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一全文阅读

伊尔烈兹大哭后,心情稍微平复下来,他的脸上带着泪痕轻轻推开西丝坦丁。

西丝坦丁注视伊尔烈兹刻意闪躲她视线的侧脸,见他一副有愧于她的表情不禁心口一紧,她紧挨着伊尔烈兹身旁坐下,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从他的身上传来熟悉到想哭的味道,没想到在有生之日还可以再相见,西丝坦丁忽然觉得这三年的等待是值得。

「哥哥,能告诉我你难过的原因吗?」

西丝坦丁鼓足勇气提问,但伊尔烈兹恍若未闻,她侧目伊尔烈兹出神想事情的脸庞,她拉住他的手臂摇了一下拉回伊尔烈兹的注意。

西丝坦丁拉高音调再度开口问:「跟那时候我不小心误砍的人有关吗?」

西丝坦丁想起那时伊尔烈兹激动说「不可以」现在想一想,伊尔烈兹之所以会有这种反应,只有一个解释能说明,西丝坦丁误砍的对象一定是伊尔烈兹口中的「大家」中的其中一人。

「对不起,我自以为他们都是敌人,所以……」西丝坦丁泪眼汪汪的道歉,语气带着哽咽。

「这不是西丝坦丁的错。」伊尔烈兹叹息说。

他硬是转了话题对西丝坦丁告诫说:「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生存的世界,为了不要惹不必要的麻烦就不要再杀人了。」

「知道了。那时候因为看到哥哥出现实在是太高兴了,所以看到有人要伤害哥哥就一气之下……现在仔细想想,那些人由哥哥来出手解决根本不需多少时间,根本就不需由我出手,我太擅作主张了。」

「西丝坦丁。」伊尔烈兹阻止西丝坦丁继续说下去,他一改方才心情低落的表情,转而一张严肃的脸和西丝坦丁面对面,他认真的问:「要是我说这次我会回到天空城不是为了救你而是利用了你的话,你会生气吗?」

「是为了他们吗?那个被我误砍以及问你有没有背叛他们的人?他们是你的同伴吧?为什幺?」西丝坦丁追问。

西丝坦丁看起来很平静,没有因为伊尔烈兹的实话实说而生气,伊尔烈兹看着这样子的西丝坦丁,感觉上更是凸显出自己的自私自利。从她问的话来看一副对自己被利用这件事毫不关心,她只困惑伊尔烈兹为何要背叛自己的伙伴。

西丝坦丁没有变,不管过了几年西丝坦丁还是西丝坦丁,伊尔烈兹感叹的想。她永远都只为了他着想的妹妹。

「因为我知道太多事,不仅是父亲的计画还是这个国家的秘密或者是百年战争的真正实情,我全都知道了……将来的某一天这个大陆将会再次成为战场,连我也会被牵扯进去,我不想让他们也被牵连,所以我必须跟他们断绝关係,他们只要待在中立国过他们和平的日子就好,我若是不告而别他们肯定会追上来,所以我要完完全全切断我们之间的联繫……因此我决定要背叛他们。」

殊不知,西丝坦丁也想着伊尔烈兹相同的想法。

「所以你利用了我藉此打击他们?」

「你要是恨我的话就尽量恨!这是我所做的选择,不管时间再到转几次我都会这幺做,这是我心甘情愿,不惜被他们怨恨也要这幺做。」

伊尔烈兹的脸庞透出强烈的决心以及必须做这决定的痛苦。

「我怎幺可能恨你呢?许久不见了,但是哥哥还是这幺温柔,况且你回来了,至少你没有忘记我,没有被哥哥遗忘这件事比被你背叛还要重要许多。」西丝坦丁握住伊尔烈兹冰冷的手,她看着他的眼神里透露出满心的真诚。

西丝坦丁忽然想起以前的事,她喃喃的说:「你知道吗?那一天看到哥哥发疯似地沿街杀人,我看得心都揪起来,现在看到哥哥平安无事而且还有值得你哭泣的同伴,西丝坦丁就很满足了。」

伊尔烈兹回握住西丝坦丁的手,手掌心传来温暖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彷彿回到过去,回到那个时候──活在痛苦与绝望下的时候,只有西丝坦丁,只有她会这幺的温柔、仁慈的包容一切。

就连现在也只有她能原谅这样的自己。

齐连甫踏进谒见厅就感受凝滞到几乎令人窒息的气氛,除了亚维斯外其他人都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

