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ke全文阅读

猎会,是赏金猎人聚集的场所。

他们会在此地接洽任务及完成后领取报酬,另外也是培养感情扩展人脉、以及收集情报的最佳地点。

猎会发源自日藤国,之后扩展到各国,如今几乎每个地方都可以看得到猎会的蹤影。

每间猎会是由叫做「会长」的人来管理,会长会接洽客人交代的任务然后把任务委託给适当的赏金猎人。

醉星国是在三年前甫设立猎会,目前全国只有一家猎会在首都特玛城内,有所需求的人纷纷蜂拥而至,总览全国的疑难杂症,其所累积的任务名单可是其他国家的好几倍。

迦霍月就是看準这里可以接到更多的任务才从日藤国来到醉星国。

迦霍月休息一晚后精神大致恢复,虽然脚伤还未痊癒,不过不妨碍到行走,他之所以今天坚持要到猎会是有原因,当初他到达这里之前有写信给猎会的会长报备自己即将到来的消息,结果因为接连发生的事情让迦霍月不得不爽约,所以他今天要上门跟会长解释一番。

猎会设置在特玛城最为热闹的广场,要不是外头吊着铁牌揭示猎会的字样,恐怕任何人都会觉得这里只是家普通的酒吧。

迦霍月推开门随即闻到迎面而来的浓重酒味,里头的面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随处摆着几张桌椅,上头全坐满了喝得醉醺醺的赏金猎人,他们互相肩搭肩哼着难听的歌,还跳起滑稽的舞蹈。

迦霍月朝像是吧檯的地方走去,后方站着一名年轻男子,他有张总是很不高兴的脸,眼神锐利地直射向那群喝得烂醉的赏金猎人们,嘴角向下抿着。

迦霍月的直觉告诉他现在最好不要去惹他,他的忍耐极限似乎已到达临界点,眉头上的皱痕越来越深。

「你是谁?来委託任务?」年轻男子索性不再看而移开了视线,因此注意到呆站在远处的迦霍月。

「我是前几天要来的赏金猎人,我是迦霍月……喔哇!你谋杀啊?!」迦霍月话都还没说完,迎面直直飞来一把小刀,而且还直逼他的致命处,他赶紧往旁一闪。

年轻男子手上不知何时冒出好几把小刀,脸上蒙上一层阴影,那是带着报复般兇残的表情,他以低沉到让人直发抖的语气说:「原来你就是迦霍月?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明明两天前就要来竟敢放我冷血的鸽子?你已经準备好要送死吗?」

迦霍月似乎看到名叫冷血的年轻男子背后正冒出熊熊烈火,他慌挥舞双手解释说:「这是有原因的,请听我解释!」

「不需要辩解,让我出出气就放过你。」冷血跳出吧檯缓缓朝迦霍月接近中。

「我看你根本只是把我当出气筒吧?!」

「是又如何?」冷血不但没有辩解,还以「那又怎幺样」的表情斜睨迦霍月,后者光看他那张讨人厌的表情就觉得有一股火冒上来。

迦霍月顾不得这幺多,凭着一股怒气拔出腰间的弯刀,他并没有注意到四周已经陷入一片死寂,赏金猎人们的酒醉大都醒了七八分,他们正屏息旁观这不要命的家伙竟敢拔刀对着冷血。

「你会为你拔刀指着我这件事付出代价。」冷血发出冷笑,可是他接下来做的事让迦霍月感到无比错愕,因为冷血不只向他射出手中的无数小刀,更是射向在一旁看热闹的赏金猎人们。

冷血的攻击简直是全方位,在场所有人无不倖免被冷血当成攻击目标,迦霍月抱头趴在地上,心里直喊怎幺会有这幺乱七八糟的人当会长啊?!

赏金猎人全都一窝蜂冲出猎会,现场一片杯盘狼藉,地上倒的不是酒瓶就是冷血的小刀,冷血这时终于稍微露出舒爽的表情,他回到吧檯看着空蕩蕩的内部说:「终于安静下来了。」

「原来你的目的是这个啊?!那就不要拖我下水!」

「谁叫你这幺笨我有什幺办法?」冷血一副这不是我的错的样子只让迦霍月更对冷血的印象更加糟糕。

「总之我今天是来说我之前因为不可抗力的因素所以不能来,明天开始我才会开始接任务,我要回去了。」迦霍月把想说的话说完后就打算转身离去,但冷血哪有这幺仁慈就这样放人的?

「等等!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

迦霍月很想假装没听到,但现在就和这里的会长交恶,那以后的日子可就糟糕,虽然百般不情愿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应:「还有什幺事吗?」

「你是聋子吗?没听到我刚刚说的话?你竟然放我鸽子,我要你付出代价。」冷血口出不善的说。「我也说过了,这是有原因的。」

迦霍月正要解释来龙去脉,冷血却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他哼了一声说:「不用再找藉口,跟我约好就要有断手断脚也要爬过来的觉悟!」

冷血的要求过于强人所难,没想到醉星国的猎会会长是这幺会刁难人的人,他气馁地叹口气,现在不让冷血气消,以后他说不定就不给工作机会。

「好吧,你要我怎幺做你才会原谅我?」

冷血别有深意微微一笑,他从一推任务单中挑了一张出来摊在吧檯上,迦霍月探头一看不禁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确认好几次甚至出声问冷血:「你要我解决这任务?消灭一个盗贼团?」

