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全文阅读

既然现在都住在一起,血忌和伯乐就理所当然一起参与防身术课程了。得知深叶是真正有武术底子的人后,血忌也不顾手上还带着伤,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要深叶跟他过几招。

身为警察的血忌对防身术自然很有一套,不过深叶依旧老神在在,把血忌刚烈又粗鲁的招式一一化解,我和老弟、伯乐沦为观众,看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从一开始的过招到最后火药味越来越浓几乎像是真要打起来了,我们三个赶紧趁他们四只手纠缠在一起陷入僵持的机会上前阻止并让两人分开。

深叶很快就冷静下来了,自觉方才有点做过头,朝血忌一拱手后默默走到墙边休息。血忌却还没尽兴,嚷嚷着再来一局,被我不客气地朝他包着绷带的伤处一掌拍下去,痛得呲牙裂嘴,恶狠狠瞪着我开火。

「路弥月!妳有没有良心啊竟然打得下去!」

「原来会痛啊?看你动手还很灵活有力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神经坏死了。」凉凉地损他一句,见他双眼瞪得都快掉下来了,我只好撇撇嘴补充说明:「我弟和深叶没带行李,再不回去拿就太晚了,反正现在住一起,想打以后有的是机会啦!」

大概被我一提才想起来,血忌哼了声总算是没再卢下去,甩了甩隐隐作痛的左手回自己房间去了。

老弟载深叶回老家拿东西,再驱车前往深叶家,我盥洗完了他们还没回来,只好在客厅等人,没多久伯乐也从房里出来,大概已经洗过澡了,换上一身朴素的家居服,见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也过来跟我一起待着。

拒绝我说要帮他倒饮料的提议,伯乐只是沉默地陪我坐着,不知为何看着我突然傻笑起来。

「我在想,如果弥月姐妳真的是我亲姐姐该有多好?」见我面露疑惑,他主动说明。

「如果你从小开始跟我一起生活也许就不会这幺想了,你没听我老弟都说我是怪咖吗?」

听我这幺说,伯乐反而笑得更开心了。

「我知道妳是怪咖啊~一开始…还不了解『冥夜』的时候,我就想『这个人有病啊?竟然为了一只游戏怪发这幺大火!』完全无法理解,只觉得被人砍了就要加倍砍回来。后来跟着妳到处打怪冒险,更加不理解了,一个打怪明明非常兇残的人,为什幺当初看到我虐待怪会那幺生气?我很好奇当中的原因,所以更仔细去观察妳的一举一动,发现妳竟然还有跟植物说话的习惯?简直古怪到极点!」

伯乐边说,边因为我的脸色随着他的话阴晴不定而更乐了。

「一直到我背叛并离开神月,其实我仍然没搞懂,但不知道是不是养成了习惯,我开始观察起周遭的人。以往总爱跟朋友一起四处吃喝玩乐,满口胡话称兄道弟,有一天没一天地过,突然觉得很空虚,开始去思考,难道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吗?

自从这个想法出现之后,朋友的各种八卦话题开始令我觉得无趣,也没什幺动力去玩,回到家姐姐整天不停抱怨也让我越来越不能忍受…我不知道自己怎幺了,只觉得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好像哪里错了,然后我就想起冥夜。」

伯乐停顿了一下,看着我又傻笑起来。

「虽然是个无法理解的怪咖,但是活得很正直,认为对的事情就去做,不对的事情就去阻止,和现实或虚拟无关,所以冥夜总是抬头挺胸,看起来很耀眼…我对冥夜活着的『态度』觉得很嚮往。」

「…用不着重覆强调怪咖吧…」没想到伯乐会跟我说这幺多内心话,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什幺,就顺口吐槽一句,伯乐愣了下,哈哈大笑起来。

「因为真的是这样啊~」见我用白眼瞪他,伯乐稍稍收敛一点,不过嘴角还是一直往上翘。

我没好气地哼了声,把他刚才的话好好消化过一遍,将思绪整理好之后才回答。

「你把我想得太好了点,而且与其说我正直,不如说是固执…固执地认为怪可以肆意砍杀,但是不可以虐待收为宠物的怪,虽然两者都是游戏怪,却不该违背这个原则…明明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却动手教训你们,我深深反省过了,可是已经结下的樑子却不会因为我的反省而消除。」

