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少女穿书日常全文阅读

「小月妳真是帅惨了!我真的爱上妳了!」

风雨像个兴奋的小孩子般一下抱住我、一下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脸上的笑容从我走下台就一直挂着,灿烂到我都忍不住担心他的脸会抽筋了。

「你太夸张了啦,就说我没问题嘛!」

「把火熄灭这招真神,冥夜果然名不虚传,今天大开眼界了。」那个叫祈光的男子看起来也很兴奋,不过毕竟跟我不熟,没像风雨这样拉住我。

「这招不是我创的,神月有个叫天上天下的佣兵公会你们听过吗?这招是他们会长荒漠迷途创的,我只是学他而已。」

闻言,他们两人都面露惊讶。

「这是荒漠迷途的招式?虽然有听说过,但是见过这招的人很少,妳竟然会?」

「我之前和他对打过,当时见到他这招很感兴趣,就自己研究了一下。」

「这…这可不是研究一下就会的招式啊…」祈光继续惊讶,风雨则是一脸佩服,突然抓住我的肩膀一脸认真。

「小月妳来我们公会吧!大家一定都很欢迎妳的!」

我为难地笑笑,把背上的双刀解下,很郑重地还给他。

「谢谢你的邀请,还有谢谢你肯借我这幺好的武器,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上来圣典了,很抱歉不能回应你的期待。」

「咦───!为什幺不玩了?」风雨随手把东西塞进包包里,急忙问道。

「一天玩两个游戏还是太吃不消了,身体实在没办法负荷,谢谢你这段时间带我玩,我在这里学到很多东西,玩得很开心。」

「可是…」风雨还想劝说,不过见我一副已经下定决心的表情,知道再多说我大概也不会改变心意了,最后只好一脸哀伤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不过以后我们当然还是朋友吧?」

我朝他笑笑。「当然了,想找我聊天随时可以打电话啊!」

一旁的祈光凑了过来,朝我问道:「我也可以跟妳要电话吗?」

我愣了下,不过还没开口,祈光就被风雨勾住脖子施以拳头转脑袋之刑了,痛得唉唉乱叫。

「你想得美!小月的电话才不给你!」

「小气!有个这幺厉害的美眉竟然藏着不介绍给大家!心眼比鸡眼还小的男人最难看了!」

「你再胡说八道下次打本就把你丢包!」

「唉呦!家暴啊家暴啊!」

「你还说!」风雨更使劲转着拳头,祈光死命挣脱开来,两人展开追逐战。

看着他们两个打打闹闹,我开心地笑了。

虽然时间很短暂,虽然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但我并不后悔来玩圣典。

又交到了新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最后祈光还是要到了我的电话,就别提风雨有多郁闷了。

这场令人跌破眼镜的对战最后成了一件怪谈,这些就是后话了。

和其他人道别后,我退出游戏,将圣典的晶片卡从游戏舱拔出,我默默看了一会儿,把它收进包包的夹层中。

报仇这种事其实是很空虚的,替自己把无处可发的怒气和不甘全数返还给对方,分出了高低,挣了一口气,然后什幺也没留下,而在这场拼斗之中输了的人,从今以后,还会揹着受我回击的难堪和怨怼继续过日子。

这种事很沉重,即使最后我是胜出的一方,在出了一口恶气后,高兴的情绪也没有维持多久。

「…结束了吗?」仁大概是见我表情不太轻鬆,有点犹豫地走过来问道。

我看着他,露出一个苦笑。「是啊,全部结束了。」

刚从控制台前起身的圣典负责人也朝我走来,沉默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冷哼一声。

「干这种事一点建树都没有,亏妳是个成年人,还像个小鬼一样意气用事!」

「那种败类本来就应该教训一下嘛!」神月另一位负责人立刻跳出来帮我赞声,圣典负责人则是用一种像是在说『你也跟她差不多』的眼神看着他。

「…你说得没错,干这种事一点建树都没有,只论这一点的话,我和你有相同看法。」

我耸肩笑了笑,把刚收进包包夹层中的游戏晶片又拿了出来,一把扔给表情微愣的圣典负责人。

「你这游戏的氛围不适合我,那个就随你处置了…怨恨的迴圈没完没了的实在太烦人,这是最后一次,这种蠢事我再也不想干了。」

扔下这些话,我跟愣着还没回过神的三人摆摆手道别后就直接离开了。

一开始来玩圣典,是为了参与教训那个三番两次找我麻烦、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司徒千秋的讨伐战,结果谁知道发生了被其他根本不认识的人找麻烦的糟糕事,脑子里只想着把那两混蛋大卸八块,而如今这口气讨回来了,讨伐战也结束了,我却根本没参与到其中。

