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色全文阅读

围观的人意识到接下来无可避免的争端后,大都识相地躲得老远,一时间亚维斯和楚约堤四周都没有半个人影,甚至连那名少女都落荒而逃,只剩下眼前这名男子。

亚维斯的视线无意识追着逃跑的少女,但下一秒楚约堤生气的脸庞占据整个视野,楚约堤挑了挑眉像是在告诫他看清现在的时机,不是可惜讚美他的人逃走的时候。

亚维斯讪讪然,无声笑了一笑,重新面对敌人。

和两人对峙的男子就是法文塞德,他此刻正在判断跳出来解围的两人是否就是他想找的目标,还是只是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义士呢?

只要试试看身手就知道,在法文塞德的想法中,既然属于飞扬宫的人又能单枪匹马救出迦霍月,实力应该不会太差,现在他就要试试这两个人的身手。

法文赛德首先发动攻势,他踏出半步轻舞手中的长枪,在亚维斯还没反应过来前一个突刺直往他的心脏刺去,楚约堤反应极快的上前抽出菜刀并用刀面挡住这一击,但这一击力量之大让楚约堤抵挡不住往后退,和亚维斯撞成一团。

法文塞德收回长枪,富饶兴趣地观察起楚约堤的菜刀,嘲笑道:「好特别的武器!」

他这幺说其实是想起那人所使用的怪异武器,他微微瞇起双眼,说不定他今天的运气不错竟给他碰上那人的同伙。

两人还未重整事态,法文塞德一连串的突刺让他们乱了手脚,两人狼狈闪避对方的攻击。

法文塞德在几招内大概掌握住两人的实力,差不多在中上程度却还不到家,感觉上没那人厉害,难道是他搞错了?

不管是真的找到还是真不是他要找的对象,总之把两人解决掉好了,要是他们真是法文塞德要找的目标,杀了他们可以藉此警惕那人,进而迫使对方出面。

于是法文塞德开始更加迅速地舞动手中的长枪,使之看起来像好十几把枪一样,看得亚维斯和楚约堤眼睛都花了。

楚约堤暗自喊了声不妙,自己和队长的武器是适合近距离的战斗,可要是随意接近的话一定会被戳成蜂窝!只是这一秒的分心,对方眼花撩乱的攻击已经进在眼前。

「楚约堤,让开!」亚维斯大吼一声,顺手抽出腰间的斧头,用着异想不到的力道把斧头直直丢了出去,直逼法文塞德展开的攻势,对方在考虑到亚维斯的力道足以把自己的招式破解后,马上停下挥舞往上一跃闪开这一击。

「碰」的声音响起,斧头硬生生砍进法文塞德身后的墙上,伴随冲击而扬起的屑碎一时间遮蔽视野,可以想见这一击力量之大,令人畏惧。

法文塞德在落地时马上感觉到从旁边传来的杀气,经由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反射性往下一闪,从头上招呼过来的菜刀仅削断几根髮丝。

法文塞德运用自己武器的优势在楚约堤来不及防御而回以一击,但没有如预期般刺进对方的身体里反而是响起金属撞在一起的清脆声响,是取回武器的亚维斯挡住了这一击。

法文塞德砸舌后往后拉开双方的距离。

「合作无肩!还不赖。」

有点低估两人的实力,没想到他们能合作到这种地步,法文塞德对他们两人改观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是谁告知了骑士队,只见许多训练有素的骑士正朝这里前进,法文塞德咬了咬牙,他很想继续留下来看看那两人是不是他要寻找的目标,而且他有自信对付那些骑士。

可是这幺做可能会让公主感到困扰,要是干扰到公主的计画,法文塞德会感到过意不去。

虽然惋惜但他还是决定撤退。

「这场胜负只好留到下次了。」在说了这句话后,法文塞德冲出酒吧,轻巧跳上屋顶,轻鬆穿梭在屋顶间,没一会儿就消失无蹤。

「要追吗?」

亚维斯摇头后收起武器,苦笑道:「难道你想去送死?光我们两人联手才勉强能牵制他。」

「我还以为你为了讚美连性命都不要了。」楚约堤讽刺道。

「讲这话还真没礼貌!我怎幺可能是这种人?」亚维斯大声反驳。

楚约堤心想也是的时候听到亚维斯这幺说:「要是不顾好自己的性命就没福享受讚美了!」

「……」这家伙没救了!

