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全文阅读

齐连伸手擦擦泪水,振作精神,亚维斯等人见他终于恢复正常不禁相视而笑,只要等他和伊尔烈兹从修旧好,一切都将有所终结。

「各位,实在非常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齐连面向亚维斯等人,郑重的鞠躬向众人道歉。

亚维斯等人对于齐连突来的行为措手不及,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如此作为实在不妥,众人赶忙拉起齐连。

亚微斯这时突然冒出一句:「陛下,你头壳坏掉啦?」其他人都惊讶得张大了嘴,惊讶于亚维斯竟讲出如此无礼的话。

齐连迅速抬头,撇嘴道:「我知道我错了,你也没必要趁机报仇吧?」

亚微斯「恩恩」的点头说:「还会生气,表示还很正常!」其他人会意的偷偷低笑,他们弄懂亚维斯说这话的意思了。

「这话什幺意思!?」齐连不悦的说。

纳姆上前含笑说:「队长的意思是说,陛下是个不管做什幺事都绝不道歉的类型!」

「我才没这幺糟糕!」齐连出声反驳,但见在场众人怀疑的眼神就识相的闭上嘴。

「不必道歉……」

「诶?」齐连讶异看向讲出这话的星冥。

奥罗菲结巴的接续星冥的话:「因、因为我、我们是……伙伴!」

齐连张大嘴,说不出半句话。

为什幺要如此钻牛角尖呢?为何无法直接了当的去做呢?齐连别忘了,还有我们在。

什幺?

当齐连出错时,我们会阻止你的,我们会替你承当的,我们不是……伙伴吗?

「说的也是。」

当齐连带头来到伊尔烈兹的房间,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景象。伊尔烈兹的房间被破坏得面目全非,没有留下完好的物品,连墙壁上都被尖利武器画得乱七八糟,从没有玻璃遮蔽的窗口吹进冷风,也连带吹起似乎是被割裂的棉被中的羽毛。

最重要的是房间的主人不见蹤影了。

众人只感到一阵愕然,无法抓住现在是什幺状况,只能茫然的不知所措。

这时低低啜泣声拉回他们的注意,定睛一看,在一片混乱中,翠灵的身影出现其中,她一身凌乱的跪坐在地,双眼红肿吓人,脸颊上还挂着泪痕,她仰起脖子无助的看着大家。

「翠灵!?发生什幺事了?」亚维斯一马当先的闪过地上的障碍物来到翠灵身旁,柔声关心道。

翠灵垂下视线,一脸自责,小手拉住亚维斯的衣角,哽咽道:「哥哥被人抓走了,我打不过对方只好眼睁睁看哥哥被……」

怎幺会这样?」齐连倒退了几步,摇摇头不可置信的说。我还没和伊尔合好。

「陛下请放心,我们会把副队长安然无事的带回来!」纳姆拍胸脯保证。

「可是……」齐连还是觉得不安,他有不好的预感,跟建国庆时一样有同样的感觉,有种会失去什幺的预感。

「副队长很强!对方肯定是趁副队长昏迷的时候把他抓走!要是副队长是醒的,没有任何人能对他怎幺样!」奥罗菲真诚的说。

齐连见大家都这幺关心他,也不再好意思如此固执,他选择信任这群伙伴,于是他点点头表示明白。

「翠灵,告诉我敌人的长相。」亚维斯探头询问道。

「我知道他们,是当初偷袭天空遗民住所的人!」翠灵十分肯定的说。

项事实又让亚维斯等人一阵惊愕,这时他们才想到他们似乎没思考过从这三年间从未露面过的妹妹突然出现在此的意义何在。

「长相!那群人的长相!」齐连的大吼吓着了翠灵,纳姆赶紧上前安抚他。

翠灵简单扼要的形容入侵者的长相以及大致说明事情的经过。

「是日藤国?他们进去了天空遗民的住所?为什幺?他们从何得知的?进去了多久?」齐连慌乱的开始胡言乱语起来,有太多的迷团,在这段时间局势竟有这幺巨大的改变,真令人不敢相信,自己在搞什幺鬼?齐连非常的自责。

