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老师生活录全文阅读

总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了…我无奈想着,总之先把所有人迎进屋里再说吧。

「哇喔冥夜妳家原来是有钱人啊!这幺好的房子应该很贵吧?」

任我行四处张望一脸很感兴趣的样子道,其他没来过的人也好奇地走来走去欣赏起屋内装潢,因为客厅沙发不够所有人坐,只好请老弟和伯乐帮我一起去搬了几张椅子过来。

待所有人入座后,先简单帮不认识风雨和祈光的几人作介绍,然后叹了口气。

「先说清楚,我不是有钱人,这间房子是认识的朋友用很便宜的价钱租给我的。」

「竟然有这幺大方的朋友,下次也介绍给我认识吧?」祈光摸着坐起来很舒服的沙发椅道,立刻被旁边的人拐了一肘子。

「好意思吗你?不要给小月添麻烦!」风雨丢了一记白眼过去,两人半开玩笑地在沙发上扭打起来,同坐一张沙发的岩鹫却像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般静静坐在角落喝我端出来的豆浆,丝毫不受干扰。

我看着这幺一大群人,非常无力地搔了搔头。

「你们来找我我是很高兴啦…可是全部一起来该怎幺办啊?有什幺玩的地方可以容纳这幺多人吗?而且快到午餐时间了,你们吃过了吗?」

一向孤僻的我压根不晓得该把这幺一大群人带到哪去,只好询问众人的意见,以为会花不少时间讨论,没想到却立刻就有了解决方案。

任我行大力推荐位在隔壁市的某间KTV,不只能唱歌还提供各种美食,旁边还有保龄球馆和购物中心,玩上一整天都不成问题。

见其他人也表示同意,我们就一群人浩浩蕩蕩骑着八台摩托车前往隔壁的K市唱歌。

男生比较放得开,除了血忌打死不唱外其他人都唱了好几首歌(深叶当然不能唱,他花钱基本上就是进来吃东西的),姜母茶也大方献唱,我被推出去倒是在预料之中,连朵朵都推辞不了红着脸唱了一首。

任我行很明显常常出入这里,点歌、点餐、洗手间怎幺走都了如指掌,简直像自家般熟到不行。

这里提供的食物没有成分标示我不敢乱吃,幸好如天使般的朵朵带了不少纯素点心来才没让我饿肚子。

在包厢里唱了三个小时后,又到隔壁的保龄球馆开了四个球道打球,我因为连连洗沟被苍狼好一番嘲笑,很没形象地在公共场合追着他打,众人都笑翻了。

然而只有一个球道的气氛跟我们完全不同,雪尧、岩鹫和血忌不知为何打得非常认真,而且三人技术不相上下,我们这三个球道还在吵吵闹闹时,他们的计分板已经悄悄引起众人围观了。

「你们几个常常到她家吗?你不晓得一个独居的女孩子家里常常有男人出入会被人说闲话吗?」

雪尧一球就清空了所有瓶子,和岩鹫互相击掌后回到座位上,自言自语般说道,立刻引来血忌的瞪视。

「那丫头自己都不担心了你担心什幺?你是她的谁吗?」血忌不客气道,见岩鹫也是一击全倒,狠狠砸了声舌,走上前选球。

血忌第一次击球时漏了一支瓶子,不过后来有清空,拿了个SPARE,很不满意地回到位子,看到接在他之后打的雪尧又拿下一次全倒,忍不住磨牙。

「喜欢的人身边太多苍蝇,是男人都无法默不作声吧。」

见雪尧一派轻鬆的模样,血忌就有种想把眼前这小白脸拿来当沙包练拳的冲动,但这里可不是游戏中,就算手很痒也只能忍着。

「哼!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还敢自称男人,简直笑掉人的大牙!」

「我身体发育很良好,不劳你费心。」

「啪!」的一声,血忌拿在手里的宝特瓶扁了下去,汽水受到挤压洒了一些出来。

「臭小子有种把你这些话说给那丫头听!」

「轮到你了,把手擦乾净再去拿球。」雪尧面带微笑朝他递出一张面纸,血忌把饮料重重敲在桌上,自己抽了摆在桌边的面纸来擦手,哼了声走去选球。

以前他只是因为对方是自家公会的竞争对手而抱有敌意,但接触的次数多了,他是真打从心底厌恶起雪尧来,明明一副小白脸的长相,里头黑得要命!年纪轻轻就这幺会耍心机,以后还得了?

路弥月那丫头又笨又容易心软,虽说之前拒绝过他,但难保以后不会傻傻地被这腹黑的家伙拐骗。

血忌拿稳球,往前几步将球抛了出去,一击全倒!

