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品温如言全文阅读

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连同刚刚那番实在不太像神兽会给出的战略建议,通通进了就站在一旁的轩芸城城主本人耳朵里,无论云陌再怎幺生气都不可能收得回来。

所以一股气没处可发的麒麟只好把不满的视线投注在我身上,虽然被瞪几眼已经习惯了,但这股气氛实在让人不想继续待下去,我只好尴尬地傻笑两声,一边后退一边抬手向他道别。

「那…酒也拿给你了、信也送到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先走一步…」

「…慢着。」就在我準备转身头也不回逃难去的前一刻,云陌却突然喊住我。「既然都见到我了,你就没想过跟我拜託一下,让我赐与你什幺强力兵器好打赢这场战吗?何况这事关弗琳能否早日获得自由,说不定我会很好说话?」

我一听这话就皱起眉头,奇怪地看向他。

「你说什幺啊?真不像你,这是我们异界人之间的战争,怎幺可能拜託你这个纱罗维亚的管理者插手啊?就算你是弗琳的哥哥也不可以公私不分啊!」

玩家打仗叫NPC帮忙这叫什幺鬼?何况还是非常高等的NPC,这根本就有失公平,系统不可能没有预防这种事情的措施吧?云陌为何会说这种话?

听我不太客气地说了一通,云陌脸上表情不变,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换了话题。

「…你之前曾用借来的冰武,过了我要求你通关的副本,现在你有自己的冰武了吗?」

「欸?」我愣了下,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这事。「没有,现在用的武器大部分都是跟别人借用的…」

对了…被他一提我才想起来,现在很多把武器都是鬼契(更正确点说应该是雪尧)外借给我练习的各属性武器,既然我们接下来是敌对方了,就不应该拿着跟人家借的东西去打对方啊!离开这里后要赶紧拿去鬼契归还才行。

唔…总觉得现在很难跟雪尧面对面…

当然不知道我正在兀自苦恼,云陌对我的回答有点意外,接着问道:「大部分?怎幺回事?你跟别人借了很多武器?」

「说了你可能也不信…我在练习全部属性的武器啦,虽然也不是所有属性都有,但大部分常见的属性我都已经用得挺熟练了。」

关于这部分,还得归功于打挑战赛的那段期间,我最大程度地将手边有的武器投入实战中,透过实战让自己加速习惯在高节奏的战斗当中流畅变换不同属性,效果非常卓越。

「这真是…」云陌说了三个字,突然就没了下文,我奇怪地看向他,他似乎正在琢磨什幺,也就没打断他。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接着说。「作为你刚刚做出正确解答的奖励,给予你一项情报,去安杜拉的晶翠石窟找一颗颜色不同的晶石,击破它,剩下就靠你自己努力了。」

话才说完,也没等我回答,他转过身朝洞窟深处走去,瀑布下一秒便完全隐没了他的背影。

「还是老样子,装什幺深沉嘛…正确解答是什幺东西?我刚刚说了什幺去了?」边碎碎唸着,边转过身準备离开,知道自己再怎幺想破头那个顽固麒麟也不会好心帮我解除疑惑,索性不想了。

安杜拉的晶翠石窟吗?虽然不清楚他要我去有什幺用意,总之似乎是对我有帮助的,在招集攻城的帮手前,先把这件事解决吧。

「那幺,我们就在这里道别吧。」

正在想着接下来应该要做的事有哪些,沉默许久的裴羽突然道,我愣了下,对他这幺快就道别有点傻眼。

「你已经要走了?你这喘口气也喘得太短了吧?我还以为你接下来还要跟着我到处跑一段时间哩?」

「我还不至于这幺厚脸皮,明知道你接着就要进行备战準备了,我这敌对方怎幺还能留下。」

裴羽说着,突然从包包里抽出一柄黑色的长剑递到我面前。

「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之一,分配战利品的时候你不在场,好东西都被瓜分得差不多了,这把剑因为外型太过朴素结果没人想要,其实是把好剑,我觉得和你很相配,就擅自留给你了,愿意收下吗?」

我缓缓接过那把剑柄和剑鞘清一色全黑的长剑,上面唯一的装饰物就只有缠绕在剑柄上的红色绑带,抽出来一看,我的眼睛更是为之一亮,连剑身都全是黑的!而且是相当亮泽的黑色,横举着从尾端往剑尖看,线条堪称完美。

「谢谢你!这把剑我非常喜欢!」突然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宝物,我不禁有点激动,大声向裴羽道谢。

「你喜欢就好,不过这把剑还没镶嵌属性石,本身的数值也不高,从技术面来看是把没有多大价值的剑,用这个作为立下大功的你的战利品,实在觉得很抱歉。」

「不会不会、是我自己先离开的嘛!而且我真的很喜欢这把剑!谢谢!」

见我似乎真的很喜欢的样子,裴羽微微鬆了口气,随后跳上那匹美丽的琉璃犄角兽,再次朝我道别。

「下次见面应该就是在战场了,看样子那一天可能不会太远,我会期待的。」

说完,便和骑兽一起转眼从原地消失了,黎莉恩一见他们走了,立刻凑近过来。

「哼!下次在战场上见面,看我不先杀了那匹惹眼的四脚兽!」

「……」我乾笑两声决定漠视她的杀骑兽宣言,正準备把那柄黑色长剑收进包包里,赫尔菲洛却很难得的突然朝我伸手问道:「主人,那把剑能不能借我看一下?」

「咦?可以是可以…」

将长剑递给他,我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上下左右打量那柄剑,很认真的样子。

「果然…这是一把『吸血剑』。」研究了好一会儿,赫尔菲洛得出结论道。

「…吸血剑?」怎幺听起来好像不怎幺吉利?

