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全文阅读

带着略为沉重的心情,回到家浑浑噩噩过了一下午,直到手机设置的闹钟响起才把呆坐在沙发上的我唤回神。

赶紧去洗了把脸提振精神,待会儿老弟和深叶就要来了,继续消沉下去可不行!难得最近我终于比较习惯了深叶的速度,防身术课程进展颇为顺利,可不能突然表现失常,否则老弟又要对我问东问西了。

刚换好一身轻便的衣服,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我一愣,看了下时间,比平时还要早。

虽然有点疑惑,不过我还是出去开了门,然后脑袋就懵了。

「妳真的住这里?这房子是谁的?妳该不会跟个随随便便的男人同居吧?」

站在门外的,是已经很久没跟我说过话的老爸,我完全没想到他竟然知道我住在这里还跑过来找我,就连老妈我都还瞒着呢!老爸是怎幺知道的?

见我愣着没回话,老爸眉头皱了起来。「问妳话呢?傻站着干嘛?」

我这才回过神,一脸困窘道:「呃…爸你怎幺知道我住这里?」

「我去妳之前住的地方找妳结果妳不在,刚好有个看起来像流氓的警察来门口写巡逻箱,我就说我是妳爸,他就告诉我妳搬到这里来了。」

「……」血忌你这家伙!等我上线你就死定了!

正在内心愤愤想着该怎幺处理那个多嘴公,老爸再次问道:「这房子到底是谁的?妳怎幺有办法住这幺大的房子?」

「是我朋友的,他说这间房子空着没人住也浪费,就便宜租给我,你看这里庭院比原本那间大嘛!这样狗跟猫不是有更多空间活动吗?反正租金一样,我就决定搬过来了。」

暗自对跟老爸撒谎感到抱歉,不过我从原本那间房子搬出来的真正原因总不可能老实说,只好随口编了个理由,而且我说的也不完全是谎言,有一半是真的。

老爸一脸半信半疑。「这幺大的房子就妳一个人和猫狗住?真的没有跟别人同居?」

我好气又好笑道:「我是要跟谁同居啊?又没有对象!」

「…喔。」知道我固执地当了很久的单身女子,老爸没就这个问题继续追问,抬头看了看这间气派的房子,边欣赏边走了进来。「庭院还真的挺大的…妳朋友家里很有钱吧,男的女的?」

「呃…虽然是男的,但是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他家超有钱,所以才会空着这幺好的房子没人住啊!你不要想太多啦!」

见老爸準备往屋里走,似乎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我赶紧关好门快步跟了上去,偷偷瞥了眼时间,暗自祈祷老弟会发现老爸的车子,带深叶先去其他地方迴避一下,免得碰上老爸让事情变得更麻烦。

走进屋内,爱犬爱猫很热情地凑到老爸脚边撒娇磨蹭,我看着蹲下身摸摸猫狗的老爸的背影,内心百感交集。

曾有过一段时间的疏离,加上自己独立生活了很久,年纪也不小了,想再跟以前一样那幺亲近,总觉得十分彆扭。

而且老爸跟老妈不同,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会主动来找我肯定不是单纯来看我现在生活怎幺样吧?

「爸你今天怎幺会突然想来找我?发生什幺事了吗?」见老爸站起身,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老爸停顿半晌,接着走到客厅中间,左右张望欣赏了下房子的装潢,然后才看向我。

「…之前修车那十五万是妳拿出来的吧?我本来还担心妳会不会是去跟银行借钱,因为妳那什幺接案的工作不是时好时坏吗?…可是现在看起来应该不是,妳好像过得还不错。」

「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了不用担心啊!你看我自己一个生活这幺久了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我一副『老爸你担心太多了』的样子说道,其实心里暗暗鬆了口气。

原来是之前十五万那件事,我还以为家里又发生什幺了。虽然不晓得老爸是自己发现还是老妈不小心说溜嘴,反正我本来也不觉得能够一直瞒下去,被老爸知道也没什幺关係。

虽然那笔钱有一部份的确是跟银行借的,不过当了游戏代言人后有了笔不小的收入,所以欠银行的钱早就已经还清,事情到此完全结束,就不需要重提了。

老爸点点头,经过我身边时拍了拍我的肩膀。「过得不错就好,那我今天先回去了,改天我再跟妳妈一起过来,妳有空也偶尔回家吃个饭。」

「嗯,我知道了。」我点头答应道,很久没和老爸这幺平和地交谈,内心着实有点感动。要不是因为已经快到老弟和深叶来找我的时间,我就留老爸在这里吃晚餐了。

经过庭院时,听起来很像老弟机车的引擎声在门口停了下来,我心里『喀噔』一声,才想着怎幺跟老爸说明才好时,那道引擎声又加速往前,逐渐远去了。

我忍不住大大鬆了口气,看样子老弟有注意到老爸的车子,跟我一样想避免跟老爸碰上还要解释很麻烦所以跑了…算他机灵。

走在前面的老爸当然不知道我刚才多紧张,他回头朝我交代了句「要好好吃饭啊」,然后打开厚重的铁门,一转回头就跟站在门口正準备按电铃的深叶四目相对。

「……」

「……」

我忍不住抚额,一整个无言。

老弟不是骑走了吗…为什幺深叶你还在这啊?

