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府嫡女全文阅读

雪翎不恋战,要是提亚认为她不行,必须要换人,她不会有任何怨言。

当薇多以一鼓强烈的气势站上舞台时,雪翎很干脆就退场。

少女戒备散发恶质气息的薇多,她的神情有点紧张,方才和雪翎对战时那种嚣张态度已消失无蹤,少女就像个普通人般会害怕会紧张,冷汗如瀑布般流下,衣物黏腻的感觉着实不舒服,右手不自然的往下垂,手中的武器正嵌进地表中,左手则是高举武器準备伺机而动。

可能是因为和雪翎对战时她几乎不留露任何情感,所以少女感觉没那幺强烈,但薇多露骨的杀意让少女瑟瑟发抖起来,这差别只是一线之隔。

虽然两者都很强大,但雪翎对自己没有任何杀意只是想要忠实完成任务,少女才会大胆设下陷阱,而薇多一出场就显露出明显的杀意,少女忠于生物本能,对靠近自己的危险存在感到害怕,并不代表薇多比雪翎强大。

「要是我猜测的没错,你应该很久没动用武器了吧。」薇多看起来像是在询问少女但其实她是在向少女确认事实。

少女一瞬间动摇了,她震惊于薇多竟会如此简单的看穿她,少女一瞥眼就看见薇多低低笑了,她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无意间洩漏了答案,她恼怒如此鬆懈的自己。

「没错吧?所以你的动作在我看来有些迟钝!其实你的战斗经验少得很。」

薇多冷酷吐露少女的秘密,少女苍白着脸,无法反驳直瞪着薇多。

「你只是仗着自己未知的身分和武器虚张声势,大家都太高估你,你的确很有才智,你运用你的智慧还有灵巧的动作补足你经验的缺失,所以才会让翎翎吃了闷亏,但是只要仔细看你在后来的攻击根本乱无章法,简直乱打一通!」

薇多字字撕破少女的真面目,少女只能咬牙瞪着薇多。

「胡说!」少女生气的失去控制,极为鲁莽朝薇多攻去。

薇多冷笑了声,讥笑少女这幺简单就被激怒了,这不就再再证实她说的话不假吗?

她从怀中取出绑有细绳的短刀,瞄準后射出,划破空气的声响极为美妙,她极有技巧的操控细绳,让短刀随绳子缠绕住少女右手的武器,一拉动细绳,武器就轻易地手到擒来。

少女因右肩受伤所以本来就握不稳的武器被薇多如此一拉就简单的脱手而出,伤口也因为拉扯到而产生了剧痛,少女因而哀叫了声,狼狈往前扑倒在地。

薇多哼哼冷笑,由上往下俯视少女的丑态,她更加落井下石的说:「哎唷?恼羞成怒了?」

「我很讨厌你!因为你跟那个小鬼长的一模一样,我要将从那小鬼得来的屈辱加倍施加在你身上!等着瞧吧!」

薇多丑恶的脸庞扭曲着,雪翎所应对不了的少女现在正踩在自己的脚下,心中满满的成就感使她更加发狂的笑。

薇多脚下踩着少女的右肩,她用的扭转施力来增加少女的痛苦,想像眼前的少女就是那可恨的少年,薇多的脸庞越发扭曲。

少女无助的任由薇多受辱践踏,她如婴儿般缩成一团,抽抽噎噎的低声哭泣,眼泪爬满脸颊。

薇多抬腿踢向少女的腹部,只听见少女发出惨叫,她被薇多踢飞出去,直到撞到后头巨大的门扉才停下来。

少女抱头呻吟,痛苦得扭动身躯,从额头留下的血红液体滴进哭到泛红的眼框里,眼前一片血红。

少女突然发出撒哑般的怒吼,她竟不气馁的忍着伤痛,挣扎的站起身来

薇多见少女不断摇摆的身子、一副随时会倒下也不奇怪的模样,她拼命睁大被血染红的双眼,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气,体力已经消耗殆尽,左手因伤口而剧烈的颤抖,但还是很有志气的把武器高举起来,剑尖指向薇多,像是无言对她提出挑战,薇多发出佩服的鼻音。

