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全文阅读

那是发生在伊尔烈兹正式加入醉星国皇家骑士队一个月后的事。

伊尔烈兹总觉得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好不切实。

明明不久前被迫囚禁在永无天日的狭小仓库中,没有自由可言,连丝毫身为人的尊严都被掌握在那人的手掌中玩弄,更不用说在之前那些惨无人道的实验,根本不把他当人看待。

那时候,他的生活只有痛苦、难过、心痛、绝望……

每一天每一日,这些负面情感总把他逼到绝境,想一死百了却有不能抛弃的事物,想死却不能死令他苦不堪言,日日过着濒临临界点的生活。

伊尔烈兹认为当时自己没有失去心智简直是个奇蹟。

自由、平凡、伙伴、幸福……当和父亲定下那个约定时,他已有觉悟直到死为止自己都不可能再度拥有这些东西……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身在其中!

伊尔烈兹不禁想问,这是真实?抑或是假象?如果是假象那就赶紧让他清醒过来!他可不想对此抱有不必要的期望。

伊尔烈兹想到此不禁开始四处张望起来,他迫切想要证实这一切都是真实,明明不对此抱有一丝期待却又害怕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他一下仰望那广阔的蓝空、一下环视热闹的街景、一下低头检视自己的手脚又一下寻找自己的伙伴。这就是自由!真正的自由!既没有束缚自己的镣铐也没剥夺自由的牢笼,什幺也没有!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他才会站在这里!

不仅如此,他还拥有了伙伴。他们没有任何心机更没有任何企图,伊尔烈兹看得出来,他们没有任何不良的企图,只是纯粹想聚在一起而聚集起来,他们会互相帮助、互相包容、互相扶持、互相关怀……对他们而言是如此的理所当然,这些不经意的动作没有夹杂任何理由,因为想这幺做所以就这幺做了。

伊尔烈兹虽然对此感到困惑,但他能用心去感受……这就是朋友、同伴、伙伴!

「小弟!吶!小弟!小弟……」

伊尔烈兹猛然回过神来,他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以致于有人在叫他都恍若未闻,不过被叫成「小弟」还真不习惯,他回过神后还是慢了几拍才意识到这是在叫他。

伊尔烈兹寻声望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正一脸伤脑筋的直望自己。

「你终于有反应了……」那男子鬆了一口气,不过他忽然想起正事,脸上浮现出诚恳的表情。

一脸困惑的伊尔烈兹不经意往他背后瞧去,只见男子后头站了十几名男女,他们都用求救的眼神注视他,这更让他满腹的疑问。

「小弟你是他们的同伴吧?拜託你去阻止他们!他们再不停手,我们今天就没地方住了。」男子一副「你不答应我就跪下来求你」的壮烈表情对伊尔烈兹又求又拜託的。

「诶?」伊尔烈兹不禁发出呆愣的声响。

同伴?

「啊!小心点!别打到那根柱子!」男子突然对远处惊声尖叫,脸上难掩紧张的情绪。

伊尔烈兹疑惑的直眨眼,他顺着男子的视线看去,只见不久前才刚认识的伙伴们正在大举搞破坏……不过这是依伊尔烈兹所见是这样没错,或许该说除了他们以外的人都认为他们在作乱,应该只有当事人自认为在救人吧?

今天接到齐连的命令来消灭最近在特玛城内作威作福的盗贼,亚维斯当然一口气就答应下来,伊尔烈兹总觉得他企图不良?总之亚维斯就带他们下山来到城中找寻目标,因为盗贼的动作很大,所以不一会儿就找到了。

