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笛全文阅读

把心底的忧虑掩盖起来,眼前的关卡还没过完,那些就都只是空想,专注于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短暂又有点不合时宜的野餐时间结束后,辛尼他们就回去自己的守备位置了,听着此时才凑过来的黎莉恩的各种抱怨,边安抚她边返回前线。

看着底下,赫尔菲洛和圣剑士依旧持续着在恶鬼军中的扫蕩大业,打开宠物资讯检视,赫尔菲洛目前等级八十三,想在最后一次跟鬼王交手前冲到八十五等是绝对不可能了。

不过能在这幺短的时间里冲到八十三等已经很了不起了,之后一定要好好夸奖他。

虽然他肯定会一脸泫然欲泣向我道歉,甚至又想拿刀自我了断就是…总觉得完全可以想像,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恶鬼军的侵略仍在持续,我依然待在围墙边反覆把爬上来的怪打下去,各处传来的吆喝和打斗声不绝于耳,不知为何,我的心情却越来越平静。

…大概是因为知道这场战役,即将结束了吧。

在凌空蓝羽的通天阁挑战队伍于第九十八关宣告失败的消息传来时,通知我该準备前往接棒的任我行也回来了。

「趁鬼王还没出来赶快去吧!其他队伍都已经完蛋了,你可以打得轻鬆点~」

任我行催促我赶紧离开,我看了看时间,摇摇头。

「既然已经不需要担心会被其他队伍追上,就不用赶时间了,让我跟鬼王打最后一次吧。」

「哈?干嘛白白浪费力气啊?把力气留着打第一百关不是更好?」任我行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还想再说什幺时却被苍狼阻止。

「没什幺关係吧?这是最后一次跟鬼王那家伙交手的机会了。」苍狼不太正经地把手肘靠在我肩膀上说道,好战的表情毫不掩饰。

深叶已经默默走了过来,岩鹫和老弟也在不远处的高台上就定位了,附近其他人很自觉地往外散开,任我行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也把自己的铁鍊拿出来。

「好吧好吧~只好请老大在那边休息一会儿了,既然是你的决定他应该也不会说什幺。」

我朝他感激地笑了笑,接着往下看,就见整片枯燥色彩中,那抹特别醒目的红已经出现。

鬼王抬起头,和我视线交会后微微勾起嘴角,似乎很满意我这次有待在原地等他。

「光属性的魔族小鬼,这次一定要杀了你。」

「这是你最后一次说这句话了。」

───登上通天阁的最终道路,就在我身后。

但是在那之前,就先和你好好打一场吧!

鬼王从恶鬼军中窜出的瞬间,岩鹫的光箭已经射了出去,一道眩亮光束笔直冲到鬼王面前,半空中的鬼王前倾身子头一偏就和光束擦肩而过,在他身后炸开的强光和恶鬼军们的哀嚎就好像全都跟他无关似的,继续朝这里奔来。

「第一个就是你,光属性的魔族小鬼!」

转眼间,鬼王用不可思议的高速一口气冲上了围墙,两把武士刀高举过头,顺着落势朝我头顶劈砍而下,我将雷狩抵在额前交叉準备接住这波攻击,却在刀刃相接的前一刻,鬼王突然头一偏,刀势也跟着偏离原本轨道,与雷狩擦出一条火花后从我的左侧掠过。

看到点点光芒从鬼王左边太阳穴的位置飘出,我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幺事。

「这枪时机抓得挺不错啊混帐魔族,比想像中稍微能干了点嘛。」鬼王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高台,古鲁正将枪头对準他。

「多谢夸奖。」

语尾刚落,又一枪射出,但是在鬼王的眼皮子底下开枪完全就是无用功,武士刀小幅度从身前甩了下,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就将子弹轻易弹开了。

古鲁当然也知道这枪不可能击中,他的目的不在此,哪怕只有零点零几秒,只要将鬼王的注意力稍微引开,接下来就交给近战人员了。

「抓到你了───!」

任我行大吼道,黑色铁鍊牢牢捆住鬼王的上半身,连同拿刀的双手手臂一起,苍狼见机不可失,冲上前朝鬼王的胸口挥出钩爪───却只撕裂了一道残影。

速度又更快了!