「……」伯乐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移动位子坐到我旁边来。

「虽然妳这幺说,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不觉得妳有做错什幺,我们那时候真的挺欠揍的,也难怪妳会忍不住想拿刀砍人啦~本来玩游戏偶尔也会跟其他玩家打打杀杀,只是因为在那之前我们几个还不曾被别人杀死过,所以才觉得特别火大,说到底,就是无聊的自尊心作祟啦!」

提起最初和我起冲突的事,伯乐不再像之前那幺避讳了,似乎解开了自己的心结,用一种反省过的坦然态度去面对那些过去。

听了他这一番话,原本情绪有些低落的我,看着他已经跟当初相遇时大不相同的眼神,一股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差点忍不住想一把抱住他。

伯乐真的成长了很多,如果他成长里的一小部分有我参与其中,那我是不是能对自己更有自信一点?

相信自己的路没有走错,也相信曾经的付出和努力没有白费。

「…本来是我要鼓励你的,结果反倒是我被鼓励了。」

我搔搔头笑了笑,伯乐也跟着笑起来,还学我把脚伸上沙发,下巴靠在环抱住膝盖的手臂上。

此时的我们在旁人看来,或许真的就像亲姐弟一样吧?

「…那你跟那两个人怎幺办?」想起那个拿斧头的战士和弓箭手,我有点担忧。

「也不能怎幺办啊~他们不爽我我也没办法,顶多以后不能一起玩而已,我也不是没其他朋友,以后各走各的吧。」伯乐耸耸肩,一副看开了的表情。

本来还想接着问他姐的事情,老弟他们正好回来,我和伯乐的谈话就此告一段落。把迟归的两个住客接进来后,大家就各忙各的,无非也是洗洗準备上线了。

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脑袋里还在想方才跟伯乐交谈的内容。

虽然很想为他做点什幺,不过他和家人之间的事实在不是我一个外人能插手的,如果不是伯乐主动说出口,我根本没可能得知这些。

现阶段,让他住在这里暂时远离精神压力的来源,可能是我唯一能给他的帮助了。

只希望我不会真的这幺带赛,连随机砍人的神经病都跑到这里来…我诚心诚意祈祷着。

戴上游戏头盔,按下启动开关,在我进入游戏的瞬间,安全防护系统守护者也同时作动,确保在设定的区域範围内,没有除了安全名单上的人员闯入其中。

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面朝下趴在沙发椅上。

昨天在安杜拉打怪打得太过头,回来总部时都累瘫了,就这样趴着下线…好在游戏里不会有隔日肌肉特别痠痛这种后遗症,我坐起身,神清气爽地伸展双臂,朝默默从我眼前走过去连个招呼都不打的弥夜道了声早安,他转过头来瞥了我一眼,点了下头,走去窗户边的老位子。

把视线从正看着窗外风景的侧脸上拉回来,发现有一封来自雪尧的讯息,说有事暂时抽不开身,关于天劫战略布置的讨论要延后一些,时间再另行通知。

于是我召唤出黎莉恩他们几个,先是照惯例听黎大小姐发了一会儿牢骚,然后开始一连串的日常作业。

花了近一个小时处理轩芸城的事务,结束后还没收到雪尧的联繫,不想浪费时间等待,于是我又跑去安杜拉的高等怪区打怪。

昨天离开安杜拉时深叶就跟我道别回自己的小队去了,今天没有其他人跟着,不用管配合什幺的,我发了狠接连使出大招往怪身上狂砸,扫过一区又一区,累了就停下来吃点东西,然后继续去找下一只倒霉怪的麻烦。

虽然我对『第一』没什幺太大的野心,但是『封顶第一人』听起来感觉真是挺帅气的,我乾脆就把这视作当前的目标,狂打高等怪累积经验值,捡来的东西等回去城里又可以交任务、又可以卖钱,一石很多鸟,不打对不起自己。

在太阳升到最高点的时候,雪尧终于来了联繫,依依不捨地建立一个记录点后,返回轩芸城总部和众人会合。

来的人比我想像中还多,除了原本就听说会出席的天上天下和凌空蓝羽外,还有几个没见过的人,互相介绍后才知道都是些排行榜上有名的公会,规模和风评都不错,于是雪尧也邀请了他们前来参与讨论。

