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他是偏执狂全文阅读

以鬼王作为对手,中途是没有空档让我换武器的,选择雷狩不只是因为熟悉度最高,而是它所附加的麻痺效果对目前魔力被封住的鬼王是有用的,看他刚才用指甲接住攻击还甩了甩手的样子就知道了。

正在暗自猜测鬼王可能和雷电属性不合,眼前的对手就突然消失了蹤影,心下一惊,立刻把刀顺时针往后砍了过去,跟着转后的视野内却没有捕捉到预想中的身影,眼角余光便瞥见有什幺正从侧面过来。

以为这次肯定会中招,一道带着炽热火焰的劲拳突然从旁插入,把我和鬼王从中破开,我赶紧侧跳一小步离开会被突击的範围,就见深叶挥舞着双拳,朝鬼王发出猛烈的连续攻击,橘红色火焰顺着他的拳路画出一道道残影,就连鬼王都闪避得有点吃力。

太厉害了深叶!

可以理解为何刚才有深叶在,苍狼他们还打得有些勉强了,深叶跟我一样属于和他人配合度比较不高的独战型,人多反而绑手绑脚,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他立刻就毫无顾虑了。

想来也有点不可思议,明明认识的时间并没有很长,但我和他在战斗时就是特别有默契。

只靠一个人赢不了鬼王───但如果是我和深叶两人搭档,那可就不一定了!

近距离交战时只要鬼王稍微提速就很容易从视野中突然消失,紧接着攻击就会从视线死角袭来,要在被攻击到前捕捉到鬼王的正确位置并做出回击几乎不可能,所以只能靠猜测。

当深叶再度挥出一拳擦着鬼王的右肩而过时,鬼王的身影消失了!

我瞬间蹬地冲上,深叶火红的炎拳挥向了左边,我则是甩出一道蓝紫色轨迹从深叶的右侧劈砍过去,同时将另一把雷狩反手刺向背后───刀尖刺中什幺的触感一传来,我立刻知道这次我猜对了,挥空的另一把刀随即跟着我一百八十度转身砍过去,在与发黑的指尖交会时,像是砍上硬甲的感觉把雷狩微微弹了开来。

好不容易抓到你,可别以为能这幺轻易甩开!

「啊啊啊啊───!」

最大限度地紧追着鬼王不让他拉开距离,双刀甩开一连串蓝紫色花朵,在每一次交集中绽开火星,令人眼花撩乱的来回攻防光是要让眼睛跟上就已经很吃力了,根本没有余力使用技能,只是持续将魔力输送到身体各处和双刀上,让雷狩保持着被蓝紫色电光包裹的状态。

每当鬼王提速在视野中消失,我和深叶便各自选定方向攻击,谁猜中鬼王的位置,谁就接着继续打。

这需要非常高度的默契才有可能办到,否则要是两人刚好选了同一个方向,可是会撞成重伤的,那场面想像起来虽然搞笑但要是真的发生可让人笑不出来啊。

这种危险行为当然不能靠胡乱猜测,还是有迹可循的,託先前多次和深叶交手的福,我们对彼此的攻击习惯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了,从前一次攻击挥出的角度和视线方向,就能大概推测出对方下一步会做出怎样的攻击,然后自己就朝另一个方向攻击就对了。

虽然说起来轻鬆,要真正做到还是很困难的,不过也许是因为我们两人都处于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接连几次下来都很有默契地没发生判断失误,攻势也因此顺利连贯下去。

我们从高台上打到高台下,甚至闯进守备人员之间,一路上大家见到我们都赶紧闪远一点,怕打乱了我和深叶此时合作无间的连攻状态。

鬼王脸上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轻蔑,到后来完全摆不出笑脸了,虽然我和深叶的攻击总是被他闪过或挡下,但他肯定也不轻鬆。

在深叶的一串交叉连击后,鬼王捕捉到一瞬间的空档,突然往后蹬地一下子跳到围墙上,见他似乎準备往墙外跳出去,我立刻提着双刀冲上前,却不知被谁从身后拉住手臂阻止,眼睁睁看着鬼王跳进恶鬼军中,一下就不见蹤影。

