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传承全文阅读

伊尔烈兹一从昏迷中甦醒过来,最先感受到的是全身上下传来的疼痛感以及重物压在身上的沉重感,脑中全被这两种感觉支配再加上似乎是撞到头而不断隐隐作痛的缘故无法做其他的思考,他一开始还无法理解发生了什幺事,表情有些恍惚,直到上头传来呻吟声以及熟悉的痛呼声后才突然想起一切的经过。

他们为了避免被落石给活生生压死而往山崖下跳,似乎是底下的树丛当作缓冲垫而免于摔死的命运。

「痛痛痛!」因为伊尔烈兹是面朝地面,所以不清楚是谁压在他身上,不过光听声音可以猜想到似乎是纳姆,看来他也醒了过来。

杂草的青草味混着泥土味搔弄鼻头,已经又痛又重的伊尔烈兹不舒服得摆动身躯想离开地上,又不能张口要纳姆离开,因为他怕泥土会跑进嘴里,连眼睛都因杂草的缘故而无法张开。

「奥罗菲,你重死了!!赶快从我身上离开!」原来连奥罗菲也压在伊尔烈兹身上,难怪特别的重是因为有两个人压着他。

「啊!对、对不起!」从稍微减轻的重量可以想见奥罗菲从纳姆身上爬离,也就是说从伊尔烈兹身上离开,只见奥罗菲不断跟纳姆道歉。

最后纳姆也从伊尔烈兹背上起身,终于获得自由的伊尔烈兹赶紧从地上爬起,全身痠痛导致他的动作变得僵硬,伊尔烈兹边抹掉脸上的泥土边吸进新鲜的空气,

动了动四肢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这时他眼角余光看见有人倚靠在一旁的树干边。

是冷血。他怎幺也跳下来了?现在的他虽然看起来狼狈,头上黏着树叶以及几根细小的树枝,衣物上更是沾满泥土,但他还是维持他的冰块脸,一副得且不饶人的模样。

他现在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伊尔烈兹,注意到伊尔烈兹回望他时,一脸好笑的说:「被当成垫背的感觉如何呢?」

纳姆闻言转向冷血,一副现在才发现他的存在向伊尔烈兹问:「喂,这个讲话很欠揍的人是谁?」

「冷血。」伊尔烈兹心不在焉的回说。

「跟大王子要我们保护的对象的名字一模一样!真是巧!」

纳姆以无可救药的眼神瞪了眼说出这话的奥罗菲,哀叹了声才出声说:「我想他就是我们要保护的对象。」

「欸欸欸欸──」

冷血无奈的耸了耸肩,一脸疲惫说:「虽然听到宫殿派人要来保护我是很开心,但看到要保护我的人竟是这副德性就有种我可能会死的预感。」原来那小鬼也是皇宫的人!怎幺是和平惯了?还是瞎了眼?怎幺宫殿都选些奇奇怪怪的人进宫服职?

「我可不可以揍他一拳?」纳姆老大不爽的问,他的表情明显透露出不管你们答不答应我就是要好好教训他一顿,要不然就无法消气的危险讯息。

奥罗菲虽然也对于冷血的发言感到不快,但对方毕竟是这次任务的目标,因一时冲动教训他一顿有欠妥当,回去肯定会被大王子骂!于是奥罗菲慌忙上前从背后架住纳姆,想尽办法要阻止他去打冷血。

冷血完全没自觉他的话惹得纳姆和奥罗菲不快,依然以傲慢的态度指挥他们说:「别再那拖拖拉拉的,还不快带我离开这鬼地方?」

被奥罗菲牵制住的纳姆只好以不高兴的语气说:「谁知道这是哪里?况且你凭什幺命令我们?」纳姆和冷血之间的气氛一触即发,奥罗菲困扰的朝在一旁隔岸观火的伊尔烈兹丢了求救的眼神。

「先离开这里!要是我们的行动都在敌人预料中的话,他们很快就会追来的。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这里等敌人来解决我们吧?」

「你的意思是说那颗落石是敌人搞得鬼?」纳姆不可置信的指着冷血说:「为了杀这种讨厌的家伙需要这幺大费周章吗?喂!看来你那讨厌的嘴巴得罪不少人嘛!」纳姆最后那句是对冷血说的。

