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圣全文阅读

开玩笑归开玩笑,正经事一样得做,离开天上天下的公会据点后,先去了趟武器店将属性石镶嵌上那两把短刀,这是之前在轩芸城总部内被围攻时捡来的,如今才算正式成为我的武器。

说是短刀,其实也有约四十公分长,两把刀身都是银色,握柄也都是银白色,差别只在上面的雕饰不同,装饰的宝玉颜色也不同,但整体看起来很相似,像是姐妹刀,在阳光下看,刀身还会折射出淡紫色的光芒,相当漂亮。

不只是外观很顺我的眼,魔攻和魔防能力也很优秀,所以虽然是敌人拿来伤过我的刀,当下我还是毫不犹豫丢自己包包里了。

终于有了可以继续往上提升的新武器,要提升就需要收集莹月,这部分我拜託无极和黑天狗帮忙,他们很爽快答应了,两人道别过后便直接前往柯洛瓦连,我则是带着黎莉恩他们三人,开始一一和荒漠迷途给我的名单上有意愿参与城战的玩家联繫。

接到我的通话请求,不少玩家们的第一反应是很默契的…鬼吼鬼叫。

频道接通后前三分钟几乎对话不能,等对方好不容易终于冷静下来,我把想见面稍微过几招的请求提出后,都获得了同意。不过等见到本人,又是一阵白白浪费好几分钟的鬼吼鬼叫,而且连过招都心不在焉频频出错,实在让人非常无言。

会有这种反应的都是我的粉丝,虽然当中也有表现挺不错的,但很遗憾半数都被我直接从名单上剔除掉了。

表现让人眼睛一亮的反而是那些非粉丝玩家,有的人纯粹是觉得对手很有挑战性所以想参一脚,也有部分是对鬼契和凌空蓝羽有什幺过节或不满,想藉机报仇一吐怨气的。

再有就是看我不爽纯粹想来捣乱,相约见面还找来一堆不怀好意的同伙助阵的家伙,说好一对一简单过几招,最后却很卑鄙地所有人围攻上来。

不过这些人等级没我和紫水高,又有黎莉恩跟赫尔菲洛从高空辅助,原本想痛扁我的家伙们最后被我们反过来打趴了。

虽然因为不想掉等所以留他们一口气,但几次群殴下来我的经验值都快被扣光了,加上因为浪费了不少时间,直到在线时间结束,名单才消化了三分之一,我的火气却已经快破表了。

白天进入圣典时原本想对风雨大吐苦水,却在发现对方的位置不在附近后才想起来,风雨说过因为明天就要行动了,所以今天不能带我这件事。

一股怨气没对象可倾吐,我只好去欺负怪来洩愤,魔法师这个职业实在不适合我,原本想弄两把刀来学雪尧当个近战魔法师,可又想到这只角色以后应该不会继续练下去,也就算了。

而且这段时间来玩圣典,让我更加确定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待在神月,圣典的操作介面没有神月好用,动作也不够灵活,平时行动虽然没什幺问题,但在战斗时感觉就明显较为不顺畅,魔力的掌控也过于单调。

尤其令我不喜欢的,就是这里杀气很重,这里的怪受到伤害是会喷血的,而且还是大量喷血,看其他玩家打怪总是杀气腾腾,玩家和玩家之间气氛也很紧绷。

在圣典杀人不会掉等也不会扣经验值,只是头上会挂着红字,声望值会稍微下降而已,有的玩家因此以杀人为乐,把头顶上的红字当成一种实力象徵,骄傲地顶着走来走去,看了直想摇头。

不过只要安安份份待在低等级区域打怪,倒是没什幺人会那幺无聊故意来欺负等级不高的玩家,所以我在这个地区应该很安全……原本我是这幺以为的。

有两个看装备就知道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男子,一边彼此交头接耳一边朝我走来,我装作没看见他们,打完怪就立刻转身往另一堆怪走去,等级明显比我高的两名男子动作更快地拦到我面前。

「等一下嘛黑天使美眉~怎幺一个人在这里?我们带妳练怎幺样?一定比妳自己练更快喔!」其中一名男子说道,伸过手就想揽我肩膀,我立刻后退一步躲开。

「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想把基本功练扎实点,所以还是我自己练就好了。」

看着挡在前方的两名男子,背上各自揹着一把长剑,很明显是近战职业,等级又比我高,硬碰硬绝对是我吃亏,打定主意不想跟对方纠缠,我说完后转向另一边打算赶紧走人,没想到手臂却被拉住了。

「不要走得这幺急嘛!妳想自己练也没关係啊,不过一个人总是比较寂寞对吧?我们可以在旁边指导妳啊!还能陪妳聊天,大家交个朋友嘛!」

我试着抽回手,却一点都没用,微皱起眉头看着对方,口气有点不耐烦。「请不要这样,放开我。」

今天已经满肚子火了,来打怪洩愤又遇到这种鸟事,如果不是因为彼此实力明显差距太大,我肯定二话不说揍死这两家伙!

一见我表情不悦,两名男子笑得更开心了。「生气了?别这样嘛~我们又不是坏人,只是想跟妳交个朋友,不要这幺不给面子嘛!」

「还是说妳是风雨飘摇的女人?他带妳好几天了不是吗?怎幺今天这幺过分把妳一个人丢在这种低等级区?难道是吵架了吗?如果分手了要不要考虑跟我们玩玩?」

闻言,我更加警戒地盯着对方的举动。

冲着风雨来的吗?是纯粹因为见过我跟风雨待在一起所以好奇来挖八卦,还是和风雨有过节,怀抱恶意来的?

