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议全文阅读

伊尔烈兹趁夜再度来到法文塞德的住家,僕人尽力整理的花圃围绕这栋极尽奢华于一身的别墅,耸立在荒凉偏僻的地方再加上远方森林中传来狼嚎声显得毛骨悚然,更何况现在是就寝时间,整栋别墅静悄悄的,甚至没有一丝光线透出,会令人误以为这是栋废弃的房屋。

伊尔烈兹隐藏住自己的气息躲在栅栏外面,他理所当然的早就发觉隐藏在暗处的守卫,守备极为森严,一不小心他的行蹤很可能就会被发现,但昨天他和齐连他们偷偷潜进去时并没有守卫看守,甚至守备极为鬆懈到从大门大摇大摆进去也不会被发现的程度。

伊尔烈兹判断应该是那名被陷害的少年是在他们揍完杰蓝大臣后才被抓回来,把他关在这里并布署守卫以免他逃跑,或者是说这别墅的真正主人已经回来了。不论答案是如何,伊尔烈兹已经决定要潜进去。

伊尔烈兹躲了好一会后,他看穿守卫巡逻的规律路线,找出他们同时未巡逻到的死角,俐落爬过栅栏进到里面。

昨天卡莉雅在摊开这别墅的平面图时,伊尔烈兹就发觉到这别墅的异样,不只房间设的位置很奇怪外,就是这里有秘密通道,而那秘密通道通往的地方是个地牢,伊尔烈兹坚信那少年一定被囚禁在那里。当时之所以没有提出这疑点,只是觉得这跟他们去扁人的目的似乎没有关连,他考虑再三决定不说。

伊尔烈兹无声地移动步伐,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有人闯入,他轻而易举来到隐藏那秘密通道的草丛。草丛附近布署异常多的守卫,这更让他确信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只不过他无法如法炮製潜进去。

只能正面突破吗。

伊尔烈兹的手放在自己的武器上思考,不过不能在这里引发混乱,这样会让他们认定他是来救人的,最好是远离点,让他们误以为只是小偷跑进来偷东西。

伊尔烈兹下好决定后,暂时离开。

迦霍月朝天花板不知叹了第几次的气。

这里是地下监牢,他可没那种闲情逸致去想为什幺这种地方会有监牢,反正他就快要死了,想这种事实在毫无意义,明明好不容易来到醉星国,朝自己的理想才跨出第一步而已……自己就要死了!?他只觉得很没真实感。

迦霍月握紧拳头搥向身后的墙壁,一切只为了抒发心中的不甘,他还有梦想要完成,他还有人在等待他的归来,明明还有许多的牵挂,自己现在却要死在这?!真的非常的不甘心!

「不甘心吗?」

迦霍月把头埋进双膝间,突然想起在皇宫遇到的那名皇家骑士少年,他一眼就看穿一切,单单一句话就道破自己的心声,连带想起在被带走前少年所问的问题,让他挥之不去的问题……

「需要我救你吗?」

当时他并没有回答这问题,因为他认为要是真的回答了,那少年会有那个能力救出自己吗?

话说回来那少年似乎是皇家骑士队副队长?是国王眼瞎了才会选他?还是他真的实力高强?所以还是该请他帮忙?

迦霍月左右摇晃脑袋,想把混乱的思绪给抛到脑后,现在想这种已经过去的事根本毫无用处,他透过朦胧的灯光打探这阴暗潮湿的监牢,事情已发展至今,再多做什幺也只是无谓的挣扎。

「站住!什幺人!?」

正陷入思考的迦霍月被外头的守卫突如其来的大吼给拉回了现实,他竖耳倾听,心中不禁浮现「该不会是」的想法。

守卫大吼之后传来数十人奔跑的声音以及粗鲁的怒骂声,偶尔还传来武器相击的金属碰撞声,这样的状况才过没几分钟就归于平静。迦霍月屏气以待,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他无法理解现在是什幺情况,难不成入侵者已经被解决了?要是入侵者是少年的话不就……

原来只会说大话,还问我需不需要被拯救?才进来不到几分钟就被解决了,真是有损他皇家骑士队副队长之名!他低声抱怨,他直到现在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渴望被救的……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已经没有人会来救自己。

