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斯特拉托斯全文阅读

藏雷俯身从地上拾起一只作工精巧的白玉镯,触摸瞬间,光芒四射于其身。

见那镯子正是夏静昔日所戴饰品,聂志弘直奔上前,喝道:「恶贼,竟然是你!」

「什幺?」藏雷先是一怔,再看他满面怒火,更是疑惑道:「你为何在此?」

聂志弘骂道:「说!你把夏姑娘藏到哪去了!」

藏雷问道:「谁啊?」

聂志弘挥袍道:「夏姑娘的玉镯在你手上,人赃俱获,你还想狡辩!」

藏雷看着手中玉镯,道:「我经过此处发现这玉镯似乎有异才捡起来,接着,你就来了。」

「放屁!」聂志弘大斥道:「若不是你杀了范大哥、掳走夏姑娘,那夏姑娘的玉镯怎会在你手上?」

藏雷叹道:「我已解释,信不信随你。至于你说那姓范和姓夏的,我根本不知道是谁,你问错人了。」

之前因虞灵虹的事,聂志弘已对藏雷抱有偏见,后碰上师父被祭炎带走,而今又遭逢范津事故,总总加起,志弘双瞳透红、面暴青筋,恨不得立刻杀了眼前这人!

聂志弘举剑道:「新仇旧恨,今日我非要杀了你这小人不可!」

藏雷耸肩道:「你是担心严灵空?放心,尊师平安无恙,且已经逕自离开,或许过不久就会回骸岩峰。」

闻言,聂志弘心里虽得到些许踏实,怒火却还在脑中沸腾,他咬牙道:「哼!那是师父本事高,你们当然敌不过他!好,就算师父没事,上回你轻薄灵虹我还没和你算帐,今日你又掳走夏姑娘……」说着,似乎参悟何事,续道:「我明白了!你表面是君子,实则是淫贼!」

藏雷双手交叉置于胸前,不耐烦地盯着聂志弘,面对没来由的指责,原已些许动怒,然而,那「轻薄灵虹」四字更如利针刺入他耳中。

他冷道:「你这话是伤及虞姑娘名誉,请你慎言。」

聂志弘快步一奔,伸手拎住藏雷衣领,紧盯那双深邃幽瞳,道:「敢做不敢当,不配做男人!」

「放开。」藏雷面目骤变,亮眸透出杀气。

聂志弘不甘示弱,拽紧力道,持剑那手一举,打算直接以剑刺穿他的腹部。

藏雷一怔,未曾料想聂志弘竟恨他恨到想取他性命,他情急伸手从剑身左右两处将那剑握紧,而后踹出一脚,拉开二人距离。

「可恶──」聂志弘连退数步,这才发现藏雷内劲十分巨猛。

藏雷闭眸沉色,好不容易避开关山崖一战,而今实不欲随他起舞,道:「告辞。」

「哪里逃!」聂志弘喝道:「我曾以为你和飞云山庄那帮贼子不同,想不着你更是丧心病狂,今日你不给个交代,我绝不会放你走!」

「要怎幺想,悉听尊便。」藏雷再道一句,耐心已渐渐被磨灭。

藏雷转身,聂志弘一剑凌厉飒来,上头炫有火光,速度疾腾,正是「雷诀」之姿。

藏雷感受到杀气,即刻从那宝蓝剑匣中拔出锐锋长剑,剑身倾露萤光,如碧水纤云甚具仙气。

他回身一挡,亦以「雷诀」回迎,两剑交锋,却得看出藏雷那施剑速度比聂志弘快上两倍,两人稍拆几招,志弘已入下风。

聂志弘不甘示弱,一心认定像吕立野这样强劲的人都非他的对手,那藏雷这躲在后头当缩头乌龟的人岂足为惧?

