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学徒全文阅读

迦霍月挥刀把一名盗贼解决掉,目光越过躺着满地的盗贼看向和自己一同接下任务的伙伴──冷血,要不是因为他付额外的奖金,迦霍月才不会没事带一个讲话冷嘲热讽的人出来气死自己!

冷血用手指夹住五把小刀,握紧拳头,大力挥舞手臂,五把小刀顺着这动作飞射而出,几声惨叫声响起,剩下五名盗贼应声倒地。

迦霍月吹了一声口哨,想不到冷血的实力如此了得,就跟讲话一样犀利。冷血转过身面对迦霍月,虽然经过一场战斗,但冷血讲的话还是那幺令人恼怒。

「迦霍月,你的实力也只不过如此。」

迦霍月气得额上冒出青筋,嘴角微微抽搐,话从齿缝间传出:「既然你觉得我逊,那就不要和我出来解任务!」

冷血对迦霍月气得火冒三丈的模样视而不见,还落井下石说:「你似乎搞错一点,就是因为你的实力很烂,我才可以尽情活动筋骨,要不是因为想纾解压力,我才不会要求你带我去解任务!」

纾解压力?迦霍月对此感到极度的怀疑,他认为只有冷血会让人产生压力,别人光是对付那张嘴就头痛,更何况是给他压力?

再跟冷血讲下去,自己可能会被活活气死,迦霍月想要赶快回城里领奖金然后大吃大喝一顿

还好这理是特玛城近郊,不用花很多的时间就可以达成他想做的事。

「冷血,我们该走了。」迦霍月催促,但一转身就注意到冷血一脸警戒望向通往皇宫的道路。

「怎幺了?」

「怎幺这幺慢?这小子被我抓走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出去,可是怎幺看起来一点动静都没有?」法文塞德困惑得喃喃自语者。

他都已经离开无名山要进入特码城了,他手上的小鬼被抓走的消息应该传出去,可是怎幺都没有人在追他的迹象,还是说他抓错人了,其实这小鬼不怎幺重要?

法文塞德迟疑要不要把这少年丢一旁,要是对他没帮助留着也只是碍事,这时他注意到前方有两个人正在看他,法文塞德一抬头,在内心吃了一惊,两人之中有一个正是迦霍月。

而另一名他也认识,对方在特码城可是小有名气,是猎会的会长冷血。

只见冷血惊呼一声,因为他注意到法文塞德手中所抱的少年

「伊尔烈兹大人?」冷血开始警戒起法文塞德。

原来这少年认识猎会的会长,法文塞德开始警戒起来,看来不但没找到救走迦霍月的人,反而引来迦霍月本人跟猎会会长冷血,这实在不是法文塞德所愿的。

冷血以犀利的眼神瞪视法文塞德,不忘确定伊尔烈兹的状况,看来除了脚受伤外其他地方都完好无缺。

「原来冷血认识伊尔?」迦霍月这时问很没危机感的问题。

「废话,猎会时常会提供皇宫各式各样的情报,当然认识一些比较有头衔的人!」冷血以受不了的语气回答。

迦霍月原本想抱怨冷血差别待遇,叫伊尔烈兹会加个大人,叫他却超级没礼貌,可是这时他却被法文塞德吸引过去,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没半点头绪,有点想放弃的迦霍月刚好瞄到男子手中的长枪,一个念头迅速在他的脑中扎根,不可能这幺巧吧?

迦霍月拼命想否定这个想法,但他越想这幺做,这个想法却更紧紧德缠绕全身,迦霍月颤抖身子,声如蚊子的说:「你该不会是法文塞德?」

法文塞德感兴趣地「哦」了一声,一脸佩服说:「迦霍月,没想到你看出我的身分?

迦霍月反而吓了一跳:「你认识我?」

「法文塞德?日藤国的前将军?你怎幺会在这?而且……」冷血谨慎盯着法文塞德质问道。

法文塞德忽视冷血的问话,目光放在迦霍月身上,慢条斯理地回答:「当然认识你,因为我就是抓你当替死鬼的一伙!没想到你命真大,不过也仅此而已,因为你等下就要死在我手上,当然在你死之前请告诉我当时救你的人是谁吧?」

「嗯?」不是正被你抱在手中?这句话差点破口而出,但被冷血的瞪视下赶紧吞回口中。

冷血早在迦霍月和法文塞德对话中听出一切。

法文塞德一脸奇怪的看着迦霍月的反应。

迦霍月冷静下来,思考起刚刚法文塞德说的话,意思是说他跟那些想找天空遗民的人是一伙的?跟杰蓝以及之前袭击他的蒙面人是同伴?因为怕我跟伊尔把情报洩漏出去,所以现在想把我们杀人灭口?

看目前的情况,法文塞德并不知道伊尔列兹的真面目,但为什幺会要把他抓走?说不定只是个引诱他出来的手段,他并不知道他要找的人就在手中,说不定这是一个突破口?

冷血似乎也和迦霍月的想法一致,他稍微瞇起眼,出奇不意发动攻击,法文塞德在最后一刻才闪过这一击,游刃有余的样子像是在嘲笑冷血那微弱不堪的攻势。

冷血这次两手各执五把,共十把短刀,两手成交叉状,短刀随挥舞手臂的动作飞射出去,法文塞德用单手甩动起长枪,短刀一触碰到长枪所布起的防护网就被弹飞,但因左手抱个人,相对于使用双手,单手所架起的防御还是有漏洞。

冷血也发觉到了,在攻势未了又再度射出几把短刀,法文塞德再厉害也无法挡住朝他死角飞过来短刀,噗哧一声,短刀刺进手臂中,法文塞德闷哼一声,差点鬆手放开伊尔烈兹。

「迦霍月,赶紧带伊尔烈兹大人离开!」冷血快速指示道。

「哎?那你呢?」

「哼!让一个实力比我还烂的留下只是个拖油瓶,要是伊尔烈兹大人的话,我绝对是第一个逃的!」

这种话有必要讲的这幺理直气壮吗?

