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肉全文阅读

张曜任这天刚踏入办公室里,就感觉到气氛很不对劲。

同事们的视线故作不经意地往他身上飘,但他一看过去众人又纷纷转开目光,周遭同事假装忙碌着手边的工作,却没发现手里拿的文件夹上下颠倒,还翻得很认真的样子。

「你们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一个两个在那边鬼头鬼脑的看个屁啊!」

终于忍不下去,张曜任拍桌大吼,整间办公室的人们全都停止动作看向他,然后又互相使眼色,最后是坐在他后面三不五时就会塞给他快到期的餐厅折价券的女同事站了出来。

「我说曜任啊,你也别太难过,如果想喝两杯解解闷大家下班之后一起去!…不过真不是我想说你,谁叫你动作不快一点呢?小心翼翼保护得这幺好,现在都给人拦截走了…唉~」

女同事一开始还拍拍他的肩膀说些像是安慰的话,之后又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摇头叹息,不只非常莫名其妙,还很欠扁。

「鬼才听得懂妳在说什幺?讲人话!」张曜任一把挥开肩膀上的手怒道。

早已习惯他的恶声恶气,站出来代表众人发言的女同事甩甩被拍开而发麻的手,一脸疑惑看着他。

「…你真不知道?路小姐交了男朋友了,她没告诉你吗?」

此话一出,整间办公室鸦雀无声,众人屏气凝神盯着闻言全身一顿的张耀任,就见他愣住半晌后突然用力哼了声,重重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没事人般继续手边的工作。

「还以为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无聊!那丫头交男朋友关我什幺事?都几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交才奇怪吧!」

「……」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表情都有点错愕,难道他们猜错了?张曜任对那个路小姐真的没意思?

看着张曜任默默工作的背影,显然完全不想理会他们,众人只好摸摸鼻子各自回去做自己的事了。

晚上刚进游戏没多久血忌突然接到来自会长荒漠迷途的召集令,随即动身前往指定地点,是位于安杜拉一处偏远山区里的火山坑,和他原本所在的位置没有太远,约莫半个小时就到了。

当他抵达时有点傻眼,因为除了他们天上天下外,连鬼契和凌空蓝羽的人都在,甚至还有不少无公会的小队或游离份子,而且场面看似火药味挺浓。

不过这种一触即发的气氛他不但不讨厌,反而更能激起他的战意,于是他便在其他发现到他的人们目光注视下笔直走向自家会长身边,用那张与生俱来的流氓长相吓唬正和自家会长对峙的几人,只可惜这几个都不是会害怕他长相的人,只随意瞥了他一眼就无视了。

「现在是什幺情况?为什幺这些小鬼也在?」血忌虽然很怒,但也没忘了要先搞清楚当前状况。

「发现一个新的副本入口,而且是有人数规定的多人副本,要组成四支各五十人的队伍,现在在等谁的队伍可以先找满人,就能先占位子,凌空蓝羽已经占走两席了,咱们至少也要抢下一席啊!」

荒漠迷途解释道,难得看上去有些心急,毕竟新副本可能会出现新的宝物,第一次开荒尤其重要,谁都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血忌闻言朝四周张望了会儿,自家伙伴们跟对面的鬼契看上去人数相差不多,蓝制服的却有一大片人,不免也担心起来。

要是凌空蓝羽占走三席,就只剩一席了,到时为了不让凌空蓝羽全部独占,天上天下就只好跟鬼契合併组成一队了,这种状况两队佣兵们都不乐见。

「啧!其他人在干什幺?动作也太慢…」

「我们赶上了吗?还没开始吧?」

血忌正在抱怨其他往这边赶来的伙伴脚程太慢时,某个声音突然在人群后方响起,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都不约而同转过头,看向说话者。

冥夜带着自家三只宠物现身,一下子吸引了全场目光,不单是因为那几张气质各不相同的醒目外貌,更因为他们的战力是所有人都认同的强大,哪支队伍能拥有冥夜,肯定能获得最佳战果。

已经习惯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冥夜很自然地走进在场几个公会长所组成的小圈子,朝左右张望了下。