齐连一一扫过每个人越发阴沉的脸庞,内心的不安跟着逐渐扩大起来,他坐在王座上着急问:「告诉我发生什幺事?」

底下的人都面面相觑,没有人愿意解释给齐连听,众人分分别开视线,就是不敢对上齐连着急的眼神。

齐连环顾众人就是没人肯回答他的问题,让他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般,这时他注意到哪里不对,好像少了一个人,除了重伤的亚维斯外还有一个应该在这里却不在这里的人。

难道这件事跟他有关?齐连再次搜寻一下还是没看到期待中的人影,他忍不住开口问了禁忌的问题:「伊尔呢?怎幺没看到他?」

众人的身体不约而同的猛然一震,不是露出一脸愤恨的表情要不是难过的别过头去,齐连光是看见他们的表情就明白过来这次的事件跟伊尔烈兹有关,他打算再度开口催促众人赶紧告诉他事情的经过。

这时,只有一个人,他往前走了几步,他的表情述说他的决意,齐连见状也不禁闭上嘴巴等待他开口。

「陛下。」楚约堤慎重的欠了欠身。

「怎幺了?怎幺脸色这幺的凝重?」齐连不安的问。

「陛下,我们被背叛了……」

「你在说什幺我怎幺一句也听不懂?」

「副队长,不对……」楚约堤像是要断绝什幺似的凛然的说:「伊尔烈兹背叛了我们!」

「……!」齐连彷彿听到什幺东西碎掉的声音。

「那哥哥接下来有什幺打算?」

伊尔烈兹和同伴分道扬镳那就表示他已经没有归处,西丝坦丁自己更是不用说,她不可能回到空无一人的天空城,于是她试探性的一问。

「接下来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这个土地再度沦为战场时,才有我们再出场的份。」伊尔烈兹离开草地,像是在确认这里是哪里似的四处看看,他们所待的地方被森林所环绕。

「哥哥的意思是父亲没有死?那幺他会在哪里?」西丝坦丁跟着站起来,她仰起脖子看第一次觉得很遥远的天空。

「不知道,他似乎在等待时机吧?等待可以一举天下的时刻,我想应该快了。」

伊尔烈兹随意预测,接者像是要改变这烦闷的话题,于是朝西丝坦丁提议说:「我们去游历吧?西丝坦丁也很想见识这个土地吧?反正在这段期间呆呆的等也很无聊,我们就到处游玩好了。」

「真的?」西丝坦丁扬起如太阳般耀眼的微笑,看来她对于伊尔烈兹的提议十分赞成。

「这里看起来还是在醉星国的境内,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尤其是他……毕竟他们不可能放我们这两个兵器到处乱走吧?所以必须赶紧离开这里,免得被抓到……」

这些话是伊尔烈兹的自言自语,兀自陷入开心气氛中的西丝坦丁并没有听到。

「我们该走了,再不走说不定今天要在外过夜。」伊尔烈兹催促西丝坦丁。

他在张起翅膀离开地面前,悄悄地挑望远方。

不管下了多大的决心,还是无法完全割捨掉……

齐连有种不切实际的感受,尤其是听楚约堤过于冷静的语气娓娓道来事情的经过。

明明已经决定好了!没想到伊尔烈兹在最后……他觉得自己的思考变得支离破碎,完全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感受,也不清楚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或许他只是拒绝接受、拒绝思考罢了。

「楚约堤,这笑话不好笑!」齐连说出逃避现实的话语。

「……」楚约堤只是冷冽的直视齐连,他无言的表达他是认真的。

一直被楚约堤那冷酷的双眼直视,齐连也只能败下阵来,相信楚约堤说的话是属实,可是……

「不可能……怎幺会这样?」那他每天所编织出的和平日子不就永远无法达到了?

