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从斯里安达离开,我们踏上圣地巡礼的最后一站───柯洛瓦连,朝着那个毒蛇女的老巢『浑沌深渊』前进。

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我找机会凑到不知为何脸色很臭的苍狼旁边询问他心情不好的原因,结果得到一个白眼相待。

「你到底吃了什幺炸弹?说说看啊!光这样瞪我我哪知道怎幺回事啊?」难得主动关心他一下竟然还被白眼,我没啥好气道。

苍狼看了我一会儿,冷哼一声撇过头。「…不是你惹我的,跟你没关係。」

「我也不记得自己有惹到你,那惹你的是谁?」我接着问道。

他没回话,不过却被我抓到他朝旁边的雪尧瞪了一眼,我惊讶道:「是雪尧?你不是很尊敬他吗?话说他人这幺好是怎幺把你惹火的?」

苍狼一下子回过头朝我狠瞪。

「谁尊敬他了?你眼睛被螺仔肉糊到吗?」说完又瞪向我旁边的赫尔菲洛。「还有你来问我私人问题的时候能不能把你的宠物支开啊?神经大条也没你这个样子!」

紧抱住我手臂的吸血鬼立刻不爽了,露出尖牙威吓道:「主人的神经绝对是非常细腻的!你这低下的粗人别荼毒我的主人!滚远点!」

「是你的主人自己来找我说话的!要滚也是你滚!」苍狼反呛回去。

「除了主人谁都别想命令我!下等兽族!」

「谁下等了我好歹也有五十三级!」

「主人已经五十四级了你才五十三,不是下等是什幺?」

「你、有种离开你主人给我过来!」

「停───!够了够了你们两个都闭嘴好吗?」被夹在中间受到来自左右两边的低层次吵架攻击,我终于受不了吼道。

赫尔菲洛对我的话当然说一不二,立刻就乖乖闭上嘴,苍狼也注意到自己有点失态,冷哼一声就自个儿跑去一边了。

我皱着眉头奇怪地看向他,虽然早知道那家伙是个怪人,但以前从没见过他这种样子,虽然老是一副吊儿郎当不太正经的调调,但相处久了我多少也察觉到,他其实意外是个对正事挺认真的人,也会顾全大局。

就像现在,虽然惹火他的人似乎是雪尧,但他还是跟雪尧一起到斯里安达的贸易市集处理公会託付的事,也跟我们一起过来柯洛瓦连,虽然脸臭了点,但在我问他前他倒是没主动去招惹别人,也没胡乱撒气。

不过既然他不肯说,我也没办法,现在也不太适合继续追问,只好暂时把这事放一边,先专注眼前的任务,如果之后他愿意说了,我倒是很乐意当垃圾桶。

靠近浑沌深渊的区域是高等怪的聚集区,平均等级在五十三级左右,但有了雪尧跟苍狼两个五十等以上的战力加入,这对我们来说完全不成阻碍。

雪尧跟我一样都是五十四等,虽然是法师系却比战士还要有攻击力,那两把小太刀挥舞得行云流水,物理攻击之间又时不时甩出魔法攻击,看他打怪简直就像是在欣赏表演般,好看得让人羡慕。

不过身为前锋之一的我实在没太多时间好好欣赏,在快节奏的攻击步调下还要确实瞄準致命部位,可不是分心看别人有办法做到的。

「闪电斩!」

挥舞着霹啪作响的雷狩,在怪物堆之间朝前方一左一右突进,蓝紫色电光划出漂亮的闪电图样,所经之处片片光点飞散,在昏暗的树林间造出一种虚幻的美景。

「那边!裂开的山缝!从那里进去!」雪尧大喊,紧接着朝他所指的方向第一个冲了过去,沿路展开一个又一个小型爆裂阵,挡在前方欲扑向他的怪还没碰到他就先被炸到一边去了,我和苍狼左右分工给倒在地上的怪多补几刀,查西德等人从中间被清空的区域通过,保护小蓝和墨云来到山缝前,又回过头帮忙把剩下的怪清除乾净。

把尾随的怪全部收拾掉后,众人在山缝入口处稍作休整,从其他人的脸色就能看出,大家的消耗都挺大。

这里的怪大多带有毒性,喝了解毒剂也不是立刻就能恢复,所以休息需要的时间比在其他地方更长,不受影响的就只有赫尔菲洛、受他保护的小蓝和百毒不侵的我,所以在他们休整的时候我就先到前方探探路。

走在被两侧高耸岩壁包夹的窄道中,看着岩壁上每隔固定距离就有一盏熊熊燃烧的油灯,摇摆的火光将顶多只能容两人并排通过的窄道照得阴森古怪,颇有大BOSS即将出现的FU。