「我绝对不会输的……呼呼呼,在哥哥回来前我不会让你们践踏这里的一草一木!」少女激动吼道。

「喔?真是感人的亲情。」薇多没有多想出言嘲讽。

少女盲目的往前冲去,举起武器就是一阵乱挥,薇多失望的叹息,她特意选少女受伤的右半部攻击,少女应对的很慌乱,她的脑筋已经呈现一团混乱,看来再也无法想出什幺诡计。

少女一直处于劣势,身上的伤口不断增加,在缠斗了几分钟后少女已经体力透支的倒下。

少女不甘心的瞪着薇多,泪水再度扑簌簌流下。

薇多说的没错,少女的武功虽然有成,但战斗次数用一只手来算都嫌太多,看到提亚等人的闯入,少女其实紧张到不行,为了不让他们发觉所以才不断虚张声势,她看穿他们对自己的防备心所以大胆用夸张的姿势和诡异的攻击不断吓唬他们,连她攻击之所以看起来如此凌厉也是因为她靠技巧来补足,证据在于攻击虽凌厉但没有一次击中就是最好的铁证!

「我绝对不会放弃。」

少女再度开始挣扎想要爬起来,她可以听见薇多不以为意的笑。

要是有一天哥哥再度回到这里,她可不希望当他回来时,这里被一群坏人给佔领!她想要站在这里迎接哥哥的归来,为了这个目的她在这等了整整三年!她不希望自己的努力付诸水流,

只是,要是这幺固执说不定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哥哥,她不希望自己比哥哥先走。

少女在内心发出悲鸣,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逃跑!

少女想要爬起来却连稍微动个手指头都会传来巨痛。

她在心中不断挣扎,是要坚持已见,战死在这里,她明白自己赢的可能性是零。

少女不想死,她还想再见哥哥一面,那个一直活在痛苦中而做下不可挽回憾事的哥哥,少女非常清楚哥哥的本性不坏,虽然他杀过的人是自己的好几十倍,但是曾被哥哥救赎过,所以少女知道哥哥其实是个温柔的人,会这样帮助自己的人绝对不会是坏人!

薇多斜眼轻视动弹不得的少女,思考接下来该如何折磨她。

这时少女发出诡异的笑声。

薇多皱了皱眉,难不成发疯了?

少女的笑声越发鬼谲越发凄厉。

「在笑什幺?」薇多受不了少女怪异的笑声,特意拉高音量压过少女的笑声问道。

少女僵硬地抬起头来注视薇多,光这个动作就痛得全身发颤,少女因痛而扭曲的神情现在看来是这幺可怕,薇多退怯的后退了步。

「我在笑你们白费力气!你们永远无法得到兵器!而且也没这资格!那是属于哥哥的!我不准你们抢哥哥的所有物!」少女越发扭曲的脸庞狠狠吐出话语。

「你的哥哥是?」薇多话都还来不及说完就讶异闭上了嘴。

因为少女产生了异变。

少女的背部不自然鼓起,搅动成一团,接者像是无法忍受衣物的拘束,随着「啪吱」的一声衣服裂了开来,某物也跟着挣脱而出,然后开始变大变成固定的形状。

薇多讶异的瞪大了眼,那是天空遗民的证明,雪白的庞大羽翅延展而出,大力拍动了下就产生连站都站不稳的剧风,虽说她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亲眼目睹翅膀长出的过程又是另一种感觉,薇多这时才深深感受到少女是有异于她的异类。

少女随翅膀的拍动漂浮了起来,她的脸上摆着坚定的神采,那是决心活下去的证明,她草草扫过让她有如此下场的敌人后就加快挥动的速度,飞快朝向未知的领域飞去。

薇多等到少女飞走后才反应过来,她咋了声跑到岛的边缘,目送少女的黑点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天边。

男子透过髒兮兮的窗户,看着外头躲在暗处的侍卫。

村子四周驻扎许多帐棚,那是叫瑞里的贵族从别村找来的帮手,是和他志同道合的伙伴。

男子到现在还搞不懂瑞里的目的所在,帮助我们这群弱势的可怜人对他们有什幺好处?