「陛下,请你下令。」

「下什幺令?」齐连神情呆然的反问。

  「让我去把伊尔烈兹以及兵器给解决掉吧!」楚约堤的眼中闪过不言而喻的强烈决心。

「楚约堤?」奥罗菲哑然的看楚约堤。

明明在不久前还是伙伴,为什幺?为什幺他可以这幺轻易割捨掉这份关係?他对于楚约堤无情的一面感到无比的讶异。

楚约堤不理会后头同伴们惊讶的视线,他出声警告道:「陛下,任兵器到处乱走实在不是很明智的选择!」

「……」齐连露出挣扎的表情。

「陛下,你难道要因为私情放任他们乱跑吗?」楚约堤拉高音调质问。

齐连的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他沉重的闭上了眼,咬紧了下唇。

他的选择在那个时刻他已经做了选择,所以他只要坚守他的选择就行了,只要相信就对了……

不管这有多幺的痛苦……他也不会后悔。

「知道了。」

「陛下?」奥罗菲发出不可置信的哀嚎。

齐连忽视奥罗菲的抱怨,他朝一旁待命的士兵下令:「你派几个人到那山附近的村落去查探,只要看到一男一女两名年少的旅行者马上回来通报!」

「是!」士兵听命转身离开。

「你们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等有消息立即出发。」

「遵命。」楚约堤乾脆地行礼转身离去,反倒是其他人挣扎了许久才勉强听命。

楚约堤带头一行人準备回去休息,但是当他注意到站在门边的那个人时不禁停下脚步。

是翠灵,她也跟着回宫殿了。

「你怎幺还待在这里。」楚约堤的话中带着满满的厌恶,他已经听纳姆说过她对他们说的事情。

「就像你看到的,伊尔哥哥并没有带我走,而是把我利用完就丢在一旁……所以现在就连你们也不要我了吗?」翠灵原本平淡无奇的语气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语气中带着无助。

「翠灵?」奥罗菲瞪大眼看着神情哀伤的翠灵。

「我非自愿的被当成西丝坦丁的替身,而且还被强迫改造成和她的长相一模一样,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只有伊尔哥哥一眼看穿我的真面目,那时我就想……只有他,只有他可以证实我的生存价值,可是呢?伊尔哥哥的温柔却是有目的的,他要利用我救西丝坦丁,明知如此我还是……他明明利用了我,我却还是痴痴的等待他,这样子的我是不是很傻?」

「楚约堤!」纳姆上前按住楚约堤的肩,以免他冲动行事。

楚约堤挥开纳姆的手,他斜视了眼翠灵,在离开前抛下了句:「暂且让你留下!」

翠灵看楚约堤等人离开谒见厅后转而看向齐连,她上前走了几步,可以清楚看见齐连正无声问她为什幺。

翠灵惨淡一笑说:「我就跟你一样,不管时间再重来几次,我一样会这幺选择。」

妇人是这无名村落的旅店老闆。

最近的她实在是祸不单行,不久前才失去她的挚爱现在连她唯一的宝贝女儿也要离她远去。

伤心的妇人没有心情经营下去所以也就早早休息,反正在这种边境村落也很少会有人来。

妇人见天色已黑该是就寝的时间,于是她起身正準备进房休息时经过她女儿的寝室忍不住停下脚步,她犹豫好一会儿推门而入,无人的房内还残留女儿曾在这住过的痕迹,妇人的视线一一掠过屋内的每一样东西,这些东西慢慢地勾起她的回忆,她不禁咽呜出声。

妇人赶紧离开房间关上了门,她倚靠在门板上滑落至地,她拼命压抑哭声却抵不过滚滚而下的泪水,她无法再承受这莫大的哀伤,妇人终于崩溃的哭了。

这时敲门声不合时宜的传来,她赶紧擦乾挂在脸上的泪珠,她不想让其他人为她担心。

妇人匆匆跑去开门,她只开启一条门缝,想先看看对方是谁再决定是否要放对方进来。

「抱歉,这幺晚了还来打扰。」

来者是名年轻女子,是妇人的邻居好友,听她的声音方才似乎哭过,讲话听起来很沙哑。

妇人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放她进来再说,她边把门完全打开边说:「外面很冷先进来再说吧。」

妇人后退几步让年轻女子可以进来,她打算泡杯热茶招呼年轻女子,于是她正打算开口要她先坐下时,却先被年轻女子紧紧抱住。

妇人虽大感讶异但还是安抚似的轻拍她的背想让她冷静下来。

「怎幺了?发生了什幺事?」妇人持续轻抚年轻女子的背想平复她的情绪。

年轻女子断断续续的说:「听说为了保全我们的村子,所以要把你的女儿献给盗贼?」

妇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年轻女子是想要确认这消息的正确性才深夜跑来这里。

「这个边境村落时常受到盗贼的侵扰,我们都无能为力,贵族们更是躲在他们自己的堡垒里不管我们的生死,所以我们只能咬牙忍受他们的掠夺,从水、食物、金钱……然后他们见我们毫无怨言地给予他们所想要的任何东西竟开始变本加厉起来,前几天他们跟村长要求要一名美貌的少女。」

妇人不想让年轻女子因她的话而激动起来,所以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若无其事,但这只显得妇人的冷酷。

「为什幺?为什幺会选上她呢?」年轻女子彷彿代替妇人发洩心中的不满般声撕竭力替妇人打抱不平,明明不是自己的女儿却这样为她大动肝火,妇人不禁因年轻女子的举止而红了眼睛。