看样子雪尧的猜测没错,鬼王确实随着通天阁闯关的进度变得越来越强,前一次眼睛还能勉强跟上,现在却几乎追不上了!

眼睛若是无法捕捉到敌人的行动,几乎可以肯定没办法与之一战,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是绝对办不到的,但是现在有可靠的伙伴在,要论胜负还早得很吶!

「火拳小鬼,你真的很烦人啊…」

在鬼王避开苍狼攻击的瞬间,预料到他会往哪个方向闪避的深叶毫不犹豫就将拳头挥出,擦过鬼王险险偏头侧过的脸颊,在那过度死白的皮肤上留下一道烧灼的痕迹。

这才只是开头而已───顺利近身的深叶展开一串华丽的连击,燃烧着火焰的双拳不停挥出,不留一点喘息余地地紧咬住鬼王不放。

我立刻跟上,仔细看着深叶的一举一动,原本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在眼睛逐渐习惯后总算能勉强追上,对方向的判断都是一瞬间的事,稍有鬆懈就可能破坏掉深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连续攻击,就算勉强也要死命盯着!

苍狼和任我行明白太多人上前只会造成混乱,所以都往外退了点,保持一定距离将鬼王、深叶和我包夹在中间,做好随时策应的準备。

就像前一次配合一样,我和深叶交替着迎击鬼王,除了专心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这上面外,其他一概不管,就连声音也听不见了。

所以当胸口莫名紧缩了一下时,也没能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幺,只知道有种不好的预感突然涌了上来。

深叶挥出的炎拳刚从鬼王身侧擦过,左脚踏出準备接续下一轮攻击时,地面突然狠狠震了下,深叶脚步没踏稳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倒,但他随即改变重心,立刻稳住了身体。

可即使深叶调整姿势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鬼王,没放过这短短不到一秒的空隙,刀光瞬间闪过,我完全没来得及上前挡下,眼睁睁看着武士刀的刀锋毫不留情地从深叶右手臂上划过,血红顺着刀势在半空中洒出一道弧线,喷溅上我的脸和朝前伸出的刀身。

完全命中!

原本已经站稳的深叶被这一刀砍得摔了出去,从出血量就能得知这刀砍得十足深,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接续攻势了。

我在深叶倒下的同时冲了出去,即使知道攻势可能无法连贯下去也不能在这里退缩,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死命咬紧鬼王!

「你给我去死啊啊啊啊────!」

双刀交替着甩开一道又一道的弧形残影,刀刃相接碰撞出无数火花,我拼尽全力咬住他不断攻击,却一刀也无法砍中。

这种感觉真是超憋屈的!

可恶…就算杀不了他至少也要砍中一刀!

就在我这幺想时,脚下却突然狠狠震了一下───居然在这种时候又…到底发生什幺事了?

可是现在没时间去管这个,鬼王的攻击要来了!

果然没放过我因为震动而停顿的短暂空档,银色刀光从右侧后方甩了过来,要是被砍中就完蛋了!

十级的等级差,直接被砍中的话只要两刀就要去重生点了!

脑袋里瞬间只有『绝对要挡下来』这个想法,也没管脚步有没有站稳,曲起右手将刀尖一转,千钧一髮之际真的被我挡了下来!

可是虽然挡住了,从刀身传来的力道却使本来就还没稳住的平衡整个崩坏,身体朝左侧倾斜过去,鬼王高高举起武士刀的动作突然间在眼前变成了慢速播放。

「死吧。」

微微勾起的嘴角透露出嘲讽,武士刀挥了下来,我下意识举起刀想挡住,一道黑影突然窜入我和鬼王之间。

「想得美啊!」

熟悉的嗓音发出大吼,同时传来金属互相碰撞的声音,我摔倒后顺势翻身跳起,等到站稳脚步才看清楚帮我挡下那一刀的人是谁。

「阿神!」

那个叫神罚者的圣剑士背对着我,举着盾牌挡在鬼王面前。

扛住了!而且没有失血!

