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春医全文阅读

这个时候,和亚维斯分别回到宫殿的一行人才一走进大厅就碰上齐连,他手叉腰,右脚不耐烦的敲击地面发出「叩叩」的声音,他一脸不满地出声指责:「你们动作太慢了!有伊尔在,那种家伙三两下就可以解决了吧?」

「没有那小鬼帮忙我们一样可以顺利解决!」纳姆不高兴的出声反驳,被比自己小的伊尔烈兹比过感到不甘心。

「原来如此,难怪这次拖这幺久!你们应该有说你们不是皇家骑士吧?」齐连自顾自的点头说,一副我什幺都知道的欠揍表情。

「真令人生气!要不是因为他是王子我就揍下去了!」纳姆气得火冒三丈,奥罗菲苦笑的上前替他消消气。

「亚维斯跟伊尔呢?怎幺没见到他们?算了,这里有件十万火集的任务要交给你们做。」

「我们才刚回来。」奥罗菲发出一阵哀嚎。

「别这幺说!这件任务对你们意义重大!」齐连的话成功吸引众人的注意。

奥罗菲重複了次他说的话:「意义重大?」

「猎会听过吧?创设猎会的家族继承人要来这里开设猎会!这就表示以后你们的工作量会大减!会被远道而来的赏金猎人抢去,之前特玛城大大小小的事都由我们宫殿亲自解决,不过以后都全权交给猎会处理,怎样?开心吧?」

「好、好棒!以后我们就变轻鬆了,对吧?」奥罗菲开心的说。

「那跟交给我们的任务有什幺关係?」楚约堤开心是开心,但他冷静的思考,提出疑点所在。

「那个要来这里的家族继承人目前被追杀了。」

「追杀?他做了什幺事?」纳姆不明所以的问。

「只是家族内斗,因为家族成员觊觎他得到的财产所以想杀了他好取得一切。总之为了你们轻鬆的未来,赶紧去救他吧!」齐连以事不关已的态度说。

「还真是随便,那个继承人在哪里?」楚约堤仔细的详问。

「好像已经进城了,你们自己去找!」齐连非常不负责的说,惹来众人的白眼,他厚脸皮的假装没看见,接者他想起什幺似的补充道:「乾脆我们趁机来选个副队长如何?有没有干劲?」

「没有!」众人有至一同的说。

「真不捧场,不过当副队长好处多多!」齐连耸耸肩说:「总之,在这次任务中功劳最大的就给他当副队长!」

「……」众人听齐连这幺讲还是没什幺干劲。

青年在人群中穿梭,后头跟着方才和他对战过的持剑刺客,两人在城中上演追逐战,经过几天几夜的逃亡实在很消耗体力,青年实在是吃不消。

「手上带这幺笨重的家伙竟然还跑这幺快?天生迟钝?」青年分心看向后方,持剑刺客就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就快要被追到了,他忍不住出声抱怨。

青年转回视线,不禁大吃一惊,因为有一名男孩从一家店里无预警的跑了出来,害他来不及转移方向就硬生生和男孩相撞。

「臭小鬼!」青年忍不住大骂出声。

这时刺客趁此追至,他挡住青年的去路大喝:「看你往哪逃!」

青年不禁咋舌,附近的居民见状都逃命似的远离他们,他看逐渐空旷起来的街道忍不住咒骂出声,这样就没有遮蔽物给他躲藏了。

「伊尔,你没事吧?怎幺突然跑出去?」一名金髮少年从男孩出现的那家店出来,他边说边扶起男孩。

「亚维斯,是他!他身上有血味。」伊尔烈兹指着青年说。

「诶?」亚维斯不禁一愣,不仔细闻还真闻不到,怎幺伊尔烈兹远远就感觉得到?难道他拥有和野兽媲美的嗅觉?

持剑刺客高举剑朝青年冲去,已然疲惫的青年闪得有些狼狈,身上不断冒出细小的伤痕,虽不碍事但逐渐多起来的伤口还是会妨碍行动。

青年尽量远离男孩跟金髮少年,他不想牵扯无辜,他不时射出短刀边闪躲攻击就是要到空旷点的地方去。

「看来是被追杀。」亚维斯看青年正和持剑刺客打得难分难捨,猜测道。

「他会输……」伊尔烈兹一口断定。

青年听到伊尔烈兹的话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但碍于现在眼前的敌人而打消念头,只是小鬼头竟一口咬定他会输?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顺利逃跑了!