聂志弘决定寻剋藏雷属雷之特性,使出「风诀」,飘絮难定、幻影现蹤,再以火性弹炎相辅相成,很快掌握住五诀之精髓。

面对强势攻击,藏雷只守不攻,稍御灵气造出冰雨,「哗啦」一声过去,即灭掉聂志弘所造之火,接着他并无使用五诀,而是施一套自创剑式「雷鸣剑诀」。

剑招中少了「雷诀」的繁複,却是长驱直入,剑剑着入重心,划剑之时向空凝雷,周遭雷抃四起,气势磅礡、雷霆万钧。

聂志弘的五诀纵然施得再快再多变,但藏雷亦知晓五诀剑路,自当攻守自宜,没会儿就让志弘鬆开手中剑。

聂志弘一脸徬徨,顷刻间,他还没法意识到自己已败给藏雷,藏雷将剑收起,道:「你会五诀,我也会。除非你有别的伎俩,否则无论缠斗多久,结果都不会改变。」

聂志弘心有不甘,右拳单握造出火焰剑,如法炮製,将五诀先后使出,把在和吕立野比武时所使的「旋风败破月」再施一回。

转瞬间,剑锋与天际形成一道光束,仿如划破天际。

见招,藏雷虽无将五行属性物相化之能耐,但他并不畏惧,仅是轻叹,心想聂志弘并没把他的话听进去,便是抢在志弘之前,使用相同之招「天风败恆星」。

同时,藏雷另一手散出冰雨,那怕聂志弘手中燄火缭绕,但水性剋火却是亘古不变之理,「嗖」一声,志弘那手中燄光转瞬即逝。

「雷大哥?志弘!」这时,古仁景正追了上来,见昔日好友和今日伙伴大打出手,一时还以为是自己眼花。

聂志弘道:「仁景,快帮我把他拦下!」

古仁景皱眉痴道:「这是何故?」

聂志弘大叱道:「就是这家伙杀了范大哥!」

「当真?」古仁景瞠大双眸,神色流转狐疑,他面向藏雷一望,只见藏雷透出不屑之意,仁景知晓藏雷的性子,再道:「志弘,这其中是否有误会?」

聂志弘伸手指向藏雷,道:「他手上的玉镯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藏雷无奈道:「此物为十神之一-『白王』所寄宿,我会将它拾起纯属巧合。」说着,他走向古仁景,将白王镯交给他,道:「这东西我没兴趣,你劝劝聂志弘,与其在这和我周旋,不如去追那真正的兇手要紧。」

聂志弘呼道:「还想狡辩!仁景,快召唤神兽帮我拦住他!」

「我……」姑且不论召唤神兽会违反天条,光要古仁景对藏雷刀刃相向,就已十分为难。

「告辞。」藏雷转身。

「仁景,你快帮帮我啊!」聂志弘呜呼一声。

古仁景摇头道:「志弘,恕我无法从命。以我对大哥的了解,这事要是他做的,他绝不会否认,我想这其中定有误会,你莫要心急乱神。」

聂志弘气恼道:「说到底,你就是决定站在他那边助纣为虐?可恶,我真是瞎了眼看错你!」

古仁景耸肩微叹,知道聂志弘气在上头,没与他一般见识,可藏雷却是鼻哼一声,道:「聂志弘,你简直不可理喻。」

「大哥,无妨。」古仁景喊住藏雷,道:「志弘遭逢巨变,心情难免混乱,等等冷静下来就没事。既然这事和你无关,你还请先离开,这儿交给我即可。」

「哼。」藏雷怒哼一声,转身欲离。

「哪里走!」聂志弘火冒三丈,硬是挺起身,嘴里喃喃唤着《修罗功》上之心法运息,没会儿,双手旋出闇色,数条如藤蔓之鞭在手中成形,上头燃着熠熠火光,其光甚厉如烈鹤红莲,正是那不受他所控制的「缚焚鍊」。

「啪──」聂志弘用力朝藏雷一挥。

这数鞭来得甚急,藏雷来不及作御,一时就将他的背鞭得皮开肉绽,藏雷呜呼一声,立刻转身,谁料同时又有数鞭再次鞭来,「啪」一声,那鞭子落在藏雷怀前,除了肉绽皮破,还有一只云篦从他怀里掉出。

同时,聂志弘亦因耗尽体力而站不稳,只得勉强以剑撑着半跪于地。

那银质云篦原是甚丽,却因聂志弘这用力一鞭而断成两截,见此,藏雷不顾伤势,神情大变,握紧双拳,发狠地瞪着聂志弘。

古仁景一怔,心道:「大哥身上竟有女子之物,那是何人所有?」

聂志弘怒道:「这梳子定是夏姑娘的对不对,眼下又多一样证据,藏雷,你还有话说?」

「……聂志弘,我的忍耐是有限度。」藏雷冷道一句,言语间充满杀意,道:「大人只说在关山崖战役前不得取你性命,现下时效已过,就是杀了你,大人也无从怪罪!」

聂志弘一怔,看藏雷的反应,似乎意会到这云篦虽非夏静之物,却是藏雷十分珍藏,他不禁被这气势震慑,可一码归一码,他仍不肯让步,喝道:「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

