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全文阅读

薇多穿越长廊,尽头是一扇双扉大门,此时正紧闭着,她停在门前连声招呼都没打就擅自开门进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豪华大床,房间的主人此刻正坐在床缘边享受从半开窗户吹进来的凉风。

「塞德,我来了!看来你好的差不多。」薇多俏皮地抬手打招呼。

法文塞德早已习惯薇多擅自在他的家里到处乱晃,所以看到她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里也不会感到惊讶:「託你的福,让我吃了败仗。」法文塞德指的当然是自己惨败在伊尔烈兹手下的事。

「哎?前将军在推卸责任吗?」薇多极为夸张的摆手道。薇多知道法文塞德在怪她认识伊尔烈兹也不告诉他对方的强大,这也不能怪她,她也万万没想到那个小弟竟然是皇宫的人,也没意料到对方的实力竟如此高强。

法文塞德习惯薇多的说话方式倒也不生气:「是吗?要不是薇多把天空遗民的情报告诉他,我们也不用这幺辛苦了。」

薇多无话可说,这的确是她的疏失,她有些气恼的,闹彆扭般的偏过头去。

法文塞德好笑看着薇多小孩子般的行为,突然想起什幺事开口问道:「对了,你今天来是要做什幺?」

「塞德不知道?今天準备要回去了,翎翎会来接我们!」

「经你这幺一说我倒是全忘了。」法文塞德想起一个月前那个人特地来醉星国告诉他们接下来的计画,她要他们回去日藤国做準备,要不是因为绑架事件,他们现在老早就回去。

话说回来,提亚没有仔细说明计画的内容,只是交代他们把醉星国的事处理完然后赶快回去,其余事都闭口不提。

「大人,有客人来访。」

这时,下来进来报告,法文塞德挥手示意要对方进来。

进来房里的是名丰姿绰约的女子,流洩至腰间的柔顺长髮拘束地绑成马尾,虽面目清秀,但脸色紧绷、不言茍笑,要是她肯露出笑容一定惊为天人,如果只看她妖豔的身材,肯定没人相信她是练武之人。

女子正是雪翎。

「翎翎,我们这次要做什幺呢?」薇多像个要糖果的小孩般期待地看向女子,眼中闪耀危险的光芒。

「殿下命令各位在一星期内回到日藤国,到时候她会告诉各位接下来的行动。」女子也不拖延马上进入主题说。

薇多露出失望的表情,她整个人趴在女子身上说:「你稍微告诉我们嘛!」

「殿下说她想亲自跟醉星国国王面对面谈一谈,而且是私底下,希望各位能回去帮殿下的忙。」女子平淡地陈述。

法文塞德放大音量压过薇多那兴奋不已的欢呼声说:「雪翎!这话是什幺意思?为什幺殿下要跟醉星国国王谈话?依现在双方的局势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是私下一对一谈话。」

「殿下说要确认一件事,殿下说要利用建国庆来达到目的。」

法文塞德低头沉思,利用建国庆来製造私下谈话的机会的确有可能办到,但还是有很多变数,

最重要的是醉星国的护卫一定不会让他们的国王落单。

雪翎似乎看出法文塞德的疑虑,平静开口:「殿下说要製造混乱。」

总之那个人已经决定要这幺做了,法文塞德当然没有反对的理由,他只希望自己能尽力达到她的期望,不过要确认一件事是跟命令他们潜进飞扬宫有关。

法文塞德偷偷看着薇多兴奋的背影,感觉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迦霍月在哪里?」伊尔烈兹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一遇到人就披头问这个问题,每个被拦下的人原本想要破口大骂,但在看到伊尔烈兹那认真的语气以及那期望不已的眼神,本来想骂出口的话顿时吞了回去,只能苦笑不已。

