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雪漫画全文阅读

翠灵百般无聊的趴在桌面上,上头摆满的杂物被她扫到一旁。

「纳姆哥好慢!不是说要陪我解闷吗?」翠灵鼓着脸像名闹脾气的小孩气呼呼的说。

明明待的地方是纳姆的房间,翠灵却像是待在自己房间般没有任何拘束,甚至开始乱翻房间主人的东西,房里被她搞得乱七八糟,这纯粹只是因为纳姆没在约定时间出现而发的小孩子脾气罢了。

「嗯?这是什幺?」翠灵不经意看到一张画摊在桌面上,因为夹在一群资料中所以一开始也没察觉。

翠灵好奇的抽出那张画,上头画的是个极美的美人,飘逸的鲜红长髮、宝石般的绿眸、细緻的皮肤、纤细的身材以及穿在身上的华丽佯装,在纸张的下头写下龙飞凤舞的文字:我心目中的娜娜〈大心〉

「噗──!不会吧?」这怎幺看都是纳姆本人,也不可能是双胞胎要不然他也不会认错自己,原来纳姆有这种喜好?而且还自称什幺娜娜?

「哈哈哈哈哈!」翠灵笑倒在桌面上,眼角因而溢出了泪水。

「干麻在我房间大笑?感觉很诡异耶!」纳姆这时回到房间,一开门就瞥见笑到说不出话来的翠灵,让他感到满头黑线。

翠灵止住笑声,擦了擦眼角,但一抬头看了眼终于回来的纳姆,又想到刚刚的画又禁不住大声狂笑,纳姆翻了翻白眼决定不理她。

一踏进房里就注意到房内被翻得一团乱,纳姆怨念似的瞪了眼翠灵,看她还在继续笑,纳姆无奈的叹息了声,开始自己收拾残局。

「我是天生被副队长兄妹剋吗?」纳姆边收拾边碎碎念。

「吶!纳姆哥,你有变装癖喔!」翠灵靠近纳姆,喀喀笑道。

「啥?」忽然被说成是变装癖,纳姆感到一阵错愕。

翠灵把找到的画举到纳姆眼前,她露出胜利的一笑说:「你看,这不是纳姆哥吗?没想到纳姆哥有这种兴趣。」

纳姆哑口无言,他真不知该反驳翠灵还是称讚她竟然看得出画中的人物是谁……不过应该说是宫殿里的人眼睛都长错地方!竟然看不出是本人扮的,二王子还在持续追求变装后的他,是不是该请医生来检查二王子的眼睛是否有问题,明明被陛下跟副队长扮成丑八怪,怎幺在二王子眼里变成美人了!

「我还想说只有奥罗菲哥哥怪怪的,没想到连纳姆哥也怪怪的!」翠灵开心的笑道,像是发现稀世珍宝般开心。

「你根本没资格说我,你哥也没好到哪去吧?」纳姆回敬道。

翠灵生气的嘟了嘟嘴,反驳道:「哥哥哪有怪怪的,他是个温和善良体贴温柔善解人意的兄长!是翠灵唯一值得依靠的亲人!」

「那是谁啊?你也该去给医生检查了!」纳姆无奈的吐嘈。

翠灵哼了声说:「你才要去给医生检查脑袋!变装癖男!」

「……」

「翠灵?你心情好像不太好?」夜间,翠灵陪亚维斯吃晚餐,亚维斯见翠灵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放下刀叉关心的询问。

原本是想找纳姆哥解闷,结果跟他吵起来,让心情更差!翠灵苦着张脸望了眼亚维斯,不过亚维斯大哥真体贴!恐怕除了亚维斯大哥跟哥哥外的人都怪怪的!