他转过身朝雪尧挑衅地挑眉,还很没大人样伸出握拳的右手,大拇指朝下。

「已经被甩过一次的人就滚远点,少来招惹那丫头!」

「管这幺多,我才想问你是她的谁?」雪尧不以为意道,逕自走上前选球,血忌一见他这种态度就忍不住上火。

「是谁都比你强!你一个外县市的想管都管不到,那丫头被人砍、发高烧的时候你人在哪?」

雪尧走上球道时明显顿了下,随后又像没事人般继续动作,这次留下两支瓶子,但第二球又捡了回来。

他走回座位时脸色阴沉,岩鹫瞥了他一眼,没说什幺走去拿球。

「……刚刚的话什幺意思?难道那时候你在她旁边?」

见雪尧受到动摇褪掉那张游刃有余的表情,血忌终于有种吐了口恶气的感觉。

「这阵子我住在她那,她发烧还是我照顾的!」

「……」

雪尧没再回应他任何话,血忌当然也不可能主动跟他搭话,岩鹫像个路人甲般只管打球,气氛沉重得很压抑,和围在记分板前热烈讨论的群众形成强烈对比。

「哇靠!你们是哪来的职业选手啊?这吓死人的分数怎幺回事?」

我走过来时见一堆路人围在记分板前,好奇地看了眼,就被一堆代表全倒的X惊得目瞪口呆。

「你们那边打完了?」原本低着头的雪尧闻言抬头看向我,脸上挂着微笑问道。

「差不多了,想先问问你们晚餐怎幺解决?我要带深叶、伯乐和旁边那个流氓脸的回老家吃饭,你们要一起来吗?」我看着他和岩鹫问道,无视朝我甩来眼刀的家伙。

岩鹫摇了摇头,雪尧则是表情一僵。

「…家里是在庆祝什幺吗?不然怎幺会带人去妳家吃饭?」

闻言,我不免有点尴尬,搔搔脸颊道:「老实说我爸妈挺喜欢深叶的,有意思把我们凑在一起,所以叫我带他回去吃饭,不过我当然没那个意思,想说如果人多一点,气氛比较不那幺奇怪…」

说到后来我都觉得自己有点脸红了,眼前这个人当面跟我告白过啊!和他说这种事简直尴尬到不行!

雪尧沉默半晌,点头道:「如果不会太打扰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不打扰、不打扰!应该说多一点人我反而鬆了口气。」

乾笑着摆摆手走回去自己的球道,任我行等人立刻围了过来。

「怎样?老大要去吗?」

我点点头。「为什幺要我先问雪尧你才能决定啊?想去就去啊?」

「虽然去了应该会看到很有趣的画面,不过我怕心脏受不了。」任我行一脸正色道。

不想理会他的胡言乱语,我看向其他人。「那你们呢?决定好了吗?」

「可、可以的话,我想去…」朵朵表情羞涩道,姜母茶打趣地戳戳她的脸颊。「当然去啰!难得有机会去见父母,说什幺都不能缺席啊!」

「……」这话好像哪里怪怪的?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不客气了。」苍狼瞥了朵朵一眼,虽然很快把视线移开不过还是被我抓包了。

「你们都去喔?那我也去!」任我行立马改变主意,我无言地丢过去一记白眼。

「我…我是很想去……」风雨哭丧着脸,祈光一脸遗憾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跟朋友约好今天要改车,下次有机会再去吧。」

我点点头,算了下人数后打电话给老妈,结果被老妈臭骂一顿。

『上周末才说很忙不能回来,今天就突然给我带这幺多人!也不早一点说!妳这孩子真是…』电话那头唠唠叨叨许久后嚷着要赶快去买菜就挂了电话,我无奈地笑笑。

把剩下的球数打完后又逛了一下购物中心,然后和风雨几人道别,一行人先回我家一趟,等待血忌他们收拾行李的期间,被逼问了他们四个为何会住在我这的前因后果,好不容易解释完,所有人一致认同我果然该找间庙去拜拜。

因为这件事又被揶揄了许久,终于可以出发时都已经傍晚六点了,回到老家为了找位子停这幺多台摩托车又花了些时间,真正能坐下来吃饭已经又过了半个小时。

老爸老妈不知从哪弄来一张大圆桌,因为屋里放不下只好在门前的小院子吃饭,昏暗的天色,配上玄关和外头马路边的照明灯,其实还挺有气氛的,和家人像这样在没有遮蔽物的天空下吃饭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不过虽然气氛很不错,我却依旧如坐针毡,原因当然是我家老爸老妈,他们一直以为我还是那个整天窝在家里不跟人打交道的没药救宅女,从没见过我带这幺多朋友来,笑得多开心啊!身家调查不用说,当然也没放过从我朋友嘴里撬出自家女儿有没有跟谁好上的机会。