回过头狠瞪那个打扰我好事的人,没想到却突然被弹了下额头,我吃痛唉了声,看着把手缩回的星河,火气整个就上来了。

「你干嘛啊!打得正顺耶!」我没好气道,他却挑起眉用下巴往旁边抬了下。

「时间到。」

「…哈?什幺时间?」

一脸莫名奇妙看过去,就见厚重的乌云之下,一个非常巨大的魔法阵已经展开,整个天空嗡嗡作响,云层逐渐往魔法阵中央捲入,空气也变得沉重起来,几秒之后,无数道雷电从天而降,劈在底下刚仰起头的恶鬼们头上,连一声吼叫都还没发出,就被无数雷电袭击的大地所发出的爆裂声响给淹没了。

摀住耳朵也能清楚感受到空气在撼动,我直到此时脑袋才冷静下来,原来是鬼王的时间已经到了,打得太专心根本就没空注意,幸好星河有拉住我,否则我要是就这幺追着鬼王跑下去,又要被恶鬼军的齐声大吼给弄聋了,凌夏可能还为了顾虑我而中断魔法,然后我就会收到一堆想杀人的眼神攻击,主要来自蓝制服的。

明明帮了我却被骂还被瞪,我一脸反省看向星河讨好地笑笑。「不好意思啊,刚刚对你大声…」

「地址给我。」星河站得很近前倾身子说道,几乎以为他会突然亲上来,我有点吓了一跳,下意识缩了缩肩膀。

「什、什幺地址?」

「当然是你家,现实中的。」他一脸好像我问了什幺白癡问题的表情说道。「觉得抱歉就告诉我。」

「……不要,就算觉得抱歉我也不告诉你。」让这个有跟蹤癖的家伙知道我现实中住哪还得了!傻瓜才会告诉你啊!

「啧,行不通吗…」

星河表情不满地撇过头走到另一边去了,我站在原地满头雾水,这货又是哪根筋不对了?为什幺突然想问我家地址?

不过那个奇葩的思考迴路从来都不是我能理解的,想太多也没用,我马上就把这件事丢到脑后,带着紫水跟深叶一起回到原本的守备区域,进行一般的防守。

原本想下去跟那个叫神罚者的圣剑士一起刷恶鬼军,但是我的水库存快见底了,要进通天阁之前肯定得去补充消耗品,要是现在就去申请,等会儿要进通天阁前那些蓝制服的恐怕不肯让我再申请第二次,于是我只好放弃下去刷恶鬼的打算,乖乖待在城墙上打退那些想爬上来的怪。

老实说,普通的守备工作真是无聊得要命,就是把摔不怕反覆爬上来的怪不断打下去,除了偶尔有天上飞下来捣乱的飞行怪比较麻烦一点,其他都没什幺威胁性。

深叶回去自己在另一边的守备位置了,幸好还有黑豹陪我边打怪边聊天,但是因为在旁人看来我就像是个自言自语的神经病,所以大家都默默地离我远一点。

紫水从表情看不出他会不会觉得无聊,也没搭理我,就只是静静站在围墙边,有时看着底下的恶鬼军,有时转头看向城墙上的守备人员们,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幺,但肯定比我脑袋里想的事正经多了。

通天阁的闯关似乎很顺利,岩鹫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同一队伍的苍狼、任我行和雪尧三个都没看到,也不晓得现在是谁在里面,总之轮到我的时候就会有人来叫,我也没去查看其他队伍的进度,知道也只是更心烦,不如别去想。

前列的守备员一梯换过一梯,採轮流方式休整,只有少数几人持续待在原位,比如我,因为打落这些摔不怕的家伙根本不需要消耗多少魔力,也不觉得太累,乾脆就一直待在前面了。

和鬼王交手时明明感觉时间过很快,现在却觉得好漫长,我甚至开始期待鬼王冷却结束赶快出来。

不晓得是不是听到了我的期待,那抹在整群灰朴色调的恶鬼军中特别醒目的深红色总算出现,就见鬼王以很快的速度朝着我的方向冲了过来,表情跟我很相似,透露着一副先前打得不够过瘾的兴奋情绪。

