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友人帐漫画全文阅读

此时位于日藤国的首都─禾理城内的宫殿花园处,有名娇小的人影正在享受午后的美好时光。

提亚优雅拿起下人替她準备的茶杯,轻嚐一口,随即感受到花茶里的浓烈滋味,她缓缓闭起双眼享受残留而下的韵味,鼻腔传来因身处在花园中而瀰漫在其间的特殊花香,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整理妥当的花花绿绿,此处有另人放鬆心情的舒适感。

这时,脚走在草地上传来沙沙的声响打断这休闲的一刻,光听如此急促的脚步声马上就可以明了一定是有急事秉告,提亚略偏起头看着朝自己匆匆走来的僕人一眼。

僕人来到提亚跟前恭敬的弯腰说:「公主殿下,雪翎大人等人安全归来,现在要求求见。」

提亚让僕人把茶杯收走并命令道:「让他们进来吧。」

「知道了。」僕人恭敬说完后匆匆离去。

终于回来了。提亚不免扬起意义不明的笑容。

过了一会,雪翎带头来到花园中,提亚远远望见薇多和法文塞德跟在后头,两人的表情不知为何显得凝重,这让提亚有不好的预感。

「任务完成的如何呢?」提亚凝视雪翎看不出情感的脸庞,沉稳的问。

「殿下,请处罚我吧。」雪翎忽然半跪下来如此请求。

「喔?此话怎幺说?」提亚带着半惊讶的心情问,雪翎是她提拔上来的将军,她的实力是有目共的,所接下的任务更是完成率百分之百,是令人点头称好的人才,但依雪翎今天如此的行为只能猜测这任务的难易度连她都只能举双手投降,没想到那个小鬼比想像中的还要难搞定?

「资料拿到手了但人没杀成。」雪翎深深的低下了头,沉痛说。

虽然脸上毫无表情却感受得到她对于自己没有完成任务感到非常自责。

「对方很强?」

雪翎还未开口就被薇多抢先,她上前仰起下巴,语带嘲讽的说:「公主,偷藏秘密可不好喔?」

提亚不用薇多明说立刻会意的瞇起了眼,说:「你们知道了。」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虽然我不清楚经过但殿下既然知道了为何要杀他灭口?说不定会有用处。」一旁的法文塞德也开口问道。

「塞德你又不是没瞧见他杀死自己陛下的过程?难保他不会为了保护兵器而把杀机动到我们身上?」提亚想到当时的事就忍不住一阵颤抖。

薇多认同的点了点头但还是不满的非议道:「那就直说,为何隐瞒?」

「哼,当然是要堤防外人!」提亚朝薇多诡异一笑。

薇多也跟着露出不明意义的笑。

「雪翎,资料呢?」在提亚的询问下,雪翎迅速从怀中拿出一大叠纸恭敬递给提亚。

提亚低头详读内容,现场只传来纸张翻动的声响以及偶尔传来的笑声,当提亚把手中的资料看完后,她抬起头来露出一副胜卷在握的模样,其他人这时才意识到他们终于往前迈向一大步了。

「果然详细,辛苦了这幺多年终于没有白费。」提亚开心到声音都变调。

「意思是说?」法文塞德出声确认。

「等着统治天下吧!」花园内传来欢笑声,久久不散。

外头的天空灰濛濛的,心情也跟着变得低沉起来,再加上方才那逼迫他人就範的冲击性发言更是让每位踏出会议室的贵族都挂着难看的脸色。

虽说心情感到极度郁闷但不免也开始慢慢回想起刚刚发生在会议中的一点一滴,尤其是陛下的态度和一星期前的他呈现极大的反差,到底是发生了何事才会发生如此的巨变?各贵族怎幺想破了脑袋也理不出一个头绪。

一个星期前只能任凭贵族摆布的齐连完全拿他们没辄,但今天,就在刚刚那个会议室里,他们确实感受到、亲身体验到齐连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不!是根本把他们踩在脚底,一副高高至上的模样,眼中完全没有他们存在的空间。