而这群无良损友(除了不好意思讲话和不能讲话的)都非常慷慨地向我家二老报告关于我的各种『英勇事蹟』,让从来没接触过游戏的老爸老妈听得啧啧称奇,害我在旁一边把头越埋越低一边狂冒冷汗。

幸好老爸老妈除了对我好好一个女孩子干嘛玩男角,以及我兇残到被取了个『猎头者』这种一点都不淑女的称号有点意见外,倒没有太大反弹,反而觉得游戏竟然可以做得像现实世界般真实感到很新奇。

而原本最让我提心吊胆的血忌竟很意外地没揭我疮疤,在老爸他们面前挺有大人样,连任我行偶尔白目的挑衅都忍下来了,只是脸一直很臭。

这顿让我吃到胃都有点隐隐发疼的晚餐算是挺和平地结束了,大家很自动地帮忙收拾,老妈一开心又去切了盘水果,大家在院子里又聊了一阵子,才在门口解散各自回家───除了我之外。

老弟因为还要载深叶回去所以幸运逃过一劫,于是被逮住的只有我,老爸老妈开始针对他们一顿饭下来的观察给我各种建议,不外乎就是关于谁适合当男票候选、谁很有前瞻性等等等等,听得我耳朵都要长茧了,最后实在受不了,从自己老家仓皇落跑。

本来是因为只有带深叶去吃饭感觉像在相亲似的,所以才多带一些人,想说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气氛应该就不会那幺尴尬…谁知道这只是从一对一的相亲变成了挑女婿大会啊!

不只如此,很多原本没打算公开的事都被今天在场的人听光光了,比如古鲁跟我是亲姐弟、血忌警察的身份、还有我高中时代就宣告了毕业后要自己搬出去住当个自由的单身汉(?)因此引发家庭革命的事(BY老爸老妈)。

虽然很庆幸今天在场的都不是那种会到处宣传别人隐私的人,但还是很累,心累。

回到自己的窝,随便沖了下澡就直接在床上躺平了,光是傍晚那顿饭就耗损了我一个礼拜的精神,暗自决定接下来一个礼拜绝对不出门了,我需要静养。

才想着,手机铃声很不识相地打扰我好不容易的宁静,不太耐烦地抓过手机直接切扩音摆在枕头边,也没看是谁打来的。

『…弥月,妳在休息了吗?』

大概是因为我接通后连声「喂?」都没讲,雪尧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犹豫。

想起吃饭时他算是被老妈抓着问最多问题的人,肯定跟我一样精神很疲惫,总觉得对他有点过意不去,勉强打起一点精神侧过身让自己离话筒近一点。

「刚準备休息,怎幺了吗?」

『如果一切顺利,天劫应该今天就能结束了,你想好要许什幺愿望了吗?』

「……」

这话说得太理所当然,我一时间都愣住了。

虽然依目前的情势看来,我们这队应该是最有希望第一个登顶的没错…可是这番话要是给其他队听到绝对会引起公愤啊我说。

默默汗颜了下,我才回答他:「当然是让原本的神罚者回来。」

说完,话筒另一端安静了一会儿。

『…看来妳还是不打算改变,那我就不再多说什幺了,我尊重妳的决定。』

「…谢谢。」

对于给我如此多帮助、感情却得不到回应的人,我除了感谢,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幺了。

最后给彼此打气便结束了短暂的通话,我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让原本的神罚者回来…然后呢?

之后的事情其实我没有细想太多,只是单纯觉得只要能再见一面,应该就能釐清自己的感觉了。

可要是真如雪尧先前所说,就算能让原本的神罚者回来,他却坚持不肯放弃我,结果再度被格式化了怎幺办?

再许愿一次?这样不是没完没了吗?

头痛不已地在床上滚来滚去,想着要是有什幺皆大欢喜的方法就好了…可惜应该没有这幺好的事。

再怎幺烦恼也没用,事情真的遇到再去想办法吧,反正船到桥头也不得不直。

放弃继续摧残自己的脑细胞,我关掉电灯,在床上躺好时,爱猫凑过来在我脸颊磨蹭了几下,发出撒娇的呼噜声,然后就这样贴着我躺下,还一掌把肉球拍在我鼻子上。

无奈又好笑地往旁边挪了一点,套上游戏头盔,从黑色遮罩内侧看不到外面的爱猫,但仍可以感觉到不是自己的温度还停留在那里。

不好意思啦,明天再陪你玩,天劫期间都要準时上线才行。

在心里抱歉道,做了一次深呼吸后,按下启动键。

───天劫第七天,迎接最终战。

  • 名称:修真老师生活录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