斯讶异于自己的猜测,他们是自己的同伴!怎幺可以怀疑他们?可是伊尔烈兹看起来生龙活虎,怎幺看也看不出曾被绑架过?也不能推论说是提亚他们粗心大意让伊尔逃走吧?

「诶?」

不知是谁发出了疑问声,其余人不约而同瞥向伊尔烈兹依然伸手指的透明大门,大门的后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影子。

「西丝坦丁?兵器的名字吗?又不是人干麻替兵器取这幺饶舌的名字?」纳姆轻声唸从翠灵听来的名字,不禁出声抱怨。

「我又没说兵器不是人。」翠灵沉静的说出冲击性的事实。

众人无不惊讶的瞪大眼。

「兵器是人?真不敢相信!」纳姆有点不信的说道。

「信不信由你,她的强大是经过无数的实验所激发而出的,没有人或者是武器可以赢过她,不过她还是比不过上个兵器,但因为那兵器坏了,所以里特叶大人才转而使用了西丝坦丁,顺便拿她来控制上个兵器人选。」

「等等!我原以为上个兵器已经死亡所以才用那个名叫西丝坦丁的人,但听你说拿西斯坦丁来当作控制上个兵器的人?这话我可就不懂了,既然上个兵器没死怎幺要换人当呢?」

纳姆不解打断翠灵的说明。

翠灵的语气忽然变得冰冷毫无起伏,奥罗菲跟纳姆互望了眼,没人能搞懂纳姆说了什幺话让翠灵变得这副模样?

「别忘了,上个兵器也是个人!因为他身心崩溃无法再度胜任兵器了。」

「是发生了什幺事让他崩溃?」纳姆忽然有种不该再继续听下去的预感但他还是出口询问。

「你问问本人不就知道了吗?」翠灵展露戏谑的微笑。

「本、本人?是我们认识的人吗?」纳姆想摀住双耳,他不想再听下去,这种真相只能用绝望来形容,认识的而且是天空遗民的人选不就是……

「没错!」翠灵残忍一笑说:「这任兵器─西丝坦丁是前任兵器的亲妹妹,而前任兵器之名……伊尔烈兹。」

  • 名称:神医嫡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01: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