听到后方传来脚步声,转头一看,原来是雪尧先跟上来了,我站在原地等他,待他靠近后正準备招呼他继续往前,他却突然拉住我的手。

「走慢点,我想跟你讨论一下明天的事。」

我愣了下,总觉得现在似乎不是讨论那种事的好时机,想想又算了,反正现在也只是探路而已。

「也好,你之前说吃过午餐还要去别的地方是哪里?」

雪尧微微一笑。「是这样的,我毕业后想从家里搬出来自己一个人住,希望能参考一下你住的地方,一个人住需要注意什幺等等…方便吗?」

「你想来我家啊?是可以啦,不过先提醒你,我生活习惯挺随便的,如果太乱你可别吓到…」我搔搔头道,突然又想到另一个人。「苍狼呢?他也要来吗?」

提到苍狼,雪尧的微笑多了点无奈。「他应该还是会一起去,虽然气可能没那幺快消…」

听他这幺说,是承认的确是他惹火苍狼的?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又被挑起来。

「真的是你惹他生气的?到底怎幺回事能跟我说吗?」

「…抱歉,我如果告诉你,那家伙八成一整年都不肯跟我说话了。」雪尧表情为难道。

竟然这幺严重?雪尧这样的人会做错什幺事情让明明很尊敬他却老是嘴硬不肯承认的苍狼如此生气?

虽然非常好奇,但既然雪尧都这幺说了,这就是我不应该再多问的事情,只好自己在脑袋里胡乱猜测。

会让苍狼生气的事情是什幺?以前我挨他骂好像都是因为我太过乱来的关係,所以是为了别人?…正确来说,是为了同伴的事情吗?

思绪正飘到别的地方,导致我慢了好几拍才发觉,右手有种温温热热的感觉。

低头一看,我的右手正被另一只手握住,沿着手臂往上看,正好和雪尧四目相对,那双血红色的眼瞳里映着我的脸,不知为何让我有种正被赫尔菲洛盯着瞧的错觉。

堕天使什幺的…其实跟吸血鬼是亲戚对吧?

胡思乱想着,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这状况好像有点奇怪,我把被他握着的手举起来。

「请问一下…这是干嘛?」

雪尧移开视线,把两人的手拉到自己的脸颊旁,闭着眼睛道:「…解闷。」

……解闷?

没想到会是这种回答,我忍不住笑出来。「你毒没解乾净吧?这什幺奇怪的回答?」

「你笑起来很好看。」雪尧突然道,我愣了愣,那双红眼睛又睁开盯着我看,我突然有点不自在起来,想把手抽回,却被握得更紧。

「呃…雪尧?你还好吗?」感觉对方有点不太对劲,我立刻朝四周张望,却没看到任何东西。

「虽然是NPC,但是你被别人吻了,我却什幺都不能做…」雪尧喃喃自语道,把我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几下,神情有点恍惚。

「那只该死的吸血鬼你还把他收为宠物放在身边,这些都算了,只是游戏角色罢了…可是先在现实中见过你的也是别人、先跟你去吃饭的也是别人、先跟你去逛街的也是别人…可恶…」

真的觉得雪尧有哪里不太对劲,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中毒的可能性比较大,虽然不清楚是什幺时候中的毒,总之先解毒就对了。

从包包里拿出解毒剂,我半哄着劝他喝下。「没事没事、这个喝了就没事了!」

刚把解毒剂靠近他嘴边,雪尧却突然甩手把解毒剂拍开,全都洒落一地。

「你为什幺不了解呢?我这幺的…这幺的…」

他紧皱眉头,表情是我不曾见过的挣扎,迷离的红色眼瞳深深望着我,一步一步将我逼退到墙边。

「等等等等、你应该是中毒了,拜託你先喝个解毒剂…」我急忙拿出另一支解毒剂,才刚咬开塞子吐掉,雪尧的脸突然就贴了上来。

猝不及防的吻。

脑袋空白了三秒钟,才总算想起要挣扎这回事,雪尧压住我肩膀的力道有点大,但是比力气堕天使当然赢不了我这个魔族,用手肘顶住他胸口使劲把他推开了点,重新获得用嘴巴呼吸的自主权后我立刻偏头把那支解毒剂喝了,然后回过头放鬆力道,雪尧果然又吻了上来。