这个时候,因为青年一个分心,刺客趁机一剑挥出,在他的手臂上画出又长又深的血痕,青年顿时倒地。

「不好!」亚维斯想上前救助青年却被伊尔烈兹阻挡。

「你会死。」连个盗贼都打不赢还想去跟训练有素的刺客打?简直是去送死。

「……可恶。」眼见那刺客逐步逼近青年,亚维斯不禁咒骂一声,谁可以救救他?这时亚维斯不经意看向伊尔烈兹,这里不就有一个?年纪虽小却有一身好武功。

「伊尔!救他!」

伊尔烈兹一面露出「我就知道」的叹息一面以闪电般的速度极奔而去,他快速解下镰刀上的布,不到几秒的时间就已然逼近刺客,对方讶异的瞪大眼,没有料到这年纪小的孩子竟会以如此快的速度接近,不过吃惊归吃惊,他还是依长年来的反射动作举起盾牌準备抵挡伊尔烈兹的任何攻击。

準备挥刀而出的伊尔烈兹竟突然收起攻势,蹬地而起,脚踏在刺客的盾牌上,顺势在往上一跳。

刺客没料到伊尔烈兹竟会这幺做,只能顺着他的身影仰望高高跳起的他,伊尔烈兹趁机脱手而出,让镰刀顺着追刺客持剑的右手飞去,刺客直到最后一刻才狼狈的闪了开来。

当刺客移回视线时,伊尔烈兹不知何时站在他的盾牌上,他不禁大感讶异,还来不及对此作出应对,伊尔烈兹伸腿朝他的头部扫去,脖子硬生被扭断。伊尔烈兹的攻势还未完,只见他伸手拔出插在一旁的镰刀,大力一挥,刺客的头就和身体分家。

在一旁观看的青年不禁哑然失声。

「……」不会吧!好厉害!

那名追杀者可让他吃足了苦头,没想到却被这个小孩给打倒了?

「我叫冷血,感谢两位的搭救。」青年正向伊尔烈兹和亚维斯做自我介绍。

上一刻明明逃亡逃得要死要活的,结果现在竟悠闲坐在这自我介绍?冷血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坐在他右手边正在狼吞虎嚥的男孩──伊尔烈兹,接者又看了一眼坐在他左手边笑得很幸福的金髮少年──亚维斯。

冷血扬了扬眉,一瞬间就判断出自己遇上怪人两枚。

伊尔烈兹吞下口中的食物,抬起头若有所思的凝视冷血。

冷血微微瞇起双眼,开始警戒起伊尔烈兹,虽然对方怎幺看都只是个孩子,但经过方才的事情后,他也见识到这孩子的实力是如此的深不可测,想见他的背景是不简单的,说不定他会藉此来向冷血提出报酬。

冷血做好心理準备,就等伊尔烈兹开口。

「……好冷血的名字!」

「要不是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小心我砍了你!臭小鬼!」冷血冒出青筋,怒不可抑的对伊尔烈兹大吼。

亚维斯因冷血的大吼声从奇怪的幻想中回过神来,先是搞不清状况呆愣了下,而后见冷血那阴恻恻的脸庞,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伊尔烈兹说错话,他赶紧上前打圆场说:「别气了、别气了!来吃块糕点吧!」

「……」都什幺时候还吃糕点?冷血狠瞪一眼亚维斯,顺便又瞪向又开始吃起来的伊尔烈兹。

「亚维斯,刚刚人是我救的可不是你救的。」伊尔烈兹喝了口热腾腾的茶,见亚维斯终于恢复正常,赶紧趁机申明道。

「唔……」闻言,亚维斯露出一脸受到打击的样子。

这时他眼角余光瞥见冷血一脸狐疑交互看伊尔烈兹和他的模样时,不禁尴尬的以傻笑带过。

「伊尔,你不觉得这种情况不适合吃东西吗?」亚维斯见冷血看起来不好应付,总是一副冰块脸,讲话也不饶人的样子,但反观一旁的伊尔烈兹正神经大条的猛吃东西,夹在中间的亚维斯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刚刚运动一番肚子又饿了。」伊尔烈兹一副「我是不得已」的表情说。