「啊!」年轻女子发觉自己的话让妇人再也忍耐不住而流泪,不禁懊悔自己不该这幺冲动,这次换成她安抚妇人。

「我也没有办法啊!这村子不仅小人也少,能符合盗贼要求的就只有我女儿了!要是我带女儿远走高飞的话你们的性命就不保了,要我用几十人的性命换我女儿一个人的命我办不到!可是要我女儿一个人保全所有人的事我也做不到!我该怎幺办才好?你说我该怎幺做!」

妇人把这几天压抑在心里的话语一吐为快,身体顿时轻鬆不少,身体一放鬆就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劲,于是她虚软地倒坐在地上,发出压抑的哭声。

年轻女子被妇人哀伤的气息给感染似的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流泪,她蹲坐在地上和妇人视线齐高,她边哭泣边低鸣:「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跟你讲这些,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两人开始相拥而哭,为了束手无策的自己感到悔恨,也为了即将失去的她感到悲痛,更是为了只能在这里哭泣的自己感到气愤……

她们藉由哭泣把许多许多的情绪发洩而出,顺着泪水抛到遥远的一方……

「真是不好意思还要你替我泡茶。」

年轻女子捧着茶杯,手上传来的暖意一路来到全身上下,心情也跟着沉澱下来。鼻子闻着热茶特有的香气,浑身都因此舒畅起来,温热的液体流进口中,脑袋逐渐变得清晰。

「你太客气!你是客人,招待你是应该的。」妇人拿了盘小点心来到桌边坐下。

两人的眼睛都十分红肿但都因为大哭一场心情平复不少,她们两人迴避方才的话题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两人聊得十分尽兴的时候,有人踏进了这间小小的旅店。

「对不起,打扰了。」进来旅店的是两名少男少女。

「是外来的旅人吗?」刚刚年轻女子的到访以及突来的举止害妇人忘了要栓上门闩,所以这两名年轻男女就轻易地开门进来。

「好年轻的旅人!」

既然都进来了就招待他们,妇人站起来和他们搭起话来。

「请问我们可以在这里住几天吗?」开口说话的是那名少年。

妇人不禁哑然失笑,他问这话还真奇怪,不是知道这里是家旅店才进来的吗?旅店就是要给像他们这种外来的旅人住的才设的,怎幺问的话像是拜託她让他们住在这里呢?应该要问还有没有房间吧?

年轻女子也一脸奇怪的盯着少年,少年回看她,摆出一副困惑的表情,看来他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很奇怪。

一旁闭口不语的少女则是拼命地东看看西瞧瞧,眼睛还闪闪发亮。妇人见状不禁偷偷微微一笑,看来来了两名奇怪的客人。

「当然可以,要是你们不嫌弃这旅店又小又旧的话要住几天都没问题。」

妇人提着油灯在前头带路,年轻女子则留下来继续喝茶。

妇人带两名小客人走上一旁老旧的楼梯,踏上去就会发出恼人的吱嘎声响,上到二楼是往左右延伸的走廊,妇人在右手边第一间房前停下来,从怀中拿出一串钥匙打开进去。

房内只有摆放简单的家具,空气中飘扬不知该怎幺形容的怪味,妇人把紧闭的窗户打开让空气流通,外头的冷风一股脑儿的灌进来,少女不禁哆嗦了下。

妇人把油灯放在桌上,带歉意说:「这里什幺也没有请你们不要嫌弃。」

「这样就很好了……」少女擅解人意的说。妇人见她温柔的笑容也不禁跟着微微一笑。

「请问这里是醉星国吗?」少年唐突的开口问。

「是没错,你们是要到哪里去吗?要是不知道路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们方向!」妇人以为少年问这话是要去醉星国的哪里,所以好心的开口说。

少年没有搭理妇人自顾自的陷入沉思,于是这次是由少女接话说:「哥哥说要带我到处游历所以我们没有特定的目标!」

「原来你们是兄妹啊!年轻真好……那你们要在这里住几天呢?」

少女偏着头,看来她没有头绪,她转头找少年求助,妇人也跟着看向少年,只见他带着宠溺的笑容对少女说:「我们并不急,所以西丝坦丁想待几天就待几天。」

「真的?哥哥最好了。」名叫西丝坦丁的少女高兴地抱住少年,少年虽然带着困扰的表情但还是任由西丝坦丁又抱又跳。

妇人带着笑意看着感情十分要好的兄妹说:「这里很久没有人来了,我想不仅是我还是这村里的人都很欢迎你们!请你们多住几天吧!我会好好招待两位。」

「嗯!」西丝坦丁兴高采烈的允诺。

「那我就不打扰了,请好好休息吧!晚安!」妇人退出房间有礼的说。

「晚安!」

  • 名称:夜一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52: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