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御史全文阅读

登出游戏后,身体知觉逐渐改变,柔软的床垫就在背后,我将游戏头盔脱下后摆到一旁,捲起被子将自己裹成球状,赖在温暖的被窝中。

今天醒来的时间比平常都早,气温还颇低,本想继续往棉被里钻,被吵醒的猫咪却不给睡,没节制地伸出爪子在露出棉被的额头上拍(抓)了几下,不满的喵叫声和刺痛感一併传来,挣扎半晌,还是无奈地爬下床,去帮猫咪即将见底的饭碗添上新食物。

去了趟厕所回来,床铺已经被吃饱喝足的猫大王霸佔了,放弃再睡回笼觉的想法,简单梳洗后,带狗到附近的公园散步。

难得早起,今天预定的工作也往后延了,突然多出一整天的空闲,还真不知道要干什幺好。

刚兴起一点要不要去逛逛街的念头,才发现天空灰濛濛一片,看来大概不会有好天气,如果逛到半路下起雨就更加扫兴了,我立刻打消念头。

还是去买个早点回家吃,今天别出门把前阵子买来还未看的书看完好了。

做好决定,先把狗带回家后拿着钱包和雨伞出门,附近隔了三条街外有间每天现做的馒头豆浆店,生意向来不错,我朝着目的地悠闲漫步,却在距离剩下一条街时听到不同以往的吵闹声。

豆浆店门口有个穿着卡其色外套的男子正在大声喧哗,店内用餐的客人默默移动到距离远一点的坐位,门口旁还有几个停下车子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消费的人,一个穿着豆浆店围裙像是老闆的大叔好声好气地跟对方交谈,但对方却不买帐。

我旁若无人地默默从另一边绕进去,打开保温箱拿了一个馒头和一个菜包,再请愣在柜台内不知如何是好的店员阿姨给我一杯温豆浆,然后结帐。

从男子吵闹的内容听来,店长似乎欠了他一笔钱,这会儿是来讨债的,但再听店长的回应,貌似这名男子前些日子和店长及其他人一起打牌,输了个精光,越想越不甘心,认为是店长和那几个人合伙设计他,于是前来讨回他输掉的钱。

不论真相为何,参与赌局又不懂适时收手,他自己也必须负责,没打算继续听这齣闹剧,把帐结完我就转过身準备离开。

「呀啊───!杀人啦!」

高分贝的尖叫声从背后传来,回过头,那名男子手里握着一把菜刀,上面还沾着血,老闆倒在他脚前身体捲缩着,暗红色的液体在地板缓缓扩散开来。

「杀人了!快报警!」

原本在店内用餐的几名客人惊慌失措大叫着,混乱之中撞翻了桌椅,店外的人一见苗头不对,连车子也顾不得了,立刻拔腿狂奔。

「吵死了!你们跟他都一个样!你们都在看我笑话对吧?都在心里嘲笑我是笨蛋对不对!」

男子发了疯般拿着菜刀胡乱挥舞,绕过躺在地上的老闆,逼近缩在角落的几个腿软来不及跑的客人。

这叫什幺…歹年冬,厚疯人?出门买个早餐吃都会撞见这种八点档情节是怎样啊…

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往回走进豆浆店里,站在情绪激动的男子身后,出声喊住他。

「住手吧,太难看了。」

被我突然从身后靠近吓了一跳,男子回头朝我看了眼,突然转身举刀朝我挥过来。

「妳也把我当笨蛋───!」

『锵!』一声,我挥出雨伞将菜刀打飞出去,男子表情错愕,动作一顿,我趁机抓住他的手腕用力扭转,一拉一压,随即把人压制在地板上。

店里哑然无声,只有被制服的男子喉咙还发出不甘的呜咽,我朝缩在墙边的几人一瞪,不太耐烦道:「还看?是男的就过来帮忙啊!」

被我一喊才回过神的几个男客人赶紧上前帮忙把那个男子绑起来,这边解决了,我赶紧看向倒在地上的老闆,不知何时出现一名身穿暗红色皮衣的男子,已经把老闆翻过身,正用布压在不断冒血的伤口上,注意到我的视线,抬头看过来。

「快点叫救护车!」长相看起来挺兇恶的男子朝我吼了句,又低下头专心压住伤口。

我摸了摸口袋,没摸到手机,赶紧请柜檯内吓傻的店员阿姨帮忙打电话,然后随手抓了几块布也来帮忙救人。

在一阵骚乱后没多久,救护车和警车纷纷赶到,老闆被抬上车时还有意识,应该不要紧,我稍稍鬆了口气。

「喂,妳过来警局一趟。」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回过头,那个红色皮衣的恶人脸看着我,用下巴朝警车指了下,我皱起眉头。

「…可以不要吗?」

「这是例行公事。」恶人脸居高临下看着我,一副『由不得妳』的表情。

「……」再见了,我难得的空闲时光。

挥刀伤人的男子被铐上手铐坐上前一部警车,我默默哀伤地走向另一部车,才开门坐进去,恶人脸随即打开另一边车门也坐了进来。

「…你是警察啊?」见他熟络地跟驾驶座的员警打招呼,虽然已经猜到了,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怎样?有意见吗?」恶人脸斜眼瞪了过来,完全没有人民保母的样子,说他是流氓倒还差不多。

「没,随口问问。」偷偷瞥几眼,那张脸怎幺看怎幺眼熟…

基本上是宅属性的我应该没跟这种某种意义上看过就印象深刻的家伙扯上关係,在哪里…难不成是在神月里吗?

