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灵师全文阅读

没时间让我在那边纠结该不该跟他道谢,星河手里的十字弓已经举了起来,朝飞在半空中那三个女的放箭,我也紧接着甩开双刀,雷啸嗡鸣着扑向她们。

结果就在其中一个女的因为翅膀中箭发出哀叫声时,眼角余光似乎瞥见一道影子闪过,但还来不及转过头去看,极度刺眼的强光便突然炸开来。

我呜咽一声,眼睛刺痛得忍不住紧闭,突然有人扯住我的手臂往后连跳三步,失去视力让我有点慌张,站稳后立刻将双刀挡在身前,竖起耳朵仔细听周遭的声音,不过因为底下战成一团的人群太吵了,所以基本上只是白费力气。

这什幺鬼正义联盟!又搞伏兵又用强光,怎幺不改名叫卑鄙联盟算了!

在心里骂骂咧咧,过了一会儿双眼终于恢复了,就见星河背对着站在我前面,飞在半空中那三个女的已经不见了,而发出那道刺眼强光的人是谁也没看见。

还以为星河会趁我看不见的时候又溜得没影,没想到竟然还在,想起被他救了的事情还没跟他道谢,虽然被骂白癡有点不爽但果然还是应该谢谢他,方才拉着我往后跳的人大概也是他。

那三个女的其中之一是魔法师,失去视力的当下的确应该立刻离开原本站的地方,是我疏忽了,所以说起来我是被他救了两次,不道谢不行。

「刚才…还有之前好几次,谢谢你了。」我绕到他前面跟他道谢,然后愣了很大一下。

星河正用手按着胸口,鲜红不断从指缝间溢出,他就这样面无表情低着头看,也没拿水出来喝,好像正在流血的人不是他似的,整个路人甲样。

我差点忍不住一拳往他头上砸下去,赶紧拿出一瓶水塞进他手里,好气又好笑道:「你在看什幺啊?不喝水是想流血流到死吗?」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仰头把我塞给他的水喝了,随手把空瓶子往旁边一扔,又朝我伸出手。

「再来一瓶。」

「……」

默默又拿出一瓶水,他接过之后仰头喝光,血总算是不流了。

我皱眉看着他,疑惑道:「别告诉我你身上没带水…要打城战不可能没準备吧?」

「水没了,没空买。」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回答道。

「你在忙什幺啊怎幺会没空买?」

「跟蹤你。」

「……」

你还是流血流到死算了。

真心觉得担心这种人简直浪费我的同情心,我回过头去做自己的事,先来到城墙边确认没有第三批揹着油筒的敌人飞过来,然后将右手武器换上白溯,看準城内火烧得最旺的地区疾冲而去。

星河追在我后边过来,也没有隐身,此时我只想专注在眼前的战场上,就没去理会他,随他的便。

一路跳过整排屋顶,来到C区正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地方,先是把火灭了之后,等黑烟散去,才看清楚周遭变得多糟糕。

原本漂亮的房舍被火舌烧得面目全非,到处都是焦黑的木炭残骸,上次的城战虽然房舍被破坏得也不少,但还不至于毁损得这幺彻底,火真不愧是破坏性最高的攻击方式,看这惨样要修复肯定困难,还不如打掉重建比较快。

这司徒千秋跟裴羽有仇吗?而且一般攻城都不会刻意去破坏建筑物的,因为攻城方也不想赢了之后还要花大笔钱修复毁损的建物,司徒千秋却用火攻?难道他攻打这里并不是想夺取这座城吗?

这种事想破头也是不会知道的,我索性放弃思考这事,看向不远处造成周遭这副惨样的罪魁祸首───燄羽红鹤,正和几个蓝制服的对峙,一身燃烧着的红羽毛被三名法师压制着,火焰小了许多,但燄羽红鹤防御力挺高,不断扑腾的翅膀接连掀飞弓手的箭,剑士也很难靠近,双方陷入僵持。

我皱眉看了会儿,虽然燄羽红鹤的等级比这些人高了两等,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攻略,这样就陷入僵局也太不像话了吧?