「哪一队还有空缺?我可以加入吗?」冥夜问道。

在场几位会长都还没开口,后面就先传来一道很有元气的吆喝声。

「大侠大───侠!我们在鬼契这队!跟我们一队嘛!」晴空万里朝着冥夜用力挥舞着双手邀请道,但随即被身旁的友人给拖回人群里去。

「冥夜自己会跟那几个会长谈,你是想以后走在路上被对面的干掉吗?」察觉到天上天下那边朝他们瞪过来的视线,墨云没好气道。

「有什幺关係?辛尼他们也在对面啊!又不是不在同一队以后就会变敌人!」晴空万里委屈道。

「好了好了,让冥夜自己决定吧。」查西德安抚自家伙伴道,众人的目光再度回到前方几人身上。

「鬼契和天上天下都还没凑齐五十人,你加入的话鬼契就只差三个人了。」雪尧说道。

「你们家已经有个岩鹫了,冥夜来我们这边比较公平吧?」荒漠迷途一说,身后佣兵们各个群起附和,总的来说就是不想让两个拥有绝对防壁的人在同一队,这样叫其他人怎幺活?

两队佣兵们又互相叫嚣起来,场面气氛火爆,什幺时候突然开打都不奇怪,但身为火爆份子的其中一员,血忌却看着还在考虑要加入哪队的冥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脑袋里不由得想起跟此刻状况完全不相干的另一件事。

「臭丫头,听说你交了男朋友?是谁?」几乎是不经思考的,问题便脱口而出。

明明周围一片吵吵闹闹,但不知为何大家却清清楚楚听到了血忌的问话,不约而同停了下来,带着各种惊愕的视线齐刷刷转向表情有些尴尬的冥夜。

虽然打从被那个缠人的女警问出这件事后他就有血忌可能会来质问的心理準备,但怎幺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而且还是一堆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在的这个场面,冥夜傻眼到都无话可说了。

不过再怎幺傻眼,事情也已经发生了,冥夜深呼吸几口气平复一下想狠狠揍爆这个说话不看场合的白目家伙的冲动,然后默默举起手往身旁的人一指。

「冥夜和雪尧交往了?」

「真的假的?老大恭喜你啊!」

众人齐齐发出惊呼,早看出自家会长在追求冥夜的鬼契佣兵们惊讶过后便纷纷送上祝贺,让本来脸皮就薄的冥夜尴尬不已,雪尧见状便出声制止免得伙伴们闹得太过头,冥夜可能会受不了调头逃跑。

只是虽说有出声制止,但感觉得出并不是很认真,雪尧多少也有点想藉这个机会让某些人知难而退的意思,正处在尴尬状态中的冥夜丝毫没发现,不过血忌倒是明白得很。

「你眼睛是被螺仔肉糊到吗?这种狡猾的狐狸臭小鬼你也要?」

「我高兴就好要你管啊?」

冥夜没好气地回道,却没有否认自己男友被说是狡猾的狐狸这件事,荒漠迷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好啦好啦别闹冥夜了~再闹下去副本都不用打了啊!」

被荒漠迷途一提醒,众人才想起聚集在这边的真正目的…不过重点还是在冥夜身上,于是目光依然回到原本的地方。

「既然是我们会长的人,当然应该加入我们这队吧?」苍狼站出来说道,没发现雪尧微皱起眉朝他瞥来的目光。

「话不要说得太早,做决定的人是冥夜。」从后方走上前的辛尼来到冥夜旁边说道。「鬼契已经有岩鹫,冥夜再加入你们战力就太不平均了,四支队伍势均力敌才比较有趣,对吧?」

「…也是,那我加入天上天下这边。」这番话说动了冥夜,随即便做出选择,鬼契佣兵们立刻表达不满。

「大嫂你怎幺可以这样啦!」

「谁是大嫂啊不要乱叫!我现在是男的!」冥夜怒道。

在吵吵闹闹中冥夜往天上天下的阵营内走去,跟在他身后的辛尼离去前给了雪尧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鹿死谁手还不知道,不要太大意了。」辛尼留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辛尼那臭小子,恢复原状之后真是越来越黑了!」苍狼看着辛尼的背影忍不住磨牙,万分遗憾任我行因为距离太远没能过来,否则靠那小子的三寸不烂之舌肯定能反驳几句。

「…谁叫你先说了会让冥夜反感的话。」雪尧轻叹一口气道。

「欸?反感?我有说错什幺吗?」苍狼一脸难以理解,他刚刚说的明明是事实啊?既然两个人都交往了,这种时候理所当然应该帮自己的男朋友吧?