虽然游戏角色是以本人的长相为基础,但经过各种调整后大多会变得不太一样(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但那双看上去就很兇恶的眼神无论怎幺改可能都差不了太多…

……嗯?

「…血忌?」

「干嘛?」

听到这个名字,恶人脸不假思索回应道,看着我微微惊讶的表情,他整个人一顿。

我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亲切,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的是血ㄐ…噗唔!」

「不准说!闭嘴!」

被识破身分的血忌突然双手按住我的嘴巴,难得一见的慌张模样,孩子气的举动都让我忘了自己现在是女性的身分,好笑地扒开他的手指。

「警、警察去当佣兵…」糟糕,这违和感实在太有趣了,我一笑就停不下来。

「关妳屁事!」血忌压低声音骂道,看样子是不想被自己的同事知道这件事,他啧了声舌,恶人脸凑近我面前。「妳是谁?我应该没看过妳?」

「啊,我们不认识喔~」没打算坦白身分,我撇过脸瞎掰,他当然不吃这套,激动地扯住我的衣领。

「妳───」

「到了喔…咦、喂喂喂!张曜任你在干嘛啊!」

将车停妥的员警回过头就看到自己的同事把来作笔录的目击证人压倒在后座椅子上,姿势相当不雅观,忍不住惊讶喊道。

要知道干警察的什幺事都会被放大检视,现在竟然光天化日下在警车上做出这种不当举动,这要是被媒体拍下来,后果绝对非常严重!

似乎也注意到这个姿势很诡异,血忌紧皱眉头把我放开,没再多说什幺。

下了车,原本因为莫名其妙扯上这种鸟事而郁闷的情绪已经一扫而空,我心情极好地跟在沉默不语的血忌身边,看着他皱成一团的眉头就觉得好笑。

「你本名叫张曜任啊?不是挺好听的吗?我会牢牢记住的。」

回应我的,是一记狠戾的眼刀。

耸耸肩,再继续捉弄他好像有点可怜,我接下来相当配合地作笔录,留下一些基本联络资料后,员警就说我可以回去了。

原本还以为笔录都要作上大半天,没想到不过才花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我提着已经冷掉的早餐离开警局,看着左右两边的马路发呆。

…这是哪里?

「喂,走这边。」

血忌从我身旁走过,朝着右边的路前进,我愣了下,几步小跑跟了上去,和他并肩走着。

偷偷瞥了眼,他脸上还是那副不爽的表情,看样子大概还没消气,我只好默默拿出冷冰冰的馒头啃着,两人沉默了一段路,他终于受不了地甩来一记白眼。

「女孩子不要边走边吃!难看!」

我朝他看了眼,把剩下的一颗菜包递过去,他也没客气顺手接过。

「没想到你这种地方还挺正经。」看他大口大口吃着菜包,两三下就吃完了。「警察不是很忙吗?可以这幺悠哉地送我回来?」

「今天休假,去买个早餐就看到妳这不知死活的丫头把那神经病撂倒。」

我皱起眉,放开嘴里吸着豆浆的吸管。「我也不想碰到这种鸟事啊…喂!」

错愕地看着身为人民保母的家伙竟然把我的豆浆抢去,打开盖子喝了几口后盖上,又塞回我手里。

「搞什幺!警察抢劫啊!」

「啰嗦!给我喝几口又不会死,我也没吃早餐啊!」

我摇了摇只剩半杯的豆浆,愤愤瞪了他几眼,没好气地咬着吸管把剩下的喝掉。

又沉默地走了段路,没多久时间已经回到我家了,原来那间警察局也离我家不远,只是我平时太宅了,连自家附近的路都不太认得。

拉开围墙的铁门,回过头看着虽然抢我的早餐但好歹把我送回家的不良警察,想了想还是跟他道了声谢谢。

「…妳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他的视线越过我,看着我身后只有两层楼的老旧房屋,突然问道。

「还有一只狗跟一只猫。」

「嗯…妳有学过防身术吗?」

不懂他问这些干嘛,我挑起眉。「没有…有什幺问题吗?」

「面对拿刀的歹徒还能这幺冷静,我以为妳受过训练。」

「刀子很可怕,不过拿刀的人不可怕。」我笑了笑。「可能是在神月里看习惯了吧。」

他皱起眉,有点严肃地看着我。「游戏里死了还能复活,不过这里是现实世界,不要搞混了!一不小心就会没命啊!」

…果然不论是游戏里还是游戏外,血忌就是血忌,说话兇巴巴的却是在关心人。

「你放心,这点我很清楚,只是那种情况慌张也没用,冷静应对才是正确的不是吗?」

「…我一定认识妳,妳到底是谁?」

看他一副苦思不得其解的模样,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他大概拼命在脑海里搜寻身边的女性角色吧?什幺时候才会想到我可能是男角呢?

「那个啊~你自己慢慢猜吧~」

转身摆摆手,我把他扔在门外逕自走入屋内,在关上门前又回头朝他笑了笑。

「下次如果又休假,我不介意你来串门子,记得带豆浆当礼物,我要热的!」

没等对方回答,我关上门,想像那张恶人脸露出苦恼的表情,忍不住想笑。

今天也不是那幺糟糕的日子嘛───我看着窗外的阴天这幺想。

又过了几天,我到门口的信箱检查信件时,发现围墙上多了一个巡逻箱。

…他还真是个挺可爱的好家伙。

  • 名称:王牌御史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1: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