几步助跑后用力一跳,我来到燄羽红鹤的正上方,发现有人靠近的红鹤抬起头就先吐了颗火球过来,我挥开双刀,一道水镰紧接着一道雷啸,劈开火球后双双砍在火鹤低下头和前方那群人对峙的后脑杓上,在牠发出尖锐鸣叫的同时我一屁股坐上牠的背,不等牠反应过来把我甩开,一手勒住牠的长脖子,一刀从咽喉划过。

大量光点从被割开的口子喷出,燄羽红鹤发出最后一道悲鸣,化作光点飞散了,简单解决。

我踩上地面,看着目瞪口呆的一群人,虽然插嘴这种事不是我的作风,但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刚刚是怎幺回事?你们这幺多人的战力对付一只燄羽红鹤应该绰绰有余啊?」

闻言,其中一名像是队长的男性法师表情不悦道:「你知道啥?在你来之前有个一身黑衣服的盗贼拿了个奇怪的道具,发出一阵黑光后,我们所有人的攻击力都降了两个等级,跨四等打燄羽红鹤当然吃力!」

其他几人也跟着愤愤不平起来,说使用那种作弊般的道具太卑鄙无耻…不过我听了却有点不以为意。

不过是攻击力降了两个等级就自乱阵脚,这些人也太缺乏应变能力了吧?

听他们说降级的作用时间还有五分钟,我没多理会他们,继续朝其他着火的地方奔去,不知怎幺总觉得很不对劲。

城后的突袭、火攻的伏兵、降级的道具、还未见到人影的司徒千秋、乱了阵脚的凌空蓝羽,还有到目前为止偏向攻城方的局势───这一切,都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又灭了两处着火点,发现原本跟在身后的星河不知何时又失蹤了,我站在原地犹豫半晌,最终还是决定放出翅膀,朝着离总部最近的制高点飞去。

「───那边注意!不要放过任何一个!」

在一座高塔上,凌夏一边打落敌方的攻击、一边威风凛凛指挥着其他人作战,见我飞来只朝我瞥了眼便继续手边的工作,直到我降落在她旁边收起翅膀后,她才抽了个空档朝我瞪过来。

「你来这里干嘛?这里不需要近战人员!下面好几个地方着火了你不赶快去帮忙!」

语尾刚落,她又放出一个雷电魔法把朝这边搭弓拉弦的弓箭手从半空中打下,哀嚎声跟着那个倒楣鬼往下坠,我低头看看这高度,在心里默默划了个十字。

「上次的副本看你表现不错我原本还挺讚赏的,现在是怎样?这幺忙的时候你不去帮忙来这观光吗?」

又有个空档,凌夏乾脆整个人转过来面向我,表情严厉,像是我若给不出个像样的说词,下场可能就跟刚才那个倒楣鬼一样。

我当然不可能是来这观光的,立刻就把自己感觉到的违和通通说了遍,希望脑袋好像还不错的凌夏能釐清点什幺。

结果她听我说完,却是冷哼一声,没回答我就转过头继续吆喝着指挥作战,我被晾在一旁等了一会儿,发现她真的没打算理我,不由得有点火大起来。

「看起来妳好像心里有底了,到底是怎样说一声啊!妳不说话我哪知道怎幺回事?」

她朝我狠瞪了眼,回过头继续观察底下的局势,怒道:「你刚刚说的,不就是在暗示我们凌空蓝羽有内奸吗?」

我愣了下,摇头道:「我没故意暗示什幺,只是把实际情况告诉妳而已…所以在妳听来,可能是有内奸?」

她没回答我,但感觉得出她心情非常差,我只好自己在一旁琢磨。

可能有内奸的猜测,大概是从城后被袭击得出的,毕竟这样特殊的地理位置,如果不是内部有人搞鬼是不可能有办法从那种地方攻击的,而左右两边和后方的守备只有配置凌空蓝羽的成员,若要做到里应外合,就只能是他们自己人了。

而大量的火攻,甚至还有揹着油筒的伏兵,这基本上就是打算毁城了,对方根本不想要这座城…只要能把这里毁了,城战的胜败都无所谓?

…这有可能吗?凌空蓝羽的成员们都很崇拜自家会长,而且也非常团结,甚至因为裴羽讨厌佣兵而全体同仇敌忾……嗯?

