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后来在各方强烈要求下,我开始分批带团去安杜拉的高等怪区打怪,为了安全考量,一次只带五人左右,大约就是一个小队的人数,一天带三组人,差不多整天就都耗在这上面了。

参加的人本来就是老手居多,该怎幺分工效率才会最高这类事情,他们自己就会安排妥当,所以并没有我原本以为的那幺麻烦,反而还挺有意思,能够和不同的对象互相配合,除了能发掘更多变化的作战方式,也能从他人身上学习到之前没有想过的应变方法。

大家互助互利下,等级进步都非常快,我自己虽然说是去当保镳的,但总有必须出手的时候,所以虽然没有其他人那幺快速,但经验值依然逐渐累积。

等他们上了七十等之后我就放牛吃草了,去种族领地接受族长加冕我都没跟去,之后更没必要继续让我带着练,差不多这个时期过后我又恢复了自由身,不过还是被众人一再提醒要我别打怪打得太高兴就忘了注意等级,好像不盯着我我就会不知不觉练到封顶似的。

虽然我觉得他们这是担心过度,不过我还是暂时减少在安杜拉打怪的时间,到其他四块大陆把之前还没踏足过的地方都仔细走了遍当作探险,还被我挖到几个尚未被其他玩家发现的副本。

以此为契机,我乾脆把挖掘新副本当作目标,深入各个地方进行探索,并尝试在不同条件下进入副本会出现怎样的变化,结果令人惊奇,有时候同一个副本就能有四种以上的情境变化,这对喜欢挑战新事物的我来说简直就像挖到宝了,于是我整天埋首在研究这些副本中,甚至还製作了副本地图和专门笔记,比以前在学校上课还要用心。

结果我又挨骂了───虽然我去的都是等级比我低很多的副本,但次数多了一样会持续累积经验值,而且似乎重覆过不同情境的副本会有额外的奖励…总之在我失心疯似的埋首在副本中的这段期间,又升了好几等,现在我的等级已经来到了八十二,距离封顶只剩个位数字了。

于是众人开始排班来盯着我…虽然知道他们没有恶意,但这真是太夸张了!绝对是太夸张了对吧?我的确是不小心忘了,但是有必要特地排班盯人吗?我的自由权呢?

抗议最终还是没有被受理,于是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找我『伴游』,原先还说些「连管理自己的等级都不会你是有多蠢」这种风凉话的黎莉恩,自从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跟着我行动后,又不高兴了,一连好几天不跟我说话,唯一庆幸的是她这次没再嚷嚷着要离家出走了。

在我埋首研究副本时不小心起了兴趣协助我研究的紫水相当自责,认为自己没有尽到正确辅佐我的责任,惩罚自己三天不得向我进言,不过我觉得他这自我惩罚反而比较像在罚我而不是罚他,因为这三天我有问题都不知道该找谁问,只好满肚子委屈先记在备忘录里,等他的惩罚时间过了再问他。

赫尔菲洛倒是最让人省心的,只要能待在我身边就满足了,就算有其他人来找我他也没有太大反应,顶多抱住我手臂的力道紧了一点,但他那贫弱的身体素质就算用尽全力可能也勒不死我,所以基本可以无视。

排班盯人第一个来的人是雪尧───从开始带人去安杜拉打怪时我就发现了,其他人似乎刻意让我和雪尧独处,每次只要他在场其他人都会离我们两个远一点,搞得我怪彆扭的,明明雪尧表现得和之前没什幺两样,反而是旁边的人过度在意。

虽然我对此觉得有点困扰,但雪尧明明已经跟我告白过了,我要是还像完全没这回事般和他相处似乎又对他很失礼,于是也没多说什幺,若是雪尧认为现在这样的状况就可以,那我也会接受。

至于另一个当众向我提出交往然后被拒绝的家伙,依旧持续过他的跟蹤生活,也没再跟我提过类似的话题,好像那只是一时兴起的念头般,被拒绝后就断念了,总之他依然很令人摸不着头绪,也不晓得他现在到底是抱持怎样的想法在跟蹤我。

而他身为等级排名第二高的人,本来也应该跟我一样要受管制,但是众人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发现,那家伙现在等级基本上就是跟我同进退,我猜是因为他都跟着我的关係,等级一直都维持在少我一级的状态,我升他也升,我停滞他也停滞,于是被管制的就只有我一个…这不公平待遇是怎幺回事啊!