冷血也不生气,他只是突然莫名其妙的开始上下打量起纳姆,还一副理解似的表情点头说:「我看你是打不赢敌人才那嚷嚷说是我的错好证明其实你一点也不弱吧?」要不是因为奥罗菲在后头拉着,纳姆早就冲上去和冷血扭打成一团。

「别再闹了!再闹下去敌人就要来了!」奥罗菲哭丧脸想让冷血跟纳姆合好。

「没错!要努力的保护我!」

这次纳姆对于冷血的调侃没有动怒,反而耸了耸肩,无奈的说:「我连自保都有问题还要保护你?」纳姆边说边从地上捡起从箭桶中掉落的箭矢,举到众人面前。

「断掉了?」奥罗菲低头环顾地上,满地都是断成两半的箭矢,纳姆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他现在没有战斗力?奥罗菲想要安慰下纳姆,他双手握拳道:「没、没关係!还、有我在,我可以保护大家!」

「……是、是喔!还真是可靠。」我听了没有安心感觉反而觉得更加不安耶!纳姆边无奈的想边说场面话。

冷血光看奥罗菲不可靠的样子也在心中浮现和纳姆一样的想法,明明就是来救他的人怎幺一个比一个还没用?冷血无言望向了伊尔烈兹,虽然有点丢脸,不过最后还是只能靠这个小鬼了?

同时间,纳姆也偷偷瞄了眼伊尔烈兹,虽然不知道冷血会不会武功,不过他肯定奥罗菲是铁定不行,光靠那断掉的长棍能有什幺作为?还好伊尔烈兹在……有他在简直天下无敌!

「好了!不是说敌人很快就会追上了吗?不要一直坐在地上了,小鬼!赶紧走!」纳姆催促伊尔烈兹赶紧起身离开这鬼地方。

「……」伊尔烈兹脸上闪过为难的神色,但他只犹豫了会,就听纳姆的话慢吞吞的站起来,纳姆原本想要他动作快一点,但奥罗菲这时趋前,脸上浮现出期待的表情问:「纳姆知道怎幺走出这里吗?」

「我怎幺可能知道?」纳姆以一脸你在说什幺废话的表情回道。

「你们不是住在这里的吗?怎幺连这里的地理位置都不清楚?太逊了吧?」冷血闻言,双手环胸,没好气的质问。

「……」没必要跟这家伙一般见识,纳姆拼命压住心中的怒火,但他在内心可是拼命对冷血咒骂。

伊尔烈兹一行人终于离开原地,开始找寻离开这里的道路,路途上可是热闹得很,冷血似乎跟纳姆生前有仇似的,不断对他冷嘲热讽,原不想跟他计较的纳姆实在忍不住,两人一路上互相针对,奥罗菲一脸苦恼,想让两人和平相处,却无辜捲战火,成为被抨击的对象。

一路上的景象全被树木给涵盖,茂密的树叶导致阳光无法照射进来,视野不佳。不管怎幺走印入眼帘的除了树以外还是树,走着走着不禁产生该不会从方才开始就一直在原地打转的想法。

这种状况持续一小时多后,冷血首先宣告投降,他隐忍不住说:「该不会迷路了吧?」奥罗菲也一脸忧心忡忡的望向纳姆。

纳姆没好气的回道:「拜託!别触自己霉头!我们才没迷路!」话是这幺说,但其实他也开始感到些微的不安,他仰视遮蔽阳光的茂密树丛,开始考虑起该不该爬到树上去确认下位置。

「纳姆,我肚子饿了,我中午可还没吃!」奥罗菲的肚子发出响亮的声响,他先是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他对纳姆求救,希望他可以想点办法。

纳姆无奈看向饿到没力气当场坐下来的奥罗菲,他肚子饿自己何尝不是?他开始有点恼怒怎幺掉下来的是这幺不可靠的奥罗菲?要是楚约堤,不然星冥他都可以接受,怎幺会是奥罗菲呢?既没战斗力也帮不上什幺忙……算了,现在抱怨这个也于事无补!

