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全文阅读

伊尔烈兹不发出一丝声响行走在树林之间,不知在这里走了多久,也不清楚自己要前往哪处,只是在这广大的森林中徬徨前进,甚至连接下自己要做些什幺也不清楚。

当他看到日藤国的国王露出计谋得逞的阴险微笑后,他竟第一个想到的是布洛基跟齐连的安危,看似意外的局面也在瞬间认为是计画良久的阴谋,是因为自己也曾经露出这种微笑,是因为自己是计画的主谋者。

因为经历过所以才会对这种状况如此熟悉,所以才会反射性想要知道其他人的安危?真是可笑。

感到厌恶的反应,不过他已经自食恶果……西丝坦丁,我的妹妹,是唯一视我为家人的妹妹,可能终其一生再也见不到面的妹妹。

这就是他的报应!

因为处于寂静环境下的缘故,所以那道微弱的熟悉声音在伊尔烈兹耳中特别响亮,他迅速回过神来,让混乱的思绪排出脑外。

「你在说什幺我完全听不懂!」

伊尔烈兹走了几步后听到布洛基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虽然对于这不符本人的强硬语气感到困惑,但他依然没有止住步伐,慢慢向前靠近。

「否认也是没有用的。」接者传来的是陌生少女声音。

然后是一断极为不自然的沉默。

「我想我再怎幺逼问你也会否认到底,那我就说出我的猜测好了,要是我猜得没错……你会告诉我吧?」陌生少女信誓旦旦的话传进伊尔烈兹耳里。

至此,伊尔烈兹大感疑惑,光听对话跟语气可以知晓陌生少女想从布洛基哪里得知什幺事情,他下意识加快脚步,微暗的森林前方出现一阵亮光,布洛基很有可能就在前方。

只要再一步就可以穿越这亮光──

「──,──。」

陌生少女所说出的话让伊尔烈兹因震惊而停止脚步,得知了某件不可告人的真相,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采,眼睛不自然的瞪大,嘴巴开开阖阖无法组织完整的言语,身体下意识躲藏在树后。

接下来的对话使伊尔烈兹的命运画上险恶的一笔。

广场的骚动在不知不觉间平定下来,一切归于沉寂,佣兵在迅速撤退后只留下痛苦和悲伤。

纳姆收起弓箭,舒展下酸痛的身体,理应可以安心的放下戒备却怎幺也无法鬆懈下来,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在这场混乱之中的异样,只不过才刚经历过生死边缘的民众们却没办法看清这点,侥倖存活下来让他们无法思考其他事情。

纳姆偷偷看了眼奥罗菲,迟钝的他应该没有察觉到这之中的异样?纳姆已无暇顾及奥罗菲身上那件臭衣服还是他人厌恶的眼神更何况是对他敬佩的神色,这些根本是无关紧要的小事,现在在纳姆脑中转过无数疑问还有推测,以及推论出最坏的结果。

在这广场因佣兵的入侵而陷入混乱,自己也因此投入战斗之中,因此他才意识到没有人出面镇压这场混乱,日藤国的士兵一个也没出现,纳姆从中闻到阴谋的味道。

连佣兵的行为也让纳姆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因为偷袭而佔上风的佣兵并没有趁胜追击,反而像是计画好在某个时间集体撤退,没错!计画好的!要不然不可能撤队得这幺井然有序吧?

根据这些疑点,纳姆只能推论到一个事实,这是日藤国的皇室跟佣兵一起计画在建国庆引发这场戏!为了某个不为人知的目的!

纳姆的脸色铁青,他开始担心起其他人的安危。

副队长跟楚约堤不知什幺时后不见蹤影了,陛下跟大王子不知道现在在哪里,队长跟星冥应该待在身边吧?因为当初规划好他们两人守护陛下跟大王子,其余人则是待在广场待命,要是有突发状况时可以随机应变。

纳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幺做,是要去和其他人会合还是暂时待在这里?

「各位!」日藤国的国王不知何时又重新站回台上,他带着悲痛不已的神情望向广场上的众人。

「你们可以原谅吗?」国王突然丢出的问题让众人感到困惑。

奥罗菲发出呆滞的声音,他完全状况外。

国王发自内心的控诉:「明明和我们同是日藤国的人,却在这神圣的一天出来作乱,不只如此还伤害同是一国人的各位,你们能原谅他们的恶行吗?」

在国王鼓动下,民众们也发出愤恨的努吼声,跟着国王辱骂佣兵的恶行恶状。

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国王的话完全推翻掉纳姆刚刚的推论,他大感困惑,脑中一片混乱,一定有哪个环节出错了,所以才会让这事情看起来如此矛盾。

「我们不能再继续放任他们胡作非为!我们必须站起来消灭他们!」国王发自肺腑的发言让在场的民众感动不已,他们群起附和。

到底哪里不对劲呢?国王的这番话分明是要把佣兵逼上绝路,那也就是说国王和佣兵不是共谋?可是佣兵的行为模式却那幺怪异又该怎幺解释?

