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仙门全文阅读

「你是谁?」此话一出,少女震惊的倒抽一口冷气,眼中闪现出动摇的色彩。

「哥哥你在说什幺?我是西丝坦丁?才过段时间你就把我给忘了吗?」少女发觉自己的失态,有些亡羊补牢的掩饰自己的情感,硬着头皮装傻道。

少年在听到「西丝坦丁」这个字眼时脸上闪过不易察觉的愧疚,他宛如是在贪求什幺似的双眼眨也不眨的把少女的长相记在脑海中。

一头及腰的黑色秀髮柔顺的倾洩而下,吹弹可破的肌肤白皙如滑,少女今天穿了件天空蓝的洋装。

少女的长相和穿着都和少年记忆中的「她」一模一样。

但也仅此而已……

少年还记得她的体温、气息、温柔……她的任何一切都深深烙印在少年的心底深处,所以他才如此肯定站在眼前的少女不是他所挂念的她。

「你叫什幺名字?」少年为表示友好先自我介绍道:「我叫伊尔烈兹……」

「我是西丝坦丁!难道哥哥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少女顽固的有如大石般坚硬,明明一脸快哭的神情,她仍逞强的继续演下去。

伊尔烈兹伤脑筋的搔了搔头,他怜悯似的注视顽固的少女,对方和他互不相识,却被逼得假装认识?不用想也知道都是他的错,要不是因为他的冲动行事,也不会牵连到不相干的人。

「对不起。」伊尔烈兹能说的也只有这句。

少女张口结舌的乾瞪伊尔烈兹,她看来不再固执己见,以一副恨不得杀了伊尔烈兹的神色怒瞪他。

「没错,都是你!我的人生都被你给毁了!你要怎幺赔我?你说啊?」

少女激动的上前抓住伊尔烈兹的双肩疯狂的摇动,隐忍已久的怒气一口气爆发而出。

伊尔烈兹只能任由少女的行径,口中不断道歉。

发洩完毕的少女累得摊坐在地上,脸上留露不甘心,少女从头到尾都没哭泣,她看起来的确是名不会为此而流泪的女孩。

她真是坚强。伊尔烈兹心想。

「翠灵……」少女接收到伊尔烈兹困惑的视线补充道:「我的名字,翠灵‧菲因艾斯特。」

伊尔烈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少女和他一样一生背负家族的罪孽……

之后因为伊尔烈兹的父亲派来的手下送来了饭菜,两人的对话一度终止。

外面一定有人在看守。翠灵看对方离去的身影暗自判断。

伊尔烈兹不知饿了多久,他一看见食物就不故形象的狼吞虎嚥起来。

「你听到我的姓时就该知道我跟你是一样的,都是属于背叛族人家族的一份子,而我们家被施予的惩罚是在必要时必须当某人的影子,代替那些人去危险的场所,家族内很多人都因此被不明不白的被暗杀。在半个月前,也就是你胡乱杀人后的三天,我收到命令必须成为名叫西丝坦丁的替身,那些可恶的研究员不顾我的意愿把我强拉到高塔内动手术……」

翠灵的脸庞丑陋的扭曲了起来。

翠灵对那群蛮不讲理的研究员的恨意,伊尔烈兹非常能够理解,因为自己也是一样,就好比他对父亲的恨。

「手术过后,我醒来后全身上下无不被绷带给缠住,等到被准许拆下绷带后,当我面对镜子时我真的快崩溃了……」

「我对着镜子问『这是谁?』、『我呢?』、『我怎幺不见了?』、『这是在开玩笑吧?』一再重複……不断不断的问相同的问题,镜子映照出来的是我的身影却也不是我……我已经不知道我是谁了……」

「走在路上没人记得我,好友对我视而不见,家人更是跟我撇清关係,大家都叫我西丝坦丁,好像我真的就是西丝坦丁本人,不是翠灵,因为西丝坦丁本来就不认识那些好友,更是跟菲因艾斯特家族没有血缘,就是这幺理所当然……但是问题是……我是翠灵啊!」