「话说回来,你不觉得刚刚那人挺眼熟?好像在哪看过。」亚维斯歪头苦思,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看过这个人。

「是不是你记错了?」楚约堤没怎幺放在心上。

「算了,等回去的时候问问公主殿下好了。」

「接下来要做什幺?回飞扬宫?」楚约堤随意一问。

「怎幺可能!我都还没找到可以讚美我的人怎幺可以就这样回去?」

楚约堤面无表情说:「我要回去了,说不定现在大王子已经气消了。」

「耶?干嘛生气?别走啊!等我一下!」

「看来有人替我们解决了。」

伊尔烈兹一行人依照冷血给的情报,千辛万苦终于到达盗贼肆虐的武夷山上后,竟发现他们欲除掉的盗贼团正跟某人打斗,地上已经躺了几名被解决的盗贼。纳姆看起来有些气馁,好像是因为白走了一趟而心情不好的样子。

迦霍月一时间不知该是在旁边等那人打完还是上前助那人一臂之力。

仔细一看,和盗贼对打的只是一名看起来颇为年轻的女子,虽然被一群盗贼包围,她却没有示弱,反而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甚至明明敌我人数悬殊,女子却一点伤口都没有。足见这名女子的实力不凡。

伊尔烈兹忽然觉得那名女子好像在哪里看过,观察一阵子后向卡莉雅和纳姆说:「是之前和杰蓝约在酒吧的那个人。」

「就是她?」卡莉雅也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号人物,要不是因为上次问伊尔烈兹,他说忘了对方的长相,要不然卡莉雅早就查出女子的身分了。

「她和杰蓝是一伙的?感觉很厉害。」

卡莉雅也在心里认同纳姆的话,并决定回去后一定要查出对方的身分。

另一边,薇多在一个迴旋顺手砍杀一名盗贼,这才发现伊尔烈兹他们的存在,在看到伊尔烈兹的时后微微讶异了一下,但在看到迦霍月的时候的讶异程度更大。

迦霍月?怎幺在这里?而且还有那男孩,该不会是一伙的?难不成──?