不管是哪种…很明显我受牵连了。

所以说树大招风啊…光只是站在那棵大树旁边都连带遭殃。

「既然知道我跟风雨认识,那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难道你们想跟鬼契的会长作对吗?」

风雨怎幺说都是圣典最大佣兵公会───鬼契的现任会长,应该没有玩家敢明目张胆和他为敌才是,我乾脆不澄清和风雨的关係,希望对方能知难而退。

结果两名男子彼此对视一眼,竟然笑了起来。

没有用吗?看样子不是能够讲道理的对象…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还是直接下线好了。

就在我判断目前情况不是我能应付的,叫出系统介面準备登出时,对方却像知道我想做什幺般,两人突然猛地扑了上来,把我压制在地。

「你们在干什幺?」我恼怒地吼了句,虽然不能痛扁对方很不甘心,但现在这贫弱的魔法师角色实在不是这两个混蛋的对手,还是别理他们下线好了。

选择『登出』,面前却跳出了一个红色的半透明讯息视窗。

《对方向您使用了道具『厮杀令』,您已强制进入对战状态,此状态下无法登出。》

心下喀登一声,我感觉背脊冒出了冷汗。

竟然有这种道具…被阴了,这两个混蛋是有备而来。

虽然很不想麻烦正在忙的风雨,但眼下这情况不得不求救了。

我正準备发讯息给风雨,突然笼罩下来的阴影和嘴唇传来的触感,让我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

我发了疯地用力挣扎想甩开唇上噁心的触感,但这点抵抗对对方而言微弱得就跟没有一样,不只是唇,胸部也被粗暴地揉捏着,压住我双手的男子猥亵的笑声从头顶上方传来。

「想叫救兵就叫吧!不过这附近可没有传送点,等妳男人赶过来,我们大概都已经把妳轮了两遍拍拍屁股走人了~哈!谁叫妳男人抢我们生意,这是给他的一点教训!妳要怪就去怪妳男人吧!哈哈……」

头顶上方的声音笑到一半突然断了,正在强吻我的人一顿,抬起头来看发生什幺事,一抹银光划过,压在我身上的男子突然就没了头,鲜红从脖子的断面大量喷出,就被压在底下的我被散发铁鏽味的温热液体喷了一脸,我闭着眼睛,直到压在身上的重量消失后,才缓缓睁开。

白云在蓝天上悠哉地飘着,刚才的一切就好像从没发生过般,天色依旧晴朗。

我缓缓坐起身,周围的翠绿草地被血染红了一片,温热液体顺着脖子滑入领口内,我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妳还好吗?」

莫名耳熟的男性声音从右侧传来,我转过头,一个白色短髮、深蓝色瞳孔的男子蹲在离我约三步远的地方看着我,微微皱起眉头,很担心似的表情,不知为何,连这张脸都有点面熟。

我没回答他,沉默地看着他好一会儿,不太确定道:「你是……布里斯东?」

他点头承认我的猜测。「我是布里斯东,妳是弥月吧?」

「是没错…」我面无表情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你怎幺知道是我?」

「前天讲电话的时候妳有说来玩圣典的事,鬼契的风雨飘摇正在带妳练功,我以前也玩过圣典,角色很久没动了,昨天心血来潮就上来看看,不过因为风雨飘摇一直在妳旁边,我就没跟妳打招呼了…他今天怎幺不在?」

「…明天有个讨伐行动,他回去公会準备了。」沉默半晌,我接着道:「刚才…谢谢你…不然我…」

鼻头突然一酸,我立刻憋住呼吸,硬是把酸涩的感觉压下去,但眼眶还是湿润了,我抬手用袖子胡乱擦了几下,低着头尴尬地笑了笑。

「这幺丢脸的样子竟然被你看见了…真不好意思…」

布里斯东沉默了一阵子,就在我觉得这气氛实在尴尬得想逃下线时,他又开口了。

「想哭就哭,不用逼自己忍耐,我不介意的。」

闻言,我原本低下的头抬了起来,直视着那对深蓝色眼瞳。

「别开玩笑了,我才不要因为那种败类而哭!」

「不是为了那两个败类哭,是为妳自己,闷气憋着只会伤害自己,哭只不过是一种适当发洩的方法。」

「……」

见我动摇了,布里斯东接着劝说。

「如果妳觉得被人看见自己哭很丢脸,我不介意暂时把胸口借给妳。」

「…我现在满脸都是血…」

「我不介意,反正等一下就会消失了。」他说着,朝我张开双臂。

看着他的双眼,就和在神月里一样,冷静、淡然、直率,虽然总让人摸不透,但是那双眼睛里没有虚假,也没有怜悯。

两人沉默地对望着,最后我动了,缓缓朝他靠过去,然后将额头抵在他的胸口前。

泪水像打开的水龙头般稀哩哗啦往下掉,但是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收拢的手臂将我整个人圈在怀中,不会太紧也不会太鬆,莫名地让人放心。

而我只是,无声地哭泣。

  • 名称:书圣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0: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