翠灵像是要强调自己的身分,大声喊着自己的本名。

「我好害怕……我怕我真的有一天会认定自己是西丝坦丁而不是翠灵,感觉总有一天翠灵这个人的存在会被抹灭,像是从来就没这个人一样!我不要我不要!我生存的价值被消灭,那我生存的意义何在?没人知道我、没人认识我……像是这世上只剩我一个,孤孤单单……一个人毫无意义的守着自己没有一丝价值的存在……」

「我是翠灵我是翠灵我是翠灵我是翠灵我是翠灵我是翠灵──」

伊尔烈兹沉默听着,他放下餐具,抬头看着一脸痛苦的可怜少女。

「虽然你的外表跟西丝坦丁一模一样,但是……」伊尔烈兹停顿了下后说:「你的内心依然是翠灵,所以我才知道你不是西丝坦丁而是别人。」

「咦?」翠灵瞪大眼,一副现在才发现的模样。

伊尔烈兹从餐盘中拿起刀子,用纸巾仔细擦乾净,翠灵见他拿刀子朝自己走来,不禁警戒了起来。

「你要做什幺?」

伊尔烈兹没有回应,直朝翠灵接近,后者不禁往后退,直退到角落为止,无路可逃的翠灵凶狠的对他吼。

伊尔烈兹和翠灵靠近到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伊尔烈兹伸手轻抚翠灵的秀髮,不知他要做什幺的翠灵也只有任由他这幺做。

接者伊尔烈兹把翠灵的长髮用手圈起来,在翠灵讶异的目光下,刀光闪过,地板上洒落一地黝黑头髮。

「你在做什幺?!」

翠灵摸了摸一下子变短的头髮,脖子传来凉气,一时间还不能习惯。

「因为只要这幺做,你就跟西丝坦丁完全不一样了。」

翠灵先是吃惊的瞪大了眼,然后像是为了刚刚自己的态度或者是其他原因而脸色通红,她害羞的撇过头。

「从现在开始……我能依靠的就只有翠灵了……希望你不会讨厌我。」

伊尔烈兹离开翠灵身旁,真诚的说。

翠灵转过头重新面对伊尔烈兹,他现在的表情很平静,说话的语气也很平稳,她无法把现在的他和半个月前杀人如麻的他联想成同一个人。

「你是兵器这件事真是难以想像,更无法想像你半个月前像疯子般到处杀人的样子,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没有,一切都是真的……我的确剥夺了许多人的性命……只不过……」

伊尔烈兹接下来的话讲的非常小声……

「当我知道我不用再继续做什幺实验……我的内心竟如此的平和……这是为什幺呢?」

西丝坦丁明明代替了自己,他应该感到担忧啊?为什幺他第一个感觉到的却是鬆了口气的感觉呢?因为不用再受苦了吗?

伊尔烈兹对自己产生强烈的厌恶感。

伊尔烈兹抬头看向翠灵,后者也回望着他,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报复,为了自己也为了西丝坦丁,只要成功了,他就不用再受苦了,西丝坦丁也连带获救。

这是他唯一能向西丝坦丁赎罪的方法,所以……他决定要利用翠灵……

不知为何,他对自己的厌恶感越加膨胀……

翠灵在街道上闲晃。

虽说她看起来是在逛街,却没把两旁的店家放在眼里,更对发传单的店员视若无睹,不只如此,还不时频频和路人相撞,只能说她的心神早就不知飞到哪去了,哪有心情管这种事。

翠灵忽然停下脚步,伫立在街道中央,不在乎自己是否挡住他人的去路,也不理会路人对她的咒骂声。

她仰起脖子,那无边无际的蔚蓝佔满了眼界;深深的吸了口气,吸入的是都市特有的气息;竖起双耳,接收到的是人群的喧哗声;张开双手,感受到的是温暖宜人微风。

最近的她时常这幺做,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甚至是种病态般的信仰,或许这幺做才能让她确定自己的存在,也只有这样的行为才能肯定自己价值。

可是……

翠灵哀伤的垂下眼帘,为什幺她会感觉不满足呢?宛如内心缺了个大洞般,不管怎幺努力,心依然是空洞的。

是因为「他」不在身边吗?

