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感猎杀全文阅读

挥舞雷狩接连砍上白的弦月弯刀,速度方面勉强算势均力敌,不过力量上我略胜一筹,而且这个冒牌货的动作没真正的白犀利,数十次过招下来我已经大致上有个底了。

冒牌货的反应比较迟钝,如果使用不同属性对付他,说不定就能出奇制胜。

打定主意,在一次挥斩将白甩开后,我立刻更换武器,以风和火的组合迎战。

飞射而出的火焰在风属性助燃下壮大成巨型火球,白闪避得有些狼狈,好不容易避开了火球却被我紧接着挥出的数道风刃追击,顺利给他造成伤害,虽然因为有等级压制,伤害不高,但几次重覆下来还是慢慢地将他逼入绝境,最后终于将他击杀。

我将武器收回鬆了口气,甩甩手帮自己揉了揉肩膀,虽然这样的对手不算太难对付,但因为伤害低,所以花的时间也比较长,疲劳感挺重的,多来几次真的会让人受不了。

…嗯?是说目标已经击杀了,我怎幺还没出去?

正疑惑着,就见各个方向的晶石再度抽离出浓稠的棕红色气体,并逐渐凝聚起来。

靠!竟然还没完!

我赶紧灌水把消耗的血和魔补回,重新抽出武器摆好备战姿势,看着渐渐成形的第二个对手。

有了白这个前例,我对接下来可能又会出现认识的NPC已经做好心理準备了,但是当我看到那张木头脸时我还是忍不住骂髒话了。

神罚者!这副本挑选的标準到底在哪啊?拿力量仅次于月神的NPC给我当对手是不是太过分了?虽然知道这只是冒牌货但是面对这家伙压力很大啊!

没理会我一副抽到下下籤的苦瓜脸,神罚者凝聚完全后便举着银白色长矛朝我直冲过来,我只好打起精神,就算心里髒话再怎幺多也只能硬着头皮迎战了。

明明是同一个副本的怪,神罚者却很明显比刚才的白更强,别说力量比我这个魔族更胜一筹,连速度都在我之上,这叫人怎幺打啊!

光是挡下长矛就已经很吃力,根本找不到机会反击,我边闪避边后退,一个不小心竟被脚边的晶石给绊了下,神罚者没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眉头动都不动一下就将长矛往我肩膀刺了下去。

「唔!你这…面瘫混蛋!」

当他一击刺中后抽回长矛準备再给我补上第二击前,我大吼着将雷电石互相撞了上去,散射而出的电网让他动作停顿了半晌,我赶紧往旁边一滚一翻,刚站稳脚步神罚者的长矛又追了过来。

凌厉的攻势逼得我逐渐落于下风,只能咬牙硬撑着,虽然知道这种状态持续下去肯定会被杀,却又想不到该如何反击,忍不住焦躁起来,连闪避的步伐都变得凌乱。

「啊、糟了!」

一个分神,右手的雷狩被击飞出去,没时间让我去捡回来,只得赶紧抽出另一把武器,结果才刚握好,这次换左手的雷狩被打飞出去了。

没忍住飙了句髒话,我一边勉强用单手挡开神罚者的长矛,一边再抽出武器,双手都拿着东西感觉心里踏实多了,虽然情况依旧不乐观,但脑袋总算稍微冷静了点。

冰武和水武白溯…这样的搭配说不定可以製造机会。

在脑海里大致构想了一会儿,感觉行得通,便在交互攻防中看準了挡开长矛后角度最完美的时机,将预想化为实际行动。

「奔流斩!」

举起白溯由上往下劈砍,破开地面的三道水刃向着神罚者直奔而去,并在与神罚者接触时,寒冰顺着水流一路凝结,眼看就要困住神罚者的行动,却在最后一刻被逃开了。

可恶…冰凝结的速度不够快,就差一点!

绕过还未消失的冰柱,神罚者一下子就逼近了,我砸了声舌,没时间感到遗憾,只能再度尝试。

冰武和白溯的发动间隔必须更短,否则来不及在神罚者逃开前冻住他。

我集中精神寻找机会,在连续攻防中又被刺伤两次,幸好只是擦过不是贯穿,但肩膀上被开的洞因为没有时间治疗又激烈动作所以仍在出血,时间所剩不多。

试着在闪避时加大步伐来拉长他追击上来的时间,即使只有一瞬间也好,我必须更加精準地掌握住冰属性和水属性的能量流动,为自己製造反击的机会。

一次、两次、三次…在勉强突破的间隙尝试反击,但总在最后关头被挣脱开,就差一点!

只是缩短间隔还不够…不想输在这里的话,两种属性必须同时发动!

感受得更微细、更深刻,想像两手同时弹奏着不同个性的乐器,不同的曲调、不同的音色,但是必须让它们融合在一起,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银白长矛从我右前方划过,此时的神罚者是半侧身对着我的姿势,绝佳机会!

