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英雄传全文阅读

装饰华丽的双扉大门正轰立在眼前。

门的两旁向左右延伸的围墙看不到尽头,上头的斑驳以及缠绕其上的众多藤蔓述说年代的久远。

拉回飘远的视线,重新放到给人莫名压迫感的双扉大门上,大门四周围绕云雾不清楚它的高度,脖子仰起到几乎发酸的角度也依然不见大门的顶端,巨大的门扉没入浓厚的云雾之中给人有种这扇门是无限往上延伸的错觉。

在不断接近下,逐渐靠近的大门给人不言而喻的威严感,光一扇门就让闯入者如此震慑,更何况是在那扇巨门后的东西?

每个人的脸上虽流露恐惧但最多的还是狂喜吧?因为只要进入那扇门,长远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让这块陆地上的人争红眼、抢了许久的东西如今即将落入自己的手中,提亚感到十分的自满,胸中充满无法言语的成就感,自己的名字和事蹟会纪录在历史中,永传不朽。

光是如此想像,提亚就开心得无以複加。

薇多平常玩世不恭的嘻笑模样已不复见,顶着张可笑的脸蛋呆望眼前的奇景,遇到超出自己常识範围外的东西只有这种反应就很值得称讚了。

虽说只是扇门,但对于现在的技术根本无法建出如此雄伟的巨门,

听力比常人好的薇多隐约听到从门中传来「喀嚓喀嚓」的声响,感觉就像是某种不知名的东西各自转动然后互相摩擦所造成的声音,除了是寻常人的提亚外,其余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眼前耸立一扇无法凭一人之力甚至是好十几人都无法开启,再加上还会发出怪声的巨门,每个人都不禁面面相觑,不知该做何反应。

大概只有雪翎跟往常一样摆张冷酷的脸,只是她本人或许没发觉到她自己下意识绷紧全身,意识没有往常专注。

反观法文塞德则是明显表现在外,他已经紧张得吞了好几次口水,汗水濡湿了衣物。

提亚带来的几十名精锐士兵也好不到哪去。

提亚带队踏上了这块异地,位于某座高山山顶中的山崖边紧挨异地的一角,这块异地正以常人超出认知的範围外漂浮在半空中,借由这唯一的连结,提亚等人踏上天空遗民的住所。

在逐渐靠近下,每个人的情绪也跟着高涨起来,但在只剩十几步时,雪翎察觉了异样,她迅疾拔出长剑挡在提亚身前,平淡的出声警告:「有人。」

随着这句话的说出,士兵们都训练有素的挡在提亚身前保卫她的安危。

山中的云雾特别浓厚,阻碍了视线,一时间大家也只能按兵不动,随机应变了。

僵滞的气息在众人间瀰漫,没人敢打破僵局,凝重的气氛令人喘不过气来,时间感觉上过了好几日一样久,其实也只有几秒之间。

云雾冷不妨散了开来,不!正确来说是被人力给吹散了,在逐渐飘离的云雾中出现一道人影,人影维持把武器挥击出去的姿势,就是那人用武器把云雾给吹散。

好不容易等到云雾全部散去后,每个人的手上都溢满了汗水,差点就拿不稳武器,这应该只是因为终于要见识到只在口头上说说的天空遗民而感到兴奋难耐吧?

每个人都不禁摩拳擦掌起来,人影在豁然开朗的视线中呈现了面貌,提亚、法文塞德和薇多在看清敌人的面目后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人影有着一头如夜晚般的短黑髮,瓜子脸蛋上的端正五官,看起来成熟却透出一丝稚气未脱气息,宝石般的琥珀色双朣和人影显得格格不入,整体的打扮极为中性无法判断出性别。

对于提亚带来的士兵们来讲是这样没错,但看在提亚等人眼里却是不一样的感觉,眼前这名分不出是男是女的人跟他们知道的一个人物长得很相像,不!应该说简直是到一模一样的地步,他们都着实吃了一惊。

但提亚等人瞬间找回了冷静,因为有几个关键性的地方证明眼前的人不是她们所知道的那个人,只是个长相刚好一样的人,或许可以更加大胆猜测,因为同样都是天空遗民,所以极为可能是他的双胞胎兄弟姊妹?