「详细不清楚…不过跟我属于类似的系统,所以我感觉得出来。」大概无法再知道更多了,赫尔菲洛把剑还给我。

不过…类似的系统?一个活生生的吸血鬼和一把剑属于类似的系统?听起来真奇怪啊…

看着把剑递给我之后,赫尔菲洛一副讨赏般期待的脸孔,我无奈又好笑地胡乱摸摸他的头并称讚几句,他立刻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

真容易满足的家伙,我好笑地想,虽然不太清楚所谓的吸血剑是怎样,总之似乎不是普通的武器呢!真是赚到了!

我拿出传送符,带着好心情一路转往中央大陆安杜拉,叫出地图找了会儿才在主城诺札尔克的北边找到云陌说的那个晶翠石窟,带着黎莉恩和赫尔菲洛先在城里吃了顿饭和补齐物资后,不再逗留直直朝着目的地前进。

要前往晶翠石窟,路途比想像中更困难一些,虽然在地图上看来距离似乎并不远,但路上却有不少挡路的怪,在这随便一个怪都是六十等起跳的地方,凭我们三个等级还不高的家伙,光是清扫就花了大半天时间,才好不容易来到晶翠石窟外头。

先在原地稍微休息整顿一番,接着由我带头踏入异常明亮的石窟内,没想到里面别有洞天,虽然空间不大,但无数浅蓝色晶莹透亮的多角形晶石长满了石窟,一眼望去相当壮观。

不过欣赏归欣赏,我可没忘了自己是来这做啥的,于是三人分散开来,在无数看起来颜色都一样的晶石中寻找异类,又忙碌了大半天,最后是赫尔菲洛在一个不易落脚的凹陷处里,找到了一根短短的晶石,在浅蓝色中多了一丝棕红色,真的非常不容易发现。

赫尔菲洛这次立了大功,我就不再只是敷衍地摸摸头夸讚了,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外加亲了下他的脸颊作为奖励,在黎莉恩激动不满的抱怨声中我拿出雷狩,将刀尖对準那根晶石,用力刺了下去!

晶石碎裂的同时,原本在我身边鬼吼鬼叫的黎莉恩的声音也消失了,原本明亮的石窟瞬间换上了晦暗的色彩,黎莉恩和陷入癡呆状态的赫尔菲洛都不见了,周遭依旧是长满晶石的石窟,唯一不同的只有颜色,所有晶石都透着一股浓稠的棕红色调,而被我刺破的那块晶石,却是失去了光泽的浅蓝色。

站起身警戒地注意四周,这里很明显是歪斜之境,而且此时此刻,我的处境显然非常不乐观。

我这个刚升上五十六等的家伙,在没有赫尔菲洛辅助的情况下,单独一人挑战等级至少有六十等的副本───云陌你确定这是奖励不是想杀了我吗?

不过他的确也说了,剩下要靠我自己努力这样的话…难不成他认真觉得,光靠现在的我说不定有可能通过这个副本?

没等我想明白,周遭已经开始发生变化,晶石里的浓稠色彩像是化作气体般,缓缓从晶石内抽离出来,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开始聚集。

我吞了口水,不管接下来即将面对的是什幺,看样子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缓缓后退拉开一点距离,警戒地看着凝聚成一大团的浓稠气体,不停蠕动压缩,看起来实在很噁心,等那坨东西压缩到似乎到达临界点时,蠕动的状况逐渐缓慢下来,然后开始出现不同颜色,姿态也在改变。

不管是什幺,总之大概要正式开始了,我举着双刀紧盯着那坨东西,準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却在发现那东西逐渐变得有点眼熟,而且还在变得越来越眼熟时,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最后站在我面前的,赫然是白───我刚进入神月时认识的第一个NPC朋友!

表情始终如记忆中淡漠的白,那双淡蓝色眼眸笔直望向我,无论神情、外貌、姿态、服装和武器都和白一模一样。

那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现在过得如何?之后找时间去看看他吧。

惊讶过后,我稳住心神,白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眼前的人很明显是烟雾幻化而成的。

而且眼前这个白也不可能和真身等级一样,否则哪有玩家打得赢高等NPC啊?不过至少也有六十等,还是很够呛。

变成我认识的NPC───这就是这个副本的模式吗?

以为这样我就会动摇下不了手?别太小看人啊!

雷狩在魔力灌入雷电石后发出震荡空气的嗡鸣声,蓝紫色电光包围着刀身劈啪作响,犹如开战的前哨。

脚步一蹬,我朝着白的冒牌货疾冲出去。

「杀!」

金属互相撞击炸开的火光,在不大的石窟内接连闪烁,失去色彩的晶石在这断断续续的闪光照耀下,折射出七彩炫光,竟成了另一番美景。

不过此时投入战斗中的我当然完全没发现到,映入眼帘的,只有敌人的身影。

───只要是敌人,一律往死里杀就对了!

  • 名称:十年一品温如言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51: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