虽然想帮忙但是只知道名字根本不知道要从何帮忙,只能无能为力地摆摆手。问了几个人后,终于有一个人在听完伊尔烈兹的问题后,问出最关键的问题:「那人长什幺样子?」

不只伊尔烈兹连身旁的路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难怪没人知道迦霍月在哪。」伊尔烈兹豁然开朗的说。

「哎呀!怎幺忘了问长相呢?」这是曾被伊尔烈兹拦下的人们内心的心声。

伊尔烈兹仔细描述迦霍月的长相后,那人想了想后忽然击掌道:「我知道他,他太显眼了让人不得不注意到他,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跌跌撞撞往那里走了,好像是武夷山的样子。」

「武夷山?」伊尔烈兹目送那人离开边低声唸道,顿了一顿,说出要是冷血在场肯定会吐血的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父王,齐连来跟您请安。」齐连踏入屋内恭敬说。

布洛基朝齐连招了招手,齐连来到布洛基身旁,顺着父王的目光看去,透过落地窗看去是宫殿所在地的山景,放眼所及到处是美不胜收的景色。

「父王,您找我有什幺事?」

布洛基指了指桌面上一封拆开过的信件,齐连得到允许才上前打开来大致阅览过一遍。

「我都忘了都到这个时候了。」

布洛基转身面对齐连说:「看来他们是想假装没这回事吧。」

齐连经布洛基提醒才发觉这件事的严重性,他皱眉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还敢邀请我们!看来他们真的不想把这件事昭告天下。那我们该怎幺办?父王。」

「那就去吧。我不想因为这样而发生争斗。」

「真是奸诈。」齐连不禁咒骂一声。

齐连抬头提出请求:「那幺这次我也要跟去,让父王去太危险了!当然我会带亚维斯他们,虽然他们老是给我惹事,但他们有时意外可靠!而且有伊尔在,谁都不会对我们怎幺样!」

布洛基重新看向窗外,点点头算是答应齐连的请求,他喃喃说:「对啊,有他在……」

伊尔烈兹迟疑地东张西望,考虑要不要找人问问武夷山在哪哩,这时他的目光被一个小女孩吸引,那名女孩正低头啜泣,斗大的泪珠滑落脸庞,令人怜惜。这时一名男孩慌张出现在女孩面前,那男孩明显露出鬆了一口气的神情,他弯腰安抚女孩的情绪,但那女孩非但不领情还大力拍打男孩的胸口。

「哥哥好过分,你为什幺要丢下小筱?小筱好害怕,哥哥是不是不要小筱了?」小女孩更加用力举起拳头一拳又一拳落在男孩身上,可爱的脸蛋都被她哭花了,小女孩一抽一抽的说道。

男孩惭愧的脸色表露无遗,他张大双手把女孩纳入怀抱,女孩在男孩的胸膛上低声哭泣,男孩抚摸女孩柔顺的头髮安慰说:「哥哥没有不要小筱,哥哥错了!小筱原谅哥哥好吗?哥哥不会再随意丢下小筱去跟朋友玩了。」

「真的?其实小筱相信哥哥一定会回来,哥哥不会食言的,对吧?」女孩抬起头用泪眼光光的眼睛望着男孩。

「那是当然!哥哥对于丢下小筱后悔不已……以后不管怎幺样哥哥绝对会守在小筱身边。」男孩信誓旦旦的说。

然后男孩跟女孩手牵手离开伊尔烈兹的视线範围内,伊尔烈兹用力闭上双眼,手缓慢地按在心口上,似乎只有这幺做才能安抚那超乎寻常的疼痛。

「西丝坦丁,哥哥对不起你,我、我没有后悔……」

伊尔烈兹忽然张开了眼睛,拿起手中的委託单,大致浏览了一次后视线直直盯向武夷山这三个字上。

迦霍月跟奇怪的生物都在这里。

迦霍月心情低落的随处乱走,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是想到没有人烟的地方散散心,但似乎没有多大的作用,心口沉甸甸的,有一股无法宣洩的情感卡在心头,呼吸很难过,怎幺样也无法不往坏的方面想,越来越悲观,不断沉沦下去……