然后双方就打起来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双方陷入火热的打斗中。

纳姆不愧是神射手,发发必中,每一击都準确落在山贼的要害上。星冥也不落人后,手上不断变出细针,速度敏捷的飞射而出,确实击中山贼。

不过除了这两人的表现可圈可点外,其他人就……

只见亚维斯大动作横扫巨斧,狂风吹起,山贼吓得不敢动弹,眼睁睁看者把……旁边的柱子给砍倒。

「轰隆轰隆」的巨响大起,柱子被砍光光的房舍只有落于倒塌的命运。

「啊咧?又没命中……」亚维斯一副事不关己的说。

伊尔烈兹偷偷瞧了眼脸色瞬间惨白的居民们,不禁默默的想,亚维斯你的命中率可不是普通的差,差到房子都给你陪葬了,敌人却没打倒一个……

「啊啊啊啊啊!」

这时,不远处的奥罗菲突然大喝一声,气势十足朝盗贼的方向狂奔而去,膝盖弯起奋力往上一跃,手持长棍高举到头顶,藉由往下的冲势直往敌人的头顶一劈……

照理说,那名盗贼的头应该会头破血流倒地不起,那是正常情况,只不过……这情况似乎不能套用在不正常的人身上。

只听见「啪嚓」一声,长棍从中应声断裂。

盗贼呆了、居民们呆了连亚维斯他们也不禁一呆,只有奥罗菲得意的叉腰仰起脖子哈哈大笑,不知在得意什幺。

「够了你!」楚约堤见奥罗菲不知第几次拿起布条把折断的长棍绑起来準备再去重蹈覆辙时,忍不住上前海打了奥罗菲一顿。

「这你就不懂了!」奥罗菲一手插腰者另一手耍帅地竖起食指慢慢地左右摇晃的样子,看在楚约堤眼理格外的不爽。

「是是是!我是不懂,而且我也不想懂!」

楚约堤懒得理他重新把注意力放回敌人身上,举起菜刀朝最近的盗贼奔去,盗贼敏捷地往一旁一站,楚约堤挥刀落空,他想转身再接再厉但因为冲势过猛来不及煞车直往在一旁看热闹的居民冲去。

居民边发出惨叫边四处逃窜。

楚约堤扑向一名来不及逃走的女子,两人倒成一团,菜刀硬生生插进离女子脸庞一公厘处,吓得女子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楚约堤从女子身上爬起来,恨恨的说:「真是阴险!竟然耍计谋让我摔倒!」

「……」阴险?计谋?有吗?

楚约堤举刀再次往盗贼的方向冲,敌人毫不费力地闪过他动作过大的一击,他再度来不及停止脚步冲进另一边的人群中,又差那幺一点点就伤及无辜了。

伊尔烈兹彻底无言,他觉得他再不出手干涉,说不定过一阵子就会上演布洛基拿刀追杀自家皇家骑士队的状况,不晓得这月的财政透支了没?

伊尔烈兹抱着比身高高出许多的镰刀,走到鸡飞狗跳的战场扬声询问:「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他们有志一同的回说。

是吗?应该是非常需要吧?虽然佩服你们不气馁的精神,不过有时要适可而止?

他不理会同伴们的意愿与否,开始解下缠绕在镰刀上的破布,伊尔烈兹轻而易举地举起比自己还高的镰刀,眼神锐利一扫,迅速锁定右前方的山贼,脚下也开始动作,动作敏捷毫不拖泥带水,在敌人还未有任何反应前就出现在其身前,镰刀流畅挥去,开战不到几秒,伊尔烈兹就俐地解决一名敌人。

伊尔烈兹彷彿背后有长眼睛似的,连后面有敌人靠近都知道,只见他突然转身一个迴旋踢,手上的动作没因此停下,反手一转击倒另一名上前助阵的山贼,一次击倒两名敌人。

镰刀一个迴旋吓退几名想上前的敌人,伊尔烈兹顺势抛出去,盗贼反应不及硬生生接下这击,见他手上没武器,几名盗贼上前围攻他,伊尔烈兹只小幅度的移动身体就轻鬆闪过敌人如落雨般的攻击。

盗贼举刀挥下,伊尔烈兹看準时机蹲下身子,只见盗贼来不及收回攻势,误伤了弟兄,伊尔烈兹趁那盗贼不注意时一个扫腿把他给绊倒,伸手摸来盗贼的刀,顺势一挥,盗贼瞬间被击倒。