第一个关键性的不符是在于那人手中握的武器。

提亚等人无法确切形容那武器,那前所未闻的武器让他们眨着好奇的眼光不断打量。

把武器的长度大约1、2公尺左右,左右手各一把,手握在成歪曲圆形的握把中,从握把延伸而出的是闪耀金属光泽、类似剑身的东西,越靠近握把的剑越粗而反之亦然,看起来像是把双手剑却又不太像。

第二个决定性的不同在于那人在看到有外人到来时,眼睛危险的半瞇了起来,那人张开了嘴唇,柔和的嗓音传进众人的耳里。

「是人类?第一次看到!不过我可没这幺仁慈让各位大人大摇大摆的闯入喔!可能要请你们白跑一趟了。」光听声音就足以判断出性别了。

是位女性。

齐连正坐在办公桌前批改大量的公文,这时敲门声打破了这份宁静。

「进来。」齐连放下羽毛笔,看着踏进房内的士兵。

「如何?有找到瑞里的下落吗?」士兵还未说话,齐连就开口问道。

「陛下,非常抱歉!我们已经尽力去找了,我们有逼问那些和瑞里大人十分亲密的贵族们,可是他们就是死都不肯说出来。」

「这其中一定有什幺阴谋。」齐连小声说。

「陛下,这是您派皇家骑士队去征察的报告。」士兵把手中的大叠纸张放在桌上。

「结果如何?」齐连大致翻阅了下。

「似乎没什幺异样。」

「是吗?他们还蛮谨慎的。」

「陛下,请问还有什幺事吗?」士兵恭敬的询问。

齐连虽然没有听见任何值得一提的消息,可是他显露出一副胜卷在握的表情,士兵见状不禁大感疑惑,但也不敢问出口。

「你能替我去接替下他?」

「咦?谁?」

「伟大的间谍先生啊!」

少女横举起手中怪模怪样的武器,摆好随时都可以应变的姿势,双瞳如发现猎物般发出危险的精光,虎视眈眈注意猎物的一举一动,只要猎物一鬆懈下来她就会有如虎豹般飞奔而出。

少女的模样简直像个装腔作势的小猫,但提亚等人可不敢大意,虽说敌人只是个乳臭未乾的小丫头,只要想到那名跟少女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年就下意识的戒备起来,那名少年拥有把法文塞德和薇多耍着玩的高强实力,更何况和日藤国将军雪翎也是久战才因大意才败阵下来。

而眼前和少年一样长相的少女已经先入为主的在提亚等人心中埋下恐惧的阴影,再加上对于天空遗民这个族群的一知半解以及少女手中所持有的不知名武器,光是这些就让提亚等人过度堤防第一次见面的少女,并擅作主张把少女认定为强敌之列。

「你们不上的话我就先出手啰?对于想要抢夺哥哥支柱的人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少女撂下狠话,嘴角浮现看了会打从心底发寒的冷笑。

「咦?哥哥?难道是……?」

提亚听了少女的宣言不禁疑心大起,她细细咀嚼少女话中所藏露的线索,真当她正要理出个头绪时却被少女的进攻硬生生打断,使快要呼之欲出的答案瞬间离她而去,这使她感到莫名焦躁。

少女助跑了几步后蹬地跃起,在瀰漫云雾的空中优雅翻了一圈,身型美丽得如梦似幻,但在令人惊歎连连的动作中却隐藏强烈的剧毒。

少女在半空中把手中的武器交叉,借者跳跃而产生的重力进而加强挥落武器的强度,划开空气所产生的撕裂声刺痛耳模,皮肤感觉得到武器挥落而引发的强风,如此凌厉的一击就在击中目标的那一剎那被轻鬆拂开了。

雪翎以经验迅速的补位挡在已经吓得半死的士兵身前,已拔出的长剑闪耀不比那怪武器更差的光芒,像是一副终于遇到好对手般跃跃欲试。

雪翎在转瞬间就看穿少女攻击的方向,她甩动长剑顺着少女的攻击方位击去,借力使力,她轻而易举的化开了这看似凌厉的一击。

少女发出讚叹的声响,双脚轻轻的踏地后再度高高跳起,也二度在空中来个漂亮的后空翻,旁人看了还以为这里上演了一齣特技秀而不是一场即将会见血的你争我斗的戏码,接者她轻巧的在原地落下,少女像是终于可以再度举起手中的武器战斗般,露出一副既陶醉又怀念又享受的奇妙表情。

少女再度把武器成交叉状水平平放,她开始朝雪翎奔去,在这之间她不断把成交叉状的武器使力的开开阖阖,一开始动作极为缓慢但在后来却越来越快,短瞬间少女已然逼近雪翎,手中的武器像是要把雪翎的细腰给切断似的不断张开又闭阖。

雪翎无法判断少女即将有何作为,对于少女手中的不知名武器老实说对她还真有些棘手,动作也比往常慢了半拍,在应对上也觉得迟钝起来,她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雪翎只能硬着头皮直接硬碰硬。

雪翎的剑刚刚好卡在少女武器的交叉处,两边类似剑的顶端正好就停在雪翎的脖子两侧,少女没有因为攻击被挡住而感到愤恨,反而发出得逞似的笑声。

这让雪翎心中的铃声大响,她有不好的预感,雪翎打算和少女保持距离,但当她想收回武器时她才发现她中计了!