当然我的抗议最后都被无视了,总之目前的情况就是每天都会有个人来陪我到处闲晃,打怪、过副本当然都被禁止了,于是我只好偶尔做做日常任务,像是传话、送东西等等,而且还不能做得太快,因为日常任务的经验值也不少。

所以我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跟NPC聊天来打发时间,其间还去葛伦尼特的苍翠森林找白和池塘精灵,也去了纱罗维亚看看弗琳现在过得如何,光是和这些老朋友闲聊就可以度过大半天。

值得一提的是,云陌现在允许我进入他在瀑布后面的洞窟,虽然黎莉恩她们不能一起进去有点可惜,但这种像是被认可的感觉还是让我开心很久。

重获自由的弗琳整个人感觉神采奕奕,表情也比当初在小房间里遇到时放鬆许多,看着她和云陌和乐融融交谈着的模样,我暗自对当初作下攻打轩芸城的决定感到庆幸。

没有因为困难重重而退缩,真是太好了。

想到接下来準备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我更加坚定自己的意志───不只要找出辛尼的意识体,我还要登上通天阁,站到月神的面前,许下愿望。

为了这些目的,我必须变得更强───不只是身体方面,精神方面也是。

我逐渐察觉到了,自己以往一直欠缺的某些东西,不应该认为那与自己没有多大关係就不予理会,反而更应该去弄明白,并且去面对,才有办法跨越更多难关,也才能够更加坚强地直面各种情况。

所以我不逃了,我要主动进击。

现在只是在养精蓄锐,只要等玩家平均等级提升上来,我就不需要再压抑了。

「───在想什幺啊一脸凝重?」

听到问话声,我从沉思中回过神,转头看向倚在沙发旁的弥夜,那张与我相似的脸正看着我,瞬间让我有种正在和自己对话的错觉。

摇摇头让自己清醒点,我朝他笑了笑。「没什幺,可能是因为临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开始感觉到压力吧?」

「是吗?」弥夜眉头微挑,一脸不甚相信的模样。「…总之我先前说的话你考虑清楚了没?如果决定了就告诉我一声。」

「你是说天劫期间把这个房间转移到没有窗户的位置吗?可是我听紫水说城主不在的情况下其他人无法提出攻城申请啊?如果没有提出攻城申请就打这座城是会被通缉的吧?应该没有人这幺蠢啊?」我疑惑道。

弥夜朝我瞪眼怒道:「蠢的人是你才对!你怎幺就是不明白我的意思!」

就在我一脸被骂得莫名其妙的时候,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看书的紫水叹了口气。

「彼是认为汝在安杜拉抵御恶鬼之期间可能会因为担心此座城而无法专注,不希望汝分心才提出此议,吾也认为这样较为妥当。」

紫水一说我就听懂了。「原来如此,那就这幺做吧…是说弥夜你的表达能力实在有待加强,你没说清楚就突然丢来一句『天劫期间我不要待在有窗户的地方』,我怎幺知道你是什幺意思啊?」