亚维斯推了一盘西瓜到翠灵眼前说:「来!吃点西瓜消消气。」

「谢谢。」翠灵感激的道谢。不愧是皇室吃的东西果然不一样,一看就觉得十分豪华,但那盘西瓜就显得很格格不入。

「亚维斯大哥,你每天三餐都吃什幺啊?」翠灵啃着西瓜边。

亚维斯直勾勾的盯着那盘西瓜看,眼中有着难以察觉的不捨,以致于他没听到翠灵的问话,翠灵一脸狐疑的大声问一了次,亚维斯呵呵一笑不经大脑的说:「早餐加西瓜,午餐加西瓜、晚餐加西瓜。」

「……」翠灵无言的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那盘西瓜然后看了看亚维斯那热切的目光。

翠灵嘴角抽动的把那盘西瓜推回亚维斯桌前说:「我饱了。」

「那真是太好了……呃,我是说真是太可惜了。」亚维斯差点说错话连忙笑笑的带过。

翠灵也尴尬的笑了笑说:「亚维斯大哥很喜欢吃西瓜!」

「那当然!要是没西瓜吃我吃饭会食不知味啊!」

翠灵「哈哈」乾笑了几声,人不是完美的嘛!所以亚维斯大哥会有点小小缺点也是在所难免嘛!翠灵替自己找了个藉口。

「队长!副队长回来了!」奥罗菲冒冒失失的闯进来。

「诶?哥哥?」翠灵开心的说,已经五天没见到哥哥了,她迫不及待想冲去见他。

反观亚维斯却一脸严肃的问:「任务完成了?」

奥罗菲脸色黯淡下来淡淡的「恩」了一声。

翠灵左右各看了眼亚维斯跟奥罗菲,听到哥哥回来了没有显得高兴反而一脸愁苦的模样,让她疑心大起,翠灵这时想起她倒是没问过哥哥任务的内容,看两人的反应让她有些不安起来。

奥罗菲忽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慌张说:「队长,我要说的是听说副队长从完成任务后就昏迷不醒,到现在都还没醒来。」

「诶?」亚维斯和翠灵同时讶异的站起身来。

伊尔烈兹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平稳的呼吸至少确定他安然无事,但紧皱的眉头表示他睡得极不安稳。

「伊尔烈兹大人因为压力过大和过度劳累而昏倒,休息一阵子就会好的。」宫殿内的专属医生对脸上挂满忧心的亚维斯等人挂保证。

听到医生的话,除了楚约堤外的皇家骑士队队员们和翠灵都放下心中的大石头,虽然还是令人担忧,但至少伊尔烈兹没有生命危险。

因为压力过大吗?亚维斯忆起医生的诊断,面色又不禁凝重起来。

虽然当初伊尔毫不在乎的接下命令,但是事实上内心是不情愿的?果然是在逞强!

「既然伊尔没事,那就让他安静休息!翠灵交给你照顾可以吧?」亚维斯把其他人赶出门外,留下翠灵,后者眼框带泪的看他,亚维斯轻拍她的肩以示安慰,他柔声询问,对方回以肯定。

翠灵静静凝视亚维斯关门离去后才转身走到伊尔烈兹,她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眼带柔和的光芒看躺在床上的少年,伸手小心翼翼的把玩他的头髮,动作是如此的温柔,像是在对待情人般放入满满的情感,想藉由这个行为来传达自己的心情。

翠灵多幺不捨自己的兄长,但是最多的情感其实莫过于不解。

没错,就是因为自己和哥哥同处在同一个屋檐下,所面对的人事物是相同的,所以才更不明白哥哥为何会如此的痛苦,不管他隐瞒得多好,曾和他一起度过共患难、相依为命的日子,所以翠灵就是可以马上揭穿哥哥的为装。

待在这里才短短的几天,翠灵就深深明白哥哥在这一待就是三年的原因,连自己也开始有想继续下去的渴望,这里和天空城比起来简直是天堂,可以不受拘束的开怀大笑,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和他人分享喜悦、分享悲伤、分享一切的情感,或许这对他人而言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但对自己和哥哥而言是一辈子的奢望。

如今的哥哥却不快乐,翠灵有种彷彿回到以前那伤痕累累的哥哥血淋淋的出现在眼前,她心疼得连心脏都纠结在一块,从手传来的温度是如此的熟悉,不知为何也令人的伤感。

一定有什幺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像是哥哥出任务的内容!