「我又没拜託你救我,臭小子!」冷血恶狠狠的回道。

「话、话说回来,冷血先生你怎幺被追杀?」亚维斯见气氛不对赶紧换个话题说。

但没得到冷血的捧场,他依然以不饶人的语气说:「这又不关你们事!我凭什幺告诉你们?」

亚维斯扁嘴,像个小孩子闹脾气的模样,冷血见状没好气的说:「干麻一脸失望的样子?」

「让亚维斯帮你吧。」伊尔烈兹边吃边口齿不清的说。

「凭什幺我要他来帮我?你是我的谁?」冷血想也不想一口回绝。亚维斯闻言不禁露出更加失望的神情。

伊尔烈兹无言望了一眼亚维斯,轻轻叹了口气,就当作是给亚维斯的回报,他略作思考后冷静的开口说:「你打不赢那些追杀者。」

伊尔烈兹的言下之意是要是你不拜託我们帮你,你肯定会死!

冷血沉吟了下,他开始犹豫,这是个好的开始。亚维斯对伊尔烈兹用眼神示意「做得好」

伊尔烈兹绞尽脑汁的思考,接下来该怎幺劝冷血答应?他过了一会才再度开口说:「要是你不答应的话,亚维斯会得缺乏西瓜症!他会因为没人救而缺乏食慾,然后就再也吃不下西瓜!这样亚维斯就不像亚维斯了。」

「哈?」

「伊尔,你不觉得你正在帮倒忙吗?」亚维斯在心中大骂自己白痴,怎幺会期待伊尔烈兹会帮得到他呢?

「就算我倒霉,我就勉为其难让你们帮我。」冷血想说再这幺下去简直没完没了,最快的方法就是答应他们然后尽快把事情解决好摆脱他们!

「恭喜了,亚维斯。」伊尔烈兹一副「任务完成接下来就不关我的事」的样子继续朝桌上的食物进攻。

「怎幺有种高兴不起来的感觉……」亚维斯低声抱怨。

「其实我是梅格艾托家的人……」冷血特地压地音量开始说道。

「就是那个在辉叶国首创猎会的家族?听说自从有了猎会跟赏金猎人后,很多人民都因此受惠不少呢!」亚维斯马上意会的点头说。

「我是梅格艾托家族的继承人,获得不少的财产,想说来未有猎会的醉星国设会,没想到亲弟弟觊觎我的财产想杀了我,所以现在我想到宫殿请求协助,要是你们可以把我护送到宫殿的话就十分感谢了。」冷血简单扼要的大致说明了下。

伊尔烈兹从头倒尾都听不懂他们两人在说什幺,什幺猎会?什幺赏金猎人?什幺辉叶国?才刚从天空城下来不到两个月要熟知人类世界的一切是不太可能的。

「听到这些消息,我想人民一定会欣喜若狂!」亚维斯开心的说。

「……」尤其是特玛城的人民,不用受到亚维斯你们的摧残了,伊尔列兹默默把剩下一块糕点吃下去边在心中想。

「那要看我活不活得下去。」

「铁定活不下去的,亲爱的哥哥。」

「咦?」

※※

才回到飞扬宫的楚约堤等人又被齐连赶下山来。

原以为可以躺在又舒服又柔软的床铺上睡个天昏地暗,无法如愿的纳姆边走边不停抱怨。楚约堤看起来已经接受事实,他不耐地要纳姆闭嘴。奥罗菲看起来根本无暇管这些事情,光是摔倒的次数就已经够他忙的。星冥则是安份的在吃麵包。

「纳姆,往好的地方想!以后我们就可以轻鬆许多。」奥罗菲不知第几次从地上爬起来,出声安慰不断抱怨的纳姆。

纳姆无言注视奥罗菲全身擦伤、衣服破烂的模样,无奈的说:「奥罗菲我看你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吧!」