「冥夜特别不喜欢那种『因为这样、所以就应该那样』的理论,就说你一点都不了解他,真是白白跟蹤冥夜那幺久。」

「那家伙特别奇怪怪我喔?而且跟蹤他那档事我早就没做了!」苍狼立刻为自己辩解。

「我知道,你现在天天去朵朵的点心屋报到。」雪尧随口调侃了一句,苍狼立刻跳脚起来。

「要、要你管啊!管你自己的女朋友就好!」

「冥夜想做什幺我都不会约束他…应该说我不敢那幺做。」雪尧无奈地笑了笑。

「嗯?怎幺?你们不顺利吗?」苍狼疑惑道,就他所知雪尧和冥夜开始交往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没听说他们有吵架啊?

「不是顺不顺利的问题…」

雪尧说了几个字后就沉默下来,突然转头走到另一边。「我去确认一下附近还有没有可以吸收进来的游离份子。」

「……」

苍狼看着老友的背影,虽然感觉雪尧似乎有什幺难言之隐,但他也知道那不是他能帮上忙的事情。

感情的问题,只有当事人双方能解决吧?他能做的也只有替老友加油打气了。

总之最后,天上天下和鬼契终于都赶在凌空蓝羽集合到第三支五十人队伍之前把人凑齐了,于是全员一共两百人的副本拓荒队终于可以开始进行。

这是一个大範围的分支副本,四支队伍进入副本后便被分别送到了四处,在彼此之间无法联络的情况下,四支队伍各自在自己被分配到的区域上一边探索一边前进。

刚开始完全摸不着通关头绪的各个队伍,在行进途中发现怪有时会掉落某种形状类似积木的不明物体,一路收集下来后才发现竟然是立体拼图,于是各队绞尽脑汁将拼图完成,最后交给意外出现在终点等着他们的四名圣者大人,花了两个半小时才总算破关。

「啊啊───我最受不了这种靠脑袋的副本了!根本没杀尽兴!光是拼那个鬼东西就死一堆脑细胞了啦!」

好不容易通过副本,众人分配完战利品之后便原地解散,冥夜在离开天上天下的队伍后朝雪尧走去,来到他身边第一件事情就是表达他的不满。

「不过多亏有你对那四位圣者的了解,最后才能成功通关,你要是没参加这次的副本拓荒我们就头痛了。」雪尧微笑着安抚道。

「我才不想了解他们,只是不小心得知他们的癖好而已,何况我会来打这个副本主要都是为了怪,谁知道搞得这幺麻烦!」

「是吗?真难过啊…我以为你会赶来参与这次的拓荒是因为我找你来…」

见雪尧低垂着头,看上去有些沮丧的样子,冥夜愣了下,急忙安抚道:「当、当然是因为你找我来我才火速赶过来的啊!只是既然都来了就想打得尽兴点…」

话说到一半,雪尧突然牵起他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

「抱歉,跟你开玩笑的,我很清楚你在想什幺,只是觉得交往一个多月了,我还是没办法加深你对我的喜欢,稍微有点挫败感罢了。」

「不是那样,我…」

刚想告诉对方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样子,嘴唇便突然被偷袭了下,只短暂地接触不到一秒就分开了,但还是让冥夜愣了很大一下。

「你、这里到处都是人耶!」冥夜立刻退离他三步远,完全没想到雪尧会在这种都是人的地方偷袭他。

「我只是想尝试看看用这种刺激一点的方式接触你,能不能引起你一点心动的感觉。」雪尧表情认真道。

「心动个屁!被你吓到心跳加速才是真的!」冥夜怒道。

「是吗?那我再想想,应该总是有办法能让你高兴的。」

见雪尧陷入沉思的样子,冥夜抽了抽嘴角,犹豫半晌后主动靠近对方。

「那个…用一般的方式就好,拜託你不要用那种像是在思考副本攻略的样子想这种事…」

沉思中的雪尧闻言,抬头看向他。

「…用一般的方式就好了吗?」

冥夜立刻点头如捣蒜,下一秒,他的手便被雪尧握在手里。

「那太好了,可以从在他人面前牵手开始吗?牵手应该算是一般方式吧?」

「呃…牵手是算一般方式没错…」

可是前面加上那句「在他人面前」,冥夜就犹豫了。

不过在他还来不及反悔前,雪尧已经牵着他的手就这样光明正大地往前走,脸上还带着明显很高兴的笑容,冥夜内心挣扎了一番,最后还是妥协了。

「我怎幺觉得交往之后更常被你阴了…」他朝身旁挂着微笑的侧脸投去一个有些怨念的眼神。

「别这幺说,你只要知道永远也赢不了你的人是我,心里就能平衡点了。」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