迦霍月回到特玛城后就被亚维斯半强迫的拉回宫殿休息,但是他实在不想再见到伊尔烈兹的脸,那只会让自己更悲痛欲绝,所以趁亚维斯不注意时偷偷离开了皇宫。

迦霍月这幺努力不为别的就只是想要重建家园,这根本是自欺欺人,矇骗自己的谎言,只是不想正视内心的空洞,因为无法填补只好隐藏起来,只要忙碌的投入一件事就可以忘记那空洞。

草地传来些微声响让迦霍月回过神来,他心想应该只是兔子什幺的边不甚在意的抬头看了眼,不过这一看就再也移不开视线,是从来没看过的生物而且是一大群,看起来正跃跃欲试的準备冲过来。

那生物有黑色条纹的黄色身躯,看起来就像老虎,头部却像是狼可是又不太一样,原因出在那头上长着一根长长的角,向马一样的尾巴正不安分的地摇摆,那生物像狼一样嚎叫,似乎在威吓迦霍月。

迦霍月下意识把手伸向弯刀,却在中途停止,心中萌生可怕的念头,或许这是个机会,只要自己的心脏不再跳动就可以不必再被囚困住。

死或许可以解脱束缚。

其中一只生物长啸一声,在迦霍月犹疑不定的时候直直往他的方向奔去,迦霍月反射动作想拔出长刀,但那生物比他更快,强而有力的长爪在迦霍月的手臂上留下恐怖的伤痕,也顺势把他的刀打落到远处。

迦霍月痛得发出呻吟,视线短暂发黑,他用另一只手按住手臂,伤口的疼痛感让他扭曲了脸,其他生物趁机把他包围住,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迦霍月粗重地喘者,他自嘲笑了笑,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他都会死在这里,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他马上就要解脱,可以离开这个另他痛苦不已的世界让他打从心底感到开心,

再也不用欺骗自己,再也不用受到伤害了。

迦霍月不断遭受生物们一波接一波的攻击,终于不支倒地,视线模糊起来,杂草搔弄迦霍月的鼻子而感到些微的不适,但不管怎幺拼命地闻也感受不到杂草特有的青草香,仅有难闻的血味,身体感觉不是自己的了,感受不到疼痛,浑身轻飘飘的,该不会这就是死亡的前兆,感觉还不错,迦霍月缓缓闭上了双眼。

这时那群长相怪异的生物传来的哀嚎声传入迦霍月的耳里,他艰涩地撑开眼皮,模糊的视野里有道人影站在他身前替自己挡下每一波攻击,那闪耀光辉的镰刀正以疾风之势斩落那些试图对他不利的生物。

「你为什幺要来?」迦霍月微弱的嗓音传到那人影的耳里,那人影稍微停顿了下后又继续砍杀生物。

迦霍月怒火中烧,他不顾自身的伤势硬是撑起身子大吼道:「回答我!你该不会是来看我的丑态吧?」

伊尔烈兹突然停下攻势,那些生物趁势在他身上留下伤痕,他连吭也不吭一声转身面向迦霍月,让自己的背后暴露在危险之下,他不在乎只用超乎异常的悲哀神情盯着迦霍月。

「迦霍月,你想死吗?」

迦霍月狠狠瞪着伊尔烈兹,他的沉默已传达肯定的答案。

「你忍心抛下在家乡苦苦相等的家人吗?你想让他们再伤的更深吗?你想要让他们留下不可抹灭的伤痕吗?你不是和他们约定过?难道你要辜负大家对你的期待?」

一连串的问题深深植入迦霍月的心里,支撑残弱身子的双手正微微发颤,他的脑中一片混乱,他所做的这一切不是因为想要隐藏自己的伤口,而是为了全村的村人们,他想要给予他们希望,他想要他们再度站起来,他想要看到他们再度展露微笑……在离开村子时他就已经下定决心,他怎幺忘记了呢?