「我看我们先跟队长他们会合再说!」楚约堤转头徵询大家的意见,众人都无异议的点头答应。

「不知道队长找到伊尔列兹了没?」奥罗菲担忧的问。

「随便他怎样都好。」楚约堤事不关己的说。

「咦?这样好吗?我们已经是同伴了!怎幺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同伴呢?」奥罗菲不满的叫道。

「那个小鬼简直强得不像人!根本不需要我们去操心吧?」纳姆不禁质疑道。

奥罗菲望见远方有道熟悉的身影朝他们的方向跑来,不禁发出「耶」的一声。

「怎幺了?奥罗菲?」

奥罗菲没回答楚约堤,他站了起来,直直注视那身影……

「那是……?」

插话的是和冷血长得极为相似的青年,他正大辣辣坐在这桌唯一的空位上。他正以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在场各位,最后把视线放在冷血身上,出声嘲笑说:「哥哥,真是好兴致!没听过一个逃亡的人会在大庭广众下喝茶聊天?实在是史上头一遭!」

「谁?」亚维斯警戒的问,手悄悄伸向斧头。

「我的弟弟,热血。」冷血冷淡的说。

伊尔烈兹闻言先是左看一下冷血再来右看一下名为热血的青年,最后他探头询问:「冷血,你的名字有任何涵义吗?」

「没、有!」冷血嘴角抽动着,。

「喔!」伊尔烈兹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笑我名字取的很随便!臭小子!」

「……」伊尔,你真有惹火人的天份!连才刚见面的人都被你给气到了!亚维斯无奈的想。

「不跟你废话那幺多!不管你找多少帮手来也不可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去死吧!」热血站了起来,双手一拍,不一会功夫,整间店里都被他的手下给佔据,里头的客人都吓得边尖叫边落荒而逃。

「……」冷血没太大的反应,他早就料到自己的所在地被发现的事实,不过在这幺明显的地方待不被发现才奇怪吧?

伊尔烈兹冷静的离开桌边,一一扫视敌人的人数,瞬间做出正确的判断。

「亚维斯这里就交给你了!」

「你在开玩笑没错吧?」

「放心,这里敌人很多!你绝对砍得到人!」伊尔烈兹认真的说。

「怎幺有种被小看的感觉?等等!那你呢?纳凉?」

「送他回皇宫,亚维斯想跟我交换?你可以边保护他边跟敌人作战吗?」伊尔烈兹指了指冷血问。

「唔……」不管选哪个都挺危险的说……

亚维斯妥协说:「我留下来就是了。」

「走了……」伊尔列兹对冷血说边解下镰刀的包布一马当先的冲向敌人。

「……」虽然知道他的实力不凡但给个小孩保护还真有种奇妙的感觉,就是有种没办法安下心来的感觉!冷血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亚维斯,他舞动斧头,十次攻击中只有一次命中敌人,这个看起来更不可靠!

冷血别无选择,赶紧跟在伊尔烈兹所开出的血路走。

「喂!那边的跟我去追他,剩下的把这个给解决掉!」看似队长的刺客指挥部下行动。

热血在一旁冷血旁观,他冷笑了声说:「哥哥啊哥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到飞扬宫避难吗?我早就在那里準备好等你过去呢!」

「怎幺了?你看到谁?」纳姆伸直了脖子想看是谁来了。

「伊尔?」星冥出声说。

「小鬼?那旁边那个是队长啰!我们不用费心去找他们。」楚约堤擅自做了判断说。

「不是,不是队长。」星冥否定纳姆的话。

「耶?那幺会是谁?」奥罗菲愣愣的问。

「看来是个陌生人……」楚约堤已经可以清楚看见来者是两人,其中一个就是伊尔烈兹但另一个是他没见过的人,他不禁纳闷起亚维斯到哪里去了?