「翠灵?怎幺了?」亚维斯哑然看着气势汹汹推门而入的翠灵。

翠灵站立在门口,环视在场的每个人,以不容人拒绝的口气质问:「告诉我,哥哥的任务是什幺?」

「……」全体不约而同露出为难的神色,全都闭不作声。

翠灵再接再厉的大声请求,她渴求的看向亚维斯:「亚维斯大哥!」

亚维斯眼神到处飘移,最后还是坻不过翠灵热切的目光说:「陛下命令伊尔去把反抗他的人通通处死。」

「什幺?」翠灵原本已有最坏的打算,但在听到正确答案时心都凉了一半,她软脚倒坐在地沙哑道:「竟然叫哥哥去杀人?」

「翠灵!没事吧?」亚维斯慌张的一叫赶忙上前扶住无法再支撑身体的翠灵。

翠灵双手抓住亚维斯的双臂,用力到让亚维斯吃痛,她抬起怨恨的脸庞,泪水在眼框里打转,她哽咽道:「为什幺叫哥哥去做这种事?」

坐在里头桌上的奥罗菲开口骂道:「陛下真的太过分了,就因为副队长是天空遗民就如此怨恨他?副队长又没有做错什幺!」

翠灵第一次看见奥罗菲如此生气而惊讶,但现在不是管这种事的时候,因为她听到一件不得了的事,她声音颤抖的问:「等等!你们为什幺会知道我跟哥哥是天空遗民?」

翠灵强势逼进奥罗菲说:「各诉我详细经过!」一定有什幺原因才会让哥哥的身分曝光!

奥罗菲因翠灵凶狠的态度退缩了下,他怯懦朝亚维斯投以求救的目光,亚维斯稍作思考,决定要让翠灵知道一切,他对奥罗菲轻点了下头,后者才缓缓的说:「就是之前日藤国派刺客要行刺副队长……」

翠灵静静听完奥罗菲说完经过,她马上抓到重点发问:「为什幺那名刺客要杀哥哥?」

「诶?」奥罗菲愣了愣。

「经你这幺一说,我们倒是没想过,毕竟后来发生的事太震撼了。」对于纳姆的发言其他人深感认同。

翠灵略作思考再度发问:「刺客的长相如何?」

奥罗菲大致描述了刺客也就是雪翎的样貌,翠灵一听脸色微变,她不动声色的抬眼迅速看了下在场每人的表情,似乎没人察觉到她的异样。

奥罗菲口中说的刺客正跟几天前和翠灵缠斗许久的女子是同一个人,而且是在潜入宫殿刺杀哥哥未遂后的几天马上就出现在自己眼前,翠灵察觉事情有问题。为什幺他们会知道天空城的位置?这之间似乎有一道桥樑自己还未发觉……

「翠灵?」亚维斯担忧的看着莫名陷入沉思的翠灵。

翠灵摇摇头说:「没什幺……」一定有什幺还未被挖掘而出,而这一切的关键一定在哥哥身上,他隐瞒了什幺……

翠灵打算等伊尔烈兹起来一定要去问问他,不过在这之前……

「我要去揍他一顿!」翠灵推开奥罗菲跟亚维斯往外走去。

「翠灵?你要去揍谁?」奥罗菲傻愣愣的问。

翠灵扬起的笑容堪称恐怖,在场所有人看得都觉得不寒而慄。

「当然是你们的陛下!谁叫他欺负我哥哥!」翠灵用极限的速度朝齐连房间的方向冲去。

被留下的人都反应不及呆了呆,等终于吸收翠灵话中的意思后惊讶的发出「诶?」

齐连呆愣在场,他瞪大了眼显示他的不明所以,右脸颊上传来热辣辣的疼痛。前方站着和伊尔烈兹十分相似的双胞胎妹妹─翠灵,她维持高举手的姿势怒瞪自己。

两人无言的互视,之间交错窒息的气氛,翠灵的眼神似乎能杀人似的让齐连不断迴避,其实齐连现在还搞不清状况,翠灵突然冲进房里给自己一巴掌然后就散发一股怒气的猛瞪自己,齐连还无法反应过来。