「那为什幺他就懂?」弥夜指着紫水道,我愣了下,想了一会儿才回答。「呃…因为你们都是NPC?」

弥夜一脸鄙视这个答案的表情,不过最后没再说什幺,哼了声转过头走回他在窗户旁的专属座位去了。

我无奈地搔搔脸颊,朝紫水小声问道:「那句话没听懂是我的错吗?」

紫水朝我瞥了眼,又继续看着他的书回答道:「彼在与汝相遇之前应该从未如此与异界人交谈,汝应当多加体谅。」

「啊…原来如此。」我看向窗边孤单坐着的瘦小身影,觉得有点难过。

正默默想着要多跟弥夜交谈时,突然接到一个出乎意料的联络。

『我有点事想问你…什幺时候方便跟我见个面吗?』频道另一端传来凌夏的声音,但是感觉没什幺元气,不像平时盛气凌人的模样。

「我等会儿就要下线了,今晚上线后再联络可以吗?看妳想约在哪里我都可以配合。」

『不是在游戏里,我要谈的是有点私人的事情,你身边寸步不离的宠物就有三只,而且现在每天都会有人跟着你行动吧?能不能在现实中跟我见个面?』

没想到凌夏竟然会约我在现实中见面,我有点惊讶。「可以是可以…不过要约在哪里?我住在P市喔。」

『那我去P市找你,看要在你家还是你挑间店都行,时间也让你决定。』

听她说话的样子感觉似乎是挺要紧的事,竟然急切到让她想直接跑来P市找我,不禁对她所谓的私人事情感到有点好奇。

「那就中午十二点吧,顺便吃顿饭,素食餐厅可以接受吗?」

『可以。』凌夏答应得很爽快,于是我报了一间网路能搜寻到的餐厅给她,她道过谢后便结束了通话。

会是什幺事呢?要说她跟我的关连…难道是素材库有什幺问题吗?不对,她说是私事…

…嗯?私事?

…我怎幺好像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带着这种预感下线,我在约定的时间来到餐厅,凌夏已经先到了,简单打过招呼后我领着她进入餐厅,跟她大致介绍了下这里的招牌菜有哪些,她也没挑剔,很快就决定好了餐点,在等待上菜的时间,我开始有点坐立不安。

毕竟跟她不算熟,我也不太擅长找话题,两人突然都安静下来就觉得气氛很压抑,尤其她长得漂亮又会打扮,和穿着随兴的我坐在一桌,感觉完全不像是一路的。

「呃…妳说有事想问我,是什幺事啊?」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她又直盯着我不说话,我只好先开口。

闻言,凌夏微微皱起眉头,视线游移半晌后停在桌边的号码牌上,我对她的反应感到有点新鲜,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她说话一向都是抬头挺胸、理直气壮的样子,这幺扭捏的少女样还是第一次见。

「那个…我想问妳…妳觉得裴羽怎幺样?」

当我正颇感有趣地观察她时,她突然开口问道。

我愣了下,没想到自己的预感竟然成真,她还真是来跟我讨论裴羽的?

「什幺怎幺样…他这个人就是看到的那个样子吧?正直坦蕩,没有隐瞒什幺,一开始我还觉得他很难理解,其实相处久了就发现正好相反,只要是他主动说出口的话就是他真的打从心底那样想,不耍心机、不绕弯路,这种人现在已经很稀有了。」

虽然不晓得凌夏跟我讨论裴羽是什幺意思,我们应该没有熟到可以谈论恋爱话题吧?但既然她都特地跑来找我问了,我就坦白回答吧。

凌夏的视线拉回我脸上。「…妳怎幺这幺了解?难道妳喜欢他?」

我忍不住嘴角一抽。「我不过是回答妳的问题而已,为什幺会变成我喜欢他啊?」

「…真的没有?」

「没有没有!倒不如说怎幺可能啊?我和裴羽只是朋友而已,妳到底是误会了什幺才会得出这种结论啊?」

「……」凌夏沉默下来,把头撇到一边,此时我们点的餐也陆续送上,见她暂时没有回答的打算,我只好叹了口气吃东西先。

见我开始吃东西,她也跟着小口小口吃了起来,前菜、浓汤、主菜都吃完了,彼此连一句交谈都没有,终于在饮料和甜点送上来后,凌夏才再度开口。

「我…我对裴羽是认真的。」她有点羞涩道,一边观察我的反应。

我点点头。「嗯,看得出来。」应该说眼睛没问题的人都早看出来了才对。

她略微停顿,又接着道:「前几天,我託别人帮我去旁敲侧击他喜欢的类型…结果他回答『像冥夜那样的吧?不过与其说喜欢,不如说是挺在意。』…妳怎幺看这个回答?」

「……」裴羽你跟我有仇吗?这种话题不要把我拖下水啊!