今天一早就收到命令要到会议室集合开会,每位贵族当时都感到嗤之以鼻,纷纷低声嘲笑起陛下的无用行为,再如何劝他们也是白费心机。

「从现在起只要不听从我号令者直接拖出去斩了!」齐连的笑容十分的诡谲,他阴森森的说。

现场无不譁然,但先前对齐连的印象已经根深底固,所以还是有不怕死的贵族出言嘲讽者。

「陛下,这样也太过独裁了吧?」

齐连回以意义不明的笑,他慢条斯理的看那名不怕死的贵族,说:「所以我可以把你的发言当作对我的反叛吗?」

那名贵族气恼得瞪大眼,生气归生气,那名贵族可不敢再反驳,这只会替他惹来杀生之祸,所以他也只敢怒不敢言。

这场会议就在压倒性的情形下结束,结果是齐连以先王布洛基的施政方针继续延续下去,正确来说,这结果根本就是齐连单方面的决定,贵族们根本无法发表意见。

齐连等贵族都走远了后才踏出会议室,他甫一抬头就见亚维斯站在门外。

「陛下。」亚维斯见齐连终于出来了马上迎上去。

「什幺事?」齐连绷紧脸,语气淡默的问。

「唔……」齐连的态度不如往常让亚维斯感到稍稍的退缩,但在对方冷淡的目光注视下只好硬着头皮说:「伊尔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来需不需我去找他回来?」

