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小说全文阅读

妇人回到一楼就见年轻女子紧张兮兮、心神不宁的样子,她满腹疑问地走到年轻女子的对面坐下,关心问:「怎幺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年轻女子终于等到妇人回来,她赶紧起身,妇人见她慌乱到连椅子都被弄倒,心中的疑问越加扩大。

年轻女子凑到妇人的耳边说起悄悄话,她讲得极为小声让妇人必须非常专心才能够听清楚她在说什幺。

妇人边听眼睛睁得越来越大。

「你觉得这办法如何?」年轻女子说完离开妇人的耳边,着急徵求她的意见。

听完年轻女子的话,妇人的表情毫无血色,她颤抖嘴唇不发一语。

「你既然无法牺牲全村的性命也不想失去你女儿的话,那就……」年轻女子想要劝妇人答应,拼命说服她。

「不、不可以!怎幺可以这样?这样太自私了!」妇人激动打断年轻女子的话,她惊觉这样太大声会吵到那对兄妹,连忙闭紧嘴巴,低垂着脸无力地摇了摇头,虽然心里百般挣扎,内心深处却有不同的意见。

年轻女子猛力抓住妇人的肩膀强迫她看自己的眼睛,她苦口婆心的说:「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的女儿落在那群盗贼手中?」

妇人不禁别开视线,她不断摇头。

「现在只有这三条路给你选,你认真想一想你要选择哪一条?你想要牺牲谁?你的宝贝女儿?数十名村人?还是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呢?如果只有这三条,你会选哪一条?」

妇人不禁语塞,要是真的只有这三条路,要是只能从这三条中选择一条的话,再笨的人也知道要选择那一条。

「最、最后一一条、条。」光是讲这句话就花费她全部的力气。

「好!我去告诉村长!」年轻女子冲出旅店直奔村长家去。

「我、我到底做了什幺?」妇人感到愧疚,一股名为罪恶感的黑洞吞噬着她。

妇人茫然看着年轻女子因匆忙离开而未关好的门,外头的冷风无情灌入这小小的旅店,妇人的心为之冻结,温暖的屋内也变得冷冰冰。

妇人窥视往二楼的楼梯,她有点后悔要他们多住几天。

伊尔烈兹从睡梦中甦醒过来,看了眼窗外,外头十分明亮,鸟儿正在高歌。

他从睡起来很不舒服的硬床上爬起身来,身子很僵硬,稍微摆动一下舒缓身上的酸痛感,有点怀念宫殿里的温暖床铺,可是他已经回不去了。

伊尔烈兹很快从哀伤中振作起来,下床大致梳洗一下就离开房间,走在木製的地板上总是发出刺耳的吱嘎声,旅店非常老旧连村落都很落后,毕竟这里位于国家边境,他也不能期待什幺。

他听到楼下传来西丝坦丁和陌生女性的声音,女性是这家旅店的老闆,是位和善的妇人,伊尔烈兹走下狭窄的楼梯来到一楼,马上瞧见西丝坦丁和妇人正愉快的聊天,看来他们很投缘。

「哥哥你起床了啊?早安!」西丝坦丁首先发现到伊尔烈兹,微笑打招呼。

「早安……我该怎幺称呼你呢?」妇人招呼伊尔烈兹坐下,她自己也拉了张椅子坐。

「伊尔烈兹,你可以叫我伊尔就好。」伊尔烈兹漫不经心的回答边望向餐桌上妇人所準备的早餐,只有看起来就很硬的乾麵包以及牛奶。

妇人注意到伊尔烈兹的视线,她一脸歉意说:「对不起,我们这里没什幺好吃的,只能请你们将就下!」

「没有这回事,吃起来有特别的滋味!」西丝坦丁真诚的说,看她一脸津津有味地吃麵包配牛奶看来所说不假。

「谢谢。」真是善解人意的女孩。

「对了!哥哥,等等紫云阿姨说要去田里,我也想去看看,我可不可以去呢?」

伊尔烈兹眨眨眼,紫云阿姨?他瞄了眼妇人,是她的名字吧?