虽然解释很麻烦,但是都已经跟老爸正面撞上了,不解释清楚只会更加麻烦,我叹了口气后抢在老爸产生什幺奇怪的误会前先一步介绍。

「爸,这个人是我朋友,名字叫深叶,是个有功夫底子、很厉害的人,我拜託他教我防身术。」

「…深叶?这是哪里的姓…妳说妳拜託他教妳防身术?这幺年轻的小伙子真的没问题吗?」老爸来回看着我和深叶,一脸不相信的样子道。

正想着该怎幺解释才能让老爸相信时,深叶突然一胳膊从后面架住我的脖子,犹如反射动作般,我立刻伸手扣住架着我的那只手腕,旋即转身同时将他的手腕朝外侧扭,深叶顺着我扭的方向整个人原地三百六十度旋身后反而扣住我的左手腕,一转一压便将我的左手扭到背后,撞在厚重的金属门上。

───还没完呢!

右手肘用力朝后一撞,趁压制力道稍微鬆动的瞬间挣脱开来,我转过身立刻去抓他的衣领和手腕,但深叶比我更快,用一样的方式反抓住我,同时一个小幅度的扫腿便将我整个人面朝上摔在地上,紧接着将膝盖压在我的胸口,右手握拳高高举起,作出最后一击的动作。

「等等等等!够了够了!」

被吓傻的老爸回过神来赶紧一把拉住深叶高举的右手,把他从我身上拉开来,急急忙忙蹲到我旁边十分担心的模样,频频问我有没有事。

我摇摇头咳了几下,边揉着痛到发麻的后脑杓边坐起身。

「没事没事,我们平常都这幺练的。」说完朝深叶投去一个抱怨的眼神。「这里没有垫子耶!你就不能下手轻一点吗?要摔也朝旁边的草皮摔啊…」

深叶此时才注意到我坐在石板走道上,转头看了看旁边的草地,回过头用嘴型跟我说了声『抱歉』,接着朝我伸出一只手。

「算了没关係,下次注意就好。」握住他的手借力站起身,我拍了拍衣裤道。

老爸看着深叶微皱起眉,朝我问道:「他怎幺都不讲话?」

「啊、不好意思我刚才忘了说,深叶他不能说话,如果有事要讲他会用写的或用手机打。」不过用手机打实在太慢了所以现在大多用写的…这种事应该就不需要跟老爸说明了吧。

「喔…他这功夫在哪里学的?」老爸继续问道。

「他说他阿公在中国大陆某座山里开武道馆,专门教古武术的,他小时候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是正式拜过师学的。」

「喔…」老爸上下打量着深叶,沉默了一会儿后又道:「就算是这样,妳一个女孩子跟一个男的单独待在屋子里,给别人看到会被说闲话。」

「呃…其实弟弟也有一起学,他今天临时有事才没来…」事已至此,实在瞒不下去了,我只好把老弟也拖下水。

老爸果然皱起眉头。「阿弘也有学?所以他知道妳搬来这里住?他怎幺都没跟我和妳妈说?」

「哈哈…我也不知道耶…」我装傻笑着蒙混过去,老爸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最后大概决定回去再好好质问老弟,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看向深叶。

「年轻人你几岁了?」

老爸突然问道,深叶抬起手,比出『二、四』。

「二十四啊…年龄也蛮近的…」老爸抚着下巴喃喃自语道,突然伸手捏了捏深叶的肩膀和手臂,又绕到他背后看了一圈,深叶完全没反应任老爸对他上下打量,我站在一旁却是冷汗直流。

这个发展…好像有点怪怪的?

老爸看了半天终于停下来,站在深叶面前友好地拍拍他的肩膀。

「看不出来你体格挺不错的嘛!你叫深叶对吧?既然阿弘今天不能来,那个防身术能不能暂停一天?你应该也知道弥月她只有一个人住,你们两个单独待在一起被邻居看到总是不太好。晚餐吃过了吗?还没吃的话看要不要去我那边坐坐?一起吃个晚餐?」

「……」深叶看着老爸半晌都没反应,然后转头看我,我立刻快步走上前拉住老爸。

「就跟你说他不能讲话你还一下子问那幺多问题,是要人家怎幺回答啊?」

「喔、对齁。」老爸愣了下,又接着道:「你现在有空吗?要不要去我那边吃个饭?」

「爸!你叫他一起吃饭是要干嘛啦!你该不会在打什幺鬼主意吧?不要这样为难我朋友啦!」我好气又无奈道。

「吃个饭而已为难什幺?」老爸不管我,又问了一次。「去我那里吃个饭,可以吧?」

「……」深叶沉默一会儿,点了点头。

我立刻在心里哀号───深叶你干嘛答应啦!去吃这顿饭是什幺意思你到底懂不懂啊?