纳姆转而望向自己手中的弓箭,要是有箭矢的话就可以猎些动物来吃,现在只好花心思作陷阱。纳姆决定稍作休息,毕竟没力气就没体力离开这里更没法应对可能会追上的敌人。

「咦?」这时奥罗菲发出惊疑的声响引来纳姆跟冷血的注意,在两人的注目下,奥罗菲跑向来路,伊尔烈兹正以乌龟般的速度缓慢走来,见奥罗菲朝他跑去,停了下来,等奥罗菲过来。

「你怎幺了吗?看你流了一身汗,是哪里不舒服?」奥罗菲担忧的眼神近在咫尺,伊尔烈兹明明看起来状况不好却硬是说没有,见奥罗菲更加担心的表情,像是要逃避似的绕过他朝纳姆他们的所在走去,但才没走几步就突然夸张的摔了一跤。

「没、没事吧?」奥罗菲跪了下来,探头询问伊尔烈兹。

「只是脚绊到。」伊尔烈兹以没什幺大不了的语气说,虽然他看起来的确没什幺状况,但见他流了一身汗的模样就让奥罗菲肯定一定哪里受伤了!

纳姆忽然走上前推开奥罗菲,他跪在伊尔烈兹面前,以不容分说的气势脱掉伊尔烈兹的鞋子,在一旁的奥罗菲在看见伊尔烈兹的脚时忍不住倒抽冷气,他的整只脚肿得不像样,应该是摔下来时扭到的,再加上又逞强走了不少路因而伤上加伤。

「我就知道。」纳姆从伊尔烈兹走路慢吞吞又姿势怪异的时候就开始怀疑,直到方才他注意到伊尔烈兹有意无意的抚着右脚踝马上确信自己的想法。

冷血也跟着来到伊尔烈兹身旁,看了下肿得十分跨张的脚踝,吹了声口哨,一脸佩服的说:「还真会忍!」

「不会痛吗?」奥罗菲忧心忡忡的问。

「为什幺会痛?」伊尔烈兹望向奥罗菲,反问回去。

「不会吧?都肿成这样还不痛吗?」

伊尔烈兹闻言低头注视肿得很跨张的脚踝,都肿成这样为什幺不会痛?伊尔烈兹自虐似的按压脚踝,不理会奥罗菲大吃一惊的声响,还是不觉得痛,最多只是麻麻的感觉,只是觉得脚没什幺力气,走起路来要花费比平常两倍多的力气抬脚,感觉脚在他不知情的时候被偷换了只,感觉很不习惯,走起路来很吃力,但不管怎幺样就是不觉得痛。

原因很简单,为什幺感受不到痛的原因是这幺可笑,伊尔烈兹不知不觉把原因说出口:「相较于以前所感受到的痛楚,这种痛根本不算什幺。」

又来了。纳姆凝视伊尔烈兹语气带着自嘲脸上却浮现痛苦不已的神色,他心情开始莫名的烦躁起来,难怪他无法喜欢伊尔烈兹!总是这样,平常目中无人、人小鬼大的样子,却时常露出被往事给束缚住无法挣脱的痛苦表情,每次遇到这状况都让他感到不知所措,他最不会安慰人了。

「总之我们先休息。」奥罗菲当然举双手赞成,他都快饿死了,当然伊尔烈兹的状况不适合再继续走下去。冷血虽没赞成但也没否决,纳姆就当他默认。

伊尔烈兹却皱眉说:「要是因为我的话,那就没必要,反正我又不觉得痛……」

「什幺没必要?你看你的脚肿成这样了,还说不觉得痛?别逞强了!」纳姆粗鲁的反驳,奥罗菲先是安抚纳姆的情绪,然后才转头说:「那、那个,再继续走下去对你的脚负担太大,休息一下……好吗?」说到最后奥罗菲几乎是用请求的语气拜託伊尔烈兹。

伊尔烈兹总觉得每次对上奥罗菲都敌不过他的感觉,因为他是如此的真诚……他犹豫闪躲着奥罗菲的视线,内心感到十分的困惑,自从认识了亚维斯他们这份困惑就从没消失过。

他们对待自己很好,就像西丝坦丁跟翠灵一样,态度虽然不怎幺好,可是他感觉得出来,亚维斯他们只是口是心非,其实都很关心他,伊尔烈兹感到退怯,他期望他们不要这样对待他,会让他想起西丝坦丁跟翠灵也是真心真意的对待他,可是西丝坦丁的后果是被迫当兵器,而翠灵恐怕要孤单的待在天空城吧?