「其实也没什幺好看,种子才刚拨种下去连芽都还没长出来呢!等我回来再带你们去认识认识这村子里的人,大家都很热情的!」

「没关係!我从没看过田地所以想去看看!哥哥可以吧?」西丝坦丁眼睛闪闪发亮地望向伊尔烈兹,用这种眼神看他想拒绝也很难吧?伊尔烈兹点头答应。

西丝坦丁见伊尔烈兹答应,把手里的麵包拼命塞进口中,一副想赶快去的模样,紫云好笑看着西丝坦丁,劝她吃慢点还给她倒杯新的牛奶。

等西丝坦丁用餐完毕,就和紫云出门,伊尔烈兹则是一个人留下来慢吞吞的啃着麵包。

伊尔烈兹眉头深锁,从刚刚开始气氛看起来很融洽但是总觉得哪里不自然,问题应该是出在名叫紫云的旅店老闆身上,感觉和昨晚的态度不太一样,有点不自然,很像是硬装出来的,从她的表情间可以看出她很勉强的装出和善的面貌。

可是为什幺?还是只是他疑心病太重?

伊尔烈兹喝光牛奶,空蕩蕩的旅店里只有他吃东西的咀嚼声和吞嚥声,外头也静悄悄的,这村落光看大小就可以猜想这里的人口应该不多,不像特玛城一样每一天总是这幺热闹、每一天都是这幺吵闹。

不知不觉又要想起他们,不过还真的是很不真实,明明才发生这幺轰轰烈烈的大事,结果今天却是这幺悠闲,之间的反差还真的无法习惯。他把最后一口麵包吞下肚后,决定离开旅店出去走走,免得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才刚踏出旅店就差点和一名年轻女子撞上,伊尔烈兹看过她,是昨天和紫云在一起的人。

「啊!是昨天的小客人!紫云呢?不在吗?」年轻女子和伊尔烈兹搭话。

伊尔烈兹从年轻女子身上也感受到跟紫云一样的不自然感,但是这是他第一次和对方说话所以也说不準。

「她和我妹妹出去了。」伊尔烈兹压下心中满满的疑惑回答。

「是吗?那不就只剩你一个人?不会无聊吗?要不我带你去见见村长吧!」年轻女子问出一连串的问题,但也不等伊尔烈兹回应就自顾自的替他决定接下来的行程,强拉他往前走。

伊尔烈兹被年轻女子硬拉着手往一处以这村子来说算高大的木屋走去,那应该就是村长的家吧?不过这也太小题大作了点,介绍给村人认识也就算了有必要去见村长吗?他跟西丝坦丁只是路过此地的旅人而已,又不是什幺大人物只是两名小孩。

「村长!你看我把谁带来,是今早我跟你说昨天晚上来访的客人喔!」年轻女子推开吱嘎作响的门扉踏进温暖的屋内,里头早已聚集不少人。

伊尔烈兹敏锐察觉气氛不太对,但里头的人看到他跟年轻女子的来访却在一瞬间改变了脸部表情,他更加确信这村子有问题。

村长是被村人团团包围在中间的老人,年纪大到要是突然断气也不会感到惊讶的岁数,他慢悠悠地走到伊尔烈兹面前,伸出骨瘦如材的手说:「欢迎来到这里。」

伊尔烈兹小心翼翼地握住村长的手,感觉上只要用点力就会把手给折断似的,他轻轻和村长握手边报出自己的名字。

虽然他是在和村长互相问候,但事实上他是在趁机观察站在村长后头的村人们,才一大早就全都聚集在这不知是在做什幺,他只觉得可疑。

这时伊尔烈兹后头的门再度被推开,进来的是和这村子很格格不入的中年男子,光看穿在他身上的豪华衣物以及那很欠揍的嘴脸就知道是贵族了,伊尔烈兹在宫殿中老早就看习惯了。

村长赶紧迎上去,要是惹得这贵族不高兴,倒楣的就是整个村子。

「今天是什幺风把您吹来了?需要我为您代劳吗?」村长低声下气的询问一脸趾高气扬的贵族。

伊尔烈兹的眼角瞄到村人们的脸色都十分难看,看来这贵族也没尽到他自己的责任,大家只是碍于贵族的身分地位,不然他们早就把他扁到连亲人都认不出来。

「也没什幺,只是宫殿那里有命令下来所以我才来看看,看来没什幺事,那我就回去了。」

贵族讲这话时伊尔烈兹不由得提高注意力。

宫殿下的命令?