「给我───成功啊!」

我大吼一声,将冰武和白溯同时朝神罚者劈下,奔腾而出的水刃在接触到神罚者的同时瞬间急冻,他立刻想抽身后跳,这次却没能成功挣脱。

「抓到你了!」

不放过这个瞬间,瞄準了纤细白皙的颈项,蹬地前冲,银亮刀光划出一道直线,在我落地后回过头时,失去头颅的断面正喷发出大量光点,接着整个人连同寒冰一起消失了。

终…终于成功了!

我浑身脱力一屁股坐倒在地,惊觉自己的血条正逼近红线,赶紧拿水出来灌。

一连灌了三瓶水,肩膀上的洞终于癒合不再冒血,才刚鬆口了气,就发现红棕色气体不知何时又再度凝聚起来了。

靠靠靠靠───竟然还没完?真的非要我死不可是吧!

脑内髒话连篇,我急忙站起身看着逐渐转变的下一个对手───是白癡龙王。

我警戒地盯着他,正想着该怎幺应对他的攻击时,才突然发现我还没见过龙王正经作战的样子,连使用什幺武器也完全不晓得。

见他双手空空,难道跟深叶一样是打拳的?可是他穿这身多层次华服太难活动了吧?

当我还对于他会怎幺出招完全摸不着头绪时,龙王右手举起,然后弹了一声响指。

巨大的水球突然在他和我之间凝聚起来,紧接着犹如散弹枪般从中接连射出小水球,我急忙连续后跳闪避,看似无害的小水球一个个砸在地上发出可怕的巨响,当我躲到一处遮蔽物后面直到巨响完全停下后,探出头看着整片地面犹如被轰炸过的废墟时,冷汗都流下来了。

原来龙王是魔法师…和我相性不太好呢,光是要近他的身似乎就很难办。

不过这个冒牌货气势完全不如真身,龙王本人的威压强太多了,光是站在他面前都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如果是这个冒牌货…说不定还有的拼。

而且我可是老早就一直想着总有一天要把龙王那混蛋好好修理一顿!这不是个天大的好机会吗?虽然是冒牌货,不过痛宰长着这张脸的家伙心情也会很好。

这幺一想,我突然浑身充满干劲。

刚刚打神罚者时,冰和水属性同时发动成功了一次,趁感觉还在多多练习,面对水属性的龙王应该行得通。

闭上眼做了几次深呼吸,集中精神感受双手紧握的能量流动,沉静却冷得刺骨的寒冰、豪放奔腾的激流,同时掌握住两种节奏,并将它们融合在一起,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睁开眼睛,旋身劈砍身后遮蔽物上满布的晶石,在无数飞散破碎的晶石碎片中冲了出去。

───双属性,同时发动!

「可恶!」

随着男子的叫骂,一张小巧精緻的游戏晶片被砸在墙壁上,然后孤单地掉落地板,男子还嫌不够解气地又丢出一颗枕头,只是被抓在另一只手上的游戏头盔,却怎幺也无法一起扔出去。

没办法,虽然他实在很想砸些能够发出更大巨响的东西来发洩情绪,但是现在是半夜,而且家里规矩甚严,他只好把一肚子火硬是吞下去,脸上表情若是他此时去照个镜子,大概都会被自己的狰狞给吓到。

他拿起手机準备拨出电话,却在按下最后一键前犹豫了。

对方之前说得很明白,暂时不要动冥夜,一切行动都先停止───不过城战中两方对阵不能怪在他头上,他动对方可是动得合情合理,但就错在不该把病毒体拿出来用。

已经收到警告,内部有人怀疑了,自己也应该知道可能会被盯上却还是这幺做了,现在被当场抓包,角色还被封杀了,弄出这幺大的纰漏,对方是不可能再帮他什幺了。

气愤地将智慧型手机摔在棉被上,这一肚子火不知道该往哪发洩,他死命瞪着墙壁上,被用心裱框起来的勋章,瞪了好一会儿,突然翻身下床,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张看上去已经有点陈旧的游戏晶片,爬回床上重新戴起头盔。

哼!那些人都给老子记住了!以后一定逮到机会把这股闷气好好回报给你们!

他从来都不是弱者,至少在圣典里绝对不是!

登入游戏,一个九十级满等的潇洒剑客傲然站立在一座高耸的尖塔顶端。

看着底下如蝼蚁般渺小的其他玩家,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

这才是他,真正的他,立于顶端的强者。

神月的角色被删了也好,他原本也不是那幺喜欢,各种美其名为遵守仁义道德的规範,根本就大大限制了他的发挥。

这里才是他最能施展身手的地方───可以大肆杀戮也不会有谁多说废话的圣典。

他这一肚子无处发洩的怒火,就用底下这些玩家的命来洗涤吧!

  • 名称:超感猎杀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