对了…裴羽不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吗?而且他还是曾经差点让雪尧吃败仗的人,可看看现在这种局势,我完全感觉不出他的厉害在哪,身旁忙得不可开交的凌夏看起来还比较厉害。

想着想着,某种可能性突然浮现出来,我自己都因为这突来的猜想而愣住了。

有没有可能───是裴羽?

…不,怎幺可能呢?有人会辛辛苦苦把城打下来,好不容易整顿得差不多时,又和正义联盟合作把城毁掉?又不是脑袋坏了!

可是…原本异常讨厌佣兵的裴羽,却同意让佣兵公会在这里设置据点…确实很奇怪。

如果真的是裴羽,感觉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他是会长,要瞒过其他人在城后动手脚也很容易,不够缜密的作战配置也是故意放水…说不定之前那个地震也是?

那种强度的地震需要极大的能量,很难想像正义联盟有能够做到这点的手段,也许这座城里有什幺机关能造出这种震荡,配合正义联盟的攻势,才硬生生把城门口震出一个大洞来。

…这幺说来,该不会选在今天攻城也跟裴羽有关?

老弟的婚礼会来很多知名人物,随之而来的是什幺?

高级装备、高阶宠物?

我没记错的话,城战的胜利方能够从输掉的一方这边搜刮不少战利品,若裴羽和正义联盟私下合作,故意输掉这场城战的话,那今天来此参加婚宴的宾客们不就成了最佳战利品供应者?

───这种事真的有可能吗?

我看着凌夏忙录的身影,记得老弟说过她喜欢裴羽,如果真相真的如我所想,这对她的打击可能会很大。

我默默离开高塔,朝总部的方向前进,路上跟雪尧取得联繫,将我的猜想告诉他。

『不可能,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雪尧回答得很肯定,但我仍然觉得有疑虑,毕竟想来想去,最有嫌疑的就只有裴羽,实在想不到其他了。

『裴羽有告诉你城柱的位置了吗?』

我还在那边纠结裴羽的嫌疑,雪尧突然问道,我愣了半晌才回答他。

「还没有,怎幺了吗?」

『司徒千秋从城后闯进来,已经进入总部内了。』雪尧语气平静说道,我则是惊讶到差点绊到自己的脚。

「什幺───那家伙已经进去了?太快了吧!总部四周的守备呢?」

『司徒千秋领着一小队人用很快的速度攻破后门的防守就闯进去了,除了凌空蓝羽的人去追之外,其他帮忙守备的都被挡在外面。』

交谈中,我已经来到总部前,就见自愿守在总部正门前方的老弟一队人和另外几个不认识的正和挡在门口的蓝制服成员吵架。

「现在都什幺时候还说这种话?司徒千秋不是进去了吗?你不让我们进去追人难道城战输了也没关係吗?」

老弟看上去火气很大,有部分原因大概是他很想亲自揍司徒千秋几拳,却被蓝制服的挡在门外不得进入。

「里面有我们会长守着,不可能会输,请不用担多余的心,去其他地方帮忙吧!」

守门口的人非常固执,这也跟他们排外有关,对于让非凌空蓝羽的人进入他们总部非常抗拒,无论老弟怎幺说都不肯让他们进去。

这是人家的城、人家的地盘,总不好把人揍翻了擅自闯入,老弟砸了声舌,烦躁地抓抓头转过身,突然跟我对上视线,愣了很大一下。

「ㄐ…冥夜你听到消息过来的吗?是不是裴羽跟你说城柱的位置了?你被允许可以进去帮忙守城柱不是吗?」

我先白了他一眼,然后耸耸肩。

「他没跟我说,我只是听说司徒千秋跑进去才过来看看的。」

话刚说完,老弟立刻一脸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怒目瞪着我小声道:「你怎幺这幺蠢!你不会骗说你有收到裴羽联繫才过来的吗?」

我皱眉愣了下,刚想问为什幺要说谎,挡住门口的蓝制服就先开口了。

「既然我们家会长没跟你说就是不需要你帮忙,通通不准进去!」

「……」

「……」

老弟无言看着我的视线,像是在责备我『看吧我就说你蠢』似的。

可是说谎本来就不好…

我缩了缩脖子,这话只敢在心里反驳,没种说出来。

  • 名称:驭灵师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3: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