见深叶答应了,老爸立刻带着他就要往门外走,我急忙追上去拦住老爸。

「等一下!这样的话那我一起回去…」

大概也猜到我是什幺心思,老爸摆摆手竟然绕过我。「不用不用,妳下次再回来,我们男人间的对话妳插什幺嘴?」

「他是我朋友耶!你跟他是能聊什幺?你不要对我朋友乱讲话啦!」

我急得跳脚,不过老爸坚持不让,还威胁我不准跟上去否则以后都不让我进家门了。

于是我只好眼睁睁看着深叶坐上老爸的车,目送车子消失在转角之后,满头黑线地拿出手机拨了电话出去。

『喂?姐!深叶有在妳那里吗?他不知道什幺时候跳车的我一回头他就不见了!』老弟一接通便急急忙忙问道。

「…他跟爸遇上了,然后爸好像很中意他,刚把他载走说要回家吃饭,你现在立刻回去。」我用毫无高低起伏的音调说道。

话筒另一端的老弟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这是什幺神展开?爸不会是想凑合你们两个吧?…我可以不要回去吗?」

我深深吸了口气,朝手机收音孔一字一顿道:「现、在、立、刻、回、去!」

「……喔。」老弟万般不情愿地应了一声,结束通话。

把手机收起,我无力地走回家,连连叹气,八成把今年仅存的好运都给叹光光了。

都说了好几年我要一辈子单身了,老爸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放弃呀?只希望深叶不要被老爸老妈吓到以后就不来教我防身术了…

正想着,外面的铁门突然被重重敲响,我头上的青筋立刻冒出好几条,立马转身回头大步流星穿过庭院气势汹汹拉开铁门,难得穿着警察制服的血忌就站在门外,手还停在半空中维持着搥门的姿势。

「妳爸有来吗?我…」

「谁让你这幺鸡婆告诉我爸我住在这的你是想害死我吗?」

打断血忌才刚开头的话,我没好气地朝他抱怨道。

他愣了下,皱起眉头表情不爽。「隐瞒住的地方让妳爸找不到妳,妳这丫头是有多不孝啊?还敢吼我?」

被他戳到痛处,我气燄一下子缩了不少。「你不说我也会讲啦…我跟我爸之前有点问题,本来是想过阵子再说…」

血忌大力用鼻子哼了一声,非常不屑的样子。「过阵子?过阵子是多久?妳没听过世事无常吗?如果妳爸明天就挂掉了到时候妳就后悔莫及了!」

「呸呸呸!少乌鸦嘴!不要诅咒我爸!」我立刻怒道。

「我只是在跟妳说,想做的事情就该趁早做一做!有话想说就说!不要找藉口一拖再拖!冥夜什幺时候这幺婆婆妈妈的?明明是同一个人,怎幺一到现实中就变胆小了?孤身一人发起攻城战与两大公会为敌的气魄去哪了?」

双手交叉斜眼睨着我的血忌,这一番话把我堵得哑口无言。

大概是因为他穿着警察制服的关係吧?明明还是那张嚣张欠扁的流氓脸,这番话却异常有说服力。

我和他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最后是我先投降,靠在门边叹了口气。

「…你说的有道理,我的确早就该告诉我爸妈搬家的事情了…抱歉,刚才对你发火。」

闻言,血忌突然退了一步,表情怪异地看着我。

「妳…妳发烧吗?突然这幺坦率道歉感觉超噁心的…」

「……」

我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你难得一次让我觉得挺靠谱的就不能多维持一会儿吗?」

「哼!我一直都很靠谱,只有妳这丫头不识货…喂!妳去哪?」

得了便宜还卖起乖的警察大人见我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很不捧场地转身朝屋里走,立刻喊住我问道,我回过头送他一张鬼脸。

「报告长官,我要準备出门所以先进去换个衣服应该不违法吧?」

「少跟我耍嘴皮子,都已经天黑了妳还要去哪?」

「……」

天黑又怎幺了?不过才到吃晚饭的时间而已,警察大人你未免管太多了吧?我老爸都没你这幺啰嗦啊!

虽然非常想吐槽几句,不过看在刚刚被他一番话打醒的份上,我很努力地把吐槽吞了回去。

「你刚刚不是叫我有想做的事就去做吗?我只是打算付诸实行而已。」

闻言,血忌眉头一挑。「喔?所以妳打算去做啥?」

「回老家吃晚餐。」

顺便去阻止老爸老妈对深叶进行身家调查、外加把我们两个送做堆的荒唐打算───我在心里补充道。

至于会不会吃闭门羹……等到了那边再说吧。

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 名称:伪娘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5: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