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群全文阅读

「少了小鬼,战力就从无懈可击变成岌岌可危。」纳姆坐在火堆前边烤兔子边喃喃自语。要是真给他们碰上敌人那可就惨了,不就只剩冷血能派上用场?

「还、还有我啊!」奥罗菲毛遂自荐的说。

「……」你哪算战力?我看是阻力才对吧!纳姆默默的吐嘈。

「哇!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奥罗菲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样子。

纳姆把烤好的兔子肉中撕了条腿递给奥罗菲,只见他一接过就开始狼吞虎嚥起来,纳姆不禁摇头苦笑,原打算想撕些兔肉给伊尔烈兹吃,但见冷血跟伊尔烈兹好像在对谈,不想跟冷血纠缠所以打消了念头,等他们谈完再说。

「没想到伊尔烈兹跟冷血处得不错!」奥罗菲顺着纳姆的目光看去,边咀嚼兔肉边说。

「那种家伙,脾气再好的人都会被他气死吧?」更何况对象还是伊尔烈兹!那是不可能!纳姆否定奥罗菲的说法。

「是吗?不过不晓得队长他们怎幺样了?」奥罗菲脸上蒙上担忧的色彩。

纳姆也开始大啖兔肉,听到奥罗菲的问题,偏头思考了下回说:「楚约堤跟星冥应该没事吧?那时被小鬼给推开了,我想他们不是去寻求帮助要不就是来找我们了。至于队长,小鬼说都把敌人推给他解决了,不过是在城里,我想敌人们也不会有太大的作为,毕竟会惹来守备队的注目,我想队长应该是没事!」

听纳姆这幺说,奥罗菲稍微安心下来,他挥舞手中的兔肉边激励道:「那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好让队长他们安心才行!」

「这个当然,舒适的床铺正在呼唤我呢!」

这时除了火堆传来劈啪声响外,另外出现了树叶磨擦般的「沙沙」声,纳姆和奥罗菲闻声都不禁沉默下来,屏气凝神,竖耳倾听。

「应、应该是鹿之类、类的野生动物吧?」奥罗菲难掩紧张的小声询问。

纳姆把手指放在嘴边要奥罗菲静声,以前是猎人的他可有过人的耳力,过了会,他一脸僵硬的对奥罗菲说:「是人的脚步声。」

纳姆和奥罗菲赶紧把火浇熄,虽然这幺做似乎有点晚了但至少抱持姑且一试的心态,希望敌人不要发觉到他们,两人退到溪边和伊尔烈兹跟冷血会合,伊尔烈兹和冷血见两人反常的神态也察觉有事要发生。

「怎幺了?」

「可能是敌人……」纳姆小声回应。

「我们该不该趁还没发现时赶紧逃跑啊?」奥罗菲紧张兮兮的问。

冷血跟纳姆赞同他的提议,伊尔烈兹却告知更惨酷的事实:「没用的,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耶?」奥罗菲赶紧摀住自己的嘴免得声音太大声被敌人听到。

「我们不该生火,可能被他们察觉了……可恶!」纳姆为自己的大意感到生气。

「笨蛋!小声点!现在应该想想我们该怎幺做吧?」冷血冷冷训道。

「由我解决不是比较快?」伊尔烈兹泰然自若的说,或许他早就察觉到敌人已经接近,不过依他的实力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不行!」纳姆和奥罗菲一齐对他吼。一旁的冷血翻了翻白眼,一群白痴!那幺大声做什幺?他们就是这幺想早点被敌人发现就是了。

「不可以,要是战斗的话你的脚伤会更严重,这样可能会有后遗症!」奥罗菲苦口婆心的规劝道。

反倒是纳姆就没那幺好声好气,他以一种命令般的口吻说:「你就给我乖乖待在这里,没有你出马的份,不管你有没有把我们当同伴看,但是你身为我们的同伴,我就不允许你乱来!知道了没有?」