说着,志弘极其哀戚和歉疚,心道:「范大哥,对不起,志弘没法帮你报仇了。灵虹,对不起,师兄没法替你讨个公道……师父……对不起……」

「我成全你。」藏雷并无打算留情,一剑就要划下,古仁景欲上前救助,藏雷却抢先在前发射一指光束点住仁景穴道。

「住手!」

在那剑要刺入聂志弘胸口前,一女子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藏雷立即踩了煞步。

三人转向,只见虞灵虹、陈华榛、辛痕一同赶奔而来,而那一声正是灵虹所喊。

陈华榛上前搀扶聂志弘,虞灵虹则直接挡在藏雷和聂志弘中间。

一见此,藏雷即瞬收剑,只因他答应过虞灵虹,此生绝不会与她刀剑相向。

辛痕上前碰碰古仁景的身子,道:「臭脸,你怎幺动也不动呀?到底发生何事?」

古仁景摇头道:「志弘认为是大哥杀了范公子,但大哥坚决不是他所为,所以双方一言不合打了起来。」

藏雷和虞灵虹四目交接,灵虹看他衣袍溅血,心头万般不捨,但她知道处下风的是聂志弘,此刻,只能暂时替志弘求情为先。

虞灵虹问道:「真是你所为?」

「不是。」藏雷轻声应语,双眸极其坚定。

虞灵虹点头道:「……求你别杀他。」

聂志弘气恼道:「灵虹,这家伙是淫贼,妳不必求他!」

虽听不明白聂志弘的意思,但因志弘尚在火上加油,只见藏雷强忍着气,双拳却握得实紧,彷彿有股恼火随时会爆发。

虞灵虹只得动之以情,道:「我或许没甚立场能请你改变主意,但还是请你念在咱们相识一场,别和他计较,好幺?」

藏雷抿嘴一叹,对她,他就是没有办法,可见到心上人竟为聂志弘不顾性命,甘愿为聂志弘挡下一剑,他心里何尝好受?

尤其她还说出这样生分的话,更让藏雷心闷,他实难忍耐,道:「难道妳还不清楚……只要妳开口,我断断不会拒绝。」

闻言,聂志弘火气加剧,道:「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竟说这种油嘴滑舌的话讨灵虹开心?上回你轻薄灵虹不够,现下还欺哄她,到底是何居心!」

虞灵虹不解道:「轻、轻薄?」

聂志弘握拳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啦。灵虹,有一回我看到这王八蛋趁妳不备时偷亲妳,我应该当场把他揍一顿好替妳讨公道!」

虞灵虹玉颜闪过绯红,道:「你……看见了?」

「不错!」

「但那事……」虞灵虹觉得有些可悲,暗暗低下容颜,道:「不违我的本意。」

「什幺?妳、妳在说什幺?」聂志弘以为自己听错,霎时没法反应。

虞灵虹面透自责,打算坦承在关山崖上时常和藏雷私会之事,藏雷见她为难,抢在她前道:「是我主动接近她,并非她故意所为。」

「你们……」聂志弘徬徨无措,想起那日藏雷送虞灵虹回来的情景,他如梦初醒,颤着双唇道:「这是何意?灵虹,难道你们俩私下有连繫?」

虞灵虹点头道:「在关山崖时我多次和他夜会,此外,我施那左手剑法亦是他所传授。」

「为什幺!」这话如千钧巨鼎直压在聂志弘心上,他失去理智大喝一声。

陈华榛吃惊道:「灵虹,妳怎幺能这幺做?他是咱们的敌人呀!」

虞灵虹神情哀婉,沉眸不语。

藏雷道:「我以传武之名邀灵虹出去,她想替你们取胜,所以答应了我。」

「闭嘴!谁准你直接称她的名字!」聂志弘气咬着牙,眼下藏雷虽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但看在志弘眼里,这两人却像一搭一唱,彷彿都怕对方受到责难。