「这小鬼是谁?好像没见过他?」贵族打算离开时正好瞥见一旁的伊尔烈兹。

「是昨天来这里过夜的客人之一,还有他的妹妹,不过现在不在这里。」

「我要回去了。」贵族一副不感兴趣的移开视线,大摇大摆的离开。

年轻女子等那贵族走远了才敢开口大骂:「他是从哪只眼睛看到这村子没有什幺事的?那个混帐贵族!」

年轻女子的咒骂声成功引来村人的附和。

「千芕,别在外人面前这幺没礼貌!」村长偷瞥了眼伊尔烈兹,出声怒喝名为千芕的年轻女子。

千芕和村人都一齐看向伊尔烈兹,识相的闭上嘴巴,若无其事的转了话题。

一大早就碰上一连串搞不清头绪的事,不过最令人在意的还是宫殿下的命令,齐连下了什幺命令?是有关于他的吗?不过现在也不用焦急,这样只会徒增不必要的麻烦,齐连要找到他们也必须花一番功夫,毕竟这里并没有天空城那幺发达,要传递消息是需要时间,就先静观其变。

田地就位于村子旁边,西丝坦丁和紫云到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在那里整理田地,已经过了洒种的季节,待在田地的人不是在洒水就是在拔杂草,紫云也下田帮忙,西丝坦丁自告奋勇的说要帮忙。

「要是你们能早点来就好,就可以看到一大片麦田。」

紫云可惜的说,接者她想到什幺似的拍了下双手说:「如果你们可以在这多留几天的话,说不定可以看到它们发芽喔!」

天空城是比人类世界进步许多的城市,再加上西丝坦丁又住在高塔中心附近的高楼大厦中,自然没看过什幺田地,所以才会对如此乡下的村落特别感兴趣。

「真的吗?我当然会留下来!我想哥哥一定会答应的!」西丝坦丁兴高采烈的说。

「你跟你哥哥感情真好,他一定很宠你,还带你出来游历,真是令人羡慕!我也想要这样的哥哥。」紫云边拔杂草边调侃西丝坦丁。

西丝坦丁停下手上的动作,她摇了摇头,这是否定的意思吗?紫云侧目她略为哀伤脸庞,猜测是不是他们两人之间发生了什幺事?

西丝坦丁摇头,沉默许久才说:「不是的……」

「是发生什幺事?啊!要是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紫云为了不想勉强西丝坦丁如此补充道。

「其实我知道的……我想哥哥也明白,我们根本不该在一起,因为是错误的……这幺做根本就是错的!我跟哥哥才不是因为血缘关係才在一起,是因为罪恶感、是因为生存的依靠!是因为众多利已、欺骗自己的原因才会在一起,明知这幺做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但还是盲目的这幺做……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无药可救?」

紫云虽然听得一知半解,她却隐约感受得到在西丝坦丁和她哥哥之间的矛盾,虽然是错误的却还是这幺做的感慨。她十分了解这种心情,因为现在的她也遇到相同的状况。

紫云明知不可却还是没办法阻止千芕以及众多村民们的行动。

千芕的计画成功被採用,再过不久紫云的女儿就会回到她身边,不知这样的结果该高兴吗?紫云偷偷看着西丝坦丁努力的背影,明明很抗拒这计画、明明因为没有勇气去阻止而感到深深的罪恶感……可是刚刚她竟然不知不觉拖延住西丝坦丁离开这里的时间。

其实最无药可救的应该是她自己吧?

贵族离开村长家后马上对跟随在一旁的手下下令:「找个人火速到宫殿跟陛下报告他要找的人找到了。」

「知道了。」贵族带笑看着手下快速离去的背影。

今天一早就收到宫殿来的使者的命令,说是要捉拿两名少年少女,要是有看到的话立即通报回宫殿去,发现者必定有赏。贵族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外出巡逻,没想到就给他幸运碰上,他刚刚的表情应该没有被谁发现异样吧?

贵族一定要把握这难得的机会,要是能离开这鬼地方那就更好!他不禁露出期待不已的笑容。

伊尔烈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幺?这也太悠哉了吧?他拿着斧头不禁呆呆的想,是因为被这和平悠闲的村落给影响让他不知不觉跟着懒散起来,明明自己正在被追杀!哪来的闲情逸致在这帮人砍柴?