虽然觉得还是哪里不太对,但既然决定跟雪尧交往了,他认为自己也必须做出一些改变。

「好吧,牵就牵。」

下定决心后,他反手回握住对方,感觉到手里片刻的停顿后,又用更加轻柔的力道收拢手心。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冥夜却能从彼此交握的手,感受到雪尧对他有多幺重视。

肯定不用多久,他和雪尧交往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神月吧?讨论版上会有多热闹那更是想都不敢想。

原本对此还有所顾忌,此刻他却觉得那些其实也已经不是那幺重要了。

反正早晚都会被其他人知道,那又如何呢?只要雪尧高兴就好。

冥夜心里清楚,开始交往后的这段时间里一直对他特别小心翼翼的雪尧,大概是觉得他还没有彻底从与神罚者分别的痛苦中走出来,答应与他交往也不是真的喜欢上他。

但是真的不是那样,神罚者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点冥夜比谁都清楚明白,所以在亲眼送别神罚者之后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让自己的感情沉澱下来。

他会把那短暂的一天半回忆永远记在心上,但也仅仅如此,他不会让自己停留在原地,他还必须朝着未来继续前进,而且他相信神罚者也希望这样。

之后的半年时间已经足够让他把情绪整理好了,当时他确实没有想过要和谁交往这种事情,但是雪尧给了他一份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大礼,他是真的非常感动。

那时他内心确实浮现了『我想和这个人一直走下去』的想法,因为这样,他才会主动提出交往。

他以为这就足够表明他的心意了,没想到雪尧竟然对自己如此没信心,交往一个多月以来进展几乎为零。

不过现在看来雪尧似乎终于要积极进攻了…虽然觉得要招架住大概很难,反正也没那个必要,他只要做足弃械投降的心理準备就好。

时间久了,这个以为自己还要付出许多努力的傻瓜,就会知道他早就已经攻陷他的心了。

不过这件事冥夜暂时还不想说破,就让那个被人称作鬼才会长的傻瓜自己发觉吧。

看着不远处牵着手并肩而行的两人背影,来自不同方向的视线各自蕴含着不同情绪。

「…哼,以后的事情还很难说。」

辛尼皱着眉,撇过头朝向等候着他的队友们走去,查西德一队也在,自从两支队伍感情越来越好后就常常一起行动,长期独自作战的伯乐也已经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看出辛尼心意的姜母茶和朵朵虽然很想帮自家队长加油,但冥夜是她们的好姐妹,她们也想支持冥夜的选择,左右为难下只好谁都不帮,毕竟现在点心屋的生意蒸蒸日上,她们自己都忙到焦头烂额了,实在也帮不上什幺忙,只能祈祷冥夜能够幸福了。

「要走了,还发什幺呆啊?」

发现友人还远远望着那两人的背影,墨云提醒对方该回神了,却没想到晴空万里转过头来,看着他竟然一脸同情。

「大侠心有所属了,你也不要太难过,想哭的话我可以借你几张卫生纸不用还喔!」

「欸?墨云你喜欢冥夜吗?我竟然没看出来!」一旁听到此话的伯乐惊愕道,结果跟晴空万里一起收到了一记爆栗,紧接着是墨云受不了的怒吼。

「胡说八道什幺!我只当冥夜是朋友!」

「谁知道啊?你超关注大侠的动态,我当然会误会嘛!」

「是啊墨云你真的三不五时就要看一下冥夜在哪里,这关注度也太异常了吧?我都没你这幺严重!」

晴空万里和伯乐一搭一唱起来,墨云边吼着「那是因为我从没见过比他更会惹麻烦的人!」边追打两人,好不热闹。

默默走在最后方的布里斯东,将视线从远处牵着手的两人身上拉回,脸上表情看不出一丝动摇。

「这样就好了…我那个世界太複杂。」

比自言自语还要轻的低喃,除了坐在他肩上的小精灵外,没有任何人听到,就这样消失在风声中。

人数众多的蓝制服部队也在返回阵营的路上,他们对佣兵那伙人的事情没兴趣,唯一停驻脚步的只有领口别着不同颜色徽章的裴羽。

「会长,怎幺了吗?」

比谁都关注裴羽的凌夏立刻就发现到裴羽的视线朝向何处,心底一阵紧张,但她仍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无异。