翠灵想到「他」就一脸陶醉的微微一笑,不自觉的伸手玩弄自己的短髮。

「伊尔烈兹哥哥。」

翠灵迷茫地轻轻唤出「他」的名字,她恨不得现在马上飞奔至他的身边,但她又怕自己这样频繁的去找他会被厌恶,这样的心情好矛盾。

一想到他就会心脏狂跳,一看到他就会脸上发热,一和他说话就会紧张不已,一想到他只能依靠自己就会莫名欣喜,一想到只有自己能够独占他就会想要窃笑……

翠灵不懂这种感觉是什幺,有种甜甜的滋味又有种酸酸的苦味在里头,自己总是静不下来,心想他现在在做什幺?担心他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呢?好想和他一起仰望天空,好想和他分享自己的心情。

好多好多事情都想要有他的陪伴,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住进翠灵心底的最深处。

只不过……

翠灵隐隐约约察觉到一件事。

他的心里却没有自己存在的空间。

所以才会有微带苦涩的甜甜滋味吗?

翠灵忽然恍惚的转了转视线,眉头微微皱起来,头也跟着往左偏,像是想要记起什幺却始终想不起来的苦恼样。

好像听到熟悉的说话声?

翠灵边竖起耳朵想寻找那声音的来源边在脑中拼命寻找声音的主人会是谁。

「啊!」

翠灵在看向某一方向时,小小的惊呼出声,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

翠灵的脸庞毫无血色,双眼呆愣的直望前方,心脏剧烈的跳动,额头渗出冷汗,微张的嘴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躲起来,可是全身僵硬到无法动弹。

说话声离翠灵越来越近,对话的内容几乎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她不禁露出一脸快哭的神情,又有种十分怀念的情感充塞心头。

翠灵面对的方向有三名正在逛街的少年少女,他们边开心的聊天边朝她的方向缓慢接近,

翠灵见状赶紧低下了头,想掩饰自己的样貌,但冷静仔细一想,这行为根本毫无意义。

「米洛,好久没看到翠灵了,她人跑到哪去了?」其中一名体型娇小的少女开口问。

翠灵听到自己的名字时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我也好想念翠灵!她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怎幺也无法和她联络上,米洛有任何消息吗?」另一名围着围巾的少女也开口附和,她的脸上布满了担忧。

翠灵感动的眼泪就要夺框而出,她忍住想哭的冲动,但内心已经激动的想要以言语发洩而出。

他们还记得我!他们没有忘记我!

她不明白为什幺在自己的名字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时竟让自己的心情起了这幺大的变化。

「这样不是比较好?耳根子清静多了!」名叫米洛的少年撇了撇嘴说道。

「米洛!」两名少女责怪似的喊道。

米洛脸色略为扭曲了下,眼神下意识的四处飘移,音量小到快要听不见的声音说:「前几天我有打电话去她家里,她家人却说没有这个人……」

翠灵看米洛的反应不禁暗自窃笑,他还是一样没有变,明明很担心却又口不择言!

翠灵敏锐察觉到在米洛说出这话后,气氛变得有些暗沉。

这是当然的结果,早在半个月前,翠灵这个人就已经不存在了,再怎幺找也不可能找得到已经不存在的人。翠灵在心中自嘲道。

「怎幺会这样?是不是米洛打错电话了?」体型娇小的少女确认似的开口。

米洛默然不语,另一名少女开始低声啜泣。

一个好端端的人无故失蹤半个月,甚至连点消息都没有,连家里的人都说没这个人,不用明说,三人大概知道是怎幺一回事了,只是没有说出口,他们害怕要是真的说出口,不就表示他们认定翠灵已经……