无所谓,管他这是贵族和皇室之间的仇恨还是其他什幺,只要是可以对皇室成员复仇,他什幺机会都愿意把握。

「爸爸、妈妈,我终于可以替你们报仇了!」男子对天说道。

不只如此,爷爷也可以过好日子,说不定还可以永远脱离这种苦闷的生活。

想到这,男子就更加坚定于自己的理念。

他要推翻皇朝!

少女踏再用石板铺成的路面,上头没有一丝的灰尘或者有破损的地方,看不出这道路其实已经被使用过将近百年的时间,这都多亏了高明的科技所故,身为拥有高科技的一份子,少女只能说她身为翼人族为荣。

少女把思考拉回了现实,脸色不知不觉忧愁了起来,让她心情顿时跌落谷底的罪魁祸首正走在少女的前头带路。

少女已经有了觉悟,她的生活说不定从今天开始就会跌落深渊中,说实话她十分赠恨给她如此命运的他─那个有宽大背影正走在自己前头的男子,可是少女只能把这种想法锁在心里,因为男子是翼人族中拥有最高地位的人,除非想死要不然就最好不要得罪他。

少女低垂的视线述说她的悲惨处境,她注视举在眼前的双手,仔细端详,双掌握成了拳头又再度舒展开来,不知重複了几次,这动作每做一次少女就感到深深的绝望,眼泪就快夺框而出,但固执的她忍了下来,因为她不想在男子面前示弱,那名自以为可以掌握自己命运的男子。

男子并没有读心术自然不清楚少女对自己火辣的恨意,他带少女穿梭在大街小巷里,从位于天空城中心的高塔的闹区走到荒凉无人的边缘地带,男子始终踏着如军人般规律的脚步,沉默不语的背影给人莫大的压力。

「大人……」

少女想问男子他要带自己去哪哩,但仔细一想肯定不是个好地方,问了只会让心情更差,原本要问出口的话瞬间被吞回了口中。

男子转动脖子低头注视话讲到一半的少女,他嘴角带着浅笑,看来一副很慈祥的模样。

「不需要叫这幺拘束,我们可是一家人!叫我声父亲就好。」

少女气愤得涨红着脸,她在男子期待的注目下,她的眼神不断漂移就是不肯对上男子的目光,但在男子咄咄逼人般的注视下,少女勉为其难的喊了声:「父亲。」

男子笑弯了眼,满意的转回去继续带路。

少女气得狠瞪了几眼,她清楚看到男子虽然是对她和蔼可亲的笑但在骨子里却是冰冷的,所以那句话听在少女耳里显得极为虚伪,感觉就像是男子在戏弄自己。

男子终于到达目的,他停在一间破旧的房屋前,光从外表来看就可以判断是间仓库,相对于建立于此的房屋,这间仓库显得毫不起眼,不仔细注意还真容易被遗漏,这间仓库就是如此没有存在感。

那个人就在里面!

少女紧张得吞了几口口水,脑子呈现一片混乱,因罪而被囚禁于此的犯人不知是多幺凶暴的人物,毕竟他是曾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一定不是好人,更何况对方还是……

那件大事发生时,少女当时不在现场所以不是很清楚,不过要是她真的在场她现在也没命站在这里。

男子拿出一长串的钥匙,他挑选出其中又旧又髒的一把,插进去转开,「喀嚓」一声发出开锁的声音,男子收回钥匙,推开斑白的门扇,里头漆黑一片,藉着由外射进仓库内的阳光,少女勉强看见里头躺着名人影,当她习惯了漆黑的室内后定睛一看后,她不禁倒抽了口气。

有名少年厌厌一息倒卧在阴暗的角落,他的双眼十分肿胀,不知已哭过了几回,当男子他们进来时他无意识往这里看,眼中没了神采,脸颊消瘦,全身骨瘦如柴,把皮包骨这个词发挥得淋漓尽致。

少年如鬼魅般的模样让少女吓得六神无主。

少女害怕向男子确认事实,要是少年真的从自那件事发生后就被关在此处,而且不允许进食的话……

少女惊恐的抖了抖,少年已经将近半个月都未吃饭了!没想到竟然还能存活下来,虽然看起来已经半死不活但心脏确实还在跳动,少年对生的强烈意志让少女不得不佩服起他来。

「你可不能死,你还有利用价值。」男子发出略为阴险的笑道。

少女瞪大了眼,她实在不敢相信男子竟说出这种话来!?他可是你儿子耶!你忍心如此对待他?你狠心把他当个工具来使用?简直没人性!