把含在嘴里的解毒剂渡给他,这家伙竟然还用舌头推回来!有些从嘴角溢出浪费掉了,我故技重施又餵了一剂,压在唇上的力道终于慢慢减轻。

「你不了解…我这幺的…喜欢…」

雪尧嘴里又嘟嚷了些听不太清楚的话,接着浑身脱力就要跪倒,我急忙撑住他,把他扶到一边坐下休息。

后方传来複数的脚步声,没多久查西德等人就出现在视野里,一见到雪尧坐在地上似乎失去意识的样子,苍狼第一个冲了过来。

「怎幺回事?你们遇到敌袭了?」

见他这幺关心雪尧的样子,我突然觉得自己完全不需要担心了,这家伙真的很看重伙伴,就算因为什幺事情闹翻,也一定没事的。

我摇摇头。「应该是中毒了,已经给他喝了解毒剂,不过他到底怎幺中毒的完全搞不清楚,你们最好也先把解毒剂拿出来準备一下。」

闻言,苍狼明显鬆了口气,见我没忍住表情偷笑,立刻甩了眼刀过来。

他正準备说什幺,队伍最后方的布里斯东却先他一步发话了。

「有种香味…空气里有毒…」

众人闻言立刻转过头看他,他正抬起头盯着岩壁上的油灯。

「应该是那个,燃烧后产生毒性…」

「真的假的?我都闻不到你竟然能闻到?」身为感官敏锐的兽族,苍狼有点半信半疑道,不过还是喝了一支解毒剂。

查西德他们对布里斯东的话倒是完全不疑有他,全员都喝了,不过倒是没人像雪尧这样喝了解毒剂后虚脱的,大概是方才我和他站在这里时间比较久,他中毒比较深的关係。

既然这些油灯燃烧的气体可能就是中毒的原因,当然不能再待,我和苍狼搀扶着雪尧走了一段路,他总算缓过来,向我们道过谢后就能自己走了。

见他没提刚刚的事,我暗暗鬆了口气,不知是他刚才精神恍惚把事情忘了还是怎样,总之能当作什幺都没发生就再好不过了,否则实在很尴尬。

被NPC吻跟被真实存在的人吻,完全不一样啊!更何况我们明天还约了要见面,发生这种事简直糟透了。

我一边警戒四周,一边祈祷雪尧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事,又走了一段路,突然就来到尽头了。

嘉朵莉亚懒懒地斜卧在长椅上,很平静地看着我们到来。

没有毒蛇、毒蜘蛛埋伏,也没有任何陷阱,最重要的是她面前的桌子上也没摆任何不明液体,众人面面相觑,传说中的嘉朵莉亚可是个性格恶劣的家伙,这幺平静实在太古怪了。

我让其他人留在原地,带着小蓝和赫尔菲洛走上前去。

「妳好,我带柏卡的圣女来面见妳。」我试探地说道,同时警戒四周,以防有埋伏。

她冷哼一声,金色凤眼朝站在我旁边的小蓝瞥了眼,然后摆摆手。

「见过了~没其他事你们可以走了~」

我愣了下,不太相信地低头问小蓝:「她有跟妳对上眼吗?」

小蓝乖巧地点点头,然后拉了拉我的衣角,想要快点离开这里的样子。

…真的这幺简单?我本来做足了心理準备这关应该是最难过的,结果竟然一下子就解决了?

我突然怀疑起这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妳怎幺了吗?我还以为这次又会叫我喝什幺奇怪的东西…」

她眉头一挑。「你想喝?」

我一秒摇头,坚决否认。

「我还在禁闭期呢~这段时间不安份点,月神那讨厌鬼又要给我延期了~」

嘉朵莉亚不满地抱怨道,看着我突然又瞇起眼笑了起来。「还是你想留下来陪我?如果你是自愿的我就不会受罚了~」

「…谢谢,妳自个儿在这玩吧,后会无期。」

和她搭话简直就是找死,我立刻相信任务已经完成了,道别转身离开一气呵成,头也不回地跟众人朝原路返回。

来访者离开后,嘉朵莉亚无聊地打了个呵欠,正準备躺下来睡一觉,却来了个她看了就讨厌的家伙。

「你又来干嘛?我可没对他们干什幺坏事~」

没理会频频朝自己投来的眼刀,漂浮在半空中的神权者看着方才那群玩家离开的方向,背对着此地的主人问道:「油灯里的毒,是什幺作用?」

「喂!那些油灯原本就是这样设置的!可不是我故意加东西在里面!别胡乱给我扣帽子!」

以为对方要拿此找芢给她延长禁闭时间,她立刻不满道。

神权者半转过身,表情木然。

「我知道,大人只是要我向妳确认那种毒的作用。」

听到对方似乎不是来找麻烦的,嘉朵莉亚才缓了缓口气。「只不过是神经毒素而已,中毒的人会鬆懈防备,难以控制情绪…怎幺?那家伙对毒物有兴趣?」

「注意妳的用词。」

神权者警告道,不过嘉朵莉亚却朝他吐了吐舌信,哼了声撇过头,十分不屑的样子。

「…大人为何对此有兴趣我并不清楚,我只是来传话的。」

完成任务,神权者留下这幺一句话后就消失了,嘉朵莉亚朝空无一人的地方看了会儿,也不禁疑惑。

那个站在神月世界顶端的大人向来不对特定事物感兴趣啊…难道传言是真的?

思及此,她忍不住勾起嘴角。

如果真是那样,『天劫』之时若是那个人登上塔顶,感觉好像会发生什幺有趣的事情吶~

她拭目以待───当然,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 名称:人皇纪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