翠灵不忍她的好友为她伤心难过,差点就大喊:「我就在这里!」但她最后还是隐忍下来,她这幺做会为她和她的好友惹来一堆麻烦。

翠灵硬是忍住想哭的冲动,但他们三人经过她身边时差点就拔持不住,想要上前和他们相认。

翠灵可以想像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她想闭上眼睛或许可以减少心中的难过,却又不想闭上,因为以后还有机会见到他们吗?在百般折腾下,翠灵贪恋似的紧盯他们不放,想要好好把他们记下来,保存在心里。

「咦?」米洛在经过翠灵身旁时,忽然转头面对她,发出疑惑的声音。

翠灵心中大感讶异,但她表面上若无其事的把视线移往他方。

难道他发现了?翠灵抱有莫名的期待。

「米洛认识吗?」体型娇小的少女敏锐听到米洛的惊疑声,她也跟着转头开始打量起翠灵,后者忍住想逃的冲动。

「不,我认错人了。」米洛看了良久才如此说。

翠灵一时间忘了米洛他们还在她面前,她露出十分失望的表情。

米洛注意到了,他有点不明所以的歪头,最后他对翠灵一脸抱歉的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浪费你的时间实在非常抱歉。」

一瞬间,翠灵忽然觉得很痛。那个地方好痛好痛,受伤了,一定是这样没错!那个地方被快刀乱斩般残破不堪了……一但受伤了就不会在痊癒的地方正隐隐作痛。

翠灵扯起难看的笑容,好不容易挤出一句:「没、没关係。」

「米洛,你到底把刚刚那个人物看成谁了?」围巾少女好奇的询问。

「也没什幺,这半个月有一名跟她长得很像的少女最近常在高塔内进出,不过仔细一瞧我发现她们的头髮不一样……」

米洛接下来的话翠灵已经听不下去,因为她实在是撑不下去,她不顾他人眼光跪在大街上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西丝坦丁。

米洛把她误认为西丝坦丁了!这比其他人误认她还不能够接受,因为就好像连跟自己最熟悉的人也不再认得自己了,这不就表示自己的存在已经消失了?

翠灵泪流不止,她呆望米洛他们离去的方向,手无助的伸了出去,但谁也没有回应她的期待,没有人……没有人回握住她的手。

翠灵的全身颤抖,她觉得自己宛如伫立在岌岌可危的悬崖边,随时会摔落而下,没有人对她伸出援手、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求助更甚者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好想有个可以依靠的人……翠灵如此渴望。

她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了起来。

她知道这个时候要找谁,只有他会温柔的安慰她、只有他会握住她的手、只有他注意到她的真实也只有他会全心全意、毫无顾虑的依靠她……

「哥哥。」

翠灵渴望得到他的安慰。

防守在老旧仓库外的人在看见翠灵泪流满面时,虽然有些惊疑但还是替她开了门。

翠灵有些急躁的踏进老旧的仓库里,睡在里头的人被翠灵发出的声音给惊醒了。伊尔烈兹眨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有些呆滞的注视翠灵。

「翠灵?」伊尔烈兹还未有任何反应前,翠灵就冲上前去抱住他恸哭。

伊尔烈兹的衣服被泪水给濡湿,他虽搞不清楚状况,但并没有推开翠灵,反而轻轻拍着她的背,等她冷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翠灵的哭声只剩抽抽噎噎的抽鼻声,伊尔烈兹搭住她双肩让她的脸注视自己,翠灵的眼睛哭得红肿,脸庞上挂着泪水,一脸很沮丧的模样。

在伊尔烈兹好声安慰下,翠灵断断续续的把自己刚刚遭遇的事缓缓道来。

听完前因后果的伊尔烈兹并没有像翠灵想像中的一样,温柔地安慰她,而是露出一脸不解的模样。

「朋友?朋友是什幺?是重要到会让翠灵难过的东西吗?翠灵失去了朋友所以很伤心吗?是这样吗?」伊尔烈兹急切的想要明白翠灵痛苦的原因,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翠灵一时间忘了自己正在伤心难过,一脸不可置信的凝视伊尔烈兹。

「哥哥没有朋友?」

伊尔烈兹困惑的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幺回答这问题,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什幺是朋友?怎幺回答翠灵他有没有朋友呢?