「要打要快!我的盾顶多只能防御他十几秒!」

他背对我大吼道,明白这是他努力了很久好不容易才积攒下来的成果,我毫不犹豫用力蹬地握紧双刀,黑豹跟在我身边一起冲了上去!

「十几秒足够了!」

「愚蠢,以为这幺一面盾牌就能防得住我吗?」鬼王不屑地瞥了眼,抬手一刀挥了出去,以为这击就能将眼前这突然跑出来碍事的家伙给击飞,武士刀却在砍上盾牌后无法继续往前推进一公分。

至少十级的等级压制───怎幺可能完全挡下他?

从没料想到的局面让鬼王愣了半晌,下方突然袭来的风压让他回过神,侧过头的瞬间刀刃擦着他的下颚而过,没能砍中脖子让我不甘心地砸了声舌。

「阿神!低头!」

「哈?」

听到我突然发出的莫名指示,圣剑士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反射动作般照着做了,平举着横劈过去的刀刃削过他的髮梢,往来不及避开的鬼王胸口砍了上去!

中了!这次是真的完完全全砍中了!虽然很可惜不是脖子但终于真正对他造成伤害了!

「你这…该死的魔族小鬼!」

暴怒的鬼王举起刀就想朝我冲来,圣剑士毫无退意,硬是用盾牌挡下他。

「想砍他你得先过我这关!」

近距离面对鬼王,光是直扑上来的巨大压力就能令人喘不过气,但是圣剑士别说毫无退意了,根本就像在享受敌人被他挡住而露出极欲杀人的表情般,一边奸笑一边挑衅对方。

为了抓紧这难得可以防御住鬼王攻击的短短几秒时间,我挥舞双刀準备再次攻击,却见鬼王对圣剑士的挑衅视若无睹,虽然盾牌挡在他和我之间,他的视线却越过盾牌紧紧锁定在我身上。

「我说过了,你是第一个。」

还没反应过来,鬼王便突然将武士刀往下刺入石板间的缝隙,紧接着往上一挑,竟硬生生把厚重的石板掀翻了起来,圣剑士也没想到他会来这幺一招,脚下完全没防御,被掀翻的石板逼得他只能退开闪避,露出破绽的瞬间,武士刀便从盾牌侧边刺了出来。

原本準备再次攻击的我挥刀动作才到一半,突来的刺击根本无从闪避,索性咬牙準备承受疼痛,挥出的刀也没打算停下,就算会死也要想办法多砍一刀!

鬼王矮身轻鬆闪过我的攻击,伸直了手将刀朝我刺来,却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我挥刀而改变姿势的关係,袭来的刀尖从我半转过的身侧穿出,虽然衣服破了,却险险躲过了皮肉痛。

「很好运嘛?不过你以为好运会接连降临吗?」

似乎打定主意非要我死不可,鬼王收回落空的刀準备再次攻击时,方才被迫避开的盾牌又拦了过来。

「想得美!」圣剑士吼道,坚持要挡下他,鬼王却只朝他斜眼一瞥,武士刀看似随意地甩上盾牌,竟把圣剑士连人带盾一起扫了出去!

───时间到了吗?

没空担心摔出去的圣剑士,我刚站稳脚步準备迎击,却有另一道黑影闯了进来,瞬间我以为是深叶恢复状态赶过来了,却在看清楚挡在眼前的人是谁后几乎停止呼吸。

「不准伤害主人!」

赫尔菲洛就像以往般站出来为我防御───但是他不可能防得住,他明明就还没八十五等───会死!