可是现在想想,已经觉得无所谓了,司徒千秋再怎幺混蛋惹人嫌,我对报仇这档事,已经敬谢不敏了。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听起来很快意,但是当情绪发洩完后,只剩下空虚。

怨恨的迴圈如果没有谁先停止,就只有无止境的破坏而已。

还以为在白麟那件事中我已经学到教训了,结果还是一点成长都没有,我这个人真是…

带着自我反省的心情,我慢慢骑着摩托车回家。

远远的,就看到有个人站在我家门外,低着头似乎在按手机,看起来有点眼熟,等到骑得近了些,我大大地吃惊了。

「雪尧?你怎幺会在这里?」

被我一喊他立刻抬起头,没等我把摩托车停下,就一脸担忧地先跑了过来。

「弥月!妳到底发生什幺事了?电话也一直没接,我很担心妳…」

「……欸?」

我被他难得一见的焦虑模样给愣了下,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急忙拿出手机,上面有十多通未接来电,有一通是风雨打来的,两通是血忌打的,其他全都是面前这个人打的。

「不好意思…我遇到一点烦心的事,想暂时一个人静一静,就把手机切成静音了…」我搔搔头抱歉道。

看着眼前的人,不禁觉得有点感动,今天是平常日应该还要上课吧?他却因为联络不上我而特地南下这幺远跑来,明明我们这阵子因为準备对战的事情彼此都没联繫,真是个很重朋友的人呢。

他听到我只是因为手机切静音所以才会没接电话,大大叹了口气,用一种很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我。

…总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嗯…其实最近发生不少事情…先进来吧,站在这边也不好说话。」赔罪地笑笑,我赶紧带他进屋内,準备了一点零食饮料,在客厅和他面对面坐着。

「该从哪里说起比较好呢…」

我想了想,从风雨一开始告诉我司徒千秋可能是圣典里某个到处招人嫌结果被玩家联合讨伐的吸血鬼猎人这件事说起。

后来我开始在白天玩圣典,让风雨带着我练等,直到昨天落单时被人找麻烦,结果因为心情不好,昨晚没上神月,今天也翘掉了讨伐战,中午去了趟游戏公司和圣典负责人讨补偿,然后进圣典把那两混蛋狠狠教训了遍的经过,全给交代了。(不过所谓被找麻烦其实是差点被强暴这事我就没说了,不然那两家伙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

雪尧一直静静听着,从头到尾都皱着眉头,听我说完后叹了很大一口气。

「妳在玩圣典,还有风雨带妳练等的事情我都知道,但是怎幺会让妳发生这种事…风雨那小子搞什幺鬼…」

听到他的话,我愣了很大一下。「那些事你知道?我还以为在城战结束前你都不会管我的事情了。」

「因为一开始叫风雨去调查司徒千秋有没有跑去圣典的人就是我,不过怂恿妳去玩圣典这事我是反对的,那小子太任性了硬是把妳拉去玩…今天讨伐战妳没出现他又联络不上妳,一着急就打给我了,结果妳竟然发生那种事,臭小子我看他怎幺跟我交代…」

雪尧说着说着,脸色越来越阴沉,总觉得不帮风雨说点话他可能会死得很惨,我连忙摆出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朝他笑道:「真的没事了!我狠狠把那两家伙教训了一顿喔!虽然没能看到司徒千秋那家伙被教训的样子,不过其实已经无所谓了,而且还认识一个新朋友叫祈光的,好像也是你朋友?」

「祈光?嗯…他这个人是挺好的,比风雨可靠一点。」雪尧沉默了会儿,又接着道:「司徒千秋现在连圣典都混不下去了,我再想想他可能会出现在哪里。」

我闻言一愣。「…哈?你有事找他?」

「当然有事找他,他洩漏妳的个资害妳不得不搬家,这笔帐一定要跟他讨回来。」雪尧一脸认真说道,完全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

「光是把他赶出神月、赶出圣典还不够,既然他会从游戏公司跟蹤妳,那他一定也是住在南部这边,如果不给他更大的教训,以后妳说不定还会碰到他,到时候如果连这里都不能住…咦?等、等一下、妳…」

说得太专注,此时才发现我不知何时坐到他旁边,而且还不断靠近他的雪尧,愣了半晌后一脸困窘的表情连连往后退,最后被我逼到沙发角落。

我皱着眉头紧盯着他。「我说得不够清楚吗?已、经、无、所、谓、了!我对报仇这种事觉得很厌烦了,不管司徒千秋这家伙之前做过什幺,我都不打算继续追究了,冤冤相报下去什幺时后才会到头?」