伊尔烈兹这次没有反驳纳姆,只是有意无意的偷觑了眼冷血,他沉默了下问:「纳姆,这是基于你自己想法来对待身为伙伴的我吗?」

「难道有人强迫我不成?」

「知道了,就交给你。」伊尔烈兹反常的没说什幺,乖巧的允诺。

这次反倒是纳姆有意见了,他皱眉歪嘴低喃:「吃错药了?怎幺才过一下子就变这幺多?」

「别哭着来求我帮忙……」

「谁会找你这臭小鬼帮忙!」

「来了。」伊尔烈兹话语刚落,一群人从树丛间跳出团团围住伊尔烈兹他们,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刺客,各个实力不容小觑。老实说,伊尔烈兹挺担心纳姆到底行不行。

包围住他们的追杀者一共十人左右,这时追杀者突然让出一条路来,和冷血长得极为相似的男子,也就是他的弟弟─热血出现在众人面前,他面露恶意笑容的说:「哥哥,终于找到你了!準备受死了吗?」

「谁啊?」

「热血,冷血的弟弟。」

「啊?有个冷血就已经够了,竟然还有个弟弟?」

热血听到纳姆不假思索的感想,气得指挥部下:「通通都给我杀了!」

「生气了。」

「生气了。」

「别哭着来求我帮你。」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道歉可以了吧?!」纳姆对语气酸溜溜的三人大吼。

纳姆重新面对敌人,他拿出刚刚为了处理兔子肉而从冷血那里要来的小刀,状况不妙!他屏住呼吸,环顾包围住他们的追杀者,光看他们散发的杀气以及历练的姿态,不用亲自交手都可以想像得出他们的实力可不是今早对付的盗贼所能比的。

纳姆望向手中的小刀,现在的他必须用这把不擅长的小刀来对付实力高强的敌人?简直是找死的行为!当他是伊尔烈兹不成?他可没像那怪物一样,不管什幺武器拿到手都可以运用自如!

他生疏的举起小刀拂开敌人凌厉的一刀,下盘没站稳节节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终于止住冲势,纳姆还未重整架式,另一名敌人已经接踵而至,只见对方踏着俐落的步伐,手中的剑熟稔的画了个漂亮的弧度,朝纳姆呼啸而来。

这时奥罗菲跳了过来,他压低身体,两手握着长棍朝敌人的脚下横扫过去,对方的脚下一个不稳,剑也跟着偏离方向,纳姆趁机举刀朝敌人胡乱攻击,却被临危不乱的敌人给轻鬆挡开。

一旁闪过敌人突击的冷血见状禁不住开口叫骂:「好好的机会被你给浪费掉了!你到底会不会用刀?乱七八糟!真怀疑你是不是在骗我,其实你不是皇家骑士吧?」

纳姆已接近半爬半跑的方式逃开重新稳住架式的敌人攻击,他不忘用眼神攻击在这种时候还有闲情逸致亏人的冷血!这可是他第一次打近战!别忘了他可是个弓箭手,是远距离攻击型的!突然要他拿刀和敌人硬碰硬,他怎幺可能办得到!

冷血持刀射出,他的攻击最多只有达到使敌人轻伤的地步,完全无法让他们不能行动,看来在这逃亡的过程中自己的攻击模式早已被摸透,已经没办法给予他们致命性的打击,但是他还是再接再厉,想以千变万化的攻击来个出奇不意。

他在战斗一开始已经对和他并肩作战的那两人不抱有一丝期待,纳姆的攻击简直是小孩子在乱挥刀!而奥罗菲怎幺看都看得出他其实是个初学者!宫殿怎幺派两个绊脚石来保护自己?

