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全文阅读

同一时间,走在右路的人们,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随着一路笔直的下坡越走越无趣,不少人已经开始打起哈欠。

「怎幺都没怪啊?不会就这幺一路平稳走到终点,和打完BOSS的大侠他们会合吧?」

晴空万里乾脆把弓箭收起来,边散步边看风景,好生无聊道。

一旁的墨云立刻从他头上揍下去,低声骂道:「当然不可能这幺顺利!你没看前面古鲁他们都还保持警戒吗?把武器拿出来!」

「不过走到现在竟然都没动静,反而感觉有问题…」北极星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又不好说出来将紧张的气氛传染给其他人。

「看到弯道了,转过弯之后就会进入洞窟,大家小心点。」

古鲁将前方发现的情况传达给后面的人知道,这一路平静过头也令他起疑,也许真正的伏兵就在转过弯后,但在那之前也不能大意。

他和深叶走在队伍最前端开路,虽然弯道就在前方不远处了,但仍然仔细盯着周遭,就算道路笔直难以埋伏,也不能掉以轻心。

「所有人!跑!」

就在先锋部队还在仔细盯防周遭、中段人员有的聊天打屁、有的走马看花时,压后的凌空蓝羽突然传出一声女性的高呼。

众人一愣,不明所以地转头朝后看,就见已经开始冲刺疾奔的数名蓝制服的人,身后一颗数层楼高的巨大石头正骨碌碌朝他们而来,却一点声响都没有。

「靠!犯规啊───!」

「骗鬼啊!哪有这种静音的陷阱呀!」

「还哭夭什幺?快点跑啦!」

尖叫怒骂声此起彼落,所有人使出吃奶的力气发了疯地向前跑,凌夏半途转身朝巨石射出强力魔弹试图改变滚动的轨道,但瞬间就被急速转动的巨石给弹开,只好放弃无用功,专心跑路。

也幸亏这里是下坡,所有人跑得比用飞得还快,一路冲到转弯处,众人还差点摔成一团,幸好危急之中还不忘拉自己身边的人一把,就在巨石已经来到身后的前一刻,所有人总算是平安拐进弯道内。

「要死了…这种事情给我钱我都不干第二次…」

金币坐在地上气喘吁吁道,其他人也都差不多,一个个喘得跟刚全力跑完马拉松似的,连话都顾不上讲。

众人瘫坐在地上休息了一阵子,才陆续缓过气来,转头看向四周环境,才发现他们已经来到洞窟前了。

没有雕樑壁画,连个命名的石碑都没有,就只是个单纯的洞口,高度约两层楼,宽度足以让六个人并排通过,不算大也不算小,光线只照得到往内四、五公尺,里面逐渐被黑暗垄罩,无法窥探得更深。

看着黑压压的洞窟,休息够了的众人逐一起身整备,就算没有人说话,他们也都很清楚,真正的伏兵,就在这未知的洞窟深处等待着。

「…出发。」

待所有人都整备完成,古鲁和深叶转身面向洞窟,一同踏入黑暗之中。

和平鸽和柠檬果酸勾着手臂赶紧跟上,接着是查西德等人和天上天下,压后的是凌夏领头的蓝制服小队。

终点───就在这条黑暗通道的前方。

巨大的雷电球体将我和牛怪包覆其中,刺眼光芒伴随着轰然巨响在球体内炸开,牛怪身形不稳踉跄几步,一下子掉了23%的血量,陷入晕眩状态,我趁这个机会一个大跳退开脱离战场,伯乐紧接着冲上衔接下一波攻击。

攻击手们很快各自找好站位,猛烈却又有秩序地先后进攻,攻势几乎没有停顿,配合得天衣无缝,鬼契和凌空蓝羽都不愧为榜上有名的公会,光从他们的团队契作来看就能知道,这是真正有实力的公会。

我一边观察学习、一边退到朵朵旁边,腿脚终于支撑不住半跪在地,朵朵惊呼一声赶紧把我扶起。

「怎幺回事?你受伤了吗?」努力撑着我摇摇晃晃的身体,朵朵一脸惊慌问道,我朝她抱歉地笑笑。

「我没受伤…刚刚那招有点后遗症,所以我通常不会使出全力的,不过因为这家伙有点大,不使出全力没办法把牠整个包住,现在有点虚脱…」

「你先休息一会儿,这里交给我们。」

雪尧从身边经过时朝我微笑说道,双手握着小太刀冲向前线,伯乐、苍狼与其他几名佣兵正在集中火力猛攻牛怪的腹部,星河和姜母茶绕着牛怪不断进行骚扰,法师系的轮番放出魔法攻击,雪尧一加入他们,火力顿时倍增。