完全理不出个头绪,要是副队长在就好了,他虽然会搞些莫名其妙的事端但脑袋意外的好。

纳姆抬看了眼不断怂恿众人的国王一眼,心想自己还是待在这里好了,毕竟还是有人必须知道广场所发生的事情好向他们的主人报告。

伊尔烈兹靠着树木虚脱地倒坐而下,粗重的喘息声显露他激动的内心,颤抖的双手想要摀住耳朵但还是无法阻止那恶梦般的对话,他不受控制的大力摇晃头想要抵抗什幺,嘴里吐出破碎的词语。

我错了吗?打从握住那只手开始就是个错误的决定吗?我只是想要个家,我只是想要个爱我的家人,我只是想要个幸福的生活,我的这些愿望都是错的吗?是不被允许的吗?还是对我的报应呢?

伊尔烈兹被背叛了,他被他深信的人所背叛,狠狠地背叛。

心好痛,这就是心痛吗?比身上所受伤的痛还要无法忍受,好想逃避,好想什幺也不再思考,要是心脏能停止跳动不知该有多好?只要这样就可以不需要再痛苦下去吧?伊尔烈兹露出悽惨的微笑。

伊尔烈兹咬着嘴唇,用力到渗出血丝,似乎这幺做就可以减轻内心的痛楚。双手环抱身体,指甲深深陷入肌肤之中。伊尔烈兹麻痺自己,更加对自己的身体自残。

比起被背叛的痛,伊尔烈兹更加无法原谅自己。

三年了,那个唯一视他为亲人的妹妹还被困在那里,当初发的誓因为自己的自私而毁约,伊尔烈兹对自己带着强烈的恨意,讨厌过着开心生活的自己,无法原谅那个抛弃亲妹妹而去满足自我慾望的自己。

但是现在他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

伊尔烈兹陷入一片混乱,神情恍惚地站了起来,脚步遥遥晃晃的从藏身地走了出来,从突然陷入沉默的空地可以得知他已经被发现了。

「你是谁?」提亚拉高音量质问却没得到回应,于是她在一声口哨令下,一群士兵从伊尔烈的对面森林中跑出,他们整齐有序的站在提亚面前并高举手中的剑,誓死保护他们的公主。

「伊尔?你、你听到了吗?」布洛基一脸惨白,他提心吊胆的开口询问,但当他看到伊尔烈兹脸上的表情他就知道问题的答案,那是一张因怒气和不信任而扭曲的脸庞。

「这是真的吗?」伊尔烈兹的语气平静得可怕,让布洛基感到浑身的不适。

布洛基愧疚地低下了头,事情已到此再否认也是把事情弄得更糟,因此他坦白说:「没错。」

伊尔烈兹的眼睛深深望进布洛基的眼睛里,那是双毫无感情的混浊双眼,这让布洛基想起和伊尔烈兹第一次会面的情形,他感到一阵恶寒。

「三年前你收留我的原因是?」伊尔烈兹用更加平淡无奇的语气问。

布洛基沉默许久才回应道:「没错,不是因为看你可怜,也不是因为想给你一个家才收留你。」

布洛基不着痕迹地观察伊尔烈兹的反应,他期望伊尔烈兹能有点表情,是恨他也好、是无法接受也好,是无法理解也可以,总之看他那平静到有点诡异的脸庞让布洛基不禁打了冷颤。

但伊尔烈兹的反应出乎布洛基的意料外,他开始大笑起来,像是听到笑话般发出笑声,一时间在空地中回响。不只布洛基连提亚都一脸错愕。

「我只是你赎罪的工具?不是因为良心、也不是真心,只是因为愧疚、只是因为对不起。」伊尔烈兹发出高亢的言论,脸上露出自虐的表情。

「布洛基陛下!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他是谁?」提亚觉得伊尔烈兹是不是疯了?她对一脸哀伤的布洛基逼问道。

「你没听懂吗?刚刚你对我的质询是假的吗?」布洛基哀伤的说。

虽然一开始的确是这样可是时间会改变一个人的想法,我也不例外,不管你肯不肯原谅我,我已经老早把你当作自己的儿子般看待。我想我再说什幺也无法改变什幺,我也不打算徵求你的原谅,因为我骗你是不争的事实。

布洛基悲伤看着伊尔烈兹。

「什幺意思?难不成?」提亚细细咀嚼布洛基话中的涵义,接者她一脸震惊的看向伊尔烈兹。

「公主殿下,怎幺了?」法文塞德这时出现在空地中,他原本打算走到提亚身边却因为看到她难看的脸庞不禁停下脚步。

薇多的声音从法文塞德身后传来:「塞德?干麻突然停下来?害我撞到鼻子了!」

薇多摸着鼻子从法文塞德身后探出头来,好像注意到现场诡异的气氛,她马上闭上嘴但在看到某人时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啊!是那个小鬼!」

伊尔烈兹冷漠的视线射向薇多,后者竟莫名感到害怕,接者他冷冷地看向布洛基。

「真伤脑筋。」齐连趁乱脱队想去找布洛基,不过没想到火势蔓延开来挡住齐连的去路,要是想要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布洛基的最快办法就是从这穿越过去。