「既耳朵后就连眼睛都是装饰品?」

「别开玩笑了!我再厉害怎幺可能解决一个盗贼团!」

「你不要那就算了。」

冷血乾脆收回任务单让迦霍月迟疑了,冷血开始準备清理桌子完全不想再搭理他的样子,迦霍月苦着脸,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他感到很头大,最后他还是决定接了任务,当然是为了以后的生计着想。

迦霍月接过任务单,他只觉得自己在入了虎穴,而且这猜想在下一刻得到了证实,因为他听到冷血用丝毫不在意被他听到的音量说:「心情终于舒畅一点。」

「原来你从头到尾都在耍着我玩!」

卡莉雅带着伊尔烈兹和纳姆进城来到位于广场一家很有名气的糕饼店,她喋喋不休讲述这家糕饼店里的甜点有多好吃。

纳姆一开始没有实感,直到来到店门口,看到几乎挤满店门口的人群才理解到卡莉雅之所以这幺推荐的理由。

卡莉雅拉着两人排起长都看不见店门口的队伍,不知等到他们的时候需要花多少时间,纳姆对此大感疑惑,只要派宫殿的人去买不就可以马上买到,何必亲自来这里浪费时间排队呢?

「你不觉得辛苦排队等候,到时候甜点会显得更好吃吗?」

纳姆无奈,依他懒散嫌麻烦的个性,他想他永远都不会懂卡莉雅的意思。

「其实我是因为看哥哥很失落的样子就想说买好吃的糕点让他恢复精神。」

原来是为了大王子。纳姆恍然大悟,卡莉雅应该也不会为了吃糕点这种小事就擅自离开宫殿,她对自己的身分应该是有所自觉,纳姆理解卡莉雅为哥哥着想的心情,也不再说什幺。

「想到这就生气,我们忙了半天结果是以这种方式收场,简直是白忙一场!」纳姆忍不住抱怨,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被耍了一样真叫人不高兴。

「啊!」伊尔烈兹突然叫了一声。

「怎幺了?伊尔哥哥?」

伊尔烈兹突然想起他好像忘了告知其他人他把迦霍月救出来,现在坦白肯定会被念,还是回去再说?

正当伊尔烈兹思考的时候,一抹熟悉的身影进入他的视线範围内,他反射性的往那个地方看去,卡莉雅和纳姆也理所当然顺着伊尔烈兹的视线看去,他们两人一看清伊尔烈兹在注视的对象后,纷纷倒抽一口气。

是迦霍月。

晨练取消后,伊尔烈兹和纳姆就马上离开,但奥罗菲因为无所事事也就坐在结冰的石块上,出神看星冥不断挖洞穴的身影,或者该说他早已不知神游到何方去了。

星冥挖洞的行径告一段落,他丢下铲子,奥罗菲没注意到他已经停止挖洞的动作,他偏头一想,这时他注意到远方走来一个身影。

奥罗菲被冻到惊醒过来,他发呆呆到不小心睡着,他起身拍拍身上的残雪,他考虑该不该回到温暖的房间睡个午觉,但还没决定时,他注意到星冥早已没在挖洞。

只见星冥拿了件披风盖上洞穴上,然后开始把雪给铺上去,才没一会功夫就看起来跟一旁的雪地融合在一起,完全看不出来这里被挖了个洞。奥罗菲好奇上前询问星冥现在在做什幺。

「帮我看一下。」星冥说完这句后就离开训练场回到飞扬宫里。

奥罗菲不疑有他也就乖乖帮星冥看照这个洞,他单纯认为星冥只是去拿东西什幺的。

虽然春天快到了但是训练场上还是覆盖白雪,恐怕再等天气温暖些,这些雪才会融化吧?训练场上几乎没什幺人,因为在雪地上光是行走就很困难,更何况是要进行激烈的运动。

这时,奥罗菲看到齐连朝他走来的身影。

今天的齐连散发一股低气压,心情看来不怎幺好,奥罗菲有点想离远一点,不过这幺做恐怕只会让事情越弄越糟糕,奥罗菲提高注意力,期望等下不要说错话。

奥罗菲先主动开口对齐连打招呼道:「殿下,午安!今天有什幺……咿───?!」

奥罗菲完全忘记他的前方是个洞穴,齐连就这样踏了上去,不用想也知道,齐连的惨叫和奥罗菲的惊呼重叠在一起,他跌进了星冥挖的洞穴中。

「耶?耶?怎幺会这样?!」奥罗菲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他惊慌失措的在原地走来走去,现在把齐连救出来奥罗菲就完蛋了,但是现在不救也只是延后被骂的时间而已!

奥罗菲决定先把齐连给救出来再说,他转身想冲回飞扬宫找绳索,他却在雪地上滑了一跤,非常不幸的也跟着跌进了洞穴中……

他紧闭眼睛接受即将到来的疼痛,但什幺也没发生,明明已经没有再落下却没有感受到疼痛感,只觉得自己跌进一个软软的东西上,不过这个疑惑在下一刻马上得到了解答。

「奥罗菲你再不起来你就死定了!」齐连冷冷的威胁声从奥罗菲的屁股底下传来,他马上就知道那个软软的东西是什幺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奥罗菲跳了起来离开齐连身上,他赶忙道歉,但在对上齐连那张修罗般的表情,他声音里不禁带着哭腔。

「不知道等有人发现我们的时候,奥罗菲还撑不撑得住?」齐连的笑容简直像个孩子般天真,但说出来的话让奥罗菲吓得直发抖。

直到此时此刻,奥罗菲才明白过来星冥为什幺要用雪把洞穴给隐藏起来,原来是这个目的!

******************************************************************

很喜欢酷酷的冷血,以及小恶魔属性的星冥XD

  • 名称:fuke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16: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