带着一大群人来到会议厅,因为位子不够又从其他房间搬过来,七手八脚忙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把所有人安顿好,总算能够开始进行讨论。

雪尧将安杜拉的地图在半空中直立展开,让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偌大的地图正中央就是安杜拉唯一的主城诺札尔克,而远离诺札尔克的边缘区域,有一片看起来有点不祥的灰黑云雾笼罩,也就是我们即将面对的敌人大本营───驻扎着由鬼王耶萨所统领的恶鬼大军的阎王魔域。

当第一个封顶的玩家出现时,安杜拉全境将开启天劫模式,境内原有的怪物将从阎王魔域周边开始发生变异,进入狂暴状态,逐渐往外扩散到整个安杜拉。

与此同时,阎王魔域内的恶鬼也会倾巢而出,逐步朝诺札尔克前进,大约在天劫开始第五天,就会将诺札尔克团团包围住。

玩家必须在十天内登上通天阁,并守住诺札尔克不被攻破,才算是通关成功。

如果成功了,所有参与的玩家都将获得非常丰厚的奖励;但是如果失败,所有参与玩家将会连续十天掉级,每天掉一级,且这十天当中经验值和掉宝率都会减半。

───这些是目前官方公开的相关情报,但是细节却保密得很,像是鬼王耶萨的等级、恶鬼大军的数量、以及通天阁的登顶规则等等,仍然未知。

「虽然最关键的通天阁情报尚未公布,但还是能以三种可能性安排战略布局。」

雪尧站在地图旁开始进行说明,并将图像放大,诺札尔克的街道动线一目了然,而在这当中最醒目的,莫过于中央的通天阁了。

「第一种可能,通天阁是单人副本形式,第二是多人组队,第三则是团队接力,外部负责防守诺札尔克的人员必须以这三种可能性进行安排,否则会全盘皆输。

考虑到天劫的时限有十天之多,登顶通天阁的难度可能超乎想像,如果规则属于第一种单人副本形式,必定会有存档记录的功能,因为登顶不可能是十二小时的上线时间内有办法完成的事,而且消耗物品也需要补充。也就是说,挑战登顶的玩家中途应该是可以离开通天阁的。

这样的话,挑战者也能参与外部守城的作战,但是时间无法太长,毕竟重点还是得放在通天阁上。

所以挑战登顶的人员,最好是原本就不常加入团队内,习惯单打独斗,而且自身一人战力输出就很高的,比如冥夜。」

突然被点到名,我愣了下,齐刷刷往我身上扫过来的视线刺得我浑身不自在,幸好听到雪尧接着往下说明后那些视线又转回去刺雪尧了。

「如果是第二种多人组队的情况,就不一定能够中途离开通天阁了,可能从进入到副本结束为止都只能待在里面。这样的话,这支挑战登顶的队伍就完全无法算进守城的战力中了,若是如此,各公会就需要依据会员人数来斟酌能派出多少人去闯通天阁,人员也要仔细挑选,切记不要把主要战力通通派去闯通天阁,造成守城战力不足,否则外部一沦陷,通天阁也不用过了。

最后是第三种,团队接力,是战力分配弹性最高的形式,同一队伍的人员可以轮流进入通天阁,既能同时支援外部战力,也不会影响通天阁的进展。若是这种形式,各公会只要分配妥当,甚至可以让所有人都能参与登顶挑战。」

雪尧把闯关通天阁的三种可能形式和战力分配的关係作出详细说明,停顿半晌,见没人提出问题,才又接着往下说。

「另一个重点就是上线时间了,由于天劫这个副本需时最多十天,玩家的上线时间却只有十二小时,不同时段玩家的战力如何尽可能达到平均也非常重要,我需要知道各个公会不同时段的上线人数,可能的话,希望各位在今天内统计给我…」

接下来的话题主要针对人数较多的公会,雪尧很快就被几个公会长围着进行深度讨论,我则是听到方才的话就已经整个人愣住了。

我完全忘了天劫是全天进行的副本这回事了!

个人上线时间最长只有十二小时啊!如果诺札尔克在我不在线上的时候被攻破,天劫宣告失败的话,岂不是呕死了!

连续十天掉等什幺的都算小事…我可是把登顶通天阁当作目标啊!

其他时段的玩家战力如何?靠不靠谱啊?

我开始感到不安了…

  • 名称:麻衣神算子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