薇多马上否定这荒唐的想法,因为她注意到伊尔烈兹身上并没有带任何武器。

思考间薇多又解决几名盗贼,薇多不擅于思考,她只会付诸行动,她马上和伊尔烈兹搭话:「又见面了!怎幺跑到这里来?该不会你是赏金猎人?」

伊尔烈兹摇头说不是,然后指向迦霍月说:「我是他想要独占奖金的牺牲品。」

这话惹来迦霍月的瞪视。

伊尔烈兹转头看向迦霍月:「我说错了吗?」

迦霍月一阵尴尬,说是的话就正中伊尔烈兹的下怀,真的要把奖金分给他们,可是说不是的话也就真的变成伊尔烈兹所说的人。

薇多轻笑说:「你还是一样有趣,两位大哥看到美女有难怎幺不来个英雄救美呢?」她指的是迦霍月跟纳姆。

迦霍月回过神,立即提刀去帮薇多解决盗贼,这本来就是他的工作。

纳姆犹豫看向伊尔烈兹,后者点点头然后小声交代:「不要被发现是皇家骑士。」

纳姆回了一声「明白」后拿出弓箭开始远距离攻击。

「伊尔哥哥怎幺不上前帮忙呢?」卡莉雅注意到伊尔烈兹不打算上前帮忙,而只是站在一旁不禁问。

「他们都在找我,不可以被发现,而且我没带武器。」

「我怎幺觉得真正的原因是后面那个,不过那女子似乎在哪看过,回去可要好好收集一下情报。」卡莉雅看向薇多斩杀敌人的背影,拼命想到底是在哪里看过她。

薇多的武器是短刀,她像舞动彩带般不断挥动,唯一不同是那彩带具有高度的危险性,拥有夺取性命的可怕能力。

另一方面,纳姆迅速拿箭、搭弓、瞄準、射出,这一连串动作在短时间内重複了十几次,而且每一箭都準确无误的射中盗贼。

迦霍月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握着弯刀速度敏捷俐落地解决盗贼,完全不输薇多和纳姆。

经由三人的合作,盗贼团在短时间内被迅速消灭。

薇多收起武器,不动声色往树丛旁一瞄,正好看见一道人影穿越其中,瞬间消失不见。

薇多转身正好跟伊尔烈兹四目相对,伊尔烈兹似乎刚刚有往薇多看去的方向看,她低笑一声,开心说:「还真是有缘!难不成这是我对你有兴趣的原因?」

伊尔烈兹没有回话,在他无言的阻止下,薇多没有被任何人阻止安然离开此的。

这时,卡莉雅像是想到什幺似的突然大喊一声:「啊!」

「怎幺了?小姐?」纳姆困惑问。

「我想起来她是谁了。」

亚维斯和楚约堤一回到飞扬宫,首先看到的是比平常狼狈好几倍的奥罗菲,见他一脸沮丧躲在角落划圈圈的样子,两人不知道为什幺都了然于心。

这时,亚维斯和楚约堤遇到经过的星冥,亚维斯拦住星冥问:「星冥,你知道公主殿下在哪吗?」

「和副队长跟纳姆出去了。」

亚维斯喃喃念着「奇怪的组合」,楚约堤凑过来问:「那你知道奥罗菲发生什幺事吗?」

星冥依然简单扼要的回答:「我陷害他。」

亚维斯和楚约堤露出无奈的表情,楚约堤向星冥询问:「那殿下心情好一点了吗?」

星冥遥望远方,幽幽说:「更生气了。」

亚维斯和楚约堤沉默许久,两人默契极佳的想着等下要躲起来才行。

「队长!」

这时,伊尔烈兹、纳姆和卡莉雅也回来了,他们在解决盗贼团后没有吃甜点就回飞扬宫,因为卡莉雅说有一件要紧的事要向国王报告,所以他们就匆匆和迦霍月道别后回到宫殿。

他们一回来也是先发现奥罗菲散发怨气的背影,亚维斯这时拉回他们的注意,他向卡莉雅说:「殿下,这时候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怎幺了?」

亚维斯大致说明他和楚约堤刚刚在特码城遇到的事,详细描述和他们对打男子的长相。

亚维斯说完就见卡莉雅神色难看的样子,他不禁一问:「怎幺了?殿下。」

「他就是法文塞德,日藤国的前将军,在三年前引退后就来到醉星国,似乎是因为想要远离战争而来到这个中立国,之前我一直是这幺认为的,但现在似乎有隐情。」

卡莉雅一说,众人的脸色也严肃起来。

「可是好奇怪,为什幺前将军要做这种类似小混混的举动?」楚约堤十分不解。

卡莉雅也不明白法文塞德这举动的意义所在。

这时伊尔烈兹提出假设:「他或许是想要引出谁吧?」

卡莉雅恍然大悟地点头,亚维斯和楚约堤却还是满头雾水地反问:「引出谁?他会想要引出谁呢?」

伊尔烈兹指了指自己说:「我。」

「副队长?法文塞德要引出副队长要干嘛?」楚约堤还是不明白的连连问道。

伊尔烈兹若无其事地说:「因为我破坏了他们的计画救出迦霍月,所以为了找出我而大费周章的在城里作乱。」

「迦霍月?」亚维斯和楚约堤重複了一次这听起来很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两人偏头苦思,到底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啊!」亚维斯想起来了,那是让大家很懊悔的名字,齐连也为了救不到他而在生闷气,然而伊尔烈兹却说他因为救了这个人而让法文塞德开始大张旗鼓的行动就是为了找出伊尔烈兹。