这时一道特意压低音量的脚步声在空蕩蕩的监牢里显得特别响亮,迦霍月已经陷入绝望,完全不理会那向自己走来的脚步声,但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下,他察觉到那脚步声走到监牢外后就再也没有下一步的行动,只是静静地站在外头。

迦霍月一抬头就不禁没形象的张大了嘴,站在眼前的是他认为已经被抓住的少年。

「你不是已经被……?不、不对!你怎幺可以跑到这幺危险的地方!?」迦霍月虽然内心雀跃,却忍住不表现出来,结果演变成现在开始责骂起伊尔烈兹来。

「你不是希望被救?」伊尔烈兹露出极为不确定的表情问,像是一副难道是自己会错意的表情。

「唔……是没错啦。」被伊尔烈兹这幺一说,迦霍月语塞后难为情的承认。

伊尔烈兹点点头,高举起垂在脚边的镰刀,摆好架式说:「后退。」

迦霍月往后退了几步让伊尔烈兹用手中的镰刀把监牢的门给应声砍成了好几节,他讶异于伊尔烈兹的动作,简直跟切豆腐一样轻鬆,不愧是皇家骑士队,他似乎有点以貌取人了。

伊尔烈兹看敏锐发觉迦霍月走路来一拐一拐的:「脚没事吧?」

迦霍月不在乎挥了挥手说:「为了能逃出这里,这点伤根本阻碍不了我。」

两人在简短的问答后开始从楼梯向上移动,边跑边注意者是否被人发现,但意外的是竟没有半个人,看来伊尔烈兹引导的作战是成功了。

「为什幺我要碰到这莫名其妙的事?」爬楼梯会对脚造成不必要的负担,看迦霍月越加苍白的脸庞显而易见,为了转移疼痛感而开始抱怨起来。

「你只是刚好成为阴谋的牺牲品而已。」迦霍月并不期望有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但听到他抱怨的伊尔烈兹回答了他的疑问。

「什幺?」

「杰蓝为了找寻天空遗民而来到了醉星国,知道这传说的只有皇室而已,所以在表面上是派人偷偷跑到皇宫里偷宝藏,然而实际上是窃取皇室的机密文件,寻找是否有关天空遗民的资料,事后在找人顶罪把宝藏还回去,这样谁都不会注意到有人去翻动过那些资料,说不定那些资料的的抄本已经在杰蓝大臣的手上。」

虽然还有许多疑点还未釐清但伊尔烈兹也不打算向迦霍月说,只有向他说明大致的经过,再更深入的问题他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

「你是在说人话?我怎幺一句话都听不懂?天空遗民是什幺?遗迹吗?」迦霍月很认真的从头听到尾,却一知半解,总之他只能大致明白杰蓝大臣因为为了取得某件东西把他拿来当作嫁祸的对象。

「等等!那为什幺是我?为什幺偏偏选上的人会是我?。

「你是日藤国的人,杰蓝只要说是为了维护日藤国的名声而想自己解决,那他就可以在皇室没办法干涉下神不知鬼不觉让你从世上消失,让这件偷宝藏的案件理所当然的结束。」

「原来如此,你为什幺要救我?你跟我没有任何关係吧!何必要冒险闯进来?」

「因为我不这幺做,很多人会不甘心。」跑在前头的伊尔烈兹理所当然的说。

「很多人?」

「我并不是为了你才跑来救你而是为了我的同伴,你的死亡会给我的同伴带来困扰,所以你不能死。」

迦霍月不禁苦笑,原来自己会得救只是因为他的死会给其他人带来困扰,所以少年才会来救他:「那这一切都是託你同伴的福才能得救,代我跟他们道谢。」

经过几分钟,伊尔烈兹两人终于来到了尽头,一扇通向自由的大门正等着迦霍月去开启,虽说他不是很懂伊尔烈兹刚刚的解释,不过他不在意这些,只要自己没死比什幺都好!原本笑容满面的他在开门后就笑不出来了。

他们被包围了!

行蹤被发现了!难怪监牢里没有半个守卫,全都在这埋伏他们,想要一举将他们一网打尽!放眼望去都是守卫,凭他们两个根本逃不出去,更何况一个受了伤加上武器被没收,另一个是看起来不怎幺可靠的少年。

站在最前头的杰蓝露出得意的笑容,但在看到迦霍月身旁的伊尔烈兹后就垮下脸来,迦霍月见杰蓝的反应不禁困惑的转头看向伊尔烈兹,后者不知何时拉起了兜帽把自己的面貌给盖住了。

「怎幺又是你?到底想要干扰我到什幺时候?现在我要连上次的份也一起回报!」杰蓝举起手,守卫们整齐拔出自己的武器,实在是非常壮观的场面,迦霍月见状脸跨了下来,不禁感叹起自己前途多难!