少女见总是一副淡然表情的雪翎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时,笑容更加扩大。

少女是故意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引起雪翎的注意,趁这短瞬的时间,少女把成交叉状的武器稍稍阖了起来,没发现自已中计的雪翎在判断出要保持距离时才发现剑被卡住了,怎幺使力也无法拔出。

少女等雪翎注意到自己大意踏进她设下的陷阱后,才又开始慢慢阖闭成交叉状的武器。

靠近雪翎脖子两侧的尖端正以缓慢的速度朝她逼近,她感到冷汗直流更加使力地想拔出长剑,但随少女阖闭的动作,长剑已然身陷其中还发出摩擦般的声响,雪翎可以清楚感觉到从长剑传来绞碎般的诡异触感。

可以把长剑给硬生生的从中切断的不明武器,雪翎不敢想像自己的脖子惨遭这样对待的后果,想必是人头落地悽惨的死亡吧?雪翎的求生意识让她果决放开长剑,她赶紧后退了几步。

少女笑了几声随手往旁一挥,雪翎的长剑飞了出去躺落在远处的地上,雪翎分心的往旁看了眼,长剑已经不能使用因为它已然扭曲变形。

少女接者展开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两把武器交互攻击,毫不停歇,她的脸上浮现极为享受这场决斗的模样。

没有武器的雪翎只能一味闪躲,虽说少女的攻势看起来凶狠但其实极为单纯,雪翎闪避起来感到十分得心应手,看起来是雪翎处于弱势,少女却也久攻不下,形成了僵局。

忽然少女的动作不自然的停顿了下,她的双眼因某种原因撑得老大,握住武器的手剧烈的大幅度抖动,差点儿就拿不稳武器了。

雪翎冷淡看着少女的反应,在鼻子传入阵阵鲜血特有的腥味时也没任何反应。

雪翎缓缓把目光移到少女的右肩上,上头插着一支箭矢,血液顺着箭矢缓慢滴下,染红地表。

雪翎转动视线看向一旁的士兵还维持拉弓的姿势,站在一旁的提亚显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对于偷袭这行为,雪翎没任何感想,只要提亚觉得这是必要的她就不会有任何不满,只要对任务有帮助她就不会有任何意见。

「卑鄙!」少女发出嘶哑般的怒吼,她按住受伤的肩膀蹲了下来。

提亚不置可否的说:「好像从来没说过是一对一啊?」

少女生气对提亚怒目而视,她小心翼翼的想把箭矢拔掉,但在拔出的瞬间还是痛的扭曲脸庞,鲜血也一股脑儿的汩汩流出,稍微动一下右肩就痛得死去活来。

雪翎一眼看出少女的右手已经不能用了。

「法文塞德。」提亚忽然叫唤道。

法文塞德明白提亚要叫他做什幺,他不但没有马上听令还露出不情愿的神情,虽然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看穿。

提亚不悦的撇撇嘴,她知道法文塞德对自己搞偷袭的方法很不满,没想到自己身边会有如此正直的下属,意外麻烦,提亚皱眉,接下来可以拜託的对象不就只剩下──

「我想玩玩。」薇多接收到提亚的目光马上会意过来,虽然这样感觉好像在听命行事让她彆扭了下,但她想会会少女的心情使她压下这感觉。

能让雪翎变成这副德行,不和少女玩一玩就太可惜了,而且薇多有十成的把握可以赢过少女,不光是少女现在受了伤,还有刚刚在一旁观看少女如何使用手中的怪武器,再来就是薇多发觉到少女决定性的弱点。

看来这场游戏将会是由我来主持呢!薇多舔了舔乾涩的嘴唇,扬起嗜血的可怕微笑。

一连串视察边境城镇的工作好不容易告一段落,纳姆没有因此放鬆心情,反而更加心事重重。

他最讨厌麻烦事了,已经到避之唯恐不急的地步。

所以只要躲起来、摀住耳躲、闭上双眼,这样什幺也不会遇上。

没错,这样就好了。

纳姆躺在床上,用被子裏住全身,驼鸟般的想。

反正一切都不关我的事……

我只要看就好,不要牵扯到我就好,不要告诉我就好……

「奥罗菲一定很难过……」对他大吼大叫,纳姆承认是他的错。

「不知道他现在会怎幺看待我?」觉得我懦弱吗?觉得我卑鄙?还是觉得我不够朋友?

不知道,最近刻意避着他……

感觉上只要和他碰面就要面对自己不想面对的麻烦事。

「队长不知道跑哪去了?」这种时候了,还丢下我们不见蹤影。

纳姆觉得他很不应该,却又没资格说他,因为他自己也是躲起来了。

「楚约堤,你实在太过认真的了啦!

「以前的大王子跑哪去呢?」

「副队长呢?晚上都不见他来……没关係,这样子清静多了……」

纳姆拉紧了被子。

「可是变得有点孤单。」

「才过两个星期,我竟然开始怀念起大家了。」纳姆缩紧了身子。

「我好想念以前的日子……」纳姆非常小声的说

只能自言自语的自己让他觉得无比凄凉。

  • 名称:隋唐英雄传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30: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