「翠灵,告诉我,什幺是朋友?翠灵把你的朋友分享给我听听。」

翠灵在此刻才隐约明白伊尔烈兹之所以会被囚禁在这的原因,一个不懂朋友的少年是这幺不平凡!

翠灵挨在伊尔烈兹身旁,开始述说和米洛三人的趣事,说着说着,翠灵的心情不知不觉变得比较舒坦,想起和他们一起欢笑、一起嘻闹、一起聊天……种种的一切都在在证明翠灵存在过的证明,那是无法抹灭的,只有记忆,不管怎幺改变外表、抹灭存在,那份记忆是无法消除的,专属于她、独一无二的珍宝。

伊尔烈兹看着越讲越开心的翠灵,眼中闪过名为忌妒的光芒,他压下心中彭拜的冲动,那是他在看见那名摔倒的女孩能这幺幸福时所曾涌起的冲动。

为什幺能这幺幸福?为什幺能这幺开心?为什幺能那样笑?为什幺可以拥有朋友?只有我……我什幺都没有。

「米洛是个很厉害的技师喔!他创造出一堆厉害的机械!我常拜託他帮我做东做西……半个月前他升职了,他现在在高塔里当名助手,听说他也负责看护什幺移转器。」

「移转器?」伊尔烈兹的注意被翠灵吸引过去。

「哥哥不知道吗?因为天空城是会自主移动的岛屿,那些被派下去到人类世界的翼人一离开天空城就会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所以移转器就诞生啦!只要戴上一个像手錶的东西,然后调整下移转器,就可以在限定的时间把翼人传送回高塔啦!」

这像手錶的东西,每人都有一个,当然我们这些罪孽深重的家族成员是不被允许拥有这东西了。」

「那像手錶的东西只要一戴上去就再也拿不下来,之前是可以拿下来的,那些深深迷上人类世界的翼人就会拿下来,拿下来就会失去它的功用,所以才会设计成现在这种戴上去就拿不下来的设计。」

「至于我们,他们是採放任的态度,是看我们想要待在这里被他们折磨还是逃到人类世界去面对一切陌生的土地,不管选择哪一项都是个折磨。」

翠灵落寞的做了结语。

伊尔烈兹在脑中窜过无数的想法,他不禁扬起心寒的笑容,但翠灵并没有发觉。

「翠灵,愿意当我的朋友吗?」

「什幺?」翠灵有些措手不及,没想到伊尔烈兹会提出这要求。

「因为看到翠灵谈到朋友时感觉一脸很幸福的样子,所以我也想拥有朋友,翠灵愿意吗?」伊尔烈兹试探性的一问。

翠灵不忍看到伊尔烈兹失望的表情,虽然心里隐隐作痛还是假装豪爽的说:「当然没问题!伊尔哥哥从现在开始就是我唯一的朋友了。」

翠灵的心抽痛了下。

「嗯!翠灵就是我第一个朋友!」

翠灵握住伊尔烈兹的双手,真诚的说:「哥哥,我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所以不可以抛弃我!朋友是不会抛弃自己的朋友。」

翠灵内心淌着血说出最后一句话。

「翠灵,你说说看我是什幺?」伊尔烈兹眼中闪耀不明的光辉。

「我最重要的人。」翠灵深情款款的说。

伊尔烈兹不自然的沉默了下。

「翠灵也是我唯一的依靠,所以也不可以随意抛弃我。」伊尔烈兹开口说。

翠灵真的觉得没有伊尔烈兹存在她就无法再继续走下去,不管对方对她是真心与否,她已经癡迷的离不开他了。

她一定是病了,竟会对这句话而产生愿意为他做什幺也甘之如饴的想法。

************************************************************

说明一下回忆的顺序

第61页→第41页→第47页→第62页(本章)

开头的部分可能有人会觉得接不上

因为之前的章节都写过了,所以都跳过不重複

忘记的人可以回去複习一下

当年埋伏笔可真是煞费苦心了我><

  • 名称:华山仙门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05: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