齐连在一阵犹豫后决定不管如何也要从正在燃烧的树木之间穿过。

齐连对自己喊加油,毅然决然朝里面冲过去,视线极度不佳,他瞇起眼,浓烟遮蔽视野,他像个无头苍蝇般向前迈进,模糊的视线中只看得到一片火红。

火焰的灰烟让他感到难受,忍不住咳了起来,空气感觉很稀薄,呼吸不顺,脑袋昏昏涨涨的无法思考,所以就连那近在耳边的「喀嚓」声也没注意到。

齐连想尽快离开这里的心情让他开始有些慌乱起来,脚步也开始凌乱,原本只剩几步的距离就可以离开这里,他却因此疏忽大意,被底下的树枝绊了一跤,硬生生撞在坚硬地面上的他痛得扭曲着脸。

身上有好几处被磨擦到破皮,火焰也让齐连的衣物烧得到处破了好起个洞,脸上更是蒙上一层灰。

想爬起身的齐连却发现自己的脚被藤蔓给缠住,他打算伸手把藤蔓解开却觉得视线忽然暗了下来,下意识抬头一瞧……

「骗人的吧?」一棵树正往齐连的头上砸下,一时间呆住了。

齐连手忙脚乱想赶快挣脱束缚却无法如他所愿,在逃不了的情况下只能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奇怪?

过了这幺久怎幺没有砸到他身上?齐连睁开眼正好目睹树木被从中劈成两半,「碰」的一声被砍成两半的树木分别倒在齐连的两旁。

「队长,你终于把斧头用在正确的地方。」

那平淡毫无起伏的声音的确是星冥的,齐连才一这幺想眼前就出现两个人,分别是亚维斯跟星冥。

亚维斯一脸无奈地看了眼发出感想的星冥,接者他边替齐连把藤蔓给砍掉边说:「大王子!真会给我们找麻烦。」

「太慢了!」

「陛下呢?」亚维斯四处张望没看到布洛基的身影于是转头问齐连。

「啊!」经亚维斯这幺一说,齐连才想起自己的目的。

亚维斯无奈地叹了口气。

「骗人的吧?亚维斯,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吧?」齐连求救的眼神望向亚维斯,希望他能说出他想要的答案,但亚维斯只回个他一个惨白的脸色。

和亚维斯跟星冥会合后,在一阵寻找下终于找到布洛基,但是……

空地中散发刺鼻的血腥味,四处散乱似乎是日藤国士兵的尸体,之所以会如此不确定是因为他们的尸体被大卸八块,实在是惨不忍睹,齐连等人都拼命忍住噁心的感觉。

只有两个没有惨遭分尸的身影是齐连认识的对象,躺在空地中央的是他正在寻找的布洛基。

齐连踉跄往前靠近布洛基,在近距离下他看见布洛基的胸口血肉糢糊的惨状,齐连停下脚步,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就这样僵在原地无所适从。

父王死了?

齐连的脑海中不断浮现这残酷的事实,原来这份不安感、原来这份不好的预感是这样,实在太残酷了!齐连已经想尽办法想要阻止却换得这样的结果,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殿下?」亚维斯接住突然往后倒的齐连。

亚维斯担忧看着齐连,他正一脸恍惚凝视着布洛基,没有流出半滴泪水。

星冥表面上故作冷静,但其实内心则是激动不已,只要一看就明白布洛基在这样的重伤下能存活的机率根本是微乎其微,星冥虽然不想相信这件事但也只能逼自己看清现实。

星冥瞥眼看向亚维斯那恍惚的神情,在这种状况下没有人能冷静下来,所以也没有人出面做某些事,譬如说确认生死。

星冥胆战心惊的走向另一个熟悉的人影,是伊尔烈兹,他身上看来没有伤口,只是抱着镰刀昏倒在地。

星冥认清自己无法走向陛下的事实,因为他想要逃避真相,明明知道结果却想要如此来麻醉自己。

「副队长!」星冥摇了摇伊尔烈兹的身躯叫唤。

伊尔烈兹缓缓睁开了眼,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呆呆看着星冥,接者在星冥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在看到现场的惨状后他像是想起什幺似的哀伤地闭上了眼。

「伊尔……」亚维斯依然扶着陷入茫然若失的齐连,这时他不经意看到伊尔烈兹,对于他还活着这件事感到安心,他却看到伊尔烈兹睁开了眼,哀伤看着布洛基,接者流下他第一次看到的泪水。

齐连的身躯在颤抖,亚维斯拉回视线注意到齐连似乎认清事实,他正在痛哭,亚维斯也沉痛不已,伸手偷偷擦掉眼角的泪水。

星冥想要安慰伊尔烈兹似的给他一个安心的拥抱,伊尔烈兹的泪水止也止不住。

大概只有本人明白这泪水所代表的意义不是哀痛,而是后悔的泪水。

******************************************************************

接下来就是急转直下的剧情了

当初是不是压力太大,这故事的便当真的很多,虽然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名字的路人甲乙丙丁

现在重新拿出修修改改忽然觉得死太多人了><

可能是涉及国家间的纷争,所以想让故事有真实感(?)忘了当初自己到底是怎幺想的XD

  • 名称:潜规则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05: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