「为什幺要这样呢?」

「你在说什幺?我们是同伴,这幺做不是……」纳姆话都没说话就被伊尔烈兹大声的打断:「那就更没必要!因为是同伴?因为同伴所以必须这幺做?要是我们不是同伴那你就不会这幺做吧?我不需要这层关係,所以不用管我!继续走!」

同伴是什幺?伊尔烈兹不懂,因为没拥有过这东西所以不明白其中的意义,可是他唯一确信的是,他对于自己能和大家相遇感到开心,想和大家在一起、不想和大家分开、想要保护大家、不想要伤害大家,这种心情就是所谓成为同伴后会产生的想法吗?

不知道,但是想要和大家在一起的想法不会因此而削弱,所以所以……伊尔烈兹更不想要崇蹈覆辙!

或许其实他已经找到幸福了也说不定?待在这里、和大家在一起就是属于他的幸福,所以才会想要拼命的守住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也说不定。

奥罗菲打破沉默开口说话:「如果这是基于我的期望的话你愿意休息吗?」

「什幺意思?」

「我是基于我个人意志拜託你不要再逞强,算我求你好吗??」奥罗菲发自内心的向伊尔烈兹拜託。

奥罗菲努力的搓、用力的搓了搓、使力的搓搓搓、一直给他搓搓搓搓搓搓搓──直到冷血终于看不下去,一把夺走他手上的树枝,不忘出声嘲弄:「连生个火都不会,你到底还会做些什幺?」说话间,冷血轻而易举的生起了火,开始添加柴火进去。

这时自愿去猎食的纳姆回来了,他的右手抓着设陷阱抓到的兔子、左手抱着採集到的水果,奥罗菲见状上前去迎接他,他接过纳姆递给他的大量水果不禁佩服的称讚道:「纳姆,你好厉害!大丰收!」

「那当然,我原本可是个猎人!」纳姆忍不住开始自豪的吹嘘道。

奥罗菲跟着纳姆围坐在火推前,听纳姆这幺说开始想像他是在什幺样的情况下被大王子给胁迫当皇家骑士呢?不过当然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乾脆探头问纳姆比较快:「纳姆,你是怎幺当上皇家骑士?」

纳姆停下处理兔子毛的动作,无奈转头和奥罗菲对望,只看这眼神,奥罗菲大概可以猜测得到这过程一定是非常的不愉快吧?果然如他猜的一样,只听纳姆耸了耸肩说:「这是我人生中一大汙点!不提也罢。」

奥罗菲乾笑几声,他十分了解纳姆的心情,因为自己也是被大王子陷害,莫名其妙当上皇家骑士。不过现在仔细想想,为什幺大王子会找个乞丐、猎人,总之没有一个是真正的骑士来当皇家骑士呢?是大王子头壳坏掉了?还是其实他另有作为?

「啊?我没有听错吧?你们是皇家骑士?这个国家是疯了不成?找你们这种人来保家卫国?」从头在一旁默默听的冷血终于隐忍不住开口。

纳姆跟奥罗菲无言的对望,没人出声搭话,因为连他们自己都不下百次怀疑这国家的皇室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这国家没救了……」

曾经问过三个人这个问题,但所得到的答案不怎幺令伊尔烈兹满意。

他想要保护的唯一亲人温柔回答他是她的哥哥。被这幺看重固然开心,但会这幺说只不过是因为伊尔烈兹因她而受苦想要尽已所能的回报。

明知如此,伊尔烈兹却欺骗自己,那时的自己承受不了莫大的痛楚,他需要依靠,或许她也是如此吧?他们为了减轻自己的痛自然而然的产生需要彼此的想法,总之就是互相利用彼此来让自己可笑的人生继续下去,不过两人互相欺瞒般的关係最后在那一天终于彻底崩溃殆尽。

接者伊尔烈兹再度向因他的愚行被拖下水的少女提出一样的问题,少女深情款款的说他是她最重要的人。这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存在被抹灭,没有人记得她而且再也没有人会呼唤她的名字,所以她对于唯一辨别得出她的身分以及唯一会叫她名字的伊尔烈兹产生一种莫名的情感。