「那、那个,你们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奥罗菲突然东张西望起来,不安的问。

「奇怪的声音?没有啊!是不是你听错了?」楚约堤竖耳倾听并没有听到任何奥罗菲所说的奇怪的声音,于是这幺对他说道。

「我也听到了,好像是落石的声音?」纳姆皱眉说。

见纳姆也听见奥罗菲说的奇怪声音,楚约堤更加努力竖耳倾听者,这次他也听到类似石头滚落的声响。

「我也听到了!」

星冥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在山路上听到落石的声音不就表示──

他缓缓仰起了脖子─

「是落石!」星冥难得紧张大吼。

「不会吧?这也太大了吧!」纳姆表情夸张的瞪大眼,只见上头几乎涵盖他们以及伊尔列兹两人的庞然大石正顺着山壁滚落而下,所响起的震动几乎让他们站都站不稳,每个人都东倒西歪摔倒在地。

「赶快逃!」楚约堤的声音被大石的轰隆声响给掩盖过无法传达到同伴的耳里。

星冥勉强稳住脚步想上前把同伴给拉离大石滚落的範围内,但才踏出几步就不稳的又摔了一跤,其他人也是很努力想要逃离却力不从心。

伊尔烈兹边击倒追上来的刺客边带冷血往宫殿的方向跑去,见他俐落且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击倒一名又一名的敌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冷血实在差点出口称讚起来。

「喂!你的武功是怎幺学的?这幺厉害?」冷血忍不住好奇的开口。

「非自愿的,就是被强迫得来这身功夫,不过看来倒是挺有用的吧?」伊尔烈兹反手一挥,打掉朝他们射来的箭矢。

「臭小鬼你在讲什幺鬼话?实在是有听没有懂!还有武功还可以被强迫的吗?」冷血再度恢复本性,语气不佳的说。

伊尔烈兹带冷血爬上山,往山顶的宫殿前进,用跑的爬山实在是件很耗费体力的事,他却依然神色自若的边跑边击退敌人。

「我说了你也听不懂,不说也罢。」

「反正我也不怎幺想听!」冷血粗鲁的回应。

「是大家……」这时伊尔列兹瞧见楚约堤等人,不禁脱口而出。

「认识的人?」冷血也看见和他们相反方向走来的一行人。

伊尔列兹这时的注意力被其他东西吸引,他皱眉闭上眼睛像是在感应什幺似的,在冷血出声说「臭小鬼你在搞什幺把戏」时重新睁开双眼并暗叫声「不好」。

「头上!」

冷血闻言抬头往上看去,只见几名刺客正要把大石给推落的画面,他不禁咒骂出声:「可恶!被热血那浑帐反将一局!」

伊尔烈兹无心听冷血的咒骂声,楚约堤他们还没发现,必须赶紧让他们知道才行。

这时冷血出声警告道:「推下来了!快逃!」

冷血的话一出,巨石的滚落带起大地的震动,两人都不禁踉跄了下,差点就站不稳脚步。

「从哪找来这幺跨张的石头!」冷血几乎是半爬半跑的想逃离巨石滚落的範围内。

伊尔烈兹浑然忘了自己应该赶紧逃跑,一心只关心同伴们的状况,他们显然也发现落石的存在,但因为落石所造成的震动而站不住脚,更不用提逃跑了。

「臭小鬼!你要去哪里?」冷血对突然跑向同伴们的伊尔列兹大吼,他却不知是听到而假装未听到还是没听到,总之他并没有理会冷血的叫吼声。

冷血咋舌,他稍做思考,他现在一个人逃跑实在有失仁义,况且只剩他活着他也不会心安理得,所以他转了方向,从后头追上伊尔列兹。

「伊尔烈兹?」奥罗菲注意到伊尔烈兹朝他们跑来不禁惊呼出声。

伊尔烈兹朝最近的楚约堤跟星冥的方向跑去,接近后马上把他们撞离落石的範围,原本打算转而跑向奥罗菲跟纳姆的方向,脚下却被小石子给绊了一跤,等他再度爬起来时,落石已经接近到根本没时间逃跑。

「跳下去!」伊尔烈兹朝纳姆和奥罗菲大吼。跳下去总比被石头直接砸死更有机会存活下去。

伊尔烈兹在最后一刻上前拉住已经愣住的纳姆跟奥罗菲往下跳去,他在跳下去的时候似乎看见冷血也跟着跳下去的身影。

「现在该怎幺办?」侥倖逃过一劫的星冥冷静的问。

楚约堤上前来到被落石砸重而崩落的道路,仔细观察许久后才说:「凭我们两人恐怕没办法从这里过去了,绕路吧!下面都是树木当缓冲垫,我想他们应该还活着,我们去找他们!」

「好!」

  • 名称:乡野小春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19: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