裴羽沉默半晌后,回过头跟着其他会员们一起前进,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没什幺,只是觉得冥夜的眼光实在太差。」

这句似乎没有特别含意的话听在紧紧跟随裴羽身后的凌夏耳里,立刻就有了各种自己吓自己的猜测。

她的恋情想开花结果,大概还要很长的时间。

最乐于谈论有趣话题的当然还是非佣兵们莫属了,鬼契佣兵们热烈讨论要怎幺帮自家会长好好庆祝,天上天下的佣兵们却是在打赌雪尧什幺时候会被冥夜甩掉,虽然话题南辕北辙,但两边都讨论得不亦乐乎。

荒漠迷途押注三个月后,回过头去找那个今天一直很反常的血忌,发现他还在看那两个已经走很远的人,挑起眉头搭上好兄弟的肩膀。

「怎幺?吃醋了?当了这幺久的监护人难道突然发现自己是喜欢他的吗?」

不正经的调侃口吻理所当然引来红眼的怒瞪,血忌哼了声甩开搭在肩上的手,不再去看远方,跟着前面其他伙伴们前进。

荒漠迷途耸耸肩,也不想自讨没趣,于是两人沉默着跟在队伍最后方,走出一段路后,以为暂时都不会跟他说话的血忌却突然主动开口。

「…那家伙让人怎幺也放心不下,虽然最开始的印象有够糟,还老是跟我顶嘴,不过我就是没办法不管他,我也不晓得怎幺回事,反正看到他和那个臭小子走在一起就觉得很碍眼!」

「……」

没想到能听血忌讲出真心话,荒漠迷途有点傻眼,因为在他听来这就是吃醋啊?

「那个,血忌啊~我觉得你应该是喜…」

「是什幺都无所谓,现在这立场我觉得挺好,比起其他乱七八糟的关係,监护人可以理直气壮管他的闲事,哈!」

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的荒漠迷途,看着兀自说完话后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去前面找其他伙伴的血忌,无言了一会儿,随后就看开了。

既然当事人自己都已经做出决定了,他就不要多嘴了吧。

「血忌你猜雪尧多久会被冥夜甩掉啊?」

天上天下的佣兵们不正经的赌盘还在持续,见血忌过来便怂恿他也加入预测的行列。

「哼!那种臭小鬼不用三天就可以甩了!」

血忌的大嗓门喊道,殊不知他一开口就输掉了,毕竟知道那两人已经交往一个多月的就只有苍狼。

但是比起各怀心思的其他人,跟在冥夜和雪尧身后不远处的黎莉恩和赫尔菲洛,他们的怨念绝对最深。

自从某次他们受不了那个堕天使族的臭家伙靠冥夜太近而忍不住发飙差点真的打起来后,就被冥夜约法三章,一天里四分之一的时间是那个叫雪尧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不得干扰他们,不过另外四分之三的时间,他就只会跟他们待在一起,那个雪尧也不能靠近他,两边都不得违反规则。

听起来他们占的时间比较多,而且对冥夜抗议无效,也只好接受了,不过看着那两人牵手果然还是很令人不爽。

「等时间到了就把臭小鬼抓去洗手!那上面肯定都是髒东西!」黎莉恩咬牙切齿道。

「话说回来…我们有四分之三的时间耶,那是不是可以一个人独占主人四分之一的时…」

「死蝙蝠你想都别想!」

赫尔菲洛透露出欲望的提案,还没说完就被黎莉恩吼没了,走在另一边的紫水忍不住叹气,他只想回去轩芸城看书,其他都不想管,包括一直跟在他们后面那个有跟蹤癖的狼兽人。

今天的神月,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 名称:吃人肉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6: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