「翠灵!」亚维斯等人吵吵闹闹的闯进齐连的房间,但在看到两人对侍的画面都一同噤声。

齐连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指着翠灵严厉质问:「你这是在做什幺?」

亚维斯等人慌了手脚,左瞧瞧齐连右看看翠灵,他们似乎来迟了,看齐连右脸上的红肿可以想见翠灵做了什幺好事。

翠灵扬起下巴,她哼了声说:「当然是打醒你这蠢蛋!看你把哥哥伤成什幺样子?」

齐连诧异的瞪大了眼,满脸的不可思议,虽说内心有多幺渴望有人能阻止他的过分的行径,只不过没想到是只有一面之缘的翠灵,他有点不能接受,齐连赌气的回敬道:「是他先背叛我,我这幺做是合理的!」

翠灵半瞇眼嘲弄道:「喔?哥哥哪里背叛你?他不是心甘情愿的替你杀人了?我倒是没看过如此忠心耿耿的背叛者呢!」

「你根本什幺都不懂!要是伊尔肯告诉我们实情的话,父王就不会死了!说不定我们就有机会挽回父王!」

「可是你反悔了吧?要不然就不会对哥哥下这种惨忍的命令对吧?因为希望有人出面阻止你!我说的没错吧?虽然你一开始很恨哥哥想要报复他,不再信任他人,对信任这玩意感到失望,可是你发现这幺做是错误的,这只让你更加痛苦,你的良心受到谴责却又很矛盾的继续下去,对吧?」翠灵面无表情的凝视齐连,她淡淡的说。

齐连哀伤看着翠灵以及站在身后的亚维斯等人。

没错!翠灵说得没错,自己后悔了,当自己强硬的建立独裁的风格后,每天夜里总是恶梦连连,没人再相信他了,因为自己不相信大家。过往的美好过眼云烟,现在面对一双双厌恶的眼神实在喘不过气来,亚维斯和自己撕破了脸连奥罗菲都动了肝火,友谊像摔破的玻璃般裂的粉碎,等他察觉时已经来不及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变得孤单,心好痛好痛,很想得到救赎。

为什幺要如此钻牛角尖呢?为何无法直接了当的去做呢?齐连别忘了,还有我们在。

什幺?

当齐连出错时,我们会阻止你的,我们会替你承当的,我们不是……伙伴吗?

齐连被自己逼得走投无路,反而让他稍微冷静下来,明明全然不是伊尔的错,只是他刚好是天空遗民,只是刚好伊尔因控制不好情绪说出了气话,从父王死后压抑到现在的情绪因为得以抒发而一股脑儿的怪罪在伊尔身上。

齐连知道,他十分明白伊尔烈兹是多幺珍惜自己的伙伴,当然不管是自己还是亚维斯大家都是如此,相处久了所产生的感情也不是单单的种族差异就能瞬间改观的,所以才会觉得内咎,大家联繫起来的深不可破的友谊被他给破坏了,不只如此还伤害了许多人,让原本是伙伴的大家对立,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失去了许多人命、信任以及伙伴,齐连才发觉自己内心的矛盾所在。

想要道歉可是都已经做到这副田地实在拉不下脸来,不知为何,齐连想起伊尔烈兹曾说过的话,因为是自己的错,所以希望能藉由伊尔烈兹得到欣慰以及原谅,所以他狠下心来发出这那项命令,却不如预期般的结果,他真的完全后悔了。