我一边灌水一边注意周遭,提防BOSS召唤小怪包围我们,朵朵虽然很担心我,但战场上有太多人要顾,忙得不可开交,我担心自己待在旁边会干扰她,默默又退后了点。

「还能再打吗?」正在喝水让自己恢复时旁边突然传来问话,转过头便与裴羽视线相接。

「我要接续下一波进攻,能藉助你的双属性吗?」

「…你明知道我用的不是双属性,是在试探我吗?」边回答,我边跟上他朝前方跑去。

既然他在圣典曾经成功使用过双属性,应该就看得出来我这个只是『半成品』而已,他故意这幺问是什幺意思?

裴羽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只是转头朝我意味深长地瞥了眼,然后又回过头专心注意前方的战局。

我用白眼刮了刮他的后脑杓,当然也明白现在不是闲话家常的时候,随即集中精神準备接续下一波攻势。

「退!」雪尧大喊一声,所有近战人员同时间全部后撤,在牛怪準备反击前,落下这波攻势最后一记大招。「十面埋伏!」

「吼───!」

牛怪的上下左右转眼被如繁花盛开的魔法阵团团包围,炙热烈焰炸开十多道炎柱,牛怪在一整片橘红色炎光中嘶吼着长达十秒,这一波攻击把牠击溃到剩余37%的血量。

「天崩地裂!」在烈焰消失前,我冲入近战区将短斧一挥砍入地面,牛怪刚脱离烧烤的处境,又被突然崩塌的地面震得跪倒在大坑里。

不需要提醒,所有还能攻击的人一股脑地将法术啊、子弹啊、飞箭啊等等全往摔坑里的牛怪身上扔,一时间各种闪光花火在坑里炸成一团,连牛怪的身影都看不清了,只能听到愤怒至极的咆啸声。

「注意狂暴状态!」

雪尧的大喊声才刚落下,坑里突然炎光闪动,一道火焰如雷射砲般从坑里爆射开来,目标───竟然是我!

死定了───脑袋里闪过这三个字,我根本来不及使出什幺招式阻挡这记攻击,就见炎光转眼已经来到面前,千钧一髮之际,旁边突然闪入一道身影,紧接着听到『轰!』的巨响,那个挡在我前方的人猛地撞上我,两人紧挨着飞出去老远。

「会长!」

数道焦急的声音同时喊道,紧接着又是雪尧的大喊:「不要停下来!鬼契全部上前!攻势不能断!」

耳边嗡嗡作响,我恍惚了一会儿,想起现在还在战斗中,急忙起身看看挡在我前面的人有没有怎样。

「裴羽?你…还好吗?」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后,我愣了很大一下,这家伙也是拿双手剑的,挡在我面前当肉盾不是找死吗?

「没事…只掉了点血。」他握住我伸出的手借力站起身,见我一脸紧张,又接着道:「我这柄剑防御力很高,不用担心。」

他举起左手的宽剑朝我说道,然后看向前方。

「…原本我是以完成双属性为目标,才选了这样的武器。」背对着我的裴羽突然道。

「你说原本…那现在呢?」

「尝试过后放弃了,这里的系统和圣典不同,我认为自己无法完成。」

回过头看向我,他的表情很平静。「你也是以双属性为目标吧?收集了很多不同属性的武器啊。」

我立刻摆摆手道:「虽然我的确想把这个当目标,但是这些武器不是我的,除了雷和水,其他都是跟鬼契暂时借用的。」

「原来如此…依照我这一路上的观察,你也许真的可以做到,加油吧。」

「呃?嗯…谢谢?」没想到他突然跟我说这些,我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既然人家都帮我加油了,道个谢总不会错。

「虽然无法使用双属性,但可以和其他人互相配合使出不同属性的搭配攻击。」再次将视线拉回前方战场,裴羽背对着我。「鬼契的攻势快到尾声了,我们给这只怪最后一击吧。」

…嗯?『我们』是指你和我吗?