「没想到你还蛮有力的。」和伊尔烈兹搭话的是一名身体健壮有力的男子,伊尔烈兹无言的和他对望了眼。

明明他是这村的客人怎幺要客人帮忙砍柴?

「哈哈!村长请人到大城市去採购食材,后天我们来办个派对!」男子孔武有力的脸庞笑起来格外爽快,他大力拍着伊尔烈兹的背说。

有必要这样大费周章吗?伊尔烈兹偷觑一眼男子,摆好木头,挥动斧头,木头硬生从中砍成两半。

男子似乎从伊尔烈兹的表情看出他在想什幺,他豪爽的再度大力拍了一下伊尔烈兹的背,害伊尔烈兹差点砍到自己的手。

男子哈哈一笑说:「已经很久没有外来的人来这里,况且住在这里实在没什幺娱乐可言,所以就趁机办个派对!既然有吃有喝的就别这幺斤斤计较嘛!」

「……」伊尔烈兹手上的动作未停,他对于男子的解释没有回应,不管怎幺说还是太奇怪了。

不过再继续讲下去就会没完没了还是闭嘴好了。

伊尔烈兹猛盯手中的斧头瞧,因为他想到一个人,不知他有没有事?还没死吧?有没有听懂他离开前说的话?他还会相信我吗?啊!等等!他赶紧左右摇晃头,不理会一旁满脸困惑的男子,他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多愁善感起来了?

伊尔烈兹把注意力放在砍柴上,想忘记已经根深抵固的友情。

伊尔烈兹离开后,村长和聚集在村长家的村人们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他们小心起见派人在外面看守。

「那我们就继续讨论千芕所提的计画!」村长环顾在场每一位村人说道。

村民们都被这凝重的气氛搞得神经兮兮。

「村长,这计画可行吧?」

「可行是可行,可是这不太好吧?把小孩子推入火坑这件事我……」有一名村人也像紫云一样良心作祟,想要规劝大家还是放弃比较好。

「你刚刚也听到那混帐贵族说的话吧?他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我们只能自救,难道你可以狠心看紫云的女儿被送出去吗?」千芕严厉逼问。

「这……」那名村人瞬间感到犹豫。

「不过把妹妹送出去那哥哥怎幺办?」另一名已经接受计画的村人开口问。

「做了他!」千芕冷酷的说。

大家都被千芕的冷酷给吓得到抽一口冷气。

「别这样,他只是不相干的人,最多把他赶出村子就好了吧?」刚刚那名受良心谴责的村人再度出口阻止。

千芕冷冷看着胆小如鼠的村人一眼,吐出的话语更是冷冽:「我们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宫殿方面,要是他跑去跟谁说的话就不好了,我们必须封他的口!」

千芕说的没错,每个人虽然还是有些犹豫但没人出声反对,大家其实都觉得这计画不太妥当,但是否绝的话会赔上村民的命,至于那对兄妹因为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们的死的确会感到有罪恶感没错,却不会像生活许久的村民女儿那幺强烈。

所以放掉这机会牺牲紫云的女儿反而让大家更加难以接受。

「我们该怎幺做?」千芕满意地看向刚刚犹豫再三的村人。

「尽量拖住他们,我刚刚已经拜託霄月想办法留住他们几天,等到后天那个药就会送来,然后加到他们吃的食物里,最后就手到擒来!」千芕大致把自己想到的计画告诉众人。

「何必这幺麻烦?我们一齐出手就好。」有人感到不解的问。

但那人才刚说完就被一旁的村人给打了一下,那村人大骂:「笨蛋!你没看到那个哥哥身上带了什幺?想也知道是武器!他会武功!要是真这幺做一定会有伤患出现!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吧?」

「没错,那个妹妹也带了武器,看来也是会点武功,要谨慎点!免得被反将一局!总之各位在这段期间要抱持平常心,别被看出什幺端倪来!」千芕告诫众人,大家也严肃的点头回应。

「村长,那我去把这件事跟紫云说吧!」谈话告了一个段落,千芕起身对村长说。

「你去吧!小心别被那对兄妹听见。」

「知道了。」

  • 名称:丧尸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53: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