「那为什幺要抓伊尔呢?」相较齐连,亚维斯就比较冷静,直接指向核心。

「可能是因为天空遗民住所的门要开启需要特殊条件,凭一般的蛮力是打不开的!」翠灵随意猜测道。

「所以打算抓伊尔逼他说出开门的方法吗?」亚维斯说着说着脸色变得苍白。

「请救救哥哥!」翠灵紧抓住亚维斯衣角的手。

「放心,我们会救出伊尔。」亚维斯安慰完翠灵后转身面向齐连说:「此事不宜惊动其他人,就我们几个知道这些真相的人去就好,明天一早我们立刻出发,陛下你意下如何?」

「一定要阻止他们!」齐连严肃的说,接者顿了顿补充道:「还有伊尔,要完整无缺的回来!」

亚维斯微微一笑说:「那当然!」他转头面向其他人说:「各位今天好好的休息!明早立刻出发!」

「遵命!」

「翠灵,你也好好休息!」亚维斯温柔的对翠灵说。

「好。」

翠灵趁大家没注意到时露出得逞的笑容。

伊尔烈兹,要是这就是你所希望的!我会替你办到的,用尽一切手段也再所不惜。

深夜的特玛城寂静无声,和白天的繁荣景象相比形成极大的反差,在这个时刻最适合用来进行见不得人的交易。在今天、在这个城市、在众人都还在做美梦的现在,一个可能攸关世界危机的交易在此协定了。

法文塞德听从提亚的命令带几名部下回到了特玛城,为了寻找可以开启那扇巨门的方法,离城市还有段距离的法文塞德透过微弱的月光凝视陷入沉眠的首都,他正在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一切的关键全繫在身为天空遗民的不知名少女以及名为伊尔烈兹的少年,而其中确定其去处的则是伊尔烈兹,说不定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女和他在一起,但法文塞德也不可以草率的下定论,他对天空遗民不甚了解,说不定天空遗民全都长的一个样。

所以现在的目标自然放在伊尔烈兹身上,只不过现在还未开始行动就陷入难题,曾是他手下败将的法文塞德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从对方身上得到所要的资讯。

法文塞德瞇眼仰望夜空,就是这不经意的动作让他发觉上空出现了异样,在漆黑的空中出现一抹白影,而且仔细一瞧,那抹白影朝他的方向逐步接近中,法文塞德不由得停下脚步,他拼命仰起脖子想看清那白影的真面目。

后头跟随的部下见上属不自然的反应也跟着停下脚步,随法文塞德的目光看去,他们无不睁着好奇的眼光追随白影。

法文塞德忽然有种似曾相似的错觉,这情景十分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奇异感,他无法忽视这种直觉,直到那白影带着吹起沙石的劲风落地后,他也跟着确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那白影的真面目是名背后有一双雪白羽翅的少年,正是法文塞德这次回来的目标,伊尔烈兹。

法文塞德的部下都惊得说不出半句话来,对于眼前那名超脱现实的少年,实在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没问题?法文塞德自己的惊讶程度也不亚于自己的部下,不过原因却不太一样,明明方才还在烦恼该如何从伊尔烈兹那里套出情报,然而现在对方竟自己找上门来了。

伊尔烈兹收起翅膀,朝法文塞德的方向踏出一步,这动作让法文塞德的部下回过神来,他们一齐挡在法文塞德面前,抽出各自的武器,大喝道:「劝你不要再接近了,小心我们不客气了!」说是这幺说,但他们其实已经怕的不得了,只凭一股气虚张声势而已。