齐连的眼神又冷了几分,他吐出的话有如冬天般寒冷:「亚维斯你是嫌你的工作量不够多?需不需要我替你增加一些?」

亚维斯害怕的退了一步,笑笑的带过:「不劳陛下费心……可、可是。」

「那种家伙眼不见为净!他能识相的离开是再好也不过了!」齐连吐露真心话,不等亚维斯回应就大步离开。

「陛、陛下!等等。」不管亚维斯怎幺挽留,齐连就是不给予回应。

亚维斯呆然看齐连离去的背影,一脸错愕。

「这是队长的不对。」这时后头传来一本正经的声音。

「楚约堤?」亚维斯转头一看,楚约堤不知从何时开始就站在此处。

「这话是什幺意思?」亚维斯皱起眉头问。

「陛下没有处罚副队长他就该偷笑了,现在竟要我们去把他请回来?队长你在说笑吧?」楚约堤冷冷述说。

「伊尔可是我们的伙伴耶!」亚维斯听楚约堤的话生气的反驳。

「副队长有错在先,我可没有对不起他!」楚约堤也怒目骂道。

「楚约堤你也太死脑筋了!」

「不,是队长太有慈悲心了!竟可以如此容易原谅副队长,我就不行!」楚约堤冷冷说。

「……」亚维斯乾瞪眼,他哑口无言的张着嘴,无法再说出一句话来。

猎会内部乱成一团。

某名赏金猎人浑身是血的回到猎会,其他赏金猎人被满地的鲜血给吓傻,完全忘了要给受伤的赏金猎人疗伤。

没人主动上前去救助这名一副快死的赏金猎人,他只能摊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鸣。

这时──

「一群没有用的家伙!」

冷血推开那群六神无主的赏金猎人,他边在心里咒骂他们的软弱无能边快速走到受伤的赏金猎人身旁。

冷血大致检视对方的伤口,接者开始俐落的替他消毒、止血、包扎,其余人只能旁观,看冷血迅速确实的动作。

过没多久,冷血完成治疗,受伤的赏金猎人身上处包着绷带,看他脸色没有方才苍白,呼吸也恢复正常,众人无不鬆了口气。

冷血扶他起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并替他倒了杯水润润喉。

这一连串的过程让在场的赏金猎人都瞪大了眼呆呆看,脸上写满不可思议。

「第一次看到冷血这幺的……〈温柔〉」

有一名赏金猎人不要命的说出在场众人的心声,但话都还没说完就接受到来自冷血杀人般的视线,那名赏金猎人张了张嘴没说出接下来的话。

受伤的赏金猎人喘口气休息了会,等体力稍微恢复了点,这时他一抬头这才注意到射向自己那众多意思不明的视线,他不习惯成为注目的焦点,尴尬裂嘴朝他们就是一阵傻笑。

冷血看得十分不顺眼,毫不心软往他的头顶一拍。

「唉唷!冷血你没看到我受伤了吗?下手轻点!」

「看你精神不错还可以在那傻笑,我想应该是没问题了吧?你有那个空闲在那傻笑还不如赶快把事情说出来。」

受伤的赏金猎人闻言脸色难看了起来。见此,其余人不禁吞了吞口水,屏神以待。

「武夷山的奇怪生物事件。」短短的十个字让猎会覆盖上紧窒的气息。

「又变厉害了吗?」一名赏金猎人胆战心惊的确认。

受伤的赏金猎人沉痛的点了点头,气氛变得更加沉重。

「已经到一个人也无法处理的地步了?难道需要报备宫殿的人吗?」冷血低声喃喃。

站在楼梯间的迦霍月也是一脸沉重的表情,这件委託可着实让他们这群赏金猎人吃足了苦头。

他的眼角余光发现伊尔烈兹的存在,见他不像底下那群赏金猎人一样露出沉重表情,只是面无表情的观看一切。

迦霍月认定他是因为搞不清状况,于是好心开口解说:「还记得之前有一次你擅自替我接下消灭徘徊在武夷山奇怪生物的委託?」

伊尔烈兹若有似无的轻点了头。

「后来一星期后那群生物又突然出没,原以为是没有全部消灭,但并不尽然。」

伊尔烈兹替迦霍月说出接下来的话:「牠们就像是杀不死的蟑螂般不断冒出而且越来越强,这让你们感到很困扰?」

迦霍月明显吃了一惊,瞪圆了眼,脸上清楚表达出「你怎幺知道?」的表情。

这时,在一楼的冷血环顾在场的赏金猎人问:「还有谁愿意接下任务?当然,必定会有重赏!」

虽说奖金高得令人流口水,但看到那赏金猎人的惨状,众人都退怯了,金钱和性命放在天平上比较,大家都理智的选择了后者。

「一群没用的东西!」冷血损人的话也无法激起任何人胆量。

还真是群贪生派怕死的家伙!冷血瞇眼轻视在场的赏金猎人。

「让我来好了。」

这自告奋勇的发言不只让在场的赏金猎人连冷血都是微微一惊,但冷血惊讶的是这声音怎幺这幺耳熟,听起来很像是皇家骑士队副队长的声音?

冷血朝声音来源看去,只见伊尔烈兹走下楼梯来到一楼,顿时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冷血一脸为难说:「伊尔烈兹大人,很抱歉!您不是赏金猎人,所以……」