楚约堤也忆起这人是谁,他讶异说:「副队长,你跑去救迦霍月?」

「恩,布洛基也知道了。」

「父王?这我可没听你说。算了!连父王都没说什幺的话,那我也没有什幺资格说伊尔哥哥。」

亚维斯没有像卡莉雅一样,反而是稍微教训一下鲁莽行事的伊尔烈兹。

伊尔烈兹完全没听进去的样子,他不理会气结的亚维斯,自顾自分析说:「法文塞德会这幺做,应该是已经分析出我可能是飞扬宫的人,才故意在城里作乱藉此引出我们。」

楚约堤认同地点点头,直说:「他还蛮聪明的,也只有队长这只笨鱼会上钩!」

亚维斯不满地瞪了楚约堤一眼。

卡莉雅分开互瞪的两人,说:「现在不只被日藤国的前将军盯上,我们还得知一件不太妙的事实。」

两人听了卡莉雅的话都纷纷停下幼稚的行为。

「现在不只日藤国,我想连柳月国也参一脚了。上次伊尔哥哥遇到的女子叫做薇多,是柳月国的亲卫队队长。」

众人都不免吃了一惊。

「连柳月国也……那辉叶国呢?」亚维斯担忧地问。

在这块大陆上最有实力的四大国家分别是醉星国、日藤国、柳月国以及辉叶国,要是连辉叶国也是同谋,那可是不容小觑的威胁!

「不知道,目前还没发现辉叶国的人在行动,但我想我们最好做最坏的打算。」卡莉雅摇头说道。

纳姆忍不住出声抱怨:「感觉事情越来越麻烦了!我可不可以跟法文塞德一样退休啊?」

卡莉雅懒得理纳姆的抱怨,想也知道只要齐连还活着,纳姆就没有退休的可能!想到这里,卡莉雅突然想到一件事,她向在场的各位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向皇兄说?」

想到齐连,他们都想起他还不知道迦霍月其实还活着的消息,他们纷纷把视线放在伊尔烈兹身上,都是因为他不早点说让大家今天都吃足了骨头。不会有人想去当砲灰,所以他们就理所当然的把这件任务交给伊尔烈兹,因为他有责任向他们负责。

伊尔烈兹也没也反驳,点了点头后离开。

薇多和伊尔烈兹分开后没有马上下山,她拨开草丛来到一处十分隐密的地方,她一钻进去马上就看到她一直在等的人。

「翎翎!你迟到了。」薇多没好气地抱怨。

「薇多,别怪她。」

回应薇多的不是被薇多暱称为翎翎的女子而是另有其人,薇多一开始还以为听错了,因为这个人绝不会出现在这里,不过看到那个绝不会出现的人从女子背后走出来时,薇多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问题。

「你怎幺在这里?」薇多看着用斗篷把自己包裏得密不透风的那个人,一脸诡异的问。

「来告诉你们今后的计画。」

「那也没必要你亲自来吧?」薇多认定对方来这里肯定有什幺特别的目的,不然她可就想不到这个大人物会千里迢迢跑来这的理由。

「哼!因为我已经想到该怎幺确认你告诉我那条情报真实性的办法了。」

薇多当然好奇的要命,虽然很困惑为什幺对这条情报相信不疑,不过这不关她的事,陛下要她听命行事,薇多也照做,完全不出任何意见。

那个人怎样也不肯讲,只说要大家会合后自然就知道了。

那个人会来这里的理由也只能等到和法文塞德集合后才能真相大白。

  • 名称:阴色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28: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