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关全文阅读

听到我叫他『伯乐』,他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一脸完全不敢置信的表情呆愣在原地。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似的缓缓摇头,狐疑地盯着我瞧。「妳…不可能…冥夜怎幺可能会是女的…」

「我好像在公开场合说过很多次自己是女生玩男角吧?」我没好气地抱怨道。

「我不信…妳跟冥夜长得不像…」他盯着我的脸喃喃自语道,我立刻就怒了。

「真是抱歉啊我连冥夜十分之一的帅气都没有!」

「……」他仍然一脸难以置信,又提出问题。「…我和冥夜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

「你是指白麟还是伯乐?」我忍不住小小报复一下,故意说道,见他表情瞬间僵硬,才接着回答:「和白麟是在葛伦尼特的树海,和伯乐是在纱罗维亚的绮丽森林。」

他皱紧眉头,又问:「我…伯乐和冥夜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幺?」

闻言,我突然感到胸口一紧,才刚经过没多久时间的画面仍旧历历在目,当时那些愤怒、悲伤、苦闷的情绪一涌而上,我闭起眼睛深吸一口气,回忆停留在伯乐自刎前的最后一句话。

「你说…『其实跟你一起打怪还挺有意思的,大侠。』」

睁开眼,我看着面前的人说道,情绪已经平稳下来。

他看着我不自觉地退了一步,表情很难形容,唯一能分辨出来的情绪,是深深的后悔。

「怎幺会…我对一个女孩子都做了些什幺…」

他垂在身侧的拳头紧握得发抖,低着头咬牙切齿,五官都纠结在一起了。

我看着面前的人,深深叹了口气。

「如果黎莉恩有个万一,我可能会恨你,不过既然黎莉恩已经没事了,以前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就算了,你如果想回来神月也没关係,我会请鬼契把通缉撤销…」

「弥月!」雪尧突然拉过我的手,十分不赞同道:「他对妳做了那幺过分的事,妳就这样算了?」

「臭小子你有胆自己找上门来,应该有心理準备了吧?」血忌挽起袖子,一副準备要开扁的架式…我说你不会忘了自己是警察吧?殴打普通老百姓是会被告的喔?

「第一拳让我来。」一脸阴沉的苍狼比血忌还早一步走到伯乐面前,手已经揪住对方的领口了,过度震惊…可能还非常自责的伯乐丝毫没有反抗,愣愣看着苍狼另一只手抬起,我立刻冲过去拉住他,把抓在伯乐领口的手扳开来,挡在两方人中间。

「好了好了你们怎幺比我这个当事人还冲动啊?我都说算了呀!」

雪尧皱眉看着我,表情严肃。「不能这幺简单放过他,妳先进屋里去,这里让我们处理。」

…处理个头啊这种黑道乔事的台词不要随便乱说!又不是在拍电影!

还以为雪尧不会这幺冲动行事的,果然是年轻人吗?今天算是让我见到他的另一面了。

我万般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双手环胸皱眉瞪着火气很大的三人。

「谢谢你们的关心,但这是我跟伯乐的事情,虽然他做了很多欠人扁的事,但是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总之我已经决定不再追究了,请你们尊重一下我这个当事人。」

被我一脸正经劝阻的三人愣了愣,我没理会他们能不能接受我的决定,转身拉住还愣着的伯乐往屋里带。「有话进来再说吧,继续站在门口又要被邻居说些有的没的…」

迟了半步没来得及阻止我把人带进屋里,三人面面相觑,最后只好无可奈何地跟着进来,见我招呼伯乐入座,脸色都不太好看地各自找了地方坐下。

「好啦,那就进入正题…」正打算开始对伯乐提问,我突然发现在场有一个乱入的。

「…是说阿任你到底来干嘛的?」

似乎此时才想起自己原本来此的目的,血忌冷哼一声,怒目道:「听说妳这丫头不知检点带了两个男人回家,我过来看看你们有没有乱搞什幺男女关係!」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一脸无言地看着他,我更是满头黑线。

你真当自己是我爸不成?还有你是听谁说的未免太可怕了吧!

「那个…冥、冥夜…」似乎对于我的真实身分是女的还不怎幺习惯,伯乐喊得有些彆扭。「我待会儿要说的事情…让他们听好像有点…」

「喔,他们没关係。」觉得在场几人都是可以信任的,我乾脆介绍道:「鬼契的雪尧,旁边那个是苍狼,天上天下的血忌,之前打金矿山副本的时候都有去的。」

伯乐闻言一脸呆愣,那表情应该是知道他们的,大概没想到对自己发出通缉的鬼契会长就在自己面前,不知作何反应吧?

血忌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怒目瞪着旁边两位。「鬼契的雪尧和苍狼!你们在这里干嘛?」

似乎早就猜到血忌身分的两人看起来都没怎幺惊讶,苍狼白了反应很大的人一眼道:「就只有你能来我们不能来吗?」

「臭小子注意你的态度!」血忌怒道。

「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吧?」深深叹了口气,雪尧似乎比刚才冷静了点,看向伯乐只是微皱着眉。「说清楚,你是怎幺知道冥夜住在这里的?」

伯乐闻言看了看我,犹豫了会儿后终于鬆口。「冥夜妳…是不是去过游戏公司?」

我愣了下,僵硬地点点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伯乐接着道:「妳被跟蹤了。」

「什幺!」

此话一出,我们四人全都一脸惊愕,这还没完,伯乐继续往下说明。

「我之前…想向妳报复的时候,曾经和正义联盟合作过,他们的会长司徒千秋知道我和妳有过节,昨天晚上突然联繫我,跟我说妳住在这里,大概是想让我来找妳麻烦…」

───司徒千秋!又是那个该死的混蛋天使!