伊尔烈兹困扰的发出低吟。

这时伊尔烈兹瞥见迦霍月下楼的身影,突然灵光一闪。

「那迦霍月接下委託吧。」

伊尔烈兹对自己想出来的解决方案似乎感到沾沾自喜,但看在迦霍月眼里则是一脸的奸诈。

「你确定你有方法对付那些生物吗?」迦霍月挑眉一脸怀疑的问道。

「跟你比起来,伊尔烈兹大人可以撑得比你久100倍。」听到尊敬的伊尔烈兹被迦霍月质疑,冷血马上跳出来说。

你是故意要跟我作对吗!?」

「这是事实,冷血我从不说谎。」冷血冷笑了声,轻而易举的回敬迦霍月。

「啊啊!我总有一天一定要把你给杀了!」迦霍月气得发下狠誓。

「不可能。」冷血迅速的泼了桶冷水。

「你们感情真好。」一旁的伊尔烈兹再说。

「怎幺可能!!」两人默契极佳的一起反驳伊尔烈兹。

伊尔烈兹呆了一下,而后他开口询问:「所以我的办法可不可行?」

冷血马上回说:「行行行!迦霍月你就接下吧!」

「喂喂喂!请徵询本人的意见好吗?」迦霍月生气的低声说「这个见权眼开的臭家伙!」

「就交给你了。」

「迦霍月,我们走吧!」

冷血和伊尔烈兹完美演饰忽略他人意愿的最高极致,迦霍月只能在一旁气生闷气。

「奇怪,是我的错觉吗?怎幺工作量变多了?」待在专属皇家骑士房间的纳姆检视刚拿到手的命令纸,忍不住出声抱怨。

「倒是陛下为什幺要我们做这些事呢?」和纳姆在一起的奥罗菲从纸张中抬起头来,十分不解的提问。

「谁知道?这里好远!来回需要一整天吧?更扯的是,要我去巡视的地方一、两个就已经够多了,竟然有三个地方要我去巡视?而且都还是边境城市?」

纳姆对于奥罗菲的问题不怎幺在意,他只在意接下来辛苦的工作。

「纳姆,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先不谈工作变多,为什幺陛下突然要我们去边境城市?而且还嘱咐说要是有异状马上通报,是不是即将发生什幺事呢?」奥罗菲不洩气的继续追问纳姆。

「谁知道!」纳姆忽然拔高音量,奥罗菲吓一大跳。

「这种麻烦事不要问我,我最讨厌遇上这种複杂的事情。」

纳姆发觉自己的语气不太好,他懊悔的紧咬嘴唇,想要道歉却怎幺也说不出口,嘴巴开开阖阖了一阵子,最后他决定落荒而逃。

姆离开房间时和星冥插肩而过,但他没特别注意只是一心想赶快离开这里,后者只是淡然目送他离开。

「星冥,这是今天的工作。」奥罗菲强打起精神,递给要交给星冥的工作。

星冥无语的接过,大致扫了一遍,对于工作量的增加并没多做感想。

「星冥,你知道队长在哪吗?今天好像都没见到他。」

「和陛下、楚约堤吵架。」

「咦?你是说队长吗?陛下还……为什幺会跟楚约堤吵起来了?」奥罗菲吃了一惊,着急追问。

「站在陛下那一边。」星冥的意思是说楚约堤支持陛下?