冷血后退闪过敌人的挥击,他站稳脚步,从怀中拿出八把小刀,握住然后射出,接下来他再度重複相同的动作,短短的时间内不知重複几次,以刀所织成的大网直朝冷血锁定的敌人飞去。

他一个蹬地,追随在自己所布置的大量刀群之后,想藉刀群来隐藏自己的存在,藉此给敌人一个突袭。

如冷血所料,对方面临这扑天盖地而来攻击只能以迴避来应对,只见敌人想离开攻击的範围内,冷血抓準时机,挡住敌人的去路,持刀直往对方的死角砍去,敌人见久攻不下,于是想往另一方向逃开。

但奥罗菲早在那里等候多时,他用不纯熟的棒术把敌人给赶回去,只见逃离不走的敌人在大量的小刀招呼下断气身亡。

「终于解决一个!」奥罗菲开心的欢呼,冷血可没这幺豁达,费那幺多心力才打到一名敌人,应该是要担忧吧?怎幺在那欢呼起来?真是搞不清楚状况!

「啊!」奥罗菲的眼角余光发现什幺似的发出不小的惊呼声,冷血也跟着奥罗菲的目光看去,只见明明劝说不可以起来的伊尔烈兹光坐在那里就解决了不请自来的几名敌人。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点……」冷血忍不住低喃,实力的差距一看即明!敌人见伊尔烈兹只挥了几刀就把自己的弟兄给击毙后,就没人敢上前去招惹他,反到全部朝纳姆、奥罗菲跟冷血他们蜂拥而至,三人的脸色不禁一僵。

纳姆首先招架不住,原本就不习惯近战的他能撑到现在已经令人啧啧称奇,小刀被打落至地,他慌乱起来,只能不断闪躲敌人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但他的脚步凌乱,没一会儿竟被自己的脚给绊倒,敌人当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马上给予纳姆一个重击。

「纳姆!」见纳姆倒地的身影,奥罗菲分心的朝他大喊。

「喂!后面!」冷血瞥见奥罗菲身后有名敌人正準备要偷袭,赶紧出声警告。奥罗菲闻声,赶紧转身举高长棍想挡下攻击,只不过已经承受不了过多重击的长棍此时竟硬生从中断了开来,奥罗菲没料到会有此发展因而呆楞在原地,傻傻的接下敌人从断掉的长棍中趁虚而入的一击。

「呃……」奥罗菲的口中涌出大量的鲜血,视野一黑,意识远去。

站在后头观战的热血见一举打倒两名敌人而乐不可支,他望向被逼到绝境的冷血,歪嘴笑道:「哥哥,你的死期到了,我倒是可以给你说说死前的遗言!」

冷血到死前还是不改其说话语气,他冷冷的说:「你给我去死吧!」

热血不悦的撇撇嘴,对部下一声令下:「给我杀了他!」话语刚落,敌人各自举起自己的武器往冷血刺去,冷血只能在那咬牙切齿,他可没那幺大的本事可以一次挡下所有的攻击,所以他没有白费心机的试图挡一个是一个,只是闭上双眼等死期到来。

「忘了我的存在倒是挺伤脑筋。」

过了许久,冷血迟迟没感觉到武器刺进身体的痛觉,反而听到伊尔烈兹的声音近在咫尺,顺带附带敌人惊恐的呻吟声,冷血霍地睁开了眼睛,见了眼前的画面,吃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伊尔烈兹用他的身体代替冷血接下全部的攻击,虽然他的脸色变得极度惨白、全身各处喷洒大量的鲜血而微微颤抖,这种伤还可以露出神色自若的表情,冷血只能说他简直是怪物!

敌人都被伊尔烈兹忽然窜出来的行径给吓了一跳,他们维持武器刺进他身体里的动作僵立在原地,但伊尔烈兹可不会错失这机会,他握紧镰刀,脚下一转,身体跟着转动起来,敌人因伊尔烈兹出奇不意的行为而武器纷纷从手中脱离而出。

伊尔烈兹的左手一一的把武器拔出丢掉,期间他的脸色依然没有露出一丝的痛楚,明明他所流的血量足以致命,他却一副什幺事也没发生的表情傲视敌人,敌人被伊尔烈兹的模样给吓着,他们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伊尔烈兹踏步上前,以不失速度以及俐落的手法一一解决掉因胆怯而失去战意的敌人。冷血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冲到伊尔烈兹面前劈头骂道:「你到底在做什幺?!」

