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叶一枝花全文阅读

「接下来呢?」在解决完诺吉亚后雨露询问道。

「啊?什幺接下来?」结果换来少年的反问。

雨露意有所指道:「果然如此。」看来早就猜到会得到这种回答。

「什幺果然如此?怎幺一副我是不经大脑行事的笨蛋?」

雨露耸耸肩,一脸无辜说:「我什幺也没说,那是陛下自己误解。」

少年露出怀疑的神色但其实也没多放在心上,只是发出敷衍般的抗议声。

雨露接过少年递过来的巨大槌子重新替它包裏起来背在身上,接者开始思考是否等陛下做出接下来的行动还是由自己主动提议,想当然她是比较倾向回家这个选项!虽说陛下应该不会赞同,除非他已经玩够了。

雨露还没做出任何决定的时候,规律的脚步声朝这里走来,雨露警戒心大起,她严正以待边不时分心朝少年望去,果然如她所料,少年迫不及待的样子看在雨露眼里顿时觉得紧张感全没了。

不过待在陛下身边要祈求紧张感似乎是自己太过强求。

在雨露胡思乱想的时后,脚步声的主人现身了,对方是名和陛下同年纪的黑髮少年,对方望向被他们打倒在地的佣兵后就视线就转向她和陛下,看着陛下的时间相较于她长许多,彷彿刚刚的决斗从头到尾这黑髮少年都在场,知道解决佣兵的并不是雨露而是陛下。

黑髮少年普遍可见的打扮雨露是不会如此大胆的猜测,不过看到他手中那寻常人不会使用的镰刀,雨露就更加确信自己论点了。

「跟布洛基有相同的味道,是同类吗?」黑髮少年也就是伊尔列兹突然指着少年问。

雨露下意识问出口:「狗?还是敌人?」

少年禁不住噗哧一声大笑道:「哈哈!雨露你怎幺可以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这种话?」

「雨露无法说谎。」雨露的话再度让少年开怀大笑。

「不过话说回来,你说的布洛基是醉星国的国王吗?」少年止住笑意问道。

伊尔烈兹露出迟疑的神情,看在雨露眼里他似乎是不好说出口,正打算要陛下别逼问,但在下一刻伊尔列兹竟回答:「应该是吧?」感觉在像是在反问他们一样。

少年傻眼道:「我怎幺知道?话说是我在问你!」

伊尔烈兹「喔」了一声,顿了顿后说:「那就是了。」

雨露无奈地垂下肩膀,这家伙根本无法沟通!

「你好有趣!」少年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后再度开口问:「你来这里做什幺?」

「找布洛基。」对伊尔烈兹的回答两人同时有种回到原点的感觉。

伊尔烈兹歪头交互看了眼忽然陷入沉默的少年跟雨露补充道:「还有大丸子。」

接者两人同时露出「大丸子又是谁」的古怪表情。

少年伤脑筋的叹了口气,也意外发觉到竟有人让他有这种感叹,无视他人狂妄至极的少年竟会被跟他同年纪的人搞得百般无奈,这时候是该要称讚他还是要反击回去?少年无法决定。

对方说自己和布洛基有相同的气味,想想自己的身分是辉叶国的国王,再想想有谁是国王又叫布洛基的,答案马上呼之欲出了,可是大丸子是谁?

虽然感觉有点蠢,但少年还是开口问:「大丸子是谁?」

伊尔烈兹看似有些抱怨的说:「怎幺每个人都问我一样的问题?大丸子就是大丸子,还会有谁呢?」

少年实在欲哭无泪,有问跟没问一样,而且他干麻这幺想知道答案?少年有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因此又再度无奈的叹了口气。

应该是因为对方的个性太奇怪了!少年自顾自的认定。

伊尔烈兹见少年陷入思考中,一副不明了大丸子是谁的样子,他受不了的开口:「齐连。」

齐连?那不就是醉星国的大王子,那我一开始不就猜对了?少年浑身上下感到无法言欲的疲累感,不用说是那个黑髮少年害的。

而且应该是「大王子」不是「大丸子」吧?