「我来。」伊尔烈兹单手阻止想往前走的迦霍月,握好手中的镰刀踏步前进。

伊尔烈兹快如闪电来到最近的一名守卫眼前,后者反应极快的挥下长剑,少年反应更快的闪开,并回以致命的一击。看到这一幕的守卫一齐冲向伊尔烈兹,孤身作战的他毫无畏惧朝敌阵中奔去,他驾轻就熟地穿梭在守卫之间,他挡下每个攻击,虽是以多欺少,却没人能伤害他半分。

伊尔烈兹闯进敌阵中央,正当他被守卫团团围住时他压低身体,横举镰刀快速扫了一圈,残留的影子形成一个圆,他在四周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圆,从上空来看就像在跳舞一般。

守卫喷洒出艳丽的鲜血,从头上淋下的血雨为这场舞添加血腥的味道,虽说是以寡敌众,伊尔烈兹却没有落于下风,不断让敌人身上留下恐怖的刀伤。

这时伊尔烈兹注意到躲在最后头的杰蓝,只要把指挥官杀了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伊尔烈兹接连砍倒几名敌人后开始朝杰蓝冲去,后者注意到他的行动吓得往后退,过于害怕的他不小心绊了一跤后就因全身发抖而站不起来。

伊尔烈兹高举手中的镰刀对準止不住发颤的杰蓝,只要这个人死了,一切都可以结束,后头的守卫大叫杰蓝的名字边努的往这里冲来,但还是跟不上镰刀挥下的速度。

杰蓝害怕得闭上双眼迎向死亡之际时。

「住手!不用赶尽杀绝。」

伊尔烈兹在迦霍月阻止的剎那停止手上的动作,镰刀只差几毫米就可以致杰蓝于死地,他瞥向朝自己走来的迦霍月后迅速把镰刀收了起来。

迦霍月见伊尔烈兹停手忍不住呼了一口长气,刚刚看到伊尔烈兹的战斗简直吓呆,面对那幺多敌人依然可以轻鬆应付根本就是怪物,几乎每个守卫身上都带有伤但没有一人死亡,这少年不像外表那幺弱小,完全可以说明年纪者幺小就是皇家骑士队副队长的原因。

「放了他,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伊尔烈兹不客气地说出条件。

「不可能!你要我怎幺跟殿下交代?」杰蓝断然拒绝。

「是你偷了宝藏。」

杰蓝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什幺笑话般说道:「我偷的?这话可不能乱讲,你有证据吗?拿出来给我看啊!」

「记的这个吗?」伊尔烈兹把手中的镰刀举在杰蓝眼前。

「你倒底想说什幺?」杰蓝看了老半天也没看出什幺名堂,老大不爽的说道。

「是我先发现宝藏不见了,所以我故意把自己的武器放在那里让你们偷,然后为了找回我的武器而来到了这里。」

杰蓝的脸色只能用阴沉来形容:「你是皇室的人?」

「是。」伊尔烈兹十分坦白的承认。

「你竟然偷偷闯进这里!还有没有身为皇室人的自觉!」杰蓝的脸扭曲成一团,怒吼道。

「我只是来找回我应属于我的东西……那你呢?你是有什幺原因跑到皇宫里?」伊尔烈兹问道。

杰蓝狠狠咬住嘴唇,用力到流出血来,他因为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而气愤。

「你只要放了他,皇室方面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这个条件对杰蓝来说是再好不过,但一想到自己栽在一名少年身上就气不过,因此迟迟没有答覆。

伊尔烈兹见对方没有回答又再说一次:「你只要放了他,我们就当没发生这件事,当然也包括了天空遗民的事。」这句话让杰蓝的身子猛然一震,没想这少年连这件事都知道了?还是说皇室的人都知道了?

这个任务可不能栽在自己头上!为了以后着想,他现在只能低头认输!杰蓝不甘心地说:「我答应。」

  • 名称:附议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51: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