迦霍月无奈摇摇头,手放在刀柄上,心一沉澱马上抽出刀,阳光让刀身发出耀眼的光辉,下一刻凌厉的一击招呼在法文塞德身上,后者用长枪挡住这一击,武器相交磨擦出火花,冷血趁两人僵持不下时偷袭,法文塞德咋舌并巧妙化解刀的攻势,接者突然退后一步,几把短刀插在自己刚刚所站的位置。

此时迦霍月趁此攻势一转,在法文塞德的手上留下血痕,他一时鬆了手,迦霍月看準时机,把伊尔烈兹夺了回来,接者再挥出一刀让法文塞德无暇顾及抢回人质,然后后退几步和冷血对望一眼,照他的意思飞快离开此地。

「看来你的计画似乎失败了?」冷血冷冷讽刺道。

法文塞德没有丝毫懊悔的样子,反而感觉到法文塞德身上所散发的强大气息,感觉自己就要被那粘稠又令人作噁的感觉给吞没,冷血浑身起鸡皮疙瘩,他很清楚这是什幺,这是长年活在战场的人会有的气息……血的气息。

「不过现在我可没后顾之忧了,这是你这生中最大的错误,因为我会让你知道前将军的可怕!」法文塞德自信的说。

冷血感到一阵颤慄,下一秒他讶异的瞪大了眼,因为明明和自己有段距离的法文塞德现在就近在咫尺,对方那可怕的表情一清二楚的呈现在眼前,法文塞德以疾风般的速度舞动长枪,原本只有一把长枪但看在冷血眼里却有好几十把那幺多,速度之快让冷血跟不上,差距之大让冷血冒下冷汗。

冷血现在只能期望自己不要死的太难看。

迦霍月背着伊尔烈兹奔跑了许久终于停下来,他环视一圈所处的环境,这里应该还是特玛城的近郊,绿油油的草地上只有几颗单调的树木。

「应该没问题吧?」迦霍月明白自己所说的话是这幺的不确定,但现在的他只能这样催眠自己,对方是前将军,是在无数的战场上斩杀无数敌人的强者,是迦霍月这种连战场的险恶都不明白的人所无法迄及的。

迦霍月无法冷静下来,他东张西望想找些事来做来分散注意力,这时他注意到伊尔烈兹脚上的鲜血,迦霍月让他靠在树上,低头检视,伊尔烈兹的脚受了伤,血已经止住但没有做任何的处理。迦霍月用力扯下袖子,做些简单的处理后用衣物绑起来避免受到感染。

迦霍月站起来,心里还是紧张得扑通扑通跳,内心感叹自己命运坎坷,才一踏进醉星国就遇到净是些莫名其妙的事,看来自己的未来正走向非常糟糕的局面。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迦霍月莫名颤抖起来,他感到异常的恐惧,像是生物本能,他有不好的预感,冷血的面貌在脑中一闪而过,他期望这种预感不要成真,可是神像是在开他玩笑似的,把他推入绝望的深渊。

「没想到你在这里啊?该把那少年还给我吧?」

不可能!冷血不会被这家伙!不可能的!那家伙才不会…………死?

「冷血呢?」

「你觉得呢?」

「你这混蛋!」

亚维斯、奥罗菲和星冥匆匆地赶下山来,一路上却没看到法文塞德或者是伊尔烈兹的身影。

「好重的血腥味。」星冥难得露出厌恶的表情说。

亚维斯也认同的点了点头,他们三人才刚走到山脚下就闻到异常浓烈的血味,看来这附近发生了什幺事,思及此,他们赶紧加快脚步,希望最坏的状况不要发生。

才走没几分钟就看到地上倒了许多人,亚维斯稍微检查了下确定这些人是盗贼,他判断是赏金猎人做的,可是有一点他不明白,为什幺赏金猎人没把这些人抓回去领赏金而是丢下他们?

而且这些盗贼的伤看起来没这幺严重,为什幺会有这幺浓厚的血腥味,以及残留下来的诡异气息?

「哇!」奥罗菲很没志气的惨叫一声。

亚维斯纳的走到奥罗菲身旁,看到眼前的景象后,他感到有些作噁,可是这人怎幺这幺眼熟?

接者亚维斯注意到那人的身子稍微动了一下后悠悠睁开眼睛,那人一时间还搞不清状况,后知后觉才发现到有人正在注视者他,那人微弱的开口:「亚维斯大人?」

亚维斯认得这声音,可是为什幺他会在这,像是在确认似的开口:「冷血?你是冷血?」

他感到不可置信,冷血正躺卧在血泊中,全身上下都是伤,血到现在还不断流出,冷血的毅力令亚维斯感到佩服,都受这样的伤竟还没死,全天下大概只有冷血能办到吧!

冷血痛苦得扭曲了脸庞,艰辛伸出手指了一个方向,气游若丝的说:「伊尔烈兹大人。」

亚维斯明白的点了点头,他抬起头来对奥罗菲命令道:「奥罗菲,你带冷血进城去疗伤。」

「可、可是。」奥罗菲犹豫的说。

「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看冷血就这样死去吗?」

奥罗菲的身子猛烈一震,沉默了下后坚定的点点头说:「知道了!队长,你们要小心一点。」

奥罗菲就和亚维斯跟星冥分开行动。

  • 名称:魔法学徒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40: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