伊尔烈兹冲去镰刀掉落的地方,后头追着几名敌人,他伸脚把镰刀勾起,武器因此高高飞起,他顺势一握,一个转身,把在后头的敌人一一击退。

一旁围观的居民无不看得张大嘴,一群看起来身怀绝技的少年们和盗贼打架打得乱七八糟,但反观一个怎幺看都只是名孩子的男孩才一上场就把少年们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的盗贼们一举消灭,任谁看了都会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有没有问题。

「小鬼,不用你来插手我们也一样可以打赢他们!」纳姆收起弓箭不满的说。

伊尔烈兹也认同纳姆的话,但前提是没有专门搞乱的人,伊尔烈兹收起镰刀,若有似无的偷瞧了眼亚维斯、楚约堤以及奥罗菲。

「你实在是太厉害!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方才拜託伊尔烈兹的男子上前痛哭流涕的说,是因为房子保住了才哭吗?伊尔烈兹歪头思索。

「小弟!你好厉害!你保护了大家的性命!」刚刚被楚约堤压倒的女子也感激的说。伊尔烈兹总觉得她的话似乎暗藏玄机?

围观的居民都上前称讚伊尔烈兹,这让他感到不知所措,他从没被这幺多人给围住,更何况是被这幺多人给称讚。

这时,伊尔烈兹忽然觉得有股刺辣的视线直往他这里射来,他斜眼看去……亚维斯好像在生气?见亚维斯一副在生闷气的模样,他不禁纳闷起来,他做了什幺事让亚维斯怨恨呢?

伊尔烈兹正在替亚维斯他们解决盗贼的时候,一名灰头土脸的青年出现在特玛城其中一个出入门口。

青年浑身是伤,身上各处有乾涸的血迹,看起来惨不忍睹,他检视身上的伤口,看起来只是对他伤害不大的伤口,但他的脸上难掩狼狈和倔强交织而成的複杂表情,或许可以说是不甘心。

青年有一头略显乌黑的淡色金髮,脸形细长,脸庞因长途旅行而显得髒兮兮而且疲惫,锐利的赭色双眸透出因不甘心而显露的杀气,嘴角下抿,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一群见钱眼开的混帐家伙!」青年不高兴的低声咒骂。

「在那里!」

这时,远方传来吆喝声,青年闻声不屑的撇了撇嘴,他斜眼睥睨出现在背后的追杀者,他们都是「那个人」派来要置他于死地的刺客。

「没实力的家伙别浪费我的时间!」青年两手左右大张,然后一齐伸进怀中,两只手分别从怀中掏出四把锐利的小刀出来。

青年把双手摆成交叉状,八支短刀随手臂大力挥动的动作猛烈射出,光听短刀划破空气的刺耳声响就可想见青年的力道不容小觑。

刺客一共三名,他们不是轻易就可以击倒的对手,只见其中一名刺客跳了出来,架起厚重的盾牌,替同伴挡下攻击,只听见金属相击声「铿铿」地响起,八支短刀都被挡了下来。

青年不禁咋舌,那名持有厚重盾牌的刺客高举右手的长剑朝他杀来,剩余二名刺客也都各自执起刀和弓箭朝青年就是一阵猛攻。

青年见状后退几步,侥倖逃过虽手持厚重盾牌但不失敏捷的刺客的攻击,但是……

一枚箭矢划破他的皮肤射进一旁的地面,容不得他细想,另一名刺客已至,準备朝他挥刀而下,他慌忙举起小刀挡下,这时另一枚箭矢跟着落下,以及朝他空隙攻击的持剑刺客。

青年被夹击,无法安然闪过,他急中生智,左手伸进怀中,出奇不意地取刀刺向持刀刺客的眼睛,后者一惊赶忙收刀后退,青年趁持刀刺刻陷入慌乱时,低身出腿绊倒他,刚好闪过持剑追杀者的挥砍。

一个弹跳,青年借着即将摔倒的持刀刺客的肩膀,从包围中逃离,当他落地时听见「噗哧」的声响以及杀猪般的惨叫,回头看去,只见那枚箭矢击中那持刀刺客。

「实力也不过如此!」青年看那名持刀刺客出声调侃说。

「在那里!快去!」

这时,远方传来刺客要来支援的声音。

「不妙。」

青年再厉害也没办法以一挡十,他快速扫过特玛城内,现在城中人多,躲进去比较不会被发现,青年快速下了决定,他再度从怀中取刀射出,趁持剑追杀者无暇顾及他时赶紧逃进城内。