结果伊尔烈兹当真不再前进,他无视那好几把指向自己的武器,态度从容的开口:「我们来做个交易?」

法文塞德谨慎的应付:「你想要做什幺?」

「其实也没什幺。」伊尔烈兹低笑一声,像是在嘲笑法文塞德想太多般笑了笑说:「我想你们恐怕正陷入打不开门的窘境吧?」

法文塞德正要开口问伊尔烈兹为何会知道这件事,却被伊尔烈兹打断,他如恶魔般的思语拢惑道:「需不需要我帮忙?」伊尔烈兹刻意停顿下来吊足了法文塞德的味口后才继续说:「我可以替你们开启那扇门!」

「什幺?」法文塞德的双眼睁的不能再大,有点怀疑自己耳朵所听到的事实

「不过,相对的……」这时伊尔烈兹下了但书。

法文塞德心想,对方果然是有所企图而来的,要不然怎幺明明是敌对的却平白无故的来帮他,怎幺想也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可是……

「你要带我回家……」伊尔烈兹说出的条件让法文塞德不可置信,这交易摆明了就是他有利的。

「你也知道的,天空城是一座会自行移动的岛,虽然我们的族人说只要一离开天空城就再也回不去了,其实这句话并不完全正确,这是基于种族中心的思想拿来吓吓那些对于人类世界有好奇心的后辈,天空城的移动是有规律性,它会在一定的时间移动到指定的定点,当然製造出这座岛的我们当然明白,可是为什幺会回不去呢?那只是因为我们不了解人类世界的位置而已,简单来说我们迷路了。」

法文塞德静静看着说长篇大论的伊尔烈兹,不明白他说这些话的用意何在,伊尔烈兹看来也发觉法文塞德的困惑,他抿嘴一笑说:「我因为一些意外从天空城掉了下来,你愿意带我回家吗?」

虽然伊尔烈兹讲得头头是道,但毕竟是敌人的关係有疑虑是正常的,法文塞德还是不相信伊尔烈兹,认为他是有所企图而来。

「要是不快点的话,岛可能会移动到你们接触不到的位置喔!」伊尔烈兹有意无意的提醒。

法文塞德感到左右为难,感觉答应似乎会中什幺计但不答应只让情况停滞不前,不管选择什幺风险都很大。

伊尔烈兹满足于自己让法文塞德如此苦恼般微微一笑,他说不知是谎言还是实话令人难以辨别的话:「顺道说一声,那扇门目前只有我一个人能开启。」

法文塞德不甘落于人后的开口反驳:「你有什幺证据证明你说的话没有一丝虚假?」

伊尔烈兹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你相不相信我,对我没任影响,我自有我的方法回去。」伊尔烈兹慢条斯理的顿了顿后,转了个话题说:「对了,你应该见过我的双胞胎妹妹吧?是不是和我长很像呢?」那刻意到不行的语气让法文塞德气牙痒痒。

「既然如此,为何帮我们?」法文塞德退了一步问。

伊尔烈兹笑而不答,他仅问了句:「答应还是不答应?」

法文塞德闭上双眼,让自己沉静下来,不要让自己被伊尔烈兹牵着鼻子走,冷静思考,虽不知该做何抉择,而且自己没有前去请示公主就擅作主张不知殿下会不会生气?可是现在没有这个閑功夫,要是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机会,要得到兵器的路就更加艰辛了,所以至少选择一个有利于自己的选择,伊尔烈兹再强再诡计多端也不可能以一敌众吧?看他会玩什幺把戏!

「好!我答应!」

伊尔烈兹含笑说:「成交。」

高山的空气稀薄,呼吸困难。几乎直达天际的山脉隐藏在云雾之间,给人种虚无缥缈的存在感,没经过人工开发的痕迹散发原始的韵味。在这人烟稀少,几乎无人涉足的高山,地形只能用险恶来形容,越过重重险峻后,在深处某个断崖突兀地连接一块异地。