少年欲开口再问些什幺但还是算了,这只让自己更累,指了指后头的森林说:「你要找的人在森林里,不过确切位置我不知道。」

伊尔烈兹点点头,忽然抬头望向正在冒烟的森林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少年顺着伊尔烈兹的视线望去说:「你相信吗?这一切都是诡计,都是计画好的。」

「我知道,因为看到跟布洛基的同类露出邪恶的笑容。」

没有预期看到对方吃惊的神情,反而得到不知所以然的答案,少年有点后悔他问了这个问题。

见少年不再开口,伊尔烈兹连声感谢或再见的话都没说反而冒出一句:「你看起来有种微妙的疲累感,最好回家休息。」接者就走进森林,不见蹤影。

谁害的?算了,走了也好。少年喃喃说。

「陛下,那接下来要做什幺呢?」雨露问道。

回家!」少年随即回答。

雨露挑了挑眉,有点感谢半路杀出来的黑髮少年,终于可以回家了!雨露尽量不表现出开心的神情,假装困惑的问道:「咦?陛下你不想搞破坏了?」

「兴致全没了!」少年不悦的回道,他死都不承认是因为某人害的!

陛下就是这种人,根本就是凭心情来决定是否参与其中。

「对了!回去想想有什幺办法赌赢那臭老头!我才不想当什幺国王,简直绊手绊脚,麻烦死了。」

「陛下想做什幺就做什幺,反正雨露想反对您也听不进去。」

「那是当然!」

法文塞德听着从广场传来的混乱声、看着冒出浓烟的森林上空,内心有种无法诉说的苦楚。

要不是因为任务所需现在说不定还是一名将军,法文塞德现在也说不定还在为这个国家付出极大的心血。

也可能是因为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也可能是因为他替这国家赢过无数次的战争,所以才会如此热爱日藤国,也以身为它的国民为荣。

所以当法文塞德看到日藤国的建国庆被破坏、佣兵胡作非为以及人民惨遭杀害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而不能阻止,他就感到深深愧疚感,更何况主导这一切的还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

要是事后没有完善处理好会对日藤国产生莫大的伤害!

「不过现在想想倒是没发觉公主为什幺要我辞退将军一职到醉星国呢?」法文塞德不是对任何人说话,只是纯粹在自言自语。

身为公主的部下,法文塞德在接受命令后想也不想就接受,从来就没有想过其中的涵义,可能当时想说这幺做是代表对公主的质疑吧?

醉星国并没有参与当时的皇族会议更没有参与百年战争,始终保持中立的态度,照道理来说他们是完全不知道天空遗民的存在,也因此在寻找兵器的过程中把醉星国放在最后一个,那为什幺公主在当初开始寻找兵器时就命令他在醉星国待命呢?

法文塞德直到现在才察觉到事情有异,他还以为只有和他们暂且同盟的柳月国有阴谋,但没想到公主也有秘密瞒他们?

「站住!」

法文塞顺着声音来源望去,是曾经和他打过的皇家骑士队,是亚维斯和星冥。

法文塞德能再看到他们固然开心,想起之前的战斗,实力不错再加上各个手持怪异的武器,是群一点也不像骑士的皇家骑士队,虽然很渴望再跟他们拼得你死我活,但现在日藤国正陷入灾难中,法文塞德怎能容许自己放任慾望而行?

「原来你们也来啦?」

「这句话我才想问你!你为什幺会在这里?」亚维斯一脸防备的问。

法文塞德露出「你这什幺蠢问题」的表情说:「我为什幺不能在这?这里可是我的母国。」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幺不去解决那些佣兵?你不是将军吗?」亚维斯咄咄逼人的问,似乎想藉此得到什幺情报。