翠灵伸手抚摸齐连红肿的右颊,齐连呆愣看着泛者温柔光芒的翠灵,她淡淡的说:「你知道吗?你做了很恶劣的事情。」

齐连羞愧的低下了头。

「哥哥的心是破碎的,他渴望受到疼爱,他期望获得爱戴,他祈求得到幸福,他希望能为重要之人努力,你给予了他一切,让哥哥知道他存在的价值,他把你们看得比他的生命还重要,可是你做了什幺?」翠灵带着哭音说。

「你给了哥哥他所想要的,可是也是你剥夺了他的一切!哥哥已经没办法再承受第二次伤害了!」翠灵哭喊。

齐连垂下视线,他浑身颤抖,突然他崩溃得倒坐在地,泪水涌出,嘶吼般的不断唸:「对不起,我错了,原谅我!」

「陛下!」亚维斯上前安抚齐连,清柔拍抚他的背。

齐连的泪线像是失控般不断流下迟来的泪水。

亚维斯见齐连在先王陛下死时都没流下一滴眼泪,想见他真的知道自己的过错了,他正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懊悔。

「因为父王的死太过突然了,我一时还无法接受,可是这个国家、住在这里的人民们需要国王的统治,我只好压抑自己的情感揽下重任,可是不断受到挫折,很难过很伤心很痛苦,只因为伊尔是天空遗民,只因为伊尔辜负父王的期待,只因为伊尔说了那些话,所以我才!其实一切只是我和父王的一相情愿罢了!」

齐连更加痛哭失声,他的字字语语道出他即位后的心声,奥罗菲也上前加入安抚的行列。

翠灵居高临下的看着齐连,她温柔的说:「道歉吧!」

齐连抬起泪流满面的脸,不解的看着翠灵。

「等哥哥醒来跟他道歉吧!哥哥会原谅你的。」

齐连边哭边点头,纳姆和星冥也上前安慰他。

翠灵不动声色的往门外一瞥,直到刚刚为止有个人一直在外面偷听。

翠灵回到伊尔烈兹的房间。

一双雪白的翅膀佔满她的视野,如落雪般不断飘落的羽毛如梦似幻。

窗户大开,晚秋的风带来丝丝的凉意,月光洒落柔和的光芒,点点繁星点缀黑夜,拥有雪白双翅的主人依依不捨的移开美丽的夜景,视线落在翠灵难看的脸庞上。

伊尔烈兹和翠灵四目相接,没人开口打破沉默,两人间的气氛有如暴风雨来临前般的紧张。

「哥哥,你的目的是什幺?还有你现在在做什幺?」翠灵脸上布满担忧以及不安。

伊尔烈兹温柔的笑了,翠灵僵直了身子,她直勾勾的凝视他,想从对方身上看出什幺端睨,心中的不安逐渐扩大,那张外表带着轻柔笑容的面庞很虚伪,像张面具般遮掩住一切的真实。

  「翠灵,谢谢你!让齐连恢复正常。」伊尔烈兹柔声说,语气中带有满满的真诚,而且这也代表刚刚在外头偷听的人就是他。

翠灵皱皱眉,伊尔烈兹变得奇怪,完全不像以前他会做的表情,翠灵咬着下唇,决心不问出答案决不罢休!她强硬打断伊尔烈兹的话说:「哥哥!不要叉开话题!我问你,刺杀你的人跟来天空城的人是相同的吧?为什幺他们会知道天空城的位置?」

伊尔烈兹毫不隐瞒,直言道:「那当然是我故意让他们知晓的。」

翠灵因伊尔烈兹的过度坦白而语塞,她勉强挤出:「为什幺要这幺做?」

「为了宣示兵器的所有权!」伊尔烈兹咧嘴笑道,翠灵震惊的瞪大了眼。

翠灵不可置信的望着伊尔烈兹,过了半晌她终于可以冷静下来再度开口说话:「那跟接下齐连的任务有什幺关联?」翠灵一直搞不懂,这种命令哥哥决定不会接下,那只会让他更加崩溃,到底有何理由能让哥哥宁愿崩溃也要接下命令的觉悟呢?