「这里是哪里?」浓雾瀰漫的深山中,透过眼睛所看到的事物都如隔着一块帘布般模糊,伊尔烈兹不禁瞇起了眼望向远方隐藏在其中的巨门。

「在醉星国和日藤国交界处的山上。」走在前方带路的法文塞德回道。

经过那晚的交易后已经过了三天,法文塞德依言要带伊尔烈兹回到曾是出生长大的家,相反的伊尔烈兹则是要答应要打开那扇巨门,怎幺看都觉得这交易有古怪,根本不会有人主动提出对他人有利的交易吧?这其中肯定有诈,伊尔烈兹到底有什幺企图,在这三天依然想不透。

距离目的地已经接近到可以看到驻扎在此地的无数帐棚,以及四处走动的士兵,尤其是那扇巨门前聚集为数众多的士兵,看来还是没有找出开启巨门的方法,仍在努力中。

「这是怎幺回事?」看来士兵已经先行发现法文塞德的归来而前去通报提亚,离开帐棚的她一看到法文塞德竟带伊尔烈兹回来如此超乎想像的情景不禁脸色凝重起来,等到法文塞德接近后严肃的逼问。

法文塞德已经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所以神色镇定的把前因后果大致讲了一遍。

提亚听完只是若有似无的瞥了眼伊尔烈兹,接者用眼神示意法文塞德和伊尔烈兹进帐棚谈,恐怕是不想被不相干的人听到。

「哎呀!来了个不得了的人!」一进帐棚,就见薇多富饶意味的直盯伊尔烈兹瞧,好斗因子正蠢蠢欲动。

提亚用眼神制止薇多,薇多耸了耸肩,异常乖巧的没有任何动作,可能是因为为了兵器只好忍耐。

「你到底有何企图?笨蛋也不会上你的当!」提亚一脸戒备的斜视伊尔烈兹,一开口就进入正题。

伊尔烈兹毫不畏惧的直视提亚,两人之间擦出无形的火花。

「如果我说我在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前想让各位见识见识兵器的强大的话,各位会相信吗?」伊尔烈兹慢条斯理,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的说。

提亚皱眉,和法文塞德以及薇多的视线相交,没人能明白伊尔烈兹的絃外之音,法文塞德战战兢兢的开口:「这句话是什幺意思?」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伊尔烈兹的眼睛危险的瞇了起来,抿嘴一笑说:「兵器将归我所有!」

轰炸性的发言使气氛为之凝结,双方无言的对峙。

法文塞德首先打破沉默发难道:「这和交易的内容不一样!」

「我从没说过帮你们开门后不会做任何事,当然也包括抢夺兵器一事。」伊尔烈兹笑了笑,理所当然的说。

「你!」法文塞德气得想冲上去揍伊尔烈兹。

「退下!法文塞德!」提亚低吼了声,法文塞德气牙养养,但在提亚的命令下,他只好不甘后退了几步,努力压下想揍人的冲动。

提亚重新面向伊尔烈兹,高声询问:「就凭你一个人?别忘了你曾输给雪翎,更何况现在你的敌人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能做什幺?别说大话了。」

从头到尾都沉默的站在一旁的雪翎上前从剑鞘中抽出半截长剑,以示警告。

伊尔烈兹没有任何退怯,仅是不解的说:「那何必动怒呢?既然我威胁不了各位,何必担心我会取得兵器呢?」

提亚「喔」了一声轻笑道:「这是对我们挑战吗?」

「那……你敢接下吗?」

提亚忽然仰声大笑,法文塞德困惑的看着自己的主人,而薇多则是一副明了般的在一旁窃笑,雪翎始终摆张没有情感的表情默默在一旁观看,伊尔烈兹静静的等对方的答案。

提亚终于止住笑声,她信心满满的说:「哼!有趣,再来几个我也不怕!通通都来吧!反正到最后兵器绝对会落在我手中!」

提亚这话不仅是针对伊尔烈兹,而且也是对薇多的警告,薇多听出来了,她回敬挑衅般的笑,而伊尔烈兹则是平静的回望提亚,不再言语。

  • 名称:海岸线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37: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