聂志弘忍着心痛,心想定是藏雷寻虞灵虹的弱点去接近她、给她灌迷汤,灵虹不过是一时让他给迷惑才对他心生好感。

聂志弘好言劝道:「灵虹,这家伙不是好东西,妳别让他骗啦。」

闻言,虞灵虹并无否认,程燕音的话仍在她耳边萦绕,她确信藏雷是有目的才接近她,可她也知道自己已入了圈套难以抽身。

虞灵虹压低面容,同时见到地上有一只断裂两半的髮梳,心情更是一颤。

注意到虞灵虹的目光,藏雷俯身将那云篦拾起并收入怀中。

聂志弘趁机道:「瞧!他身上还有别的女子的东西,可见他就是淫贼!不过是看妳长得漂亮才接近妳,想趁机佔妳便宜!」

陈华榛附应道:「师兄说得没错,灵虹,妳要赶紧迷途知返,妳想,这人要真对妳有心,就不会把师兄伤得这幺重啦!」

辛痕打哈哈道:「唉呀,你们快别这样说,我瞧藏雷的伤不比志弘少呀……」

藏雷忍着火气,实不欲与聂志弘冲突,只望向虞灵虹道:「聂志弘气在上头,说什幺也听不进去,妳先行同我离开,待他冷静下来,我再送妳回来。」说着,伸手欲牵灵虹。

虞灵虹却是侧身,道:「你走吧……好好处理伤势。」

聂志弘急道:「不许走!范大哥的事还没完!」

虞灵虹转身道:「师兄,我想范公子的事和他无关,你身子虚,还是让华榛送你回去歇息,我和仁景继续去找夏姑娘。」

「灵虹,妳到底站在哪边的?妳该不会打算和他离开?」聂志弘眸中带泪,心痛难耐,古仁景曾是隐十仕一员,会替藏雷辩驳情有可原,可为何他的心上人也在为这男人说话?而这男人还是他的仇家!

虞灵虹心一怔,道:「师兄不必多心,我过去瞒了你们,但以后……不会再和他有任何关係。」

「妳说什幺?」听言,换着藏雷激动,他早觉得虞灵虹对他陌生,但原以为她是以权宜之计不可不为,可眼下看她的神情似乎是真想和他切断关係,藏雷心急地拉着虞灵虹的手,道:「随我来,我有话和妳说。」

聂志弘气恼道:「你放开她!」

「闭嘴!再阻拦,我就直接杀了你!」藏雷大喝一声,不再管聂志弘,便是拉着虞灵虹离开,很快就从众人视线中消失。

「可恶──华榛,妳快去拦下他!」聂志弘才想起身,马上瘫软无力半跪于地。

古仁景让藏雷点穴,辛痕又只会些皮毛功夫,眼下除了陈华榛,聂志弘不知道还可依靠谁。

「好。」陈华榛虽畏惧藏雷,但心上人开口,她仍举刀欲追。

「等等!」辛痕上前挡下,哈笑道:「你们行了吧,拆散鸳鸯会遭天谴的。」

陈华榛急道:「让他带走灵虹,万一灵虹让他欺负了怎幺办?」

辛痕微笑道:「他真要欺负灵虹,妳就是追去也拦不着啊。何况你们没瞧见吗?灵虹的脚步是跟着他,根本没被强迫的意思,哎,他们小俩口难得碰面,妳别去凑热闹啦,快带志弘回去歇息要紧。」

聂志弘讶然道:「听妳所言……妳早知道他们俩的事了?」

辛痕把玩着云鬓,道:「咦?难道你们都没看出来吗?灵虹钗的髮簪也是他送的呀,要是没喜欢他,怎幺会把他给的东西戴在头上?」

聂志弘再受打击,道:「这……那髮簪竟是……」

「嗯,有一回我看那髮簪漂亮,问她在哪儿买的,她只说是别人送的,我问她是不是藏雷,她虽然没承认,但没会儿就红通了脸。」辛痕惬意说着,但这一字一句都像利刃朝聂志弘的心上划去。

陈华榛抚颚道:「这幺说来……上回尹白鹿要带走灵虹时,他也出面制止……还有魏子吾和灵虹倾吐心意时,他也……」

听言,开始有甚多画面浮于脑中,除了陈华榛所说以外,在若风谷与天山大战时,藏雷亦是到虞灵虹受害才出手……

想着想,聂志弘双眸失神,气结于心,没多久一口气喘不上来,便是大吐一口鲜血昏厥过去。

  • 名称:无限斯特拉托斯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8 18:48: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