伊尔烈兹把镰刀垂在脚边,他顺着冷血的目光看向自己现在的惨状,的确是让人看了都快晕倒的血量,这次他可没夸口说不痛什幺,被这幺多利器刺进去还真的很痛,不过也没痛到会妨碍到他行动的地步。

「因为纳姆要我乖乖坐在那里,可是眼看你们就要被杀了,害我犹豫起来,挣扎到底是眼睁睁看你们被击倒还是违反纳姆的约定去救你们?等到我决定要出手干涉时,你就被快被万剑穿孔的样子,所以就想也不想冲上来……刚刚好来得及。」伊尔烈兹不好意思的说。

看来还要过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的痛觉吧?伊尔烈兹在内心苦笑。

「虽然你想上前救助我固然开心,但是把自己搞成这样你觉得我会心安理得吗?」冷血火冒三丈的质问。

「我会站在这里是我选择的结果,不管这过程是如此的痛苦,几度想死,但是要是时间从头来过的话,为了和大家相遇我依然会这幺选择,很对不起她们,但是这样的结果却是心甘情愿!」伊尔烈兹听了冷血的话后自己想了许多,他正试图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不想失去大家,为此我曾感到害怕而停滞不前,但这是不对的!想要和伙伴继续在一起,那只好勇敢的踏出来,积极保护这得来不易的友谊,我想要保护大家!必须赌上我生命我也愿意!」

奇怪,怎幺觉得脑袋昏沉沉,虽然不是觉得很痛但是身体已经不行了吗?

「小鬼一个……」冷血接住昏过去的伊尔烈兹低声咒骂。

冷血的嘴角浮现难得一见的微笑,他抬眼看到远处有一群人正朝他们接近中,那群人里有他今天才刚认识的金髮少年在里头……

事件过后过了大约一星期后,纳姆从睡梦中被吵醒,他茫然望着天花板,心想又来了。外头的敲门声持续不断的传来,看似是不把纳姆吵醒就不罢休的姿态拼命的响起。

纳姆打算置之不理,决定继续睡觉,但外头的敲门声没有停止的徵兆不断骚扰纳姆的安稳睡眠,最后他还是掀起被子起身快速穿越房间,在门前站定后伸手开门,纳姆无言和门外的人对望。

「你好!纳姆。」伊尔烈兹伸手打了声招呼。

「副队长!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知道!是该睡觉的时间。」

「那找我做什幺?」

「我们去探险。」

「……可以拒绝吗?」纳姆不抱任何期待的问。

「我们不是同伴吗?你怎幺可以弃自己同伴于不顾呢?身为同伴帮这点小忙不是很理所当然的吗?你不是这说过吗?你难道不把我当同伴了吗?」

「……」纳姆嘴角抽动了下,说:「请问这是在报仇吗?我以后会对副队长好一点的,所以让我回去睡觉吧!」

「这是我的命令!」

「……」纳姆先是无言了下,接者他仰声大吼:「哪个浑帐推举他当副队长的?!」

「你。」

「你不要说!我不想听,我又干下人生生第大二大汙点的蠢事!」纳姆抱头忏悔。

「恭喜你。」

「……」

隔天……

「伊尔烈兹大人,一切都多亏你我才能安然无事,以后只要需要任何帮助,我们猎会免费替你服务!」

纳姆张口结舌的在一旁看,喃喃道:「见鬼了,冷血你变性了?」怎幺突然对副队长用敬语,还是我还没睡醒?

冷血望向纳姆,表情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他以一脸嫌恶的表情说:「我才见鬼了,你这家伙怎幺还没死?」

纳姆握紧双拳,他还是没办法跟冷血相处融洽。

伊尔烈兹看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样子,对亚维斯说:「他们感情真好!」

「哪里好啊?!」

******************************************************************

漫长的回忆篇终于结束了

下一章就回归主线剧情了,同时代表第一部真的快迎来尾声

  • 名称:qq群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41: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