「可恶!赶快给我追!」

青年逃进特玛城内的时候,因为伊尔烈兹迅速把盗贼解决乾净,所以亚维斯等人决定回到皇宫去。

纳姆懒散的打了个颇大喝欠,他偏头询问亚维斯:「队长,既然任务完成了,我们应该可以回去了吧?我好想睡觉!」

亚维斯一脸闷闷不乐,失望至极的说:「也是,那我们回去吧。」

奥罗菲注意到亚维斯的异状,好奇询问站在身旁的楚约堤:「楚约堤,队长看起来很不开心,怎幺了吗?」

楚约堤大致猜得出来亚维斯不高兴的原因,他耸耸肩,不甚在意的回说:「不用管他,他只是因为功劳被抢走了在那生闷气而已。」

「诶?」奥罗菲歪起脑袋发出不明所以的声响。

星冥代表亚维斯他们上前把一张纸硬塞给方才拜託伊尔烈兹的男子手中,他淡淡的说:「这个拿去……」

「这是什幺?」不识字的男子困惑地看着手上的纸。

「请款单,一切的损失由皇宫付。」

星冥的意思是说这次所造成的损失可以带这张请款单到宫殿,会有人付钱给他们重建房舍跟赔偿一切的损失。

「虽然现在问这个问题有些迟,不过请问你们是?」男子问了在场居民都很想知道的问题。

当时盗贼突然在这胡作非为时,亚维斯等人就像计谋好的一般冒了出来和盗贼大打出手,所以根本就来不及问他们的身分。

星冥的嘴角微妙的牵动了下,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久到男子不禁开始怀疑星冥是不是没听到他说的话时,星冥才快速的回话:

「……我们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隐居深山隐姓埋名的勇敢侠士。」

「哈?」一连串的句子让男子和身后的民众呆头呆脑的发出莫名其妙的声响。

双方陷入一段既尴尬又不明所以的沉默之中。

还好就在这个时候,纳姆不耐烦的催促替众人解危,只听见他站在远处大声问:「星冥你好了没?」

星冥转身一溜烟的逃走。

等到星冥回到亚维斯他们身边时,男子才回过神来,满脸黑线的说:「怎幺自称是隐居侠士却跟皇室有关係?」

亚维斯见星冥回来时出声确认:「有没有跟他们隐瞒我们的身分?」

星冥不发一语,只是微妙的点了点头。

「大王子还真会给我们找麻烦,一下命令我们去做这个做那个,却又下令不能揭露我们的身分,说什幺会败坏皇室的名声,叫我们自称什幺路见不平什幺什幺的侠士,这什幺饶舌的名字啊!」纳姆一脸嫌麻烦的抱怨。

反正又不是你去说,抱怨什幺?要是有人会读心术,大概可以听到星冥这幺想。

「会吗?我觉得还蛮酷的!」亚维斯真心的发出感想。

「……」应该只有你觉得酷吧?纳姆无言的瞥了眼亚维斯。

「我倒是了解大王子的心情。」在一旁的楚约堤也加入话题,一副感触良深的说。

「……」你真的了解吗?

「星冥你干麻一直看我?」楚约堤没好气的问。

「……」摇头摇头。

「咦?怎幺觉得少了一个人?」亚维斯忽然发觉什幺似的提问,他开始确认在场的人数。

经亚维斯一说,其他人也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人,经过确认后,队里年纪最小的成员不知道什幺时候擅自脱队了,他们不禁开始探头寻找起来……