「这次一定会杀了你。」

「别抢我的台词!」

我甩开双刀一脚踩上围墙,同样兴奋地朝着鬼王吼道,却突然被谁从后面拉住领子往后一拖,把我扯离围墙边。

转过头正想骂人,就见任我行一脸受不了的表情看着我叹了口气。

「轮到你去通天阁準备接棒了,哪里还有时间让你在这里跟鬼王玩啊?快去快去~」

话才说完他就扯着我的领子转过身,把我往通天阁的方向推了出去,身后同时传来兵器相接的声音,回过头就看到鬼王终于把他一直没出鞘的两把武士刀抽出来用了,正砍在前来支援的苍狼双手钩爪上,深叶见状也从另一边赶过来,任我行朝我摆摆手后也去帮忙应付鬼王了。

「你要逃吗?魔族的小鬼。」

準备离开前鬼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脚步一顿,回头瞪了他一眼。

「才没有要逃啊!我还有事要忙没空陪你,希望你不会在我回来前就被解决掉。」

「什幺事会比被我砍死重要?回来!」

鬼王还在背后胡说八道,简直像个耍脾气的小鬼,我不想理他,要是前一棒的雪尧过关了我还没到达通天阁,结果因此被其他队伍赶上的话,后悔死也来不及了。

「黎莉恩!」

我边往后勤队那边跑边抬头朝天空大喊,黎莉恩已经甩开缠斗的敌人朝我飞来了,正要接着呼喊赫尔菲洛时,跑在身旁的紫水抬起手阻止了我。

「让吸血鬼留下,由吾等闯九十级副本应当足够了。」

我闻言一愣,旋即想了想,紫水这是要让赫尔菲洛继续刷恶鬼军的意思吧?难道他觉得赫尔菲洛有可能在我闯一百关之前冲到八十五等吗?

…既然紫水这幺说了,应该就是有这个可能性,虽然少了赫尔菲洛失血会比较多,不过要闯过一个九十级副本大概没什幺问题,只要消耗品备齐就行。

点点头同意紫水的提议,我带着他和黎莉恩来到后勤站申请消耗品,又遇到上次那个不肯让我申请的蓝制服值班员,但是我这次没违反规矩,他也找不到藉口不给我申请,便臭着张脸慢吞吞地检查我的申请表,又慢吞吞地检查剩余库存,我脸上挂着笑,却已经在脑袋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遍。

就在我的耐心快被磨到极限时,后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一回头就见那个顶着深红髮色、脚踩天狗木屐、浑身杀气腾腾的鬼王耶萨正朝我直奔而来,嘴角勾起的笑容在与我视线交会时透出一股失控的癫狂。

「站在那别动!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

「白癡才听你的!」

忍不住吐槽,我赶紧回过头把那个蓝制服的唤回神。「快快快快!东西给我!想被鬼王翻桌吗?」

他大概完全没想到鬼王竟会突破前线人员的防卫跑到最后方的后勤队这里来,整个人都呆住了,被我又是拍桌又是大吼才反应过来,把消耗品塞给我后立刻把我撵了出去。

虽然被他这种像在赶什幺髒东西似的态度弄得很火大,但现在没时间计较这个了,我一拿到东西就拔腿狂奔,木屐敲在地板的声音从后头传来,简直像追命符般阴魂不散。

「快跑!不要被他追上!」苍狼的声音从更后面一点的地方传来。

「不要跑了!快点停下来!」任我行接着大喊。

「到底是跑还是不跑啊!」我没好气吼道,脚步还是没停。

「停!」

听不下去的军师大人终于发话了,我立马煞车转身甩开双刀,刚往头上举起便被从头顶劈下来的两把武士刀压得单脚跪了下去,膝盖狠狠撞在地面石板的声音光听就知道骨头肯定裂了,我咬牙切齿瞪着从交叠在一起的四把刀后面看向我的深紫色眼瞳,过于沉重的压力令双手忍不住颤抖。

「你这混蛋离他远点!」

黎莉恩大吼的同时,黑色箭羽齐飞而来,并在半空中巨大化,到达眼前时几乎和长剑没什幺两样了,这等声势就算是鬼王也不得不闪避,手里的压力一鬆开,紫水立刻拉起我往后跳开数十尺,鬼王正想继续追来,苍狼等人终于赶到,立刻将鬼王包围住。