我无奈地搔搔头,大叹一口气。

「首先…妳是託别人去问的对吧?我觉得询问的过程和问的方式可能多少会跟妳想知道的意思不太一样。裴羽的回答也是,『与其说喜欢不如说在意』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吧?而且他指的应该是『身为男性的冥夜』,我认为当中的恋爱成分很低。」

凌夏一脸狐疑看着我。「妳真的这幺认为?可是裴羽在试炼之路输给妳之后就一直对妳很感兴趣…」

「我都说了,他感兴趣的应该是『身为男性的冥夜』,难道妳觉得裴羽有可能是同性恋吗?」

「裴羽怎幺可能是同性恋!」凌夏立马回答,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太大引起了别桌注意,赶紧低下头挖了口布丁来吃,还抬眼朝我投来抱怨的视线。

我耸耸肩表示无辜。「妳既然这幺认为,就该知道我跟他是不可能的,裴羽只是把我当朋友啦!」

「是这样吗…」凌夏似乎还是很介意,开始无意识地用小汤匙摧残盘里的布丁。

…就为了裴羽一句模稜两可的回答,让她介意到特地跑来P市找我当面询问?

这也说明了对她而言,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吧?

虽然我觉得自己对此还是难以理解,但是透过凌夏这副不顾面子如此努力的样子,又好像稍微能明白,若是认真地喜欢上一个人,就是会如此拼尽全力吧?

星河呢?雪尧呢?他们也是如此吗?

…说实话,我看不出星河有拼尽全力的感觉,是否这就说明了他对我的喜欢,其实没有那幺认真?

而雪尧…他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我无法判断他到底有没有拼尽全力,大概是个性的关係吧,我觉得就算他有也会刻意隐藏起来不让我发现…真是个老狐狸,明明年纪比我小。

脑海里有个缥缈的身影一闪而过,我一愣,随即苦笑了笑。

要说为了喜欢的人拼尽全力,还有那家伙呢…不过那家伙不只拼尽全力,还付出生命…

「那妳呢?应该很受欢迎吧?就没一个让妳看上眼的吗?」

凌夏的问话让我回过神,把她的问题咀嚼了遍,才反应过来。「哈?妳哪只眼睛看到我很受欢迎啊?」

「怎幺不受欢迎?妳都有粉丝团了。」她继续戳着布丁道。

我严重怀疑这家伙是故意挤兑我,有气无力道:「粉丝和恋爱对象完全不一样吧?再说那个是冥夜的粉丝又不是我的。」

「那妳喜欢什幺类型的?」

她又抛来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无奈地搔搔头想了一会儿。

「呃…因为我没想过要交男朋友,所以也没思考过这个问题耶…不过如果是问我有没有在意的对象,倒是有一个。」

「谁?」凌夏一听,激动得双手按上桌面,前倾身体一双大眼直盯着我的样子,好像我如果说出裴羽两个字就要跟我拼命似的。

「…抱歉,这个无可奉告。」我转过头迴避她尖锐的目光。

「太奸诈了吧!我都全部告诉妳了!」

「……」又不是我逼妳说的…

凌夏一脸愤愤不平,不过任她如何威逼利诱,我都把嘴闭得死紧,坚持不肯鬆口。

最后她实在拿我无可奈何,把破碎的布丁和饮料解决掉,付了帐跟我在门口道别后便头也不回走了,结束了算不上多愉快的午餐时间。

我站在原地目送她搭上计程车,才缓步走向自己的摩托车,慢慢骑回家。

虽然对她有点抱歉…但是我在意的对象,实在无法对任何人说出口。

  • 名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