法文塞德的眼中在一瞬间闪过一丝的苦闷,他刻意装模作样道:「耶?那是为什幺呢?」

「你!」对于法文塞德挑衅的言语,亚维斯差点要动起手来,要不是因为星冥上前阻止恐怕免不了一场恶斗。

星冥察觉到什幺似的一时分心看向他处,过没多久他又移回视线对亚维斯说他刚刚发现的事情:「队长,广场那头似乎安静下来。」

亚维斯发出「真的」的声音也跟着转向广场的方向,而法文塞德则微微瞇起了眼。

「时间到了。」法文塞德平静的表示后就受到亚维斯和星冥困惑的注视。

「时间?」

「没错,我该走了。」法文塞德说完作势就要离开此地却遭受亚维斯的阻止。

「别跑!」

法文塞德瞄了眼亚维斯,嘴角微微扬起说:「劝你现在该担心你们的陛下而不是在这和我兜旋。」

「什幺?」趁亚维斯一时分了神,法文塞德钻进森林里不见蹤影。

「呿!被他逃了。」

「他刚刚那话是什幺意思?」星冥询问道。

亚维思稍作思考后,脸色有些苍白的说:「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不是意外。」

「计画好的?」

「依刚刚法文塞德的态度来看可能是这样。」亚维斯大胆猜测。

「会是什幺计画?」

「除了兵器以外还会有什幺?」亚维斯看起来无法冷静。

「不合理。」星冥平静的推论。

「随便啦!总之我很担心陛下跟大王子。」亚维斯把视线移向冒出浓烟的森林上空,担忧的说。

「先去确认安全。」星冥简短的说。

亚维斯也十分赞成,跟星冥冲进森林中,内心祈祷大家都没事才好。

布洛基虽远离失火现场但还是强压不下不安的心情,内心的担忧也让他心神不宁,他担心的是因突来的火灾而不得不暂时分开的齐连,他身边都没有自己人在。

布洛基穿梭在森林之间,没有意料到会碰到如此的灾难,这令他感到措手不及,照道理讲他应该不用为这件发生在他国的事端忧心忡忡才对,但在事情未明了下还是小心为上。

毕竟还不清楚佣兵只是纯粹想把建国庆搞砸,还是其实想趁各国统治者都在之下做什幺呢?

「布洛基陛下?布洛基陛下!」原本微弱的叫唤声到后来转变成带着强硬态度的声响。

「什幺事吗?」回过神的布洛基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身处在森林环绕的空地,一旁则是因得不到回应而略带不满的提亚。

「我累了想在这里休息一下。」大小姐般的发言让布洛基发出一阵苦笑。

布洛基环视一下环境,离失火的地方有一段距离,虽说一直待在这里称不上安全,说不定佣兵会再度用火把这里烧毁,但离开这里被敌人发现的机率反而大增,更何况这也可能是敌人的诡计,想让他们觉得这里危险而离开森林,这样就可以一举解决。

这样一想,这座森林如此广大,敌人根本掌握不到他们的位置,所以待在此处也许比较安全,

想到这的布洛基不明究理地皱起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对,有一个地方有绝对性的矛盾存在,但他实在毫无头绪。

布洛基点头答应提亚无力的要求,跟着坐了下来。

「陛下,趁这机会我们来聊聊吧!」

「好的,你想聊什幺?」布洛基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应,并没有注意到提亚扬起得逞的笑容。

「百年战争。」提亚一句一字慢慢吐出。

布洛基皱起眉头,终于把注意力放在提亚身上,为什幺要聊这个话题?这一个疑问充满他的脑中,一讲到百年战争只让他想起兵器的事,也想起现在日藤国和柳月国联手在醉星国找寻兵器的事,为什幺提亚竟如此坦蕩蕩的拿出来讲?

「你可别搞错了,可不是要谈兵器的事喔!」提亚立刻看出布洛基的困惑连忙补充。

「那……到底是?」

提亚露出阴沉的笑容说:「你知道百年战争其实有诸多矛盾吧。」

布洛基眼中闪动动摇的光芒,身子也不自然地一颤,镇定说:「你在说什幺我完全听不懂!」

提亚看出布洛基的动摇,慧黠一笑:「否认也是没有用。」

布洛基恶狠狠地瞪了眼提亚,后者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没错!她正在慢慢把他逼入绝境之中,而布洛基也愚笨的一脚踩进这明显不过的陷阱之中。

提亚和当初见面时那温柔内向又有礼貌的她完全变了个样,她掀开隐藏已久的假面具露出诡计多端的真面目。

提亚阴险的眼神正盯着布洛基,后者不知为何感到心虚而不敢直视她。

「我想我再怎幺逼问你也会否认到底,那我就说出我的猜测好了,要是我猜得没错……你会告诉我吧?」

  • 名称:七叶一枝花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04: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