「约定过了……和寻影约定……一定要活下去,为了那遥远未来再度相遇,为了再创下更深刻的羁绊。」伊尔烈兹断断续续的说。

迦霍月讶异地瞪大双眼,照伊尔烈兹这幺说,难不成寻影还没……?

寻影沉思了一会后,迟疑的开口:「你的意思是要我们逃走?」这或许是个好方法,只要这幺做就可以逃离一死,可是……「村民们不会答应的,寻影村是大家生存下去的支柱,没有它……」

「你不是寻影吗?」伊尔烈兹简短的一句话点醒寻影的迟疑。

没错,寻影村是大家的支柱而寻影是大家心灵上的支柱,当初母亲的话在寻影心中的响起,也让寻影下定决心。

「我们来做个约定。」停顿了下,寻影忽然说道。

「为什幺?」伊尔烈兹平静问道。

「这样寻影就没有退路了,而且想要放弃的时候,只要想起跟你的约定就会有源源不绝的力量支撑寻影……可以吗?跟寻影做个约定?」

「好,什幺约定?」沉默了一会,伊尔烈兹答道。

「活下去!不管发生什幺事都要活下去!」

「……好,我答应你。」

之所以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只不过是不想再度失约了。

伊尔烈兹闷哼一声,那奇形怪状的生物把他扑倒在地,手中的镰刀弹飞至远处,那生物举起虎爪作势要往伊尔烈兹脑袋击去,迦霍月顿时脑袋一片空白。

「我要活下去,为了大家我不可以死!」迦霍月往生物撞去,那生物狼狈往一旁树木撞去,生物痛得发出哀鸣。

迦霍月要活下去的慾望激起他不顾伤势也要奋力一战的雄心壮志,他捡起掉落在远处的刀,马上就是一刀,砍落朝他飞越而至的生物,在那生物的腹部留下又长又深的伤口。

伊尔烈兹也赶紧站起身来捡起镰刀,放鬆身心把镰刀垂落至脚边,双手握紧放在右侧的镰刀,由下往上迅速挥去,形成漂亮的圆弧,直取生物的生命,接者维持姿势往后一转,从上往下又是一击,趁机偷袭的生物也难逃一死。

突然感觉到身后逐渐逼近的危险气息,伊尔烈兹不理会持续一连串的攻势,在攻势缓和后,后头传来刀削肉体的声响,不用想是迦霍月替自己解决后头的敌人。

迦霍月虽身受重伤但每一击毫不马虎,每刀都砍在生物的死角上,不愧对他赏金猎人的名号。

伊尔烈兹和迦霍月联手,那些生物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不消一会都已然断气倒地不起。

迦霍月累得靠在大石上稍微处理自己的伤口,他抬头发现伊尔烈兹看那些生物看得出神。

「这到底是什幺生物?看也没看过。」

「不知道。」伊尔烈兹迟疑了下才说话的样子实在令人可疑,但迦霍月也不想追问,他现在想问的是:「你是故意的吗?当初讲一堆刺激我的话,现在又说一堆激励人的话,你到底在想什幺啊?」

「嗯?我没有讲刺激你的话,寻影他们都要逃走了,我只是想劝你不要去送死……」

迦霍月陷入短暂的沉默,他突然站起身来,气呼呼的说:「我要回去了!」

伊尔烈兹歪头看迦霍月离去的背影不解的说:「怎幺又生气了?」

看来伊尔烈兹再这幺想也想不出头绪。

******************************************************************

迦霍月对伊尔烈资的好感度up(?)

迦霍月的戏分超足的啊!!!

说实在对这角色没到特别爱的程度

因为是伊尔在外头的伙伴,在以后剧情中地位非常重要

所以在这时候要稍微铺一下

  • 名称:反派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28: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