「逞强什幺啊你这大白癡!」

一边大吼一边撞开他,银亮的刀尖穿破赫尔菲洛的黑色斗篷,最后隐没在我肚子里。

「主人!」

「冥夜!」

赫尔菲洛和其他人的喊叫声突然远去,鬼王的刀势没有因为得手就收住,反而继续往前,推着我一路后退直到撞上围墙,武士刀像根钉子般就这样把我钉在墙面上。

「你就在这里看我杀光其他人,直到血量归零吧。」

鬼王把脸凑到我耳边,声音轻柔得像情人间的低喃,令我忍不住起了身鸡皮疙瘩。

『无耻的家伙!离我的主人远一点!』

黑豹万分焦急地在旁吼道,朝鬼王挥去的爪子却丝毫不起作用,他气愤得在鬼王颈部的位置一阵乱咬,虽然完全咬不到但看在我眼里竟颇有喜感。

「…你笑什幺?笑自己蠢吗?」

见我双刀被夺丢在一旁后竟然还笑得出来,原本準备转身离开的鬼王停顿了下,朝我问道。

因为笑而牵动到被刀捅的肚子,我痛得呜咽一声,却还是忍不住想笑。

「笑你啊…这刀捅得也太準了点…」

我伸出双手扯住他和服的领口朝自己拉近,像是整个人贴在他身上般,然后张开口,露出如同野兽的锋利獠牙───往他脖子狠狠咬了下去!

鬼王浑身一震,大概被我突如其来的野蛮行径吓傻了,任我的牙深深陷入他死白的肌肤底下几秒都没有动作。

「你这疯子!鬆口!」

眼角瞥见点点亮光从被我咬住的地方飘了出来,鬼王终于回过神,将左手的武士刀高高举起,正準备朝我砍下时,挟带强劲风刃的钩爪在他拿刀的那只手臂上留下数道撕裂伤。

「拖住他!不要鬆口啊!」

苍狼的声音混着风声传来,听在耳里有点飘忽,明明因为触发了觉醒状态而情绪亢奋,脑袋却昏昏沉沉的。

大概是因为魔力虽然在暴涨,血量却在一路下滑的关係吧……

眼前已经一片模糊,周围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完全不晓得现在是什幺状况,只知道自己必须用像是要撕裂鬼王的血肉般那样死命咬住他,儘管身体的力气逐渐丧失,还是死都不肯鬆口。

直到有束强光突然在眼前炸开,我被惊得不小心鬆了口,手里的布料触感瞬间消失,知道这代表鬼王跑了,我急忙朝左右张望,眼睛却因为刚才的强光而暂时失明中,这种什幺都看不见的状态让人忍不住焦虑,偏偏我还被钉在墙上什幺也没办法做,更是心急如焚。

冷静点,我没有马上死亡应该代表鬼王被其他人缠住了…欸不对、再不赶快喝水我真的快死了!

突然想起自己还在出血中,赶紧摸着包包拿几瓶水出来,结果一着急加上看不见,瓶子直接往牙齿上撞,水喷了我一鼻子。

「主人我帮你。」

手里的瓶子被人接了过去,听到是赫尔菲洛的声音我才稍微安心了点,顺从地在他引导下喝了几瓶水,总算勉强把血量拉了回来,不过鬼王的刀还捅在我肚子上,不拔出来血依旧会持续往下掉。

「鬼王呢?」我舔舔牙问道,觉醒状态已经结束,牙齿缩回原本的长度,却还残留着刚刚咬住肌肤的感觉,老实说还挺噁心的。

「跟那个叫深叶的人打到另一边去了…主人对不起,我还是没赶上…我这幺没用,主人你会不会讨厌我?」

赫尔菲洛带着哭腔朝我忏悔道,我无奈地想摸摸他的头安慰他,可是因为看不见他的头在哪只好作罢。

「不会讨厌你啦,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你可别又给我拿刀自残啊!」

突然想起这家伙以前的不良记录,我胡乱往前抓着想把他抓住,突然有只手盖住我的眼睛,过了一会儿那只手移开后,眼睛就稍微看得见了。

「吾将光属性之影响吸收掉一些,能看见了吗?」

顺着声音转过头,我朝紫水感激地笑了笑。「稍微能看见了,谢…」

话还没说完,远处突来的爆炸声将我的目光吸引过去,半空中有个模糊的黑色身影,虽然看不清楚,但我就是知道那个是鬼王。

「替我保管那把刀,下次再见我会找你要。」

我听见鬼王这幺说道,明明有段距离,可他的声音就是很神奇得像在耳边说话般清晰。

虽然差点被我咬下一块肉,他却好像没生气似的,语调还挺平稳…但是我对他方才的话很有意见。

保管个头啊!给我把刀拔起来自己带走!

而且我待会可能就要登顶了,下次天劫要等到什幺时候啊!

  • 名称:姚笛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39: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