亚维斯等人四处寻找了下,始终找不到伊尔烈兹的人影,话说从方才开始就不见他了。

纳姆停下寻找的动作,忍不住出声抱怨道:「麻烦的小鬼!我还想回去睡午觉!」

「队长,那我们现在要怎幺办?去找他还是丢下他不管?」楚约堤探头问亚维斯的意见。

亚维斯伤脑筋的搔了搔头,稍微想了下说:「我去找伊尔好了,你们先回去休息!」

「诶?这样好吗?不用我们帮忙?」奥罗菲看起来很担心的样子。

「没关係,我一个人去找就可以了。况且大王子在等我们回去吧?」亚维斯一提,众人无不想起统领他们的难搞上司,还是赶紧回去把事情了结才是。

「那我们就先离开了。」其他人妥协后和亚维斯分道扬镳。

亚维斯和伙伴道别后只剩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留在原地,他边扫视了圈恢复热闹常景的街道边喃喃低语:「伊尔会去哪里呢?要是我是他的话会到哪去?」

这时他的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亚维斯不好意思的抱着肚子,他仰起脖子看向天空,太阳已经爬到超过正中央的位置,也就表示现在过了中午。

亚维斯摸了摸肚皮说:「早上也没吃什幺就被殿下赶下山去消灭盗贼,现在的时间已经过中午了,肚子好饿啊!」

亚维斯一个人站在原处高声抱怨,但话一说出口就突然「咦」了一声,亚维斯想到什幺似的发出疑惑的声响,他因为自己说的话而愣住了。

仔细一想,不只亚维斯他自己,大概连他的伙伴们也应该都饥肠辘辘了吧?也就是说……

「我大概知道去哪里找伊尔了。」

这个时候的伊尔烈兹正大快朵颐,他眼前的桌上摆满各式各样的糕点,他一块接一块的塞进嘴里。

方才被一大群居民包围住,让伊尔烈兹很困扰,所以他趁机逃走想说等下再回来和亚维斯他们会合,但他的肚子饿了,刚好他逃走的地方有一间专卖茶点的店面,于是他就把亚维斯他们可能会担心他这事给抛到脑后,先去填饱肚子再说。

吃得正尽兴的伊尔烈兹被店里的小二给打断,他不友善的把伊尔烈兹桌上的糕点跟茶全数拿走,还恶声恶气的说:「喂!小鬼先付账!」

小二见伊尔烈兹一个人叫了一整桌的糕点,怕他没钱付账才这幺做。

伊尔烈兹从怀中掏出一包沉盈盈的布袋,那是前几天齐连给他的钱,布袋里头装满一大堆的金币、银币以及铜币。

老实说,他来这里一个月,他还是分不清哪个是哪个、谁大谁小。

以前在天空城用的是纸币,上头都会标示价值,但是人类世界的钱就没有这样标示,虽然之前好像听齐连讲解过,几个铜币等于几个银币?还是几个银币等于几个金币什幺……伊尔烈兹满脸迷惑的想。

伊尔烈兹乾脆把整包钱袋丢给小二问:「这样子够不够?」

小二接过钱袋,探头一看,只见他的眼睛瞪大到眼珠似乎就要掉出来的地步,嘴巴张得大大的,脸上更是出现亮光,一副迴光返照的样子。

伊尔烈兹见小二整个人都呆住的模样,出声问:「不够吗?」

够!当然够!够到可以买下这整间店都还有剩!小二在内心大吼大叫。

等等,冷静点!小二深呼吸了好几次企图让自己不要那幺激动。

这实在是天助我也!实在是得来不易的好机会!竟给我碰着了,那当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小二露出心图不轨的笑容。

小二装模作样的点数里头的钱数,拼命忍住不断往上扬的嘴角。

再等一下!再一下这袋钱币就是属于我的!一个不懂世事的小鬼身上带一推钱币根本就是要给人偷的!小二忍笑到眉毛都弯起来了。

「我数过了,刚刚好,你可以继续吃了!抱歉打扰了。」小二若无其事的把糕点和茶推回伊尔烈兹的眼前,假装什幺事都没发生的说。

伊尔烈兹什幺话也没说低头继续埋头苦干起来,小二不禁在心中嘲笑他的愚昧。

準备转身离去的小二被人拍了一下肩,做贼心虚的他吓了一大跳,边想该不会被发现边转头看去。

原来拍他肩的是名金髮少年,不禁大鬆了口气,但见金髮少年正以似笑非笑的神情瞧着他看,使他开始怀疑是否被金髮少年发现了?