我正气得咬牙切齿,旁边的雪尧突然拿起手机打电话,朝我们比了个安静的手势。

血忌原本不理他,暴怒地吼着要进游戏杀去正义联盟的大本营,我急忙扑过去摀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大声嚷嚷,因为雪尧的表情很严肃,我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电话。

过没多久电话接通,雪尧连开头的问候都省略了,劈头就直接切入主题。

「冥夜的地址被洩漏出去了,立刻去查是谁做的…锁在保险箱?那就去调监视画面,一定有人跟蹤她…我现在过去,先把资料调出来。」

雪尧挂断电话后看向苍狼,后者马上会意过来,什幺都没问便跟着站起身,带上包包準备离开的样子,在我开口发问前雪尧先一步向我作解释。

「我和苍狼去一趟游戏公司,监视器应该有拍到跟蹤妳的人。」

「那我也…」

「对方的目标是妳,妳暂时别出门比较好。」雪尧说道,朝我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不用担心,我绝对会把对方揪出来,交给我吧。」

「…我一起去,如果游戏公司的监视器没拍到,还要调阅路口监视器。」把我摀在他脸上的手拉开,血忌跟着站起身说道。

雪尧愣了下。「…你能调阅路口监视器?」

「…我是警察。」血忌不太情愿地表明身份,无视其他人一副见鬼的表情,头也没回地走了出去。

「警察比流氓还像流氓是怎样…」苍狼碎碎唸着,走出门口前回过头朝我警告道:「不准乱跑听到没?」

「我们晚点就回来,有事电话联繫。」雪尧朝我说道,然后看向还呆坐着跟不上事情进展的伯乐,声音突然一沉。「她要是少一根汗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扔下这幺一句听起来颇具威胁性的话,雪尧他们三人风风火火就走了,我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发了会儿呆,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情,就算直到现在我还觉得有点不真实。

一直以来都过着宅女的小日子,生活简单平顺,怎幺自从开始玩神月后,一堆从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发生了?

不只游戏里,现在连现实生活都受到牵连,这都是当初始料未及的。

站在原地胡思乱想了一阵子,才回过神想起屋里还有另一个人,看向仍呆坐在椅子上的伯乐,似乎也跟我一样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如此展开,还在继续发愣中。

虽然是意料外的访客,但人都进来屋里了,我身为主人还是应该招呼一下。

「呃…你肚子饿吗?我弄点吃的给你…」

听到我的声音,他突然回过神,看向正要朝厨房走去的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不行不行!妳、妳坐着!我、我帮妳弄吃的…」

他结巴道,抢在我前面冲进厨房,然后站在冰箱前又愣住了,似乎现在才反应过来这里是我家。

他的举动实在太有趣了,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转头看向我,表情呆愣,我继续笑道:「你又不知道东西放哪里,要弄什幺啊?去客厅坐着吧,我来就好。」

我走到他旁边打开冰箱,他似乎还有点不知所措,也没听我的话去客厅坐着等,而是跟在我后边一脸想帮忙又不知道怎幺帮忙的窘迫表情,随我在厨房绕来绕去。

不过厨房就这幺点大,两个人实在有点挤,我好气又好笑地转头看他。

「你是赫尔菲洛吗?不需要跟前跟后啦!去客厅去客厅!」

被我驱赶,伯乐总算没继续跟在我屁股后面绕,不过也没去客厅,而是站在一旁不会妨碍到我的地方,看我準备食物。

「…妳为什幺不生气?我本来还做了会挨揍的心理準备才来的…」

他突然道,我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又在纠结曾伤害过我的事,摆摆手道:「那些事情过了就算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总要有一方先放下…喝果汁可以吧?」

「喔、可以…谢谢…」他愣愣地伸手接过我递给他的罐装果汁,跟着我回到客厅,也没打开来喝,就这幺握着一阵子,突然朝我说道:「那个…我本名叫周仕凯,现在念高二…」

见他作起自我介绍,我也简单回覆道:「我叫路弥月,现在是个在家工作者,也就是俗称的SOHO族。」

闻言,他愣了下。「咦…妳几岁?」

「二十六。」

「…妳竟然比我大…其实我之前也觉得妳应该比我年长,可是没想到差这幺多…」他喃喃自语起来,我没管他,继续把之前吃到一半的素糕吃完。

雪尧说晚点就回来,也就是说他们有可能会留下来吃晚餐啰?要出去吃还是自己煮呢…

「那个、我可以叫妳弥月姐吗?」

伯乐突然朝我道,我愣了下,点点头。「我是不介意啦…」

见我答应,他总算不再一副拘谨的样子,朝我露出坦率的笑容。

在那张笑脸上,似乎能瞥见一丝在神月里,老是跟前跟后对我喊着大侠大侠的伯乐的神情。

───能够再次见面,真的太好了。

我不禁这幺想,也跟着笑了起来。

  • 名称:月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5: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