「我、我知道了…妳靠太近了…」

雪尧突然把头撇向一边,耳朵有点红。

我此时才发现自己几乎快把脸贴到他脸上去了,有点尴尬地笑笑,退回原来的位子坐好。

等我离得远一点,雪尧才把头转回来看我。

「…这样真的好吗?他造成妳这幺多困扰,如果以后又被他找麻烦…」

我双手一摊。「到时候再说吧,总会有办法的。」

「妳真是…」雪尧表情无奈,看着我叹了口气。「妳这种地方,真的让人不得不佩服…」

「哈哈,这话我就当作是夸奖啰?」

「嗯…是夸奖没错。」大概是对我无可奈何了,雪尧笑了笑,恢复他平常时候的样子。「城战準备得如何了?」

我一听,立刻一脸警戒。「别想套我话啊!这种事才不会告诉你哩!我们现在可是敌人!敌人!」

雪尧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不能看在我因为担心妳特地翘课大老远又搭高铁又转计程车来找妳的份上稍微透露一点点吗?我们这方的战力妳都知根知底了,妳们攻城方却是难以捉摸,这样不公平吧?」

听到他为了确认我的安全特地从北部跑下来,罪恶感超重的!可是这种事情…这种事情怎幺可以透露给敌方的大魔王呢?

正在内心和罪恶感挣扎着到底该不该说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闷笑,我愣了下,抬头就见雪尧在那边摀着嘴偷笑的样子。

「喂!你这人怎幺这幺恶劣啊!我刚刚真的超有罪恶感的耶!」

是说雪尧本来就不是那种为了套话故意说些让我产生罪恶感的话的人啊!我怎幺忘了!

被我指责的人没回话,兀自笑得很欢,我突然意识到他大概是为了缓和气氛,才故意说这些话的。

…不管什幺时候,总是受到他的帮助呢,即使现在成了敌人也是一样。

「你这个敌方大将跑来这里干什幺?吃饱太闲来刺探敌情吗?」

一道咬牙切齿的说话声突然响起,我和雪尧双双愣住,转头看向一旁的窗户,血忌紧皱着眉头从玻璃窗外恶狠狠瞪着雪尧。

「…警察大人,我家前面的铁门好像是锁着的喔?请问你怎幺进来的?」我走到窗边抽了抽嘴角问道。

血忌发出不屑的冷哼。「那幺低的围墙随便一跳就翻过来了!我说妳要不要在上面多架个铁丝网啊?一点安全性都没有!」

「……」

警察可以随便翻别人家的围墙吗?不要以为你穿便衣就可以胡作非为喔!信不信我报警叫你同事把你抓回去!

因为知道跟这家伙说再多『常识』也没什幺用,所以我在脑袋里用力吐槽了一堆后,大大叹了口气。

「…你到底来这干嘛能不能说明一下?」

「在那之前臭丫头妳难道不应该先去开门吗?凭什幺敌方头头可以坐在妳家客厅我这个盟友就只能站在窗户外面啊?」

「…血忌先生这里不是神月请你搞清楚游戏和现实谢谢。」

我终究忍不住吐槽了句,不过还是走去门口开了门让他进来,结果这家伙只站在门边,从口袋里抽出两张皱巴巴的纸朝我晃了晃。

「同事给的折价券,今天最后一天,我已经问过了他们有素食,妳晚餐还没煮的话跟我去吃。」

我愣了下,準备回答前雪尧突然走了过来。「我也可以一起去吧?」

血忌朝他瞪了眼。「折价券只有两张,想吃的话自己付钱!不过这间餐厅价位不便宜,你一个学生大概吃不起吧?」

丝毫不介意血忌语带挑衅,雪尧温和地笑了笑。「不劳你费心,我虽然还是学生,不过也是有在赚钱的。」

「哼!一个毛头小子能赚多少钱?想来就来,不过可别想我会载你!」

雪尧立刻转头朝我问道:「弥月妳有多的安全帽吗?能不能借我?」

「呃…有是有…」

我愣着回答道,他一脸笑意,走回客厅拿了自己的包包又回到门口。「既然决定了,就一起去吃饭吧。」

「……」

就没人问过我到底去不去吗喂?

「等一下我拿手机和钱包…」无奈地叹了口气,正準备回客厅拿东西时,想起某件事,又转回头看向血忌。

「所以你今天打电话找我是想问我要不要跟你去吃饭吗?」

「还敢问我?臭丫头妳好大的胆子竟然不接我电话!」被我一提才想起这件事,血忌立刻怒道。

「歹势啦我切静音没注意到,所以是问这个没错?」

「不是,妳昨天没上神月,我听说妳去磨刀準备杀人,想问妳要杀谁、要不要帮忙?」

「……」

虽然不只一次这幺想过了…血忌你其实选错职业了吧我说?

  • 名称:佛系少女穿书日常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