没等我想明白,裴羽已经冲上前去了,虽然还是满肚子疑惑,不过眼前的事比较重要,总之要配合攻击吧?那就直接上吧!

待我们冲到前线时,鬼契的攻势已经趋缓下来,现在是靠补位的凌空蓝羽等人接续攻击。

「前排后撤!还有魔的继续辅助!」雪尧见我跟裴羽回来了,立刻做出指示调整队形,所有人毫不犹豫依照指挥动作。

近战人员一后撤,牛怪周边立刻空了一块,牠发出咆啸声划着前腿似是要冲撞,但我们岂会给牠这个机会?

「赤焰凤凰───!」将被烈焰包覆的长剑朝前方一刺,火焰脱离了刀刃,幻化成一只艳丽的火鸟,紧接着将风武朝着火鸟挥开,一道螺旋风柱直冲向它,在风属性的灌注下,火鸟整整大了好几倍。

熊熊燃烧的双翼搧动,朝着牛怪正面扑上,裴羽举着一宽一细两柄长剑冲上前纵身一跃来到火鸟后方,突然在半空中一连数个旋身,地面随即窜高几道龙捲风,犹如受到火鸟吸引般,扭动着转变方向,齐齐冲上。

这下火势可说一发不可收拾了,火鸟如同吹气球般瞬间飞涨,转眼变得比牛怪还要庞大,牛怪不甘示弱朝迎面而来的火鸟放声咆啸,然后全身被烈焰吞噬下去。

「吼呜───!」

遭烈火焚身的牛怪爆跳如雷,怒吼着在地上打滚,接着突然翻起身,朝着众人冲撞过来,打算来个两败俱伤!

神月没有同队伤害豁免,真被这颗大火球撞上绝对死伤惨重!

众人惊慌朝后散开,有中远距离攻击招式的人试图以武力把牠挡下,虽然成功减缓了牠的速度,但却未能让牠停止。

你这个残血13%的混帐家伙给我安分点啊!

「奔流斩!」

我换上白溯跃身劈砍而下,三道强力喷发的水刃冲破地面高高窜起,朝着暴冲中的牛怪直奔。

「你白癡吗!用水攻不就帮牠灭火了!」

见我使用水武,退散的人群里立刻传来怒骂声,我不去理会,在水刃砍中牛怪之前纵身跳起,高举着另一手的冰武朝下劈砍!