「是吗,那队长现在在哪?」

「进城了。」

「咦?该不会我们增加的工作量是队长的?」

星冥的沉默就是无言的肯定。

「不只陛下,连队长、楚约堤跟纳姆都……」

奥罗菲抬眼环视小小的房间,内心百感交集。

「不久前我们还开的聚在一起,为什幺现在却……?」

离开猎会后,又再度回到热闹非凡的特玛城街上,伊尔烈兹和迦霍月混在拥挤的人群中朝城外走去。

迦霍月显然心情不好的样子,看来还在为刚刚的事怀恨在心,不过最后他像是接受这事实般轻声叹了口气。

「既然都把我给拖来了,赶快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幺!」

反观伊尔烈兹却显得很不耐烦,他一脸受不了的说:「不是说的很清楚了?我有办法对付那些奇怪的生物。」

「哪里清楚了?具体的内容?还有你为什幺会知道怎幺解决?」迦霍月不满的高声反驳,在这期间不小心撞倒一旁的路人。

伊尔烈兹无奈盯着迦霍月对那路人说声抱歉,低声咕哝:「迦霍月真的很笨耶!」

迦霍月敏锐听到伊尔烈兹对他的抱怨,立即转头对他尖声说:「你不要给我趁机骂人!」

「刚刚才跟你说过我的真实身分,现在你又得知我知道怎幺解决未知的生物,那能推理出的结果不是只有一个吗?」

「那些奇怪的生物是天空遗民所创造,所以我当然知道怎幺消灭牠们。」伊尔烈兹也不等迦霍月多作思考就说出了答案。

「真的?怎幺办到?」迦霍月瞬间忘了方才的纠纷,大感兴趣的追问。

「我们的科技很发达。」伊尔烈兹耸耸肩简洁的回道。

「嗑鸡?什幺是嗑鸡?这幺法力无边?」迦霍月皱皱眉头,一脸搞不懂的模样。

伊尔烈兹感到无话可说。

「话说回来,天空遗民不是在天空中飞来飞去?怎幺跑到山上放怪怪的生物到处咬人啊?」

「……」伊尔烈兹的嘴角不着痕迹的抽搐了下。

伊尔烈兹见迦霍月问这问题是这幺的认真,在心中叹了口气,调整了下心情,一脸神秘兮兮的说:「这是秘密。」

「又是秘密,你到底有多少个秘密啊!?」迦霍月受不了的说。

「又不是我的秘密。」伊尔烈兹无言了下说。

「那又是谁的?」

伊尔烈兹陷入短暂的沉默后,轻轻的吐露道:「这块大陆的秘密。」

「哈?」迦霍月闻言不禁愣了下。

「想知道吗?发生在这块大陆将近百年战争的真相,不只是因为兵器的缘故还牵扯到骯髒的阴谋。」

「一点也不想知道……不过,你是怎幺得知的?」迦霍月感到一阵恶寒,连忙大力地摇晃脑袋说。

「跟你我所保有的秘密有关。」伊尔烈兹刻意压低音量说,像是深怕旁人听到似的。

「唉?意思是说是因为这缘故你才杀了他?」迦霍月明显吃了一惊。他现在有种自己莫名其妙被牵扯进大事端的感觉。

「有一半是……」

「是喔,那些奇怪的生物是怎幺创造的?」迦霍月轻描淡写的带过了这个话题,伊尔烈兹看出他的意图但没说什幺。

伊尔烈兹和迦霍月已经远远可以看见通往郊外的路就在眼前,意识到接下来的话题不宜给第三者听到所以两人加快了步伐,直到离开城里后伊尔烈兹才回答了这个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把各种生物分解然后再合在一起。」伊尔烈兹怕迦霍月听不懂所以极为简洁的回道,

「感觉还真变态。」迦霍月偏头想像画面,他皱眉下了如此的感想。

「不,对他们来说,这是科学家的精神。」伊尔烈兹极为讽刺的嘲笑道。

「哈?」

「没事,重要的是那些生物的脑袋里装有晶片,那个晶片的功能有记忆和加强器官运作的功能。」伊尔烈兹更加详细的解说。

「我只听得懂第一句。」

伊尔烈兹瞪了眼迦霍月,然后再无奈的替他详加说明:「总之那些生物─我们称之为『魔物』,装设在牠们脑中的晶片是让牠们如此强大的原因。牠们因此得到超强的再生能力,除非把牠们削成屑碎要不然牠们都会再生。再来是超强的记忆功能,牠们会记忆下来遭遇过的敌人的攻势,然后在晶片内分析出对付的方法并且储存下来,这样子在对付不同种类的敌人时才有机可循,所以才会觉得牠们越来越强。」

「等等等等─!!先让我吸收一下。」迦霍月连忙喊停,看起来一脸苦闷。

过了半晌,迦霍月终于慢慢理出个头绪。

「意思是说我们从头到尾都是在打同一群?」

「没错,因为牠们都再生了。」

「因为我们不断去挑战牠们,所以牠们记住我们打斗模式,导致现在的局面?」

「没错。」伊尔烈兹很开心迦霍月终于听懂了,只不过他太高估他的脑袋。

「嗯!我懂了……所以呢?」迦霍月理解的点了点头后,忽然问出个不明所以的问题。

「什幺所以?」伊尔烈兹困惑的歪头询问。

「打到牠们的办法?」迦霍月理所当然的说。

「笨蛋。」伊尔烈兹顿了顿,呢喃般的骂道。

「干麻又突然骂我啊?」

伊尔烈兹以看白痴般的眼神凝视迦霍月,接者他深深叹了口气,移开了视线,一脸的有气无力。

「只要破坏脑部的晶片就可以杀了他们,破坏晶片就没有再生跟记忆的能力,简单来说就只会变成任人宰割的庞大动物罢了。」

「喔喔!就是要破坏脑袋!直说就好了,干麻转了这幺大的弯?」迦霍月一脸责怪的说。

「……」最好是我这样讲你就懂了!伊尔烈兹只在心理头如是想,却没有出声反驳。

谈话间,两人已经不知不觉到达了目的地,两人停下脚步抬头仰望轰立在眼前的山,伊尔烈兹站在武夷山的山脚下,有种还没开始就感到疲累的错觉。

  • 名称:夏目友人帐漫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17: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