只有藉由伊尔烈兹才能确认自己的存在、也因此才可以有继续活下去的动力,所以她很依赖伊尔烈兹,并且深深认为没有他,她是活不下去。说难听点,她利用了伊尔烈兹让自己活下去。

当然,伊尔烈兹利用了这份信赖,只为了拯救他的妹妹,因为愧疚……要是自己能够坚定一点,妹妹就不必代替他成为兵器,或许只是为了没有揭破谎言的自己一个赎罪的机会罢了,所以想要救她,不择手段。

最后,这关係被父亲给利用了!不仅没救到妹妹也伤了少女的信赖,自己更是掉落到人类世界来……

伊尔烈兹晃动双脚,冰凉的触感传至全身,鱼儿从腿间游过,他坐在溪岸边把双脚泡进溪水里,最后他还是屈服在奥罗菲的话语下,决定停下来稍作休息。现在的他心情很烦躁,有一股莫名的情绪停驻在心理头无处发洩,他为此烦恼苦思。

「同伴吗?」伊尔烈兹看着清澈见底的溪水发呆,连他自己在自言自语都没发觉到。

一下是哥哥,一下是重要的人,而现在是同伴吗?这次也会像前两次一样吗?所以他才会极力否定这层关係?不想再崇蹈覆辙,已经没有再度承受后果的力量了……在那个时后已经觉得很累,心不仅累了而且还伤痕累累,想要一个归宿、一个安稳不会再受伤的归宿,所以才会拼命的想留在宫殿里吗?

虽然明白伙伴们没有要利用伊尔烈兹的意思,但是还是会下意识的抗拒这关係,因为不想再发生无法挽回的后果,所以当亚维斯理所当然的回说他是他们的同伴时,让他有点不能接受。明知他们对他没有任何利用的想法,自己也是没有任何居心,这是最理想的归宿,他却迟迟无法坦然接受……

「在这里发呆做什幺?」伊尔烈兹茫然的转头望去,纳姆正站在自己后头,手中抓着被拔毛的的兔子。

纳姆走到溪边蹲下,拿起跟冷血要来的小刀继续处理兔子,伊尔烈兹在一旁默默看,两人都没讲话,气氛有些凝滞,让纳姆喘不过气来,使他动作加快了起来,想赶紧离开这里。

「纳姆,你觉得我是什幺呢?」伊尔烈兹不报任何期待的打破了沉默问。

纳姆先是抱怨了声:「这什幺奇怪的问句啊?问的好像你是个东西似的,果然是个小鬼……」话是这幺说但他还是有在思考这问题,但他只是耸耸肩回了句:「我还能说什幺呢?」

伊尔烈兹大概知道他要说什幺,应该是和亚维斯一样的答案吧?不过可能是想起方才的争吵才不便说出来……

「终于弄好了。」纳姆满意看着自己的成果,在离开前对伊尔烈兹警告道:「给我乖乖待在这里!」

又变成一个人伊尔烈兹在陷入自我的世界过没多久,这次换成冷血来打扰了。只见他接近后就不客气的说:「喂!名字!」

「什幺?」伊尔烈兹眨眨眼,有点反应不过来。

「还没问你的名字,你叫什幺?」冷血不明究理的问。

伊尔烈兹虽感到疑惑但还是乖乖报上名字:「伊尔烈兹。」

冷血的神色变得有些不耐烦的说:「全名!」

「伊尔烈兹‧理特叶。」

「听好了,我就好心回答你的问题好了。」冷血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说:「你想知道你是什幺吧?我刚刚听到你跟那红髮笨蛋的对话,让我来告诉你我的答案!」

伊尔烈兹无法跟上这发展。

「你是什幺?这还不简单?你是伊尔烈兹‧理特叶,你就是你自己!你的人生、你的一切作为、你的好恶都是由你自己来决定,不管结果是美好的还是悲惨的都是在这过程中你所做出的选择!你想要怎幺做、你不想怎幺做、你希望这样发生、你不希望这样发生,你的作为因你的想法不同而有所差异,当然所导致的结果亦由你自己来承受,因为这是你的选择……是你心甘情愿的!」

「这也包括你否定了和那两笨蛋间的关係,所以后果也由你自负,不过我看你是因为害怕吧?光看你举棋不定的样子看了就心烦,要是害怕的话那就积极的行动吧!让结果朝你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 名称:医圣传承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30: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