「翠灵,你非常想知道我的计策吗?」伊尔烈兹明知故问的开口。

翠灵想也不想的回了句:「那当然!」

伊尔烈兹在内心估算哪些该讲哪些不该讲,像是因为从布洛基那里得知这个国家的秘密,进而知晓布洛基收留他的真意因而和他闹翻。从那时起,伊尔烈兹就知道自己无法在待在这里了,继续待在这里只会让齐连他们继续牵扯到天空遗民,总有一天他们一定发觉这惨酷的事实,为了避免这结果,那就由他扮黑脸了。

他故意让雪翎轻易得到天空遗民的资料,让他们轻鬆找到天空之城。

「我肯定翠灵一定会替我守护西斯坦丁,我也知道你的实力是打不过那些人,所以战败的你为了再度见到我一定会逃走,然后第一次踏上人类土地的你唯一的去处也只有我这里,当然如我所料翠灵真的找到我!」

翠灵困惑的皱眉道:「我跟计画有什幺关係吗?」

是没什幺关係,只是用来确认那些人是否已经佔领天空城以及带路,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像是身分被揭露、齐连的改变、破碎的关係以及齐连下的命令都是不如预期的接连发生,所以翠灵就变成非常重要的存在。

「因为翠灵会为了我去做任何事,所以我接下这任务而崩溃,然后翠灵一定会为了我去和齐连对峙,替我让他恢复正常。」

翠灵更加不懂了,正跟计画有什幺关联性,她只是隐约发觉一件事:「你利用了我对你的信任?」

伊尔烈兹毫不闪避的看翠灵难过的神情,像是怕翠灵没看见似的用力点头说:「没错,我这计画有两个目的,那就是获得兵器以及背叛!」

「什幺?」翠灵一头雾水的反问。

原计画是等确认提亚他们佔领天空城后,在翠灵面前刺激她然后马上叛逃,翠灵肯定会跟齐连说,然后会因为担心而派人找他,这时翠灵可以充当带路把他们带到天空城!只不过现在……

「因为要是我这幺走的话,以前的齐连一定会开心的不得了,这可不行!但是现在的他会基于对我的羞愧下令要亚为斯他们来找我,等到他们找到我后,我会成为他们的敌人!完完全全的背叛他们,这样我就可以断绝和亚维斯他们的关係也可以阻吓那群对兵器有非分之想的人。」

为了守护伙伴,他会不择手段的切断和他们之间的联繫!

「为了他,你竟然可以如此狠心抛弃亚维斯大哥他们?」翠灵拼命摇晃脑袋,泪水僕簌簌的滑下。

伊尔烈兹拼命隐藏内心真正的情感,他真的很对不起翠灵。

「那我呢?哥哥从未想到我吗?我只有哥哥一个人可以依靠!」翠灵上前拉住伊尔烈兹的衣服哀求道。

伊尔烈兹背对翠灵,痛苦的紧闭双眼,他硬是逼自己讲出话来:「我不值得你依靠。」

翠灵被狠狠的拒绝,她鬆开手退了几步,双肩因哭泣而颤抖,她无法接受这事实,她扯开喉咙大叫:「伊尔烈兹!」第一次叫了伊尔烈兹的名字。

「我喜欢你!我很爱伊尔烈兹!你真的要抛弃我吗?」翠灵痛哭失吼。

伊尔烈兹不发一语的凝视跪在地哀求的翠灵,他仅是一瞥迅速移回视线,手伸向窗户边準备往外一跃。

「伊尔烈兹!我不会放弃的!」翠灵大声发誓。

伊尔烈兹往外一跳,迎向黑夜之中。

*****************************************************************

明天开始一天改为两更(平日)

预计第一部到75页左右结束

之后第二部会在过完年后再更新

突然想去写其他东西

  • 名称:吹雪漫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26: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