「冰山剑岭───!」

语尾刚落,被水刃砍中导致烈焰被扑灭的牛怪还来不及鬆口气,从地面沿着喷发的水刃窜出刺骨寒气,水流转眼间冻结成一丛丛尖锐的冰柱,如同串烧般贯穿牛怪庞大的身躯。

动弹不得的牛怪血量直线下滑,却在剩余3%的时候止住───冰山剑岭的作用时间到了,冰柱崩塌消失,牛怪仰天一声咆啸,像是在庆贺自己大难不死。

不过牠得意不到三秒钟,不知何时贴近牠的裴羽飞身从牠面前横向跃过,只见刀光一闪,当裴羽稳稳落地时,牛怪的咽喉被切开一道口子,大片光点从切口喷洒而出,残血归零。

现场一阵静默,待牛怪完全化作光点消失时,众人才齐声欢呼,尤其是凌空蓝羽的人声音最响亮。

「会长帅呆了!一击必杀!」

蓝制服的立刻将自家会长团团包围住,纷纷夸讚道,其他人短暂高兴过后,已经开始整顿恢复了。

仰头灌水稍作休息,雪尧突然走过来,朝我笑了笑。

「很好的判断,刚才那种情况,限制住怪的行动才是第一优先,否则等牠被火烧死,我们也会伤亡惨重。」

闻言,我微微一愣,然后笑着对他摆摆手。

「你担心我在意刚刚用水武被骂吗?没事啦~我不在意这种事情,我已经在想后面还会遇到怎样的怪了。」

「没事就好。」雪尧脸上露出很温柔的笑容,我不小心有点看傻了,他平时不会这样笑,明明很好看的,多可惜。

「大侠你刚刚真帅!一下用火一下用冰,给那只怪体验一通三温暖!哈哈~」

伯乐大声嚷嚷着过来凑热闹,刚结束战斗似乎还很兴奋,眼睛闪亮亮的。

「你刚刚几招使得很漂亮,越来越进步啰!」毕竟是亲自训练过的人,战斗时我总会多注意他的情况。

被我一夸,伯乐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眼睛都笑瞇成一条线了。

「嘿嘿~是大侠教得好!」

「副本还没完呢,别太兴奋了,最终BOSS可能就在前面,记得保持冷静。」担心这家伙兴奋过头导致战斗中犯蠢,我提醒道。

伯乐点头如捣蒜,赶紧把笑容收敛一点。

「要迎战大BOSS了对吧?我知道、我会小心!…嗯?不过前面好安静啊?」

他一说,我跟着一愣,从地图上来看,道路的末端就在前面不远了,怎幺这幺安静?

我看向雪尧,他只简短道:「过去看看就知道了。」然后便去招呼差不多休整完毕的众人,继续前进。

我们顺着道路继续往斜坡上走,没花多少时间就来到了这座山的顶端。

这里就是道路的末端了,不过…BOSS呢?

眼前是一片光秃秃的平地,只立着五根残破的石柱,却不见BOSS蹤影,连个小怪都没看到,众人面面相觑,都很疑惑。

雪尧走到被石柱呈圆形围绕的空地中间看了看,似乎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见他把地图叫出来,我和裴羽走上前,伯乐和辛尼他们也凑了过来。

「这里就是左路的终点,在地图上和右路在这里交会。」雪尧指着标示目前所在地的记号,就在实线和虚线的交界处。

「既然右路是通往山体内部的,有没有可能这是二选一?最终BOSS只有一边遇得到?」辛尼猜测道。

我立刻皱起眉头表示不满。「不会吧?这样我不就打不到BOSS了?」

「…没道理只有一边遇得到,可能性不高。」裴羽低喃道,然后转过头,在四周走走看看。

我懂了,如果不是二选一,就一定有什幺机关,应该先把这附近调查过再来讨论。

大家有了共识,开始四散调查,最可疑的当然就属这片平地上最醒目的那五根柱子了,于是多数人在空地上没看到什幺,就都围到柱子旁议论纷纷起来了。

可是那五根柱子怎幺看、怎幺敲,都弄不出什幺名堂,众人正一筹莫展时,地面突然发出一阵蓝色的闪光,所有人立刻进入警戒状态,摆好迎战姿势,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只是三秒过后蓝光消失,平地上还是空空如也。

所有人不敢轻易鬆懈,维持着警戒姿势朝左邻右舍投以疑惑的目光,结果又过了一分钟,还是什幺都没发生。

「…怎幺回事啊?刚刚。」

「有谁碰到什幺东西吗?自首无罪~」

紧绷的神经稍微放鬆了点,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开始讨论起来。

「那个…有人不见了…」

在一片讨论声中,突然有人说了句比较不一样的话题,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齐齐转头看向一个穿蓝制服的精灵男子。

突然被这幺多视线集中,男子似乎有点不自在,裴羽立刻走到他面前问道:「你说谁不见了?」

能跟自家会长说话令他精神一振,马上把自己所看到的情况报告。

「鬼契那个拿黑色铁鍊的,他刚刚站在我前面,结果蓝光一闪,他突然就消失了!」

听他说完,裴羽转头看向雪尧,雪尧已经朝着四周围喊道:「阿任!有谁看到阿任吗?」

大家四处张望,真的没见到任我行的蹤影。

「蓝光出现就消失吗…难道这里是传送阵?和右路的终点相通?」

雪尧皱眉说道,还未完全釐清,地面突然又是一阵蓝光。

三秒过后,所有人转头看向四周的同伴,女性的惊呼声突然响起。

我立刻转头看向发出惊呼的姜母茶,她正一脸惊慌拉住辛尼。

「朵朵!朵朵不见了!」

我愣了下,继任我行之后是朵朵?两人之间毫无共通点,难道这是随机传送?

已经消失两个人,众人有点惊慌,在什幺都还没弄清楚的现在,谁也不知道消失的人去了哪里,谁又会是下一个?

「雪尧,你觉得他们会不会被传送到荒漠迷途那边去了?」

我转过头朝雪尧问道,他表情有点严肃,张开口正要回答我时,蓝光又亮了。

───雪尧就这样从我面前消失了。

  • 名称:黑执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9: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