「客倌,是否有我为你效劳的地方?」被发现就被发现,说不定只要给他点钱他马上就会乖乖闭嘴走人!小二硬着头皮问。

正再猛塞糕点的伊尔烈兹停下动作看向金髮少年,出口说:「亚维斯!」

伊尔烈兹不经意的话却让小二的脸瞬间惨白。

「哈?」

不、会、吧?是同伙的?小二发出惊愕的声响。

「小二,这样不好吧?」亚维斯对伊尔烈兹打了声招呼后,转头对小二笑笑的说,然后上前从呆掉的小二手里抢过布袋。

亚维斯把正确的钱数交给小二后坐到伊尔烈兹对面,小二呆愣了许久,才拿着钱边道歉边赶紧逃之夭夭。

亚维斯目视小二走掉的背影叹了口气,方才根本不把盗贼看在眼里的少年现在却被区区的小二给骗了?这反差也还真大,而且当事人完全状况外的继续吃糕点,简直让他不知该说些什幺。

「没想到伊尔喜欢吃甜食。」亚维斯该是感叹伊尔烈兹终于有点像小孩子的地方还是该是意外伊尔烈兹竟这幺孩子性情?

「我比较喜欢冰淇淋。」

可是这里没有,伊尔烈兹不免失望的想。

「冰七林?那是什幺?」

伊尔烈兹心想不管怎幺解释,亚维斯肯定听不懂,那就乾脆不要浪费唇舌,不要解释了,所以他只是摇摇头不再说些什幺。

「话说回来……」

亚维斯突然严肃起来,连不断把糕点塞进嘴里的伊尔烈兹都不禁停下进食的动作,和他对望。

亚维斯严厉地出声教训道:「以后别私自离队,你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吗?还好你没事。」

「嗯?」伊尔烈兹手上的糕点掉回盘子上,脑袋也歪了一边。

「干麻一脸吃惊的样子?有什幺奇怪?」亚维斯不解的问。

「为什幺要这幺关心我呢?」伊尔烈兹垂下视线,脸上浮现困惑的神情。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我们是同伴!」亚维斯想也不想的回道。

「同伴……?是吗?」伊尔烈兹没有因此解惑还是一脸迷惑的模样,接者他唐突的问:「亚维斯,幸福是什幺?」

「什幺?」

「之前有一个人对一个摔倒而被母亲好声好气安慰下露出开心笑容的女孩说她很幸福。那就是幸福吗?为什幺我感受不到?为什幺我无法理解?我也想要,要是可以那样无拘无束的笑,没有任何烦恼开怀大笑的话,那我也想得到幸福!可是之前亚维斯说我得到幸福时,我的确也笑了,但是现在仔细想想我却感受不到得到幸福的感觉,我真的获得幸福了吗?」

亚维斯认真注视伊尔烈兹,语气轻到不能再轻的说:「伊尔,你不知道吗?其实你已经身在其中了!」

「是吗?」伊尔烈兹虽然这幺说,但还是没有什幺真实感。

「虽然现在你还感受不到,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会得到更多更多我们给予的幸福!」亚维斯拍胸脯做保证。

「……」伊尔烈兹不明白此时充盈在心中那股暖暖的感觉是什幺,只觉得亚维斯的话可以相信。

「肚子好饿!给我吃点吧!」亚维斯像是要掩饰难为情的情绪开始进攻伊尔烈兹的糕点。

伊尔烈兹沉默看着亚维斯进攻桌上一盘又一盘的糕点,等到对方吃饱喝足后才又再度提问:「那你觉得我是什幺?」他问出他之前曾问过西斯坦丁跟翠灵相同的问题。

亚维斯嘴里塞着糕点,口齿不清的说:「这什幺问题?当然是我们的伙伴!」

伊尔烈兹沉默凝视亚维斯好一会儿,不晓得他是认同还是不认同。

他突然感应到什幺似的往大街的方向看去,喃喃低语:「有血味……」

******************************************************************

再次说明一下回忆顺序

第六十四页结尾接续的剧情→第12页→序页→第三十四页→第三十五页→第六十五页(本章)

  • 名称:大刁民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08: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