少女原本惧怕少年的心完全消散,她现在同情起少年的遭遇,她可以想像之所以会发生那种事的原因,这一切都是男子,他是这一切事情的最大原兇!

少年用双手支撑身子抬起上半身,少女正在心里诅咒男子,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少年正对男子露出不亚于男子的阴险微笑,少年的眼中也只有男子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少女的存在,男子讪笑着,正面接受少年不怀好意的笑。

男子拉着少女的手臂让她站在自己面前,冰冷的说:「你还不能死,从现在开始你就被软禁在这,一切的生活起居你的妹妹会照顾你。」

少年像是第一次注意到少女的存在般恍惚了下,接者归于平静。

男子把少女推进阴暗的仓库后对她吩咐道:「让你们独处一下,我去命人送些食物来。」

少女背对门听到男子锁门的声音,少女咋了声,还真是够小心!

少女和少年对望,彼此无语。

少年维持同样的姿势歪头呆望少女,他眨了好几次眼,从中透出浓浓的好奇,像是个小孩般天真可爱,少女皱眉,少年怎幺看都不像是个杀人兇手,尤其是那双透出纯洁的眼睛让少女十分的迟疑。

少女深呼吸了几口气,至少自己往后的日子应该不会太辛苦吧?少女胆怯的猜测,自己已经失去自己生存的价值,至少往后的日子不用如此痛苦算是上天对她的补偿吧?

「哥哥。」少女鼓起勇气出声叫唤。

少年一瞬间闪过的怜悯少女确实捕捉到了,她感到一阵心惊,该不会被他发现了?

少年脱口而出的三个字粉碎了一切的谎言。

少女降落在山脚一处的溪水边。

她忍痛处理伤口,洗了洗满脸血汙的脸庞,撕下衣摆来包扎头跟右肩的伤。

一切处理完毕后,少女虚脱地随意躺下,胸膛大幅度的上下起伏,只剩一把的武器被随意丢在一旁。

少女休息不到几分钟她就勉强爬起来,拾起武器收好,然后再度张起翅膀,大力拍动几下却迟迟不起飞。

不能在这里待太久,要是那些人下山被发现就不好了。

少女十分确定那些人不知道该如何开启那扇巨大的门扉,那可不是个只靠蛮力就可以打开的门,产于拥有高科技的天空遗民的门可不是如此野蛮的东西!等他们发觉后,要是再碰上,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从自己口中套出话来,所以必须逃走。

可是少女浮现困惑的表情。

这里是哪里?我该去哪里呢?

少女第一次踏出自己所生长的土地,对于未知的世界她感到不言而喻的恐慌,她既没有认识的人也不清楚这里的风土名情更不了解这里的地理位置,自己孤单一个人真的可以在这里生存下去吗?少女无法踏出第一步。

必须赶紧逃走却又害怕这块陌生的大地,少女在内心不断挣扎,依然无法导出答案。

少女髒兮兮的脸庞垂了下来,站在溪边的她在河面上看到自己的倒影,那是张浮现软弱神色的脸,那是属于自己的脸,也是……

「哥哥。」少女哽咽的低鸣。

只要看自己的脸就会想起哥哥,因为少女拥有和哥哥一模一样的长相,她就是在这三年间藉此来思念他,少女癡癡的等待等到的却是空喜,不过要是没有那些人的闯入,少女已然在心中决定就算要等到死她也会一直站在那,少女盲目执行了三年。

「哥哥,我只有你能依靠了,所以请别抛弃我。」

少女随着翅膀的拍动,双脚慢慢的离地升空,她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了,少女会永远追随哥哥,不管哥哥在哪里她也会跟到哪去,所以现在少女要飞往的目的地是──

哥哥所在的地方!

  • 名称:重生之侯府嫡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41: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