本来想问他们几个能不能行,紫水二话不说便把我转过身催促我快走,不太放心地又回头看了眼,那边一群人已经打了起来。

「通天阁为鬼王之最终目标,必须在此挡下,但这不是汝现在该做之事。」

看出我还不太放心后面的战况,紫水一番话点醒了我,现在的最优先事项应该是赶快前往通天阁和雪尧交换,我去闯第九十五关,由出来的雪尧去支援苍狼他们。

明白紫水说的话才是对的,我立刻抛开犹豫看着前方赶路,终于来到通天阁的大门前,先灌了瓶水让撞伤的膝盖复原,然后带着黎莉恩他们踏入大门。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空间里等候了一阵子,『下一位挑战者,準备进入第九十五关卡』的系统提示音终于响起,四周的黑暗迅速往两侧后方退去,光线突然亮起,我抬起手遮挡了一会儿,等眼睛比较适应后才仔细打量自己所在的地方。

到处都是白色的水晶洞窟,乍看还以为来到了冰窖,但一点也不寒冷。

「这什幺鬼地方?怪呢?」黎莉恩左看右看,就是没看到除了我们之外会动的东西。

「…这个关卡不在已知情报里,谨慎点。」

紫水观察一会儿后作出结论,不过虽然是没人来过的关卡,我也不怎幺担心,刚开始闯关的时候一堆关卡都是我们自己探索的,已经很习惯了。

三人各自负责一个方向,保持警戒沿路前进,遍布周围的水晶有巴掌大的,也有比人还高的,走在其中感觉有点像走镜子迷宫,到处可见我们三人的身影,这种地方对我这个视力太好的魔族来说有点难受,但还不到无法忍受的程度。

『真是个令人感到不快的地方。』黑豹走在我们几个前面,对这个场景发表评论。

猜想大概是因为水晶上独独照不出他的身影,所以有点闹彆扭,我忍不住笑了。

「赶快把怪找出来清掉就……嗯?」

将视线扫过四周,我突然一顿,感觉哪里不对。

再次把视线往回拉,各个比人还高的水晶上还是映照着我们三人───可是其中一块水晶上面的『我』在和我四目相对时,突然笑了起来。

「找到一只!」

脚步一蹬疾冲出去,双刀在胸前交叉后左右甩开,两道蓝紫色弦月朝那块有问题的水晶飞砍过去,一阵爆裂巨响后有道身影从破碎的水晶里闪现,转眼就来到我面前。

「唔!」

险险挡住突然朝胸口袭来的攻击,我被推得往后飞了出去,落地后站稳,才看清楚袭击我的人长什幺样子。

「……你跑这来干嘛?」

我皱起眉,眼前这家伙不就是那个起床气严重的魔族族长吗!

对方没回话,一脸正经站在原地摆出攻击的预备姿势,我盯着他看了会儿又觉得不对…这家伙的眼瞳是白色的,可我没记错的话,族长那混蛋是金色眼瞳,而且也不像这样一副失了魂的样子,好像只是一具躯壳。

…只是外表一样的傀儡吗?这大概就是这个关卡的怪,跟我当初打到冰武寒晶的那个晶翠石窟有点类似。

不过那时候打晶翠石窟只有三只怪,这里看样子不只三只啊…

环视四周映照着我们身影的水晶,上头的『我们』一个个自己动了起来,感觉像是什幺鬼片桥段,令人忍不住背脊发凉。

尤其当它们自己从水晶里跑出来后,一群明明很眼熟的面孔,却通通用那种失去魂魄的白眼盯着我们瞧,连我这个不怕鬼的都觉得这阵仗挺吓人。

「大多是熟面孔,想藉此动摇来到此地之挑战者吗?」

『哼,这种小花招怎幺可能动摇得了我的主人。』

「看什幺看?没看过本小姐这种大美女吗?」

「……」

我抽了抽嘴角,这幺有气氛的鬼片场面一下子就被这几个家伙毁了。

  • 名称:总裁他是偏执狂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5: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