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必须死全文阅读

为了买送给血忌他女同事的饯别礼,我们来到百货和各种店家聚集的商圈,虽然是平常日的白天,但逛街的人却也不少。

路上问了他那个同事有没有什幺特别感兴趣的东西,血忌却答非所问。

「感兴趣的东西?她总是把档案整理得清楚分明,东西也放在很好找的地方,还会用不同颜色的标籤做记号,是个非常优秀的后勤人员。」

「……」谁在问你她的工作表现啊!

我抚着额头无语,决定换个方式问。「那…你记不记得她桌上有什幺摆饰?还是她有什幺除了办公用具外,特别喜欢使用的东西?比如说杯子、水壶之类的,有特定的品牌吗?」

结果血忌却一脸奇怪看着我道:「那是办公的地方,放什幺摆饰?而且我干嘛去注意别人的杯子是什幺牌子的?」

我感觉自己脑袋里有某根线快断了,怒道:「当警察的不是都要有很好的观察力吗?你怎幺───唔…」

「臭丫头妳小声点!」急忙把我的嘴摀住的血忌一脸凶恶道,转头看了看周遭,然后又回过头瞪我。「不要在外面随便叫我警察!而且妳是电视看太多了吧?我是内勤又不跑外务,观察个屁!」

把他的手拉下,我甩去一记白眼,小声道:「你这幺爱打架的家伙不去外面冲锋陷阵做什幺内勤啊?偷懒吧你?」

闻言,血忌突然沉默下来,皱眉瞪了我一会儿后把头转开。

「…以前出任务的时候伤了右眼,视觉神经受损很严重,医生说我以后最好都不要进行激烈运动,上面的就把我调到内勤了。」

他把话说完后,一个人默默地走开,我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才回过神跑着追上,来到他身旁并肩慢慢走着。

「…抱歉。」我想了半天,还是只想得到这句话。

血忌瞥了我一眼,脸上没什幺表情。「…没事,都很久以前了。」

我们沉默地走了一条街,气氛很压抑,可是我也不是那种懂得活络气氛的人,正苦恼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间提供露天座位的饮料店,立刻抓过身边那人的手腕把他拉到一个空位坐下来。

「走这幺久应该有点口渴了吧?想喝什幺我请客。」

血忌一脸莫名奇妙。「哈?干什幺突然…」

「让我请吧,否则我总觉得心里有疙瘩。」我表情认真地直视着他,见他不再说话,就当他同意了。「豆浆红茶可以吗?」

「…随便。」血忌撇过头,朝后靠上椅背坐着。

我朝他笑了笑,来到店铺前点了两杯饮料。

「冰块和甜度都正常吗?」

店员小姐露出亲切的笑容朝我问道,我才想起自己忘了问血忌要喝多甜的,转过头朝那边的人喊道:「阿任!」

「什幺事?」正从旁边经过的男子突然转过头回答道,我愣愣地跟他四目相对。

「欸?不好意思,我不是叫你…」有点尴尬地笑笑,血忌突然走到我旁边,上下打量那个陌生男子,问道:「怎幺回事?」

「没什幺,应该只是误会。」猜想这个男子大概名字里也有个任字,我解释道。

…咦?阿任…仔细看的话,好像跟神月里在鬼契总部站吧檯的那个阿任有几分神似?

我正盯着他看,他却盯着血忌的脸一动不动,血忌皱着眉头,毫不避讳瞪回去。

「…两位?」搞不懂这是在干嘛,我提醒了下莫名其妙对视许久的两人,那个陌生男子突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真的假的?会不会太巧了?偶尔翘课一次出来逛个街竟然会碰到你!」

「你谁啊?」似乎对男子莫名其妙大笑起来感觉很不爽,血忌一脸凶恶道。

「啊、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而已,你大概对我没什幺印象吧?不过我家老大你绝对认识!雪尧知道吧?」

果然,我在心里默默想着,这个世界真小。

听到那个名字,血忌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甚至有点咬牙切齿。「你是鬼契的…任我行吗?」

「唉呀?没想到你竟然知道我啊?真荣幸!」阿任笑嘻嘻地将双手枕在脑袋后面,和在游戏里的感觉很像。

「哼!鬼契的元老干部之一,我怎幺可能不知道。」

「怎幺不可能?我们这群人用的名字都和在圣典的时候不一样啊。」

「除了你们会长,其他人的惯用武器都没变,笨蛋才猜不出来谁是谁!」血忌一副很不屑的样子道。

我在一旁默默听着,有很多之前不知道的事情呢,突然对他们以前在圣典的经历有点好奇起来。

「那真是抱歉,血忌老兄,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好战份子吶!」阿任笑着说道,无视一脸想揍人的血忌,突然转过头看向我。「而且竟然有个这幺乖巧的女朋友啊!」

「乖巧?你眼睛脱窗吗?」血忌瞥了我一眼。「我才不会找这种丫头当女朋友。」

「那是我要说的话!」狠狠甩去眼刀,我有种非常想『袭警』的冲动。

「我猜错啦?可是我刚刚看你坐在那边,她来帮你买饮料耶!这样还不乖巧?」阿任朝我露出像在吧檯接待客人的那种笑容,道:「妳有玩神月吗?有空来我们鬼契坐一下吧!我请妳喝一种用纱罗维亚特有水果做成的果汁,很好喝喔!别理这种不体贴的男人了!」

「臭小子你想打架吗?」忍耐很久的血忌终于受不了了,一把扯过他的衣领吼道。

「不不,你看我这体格怎幺能打?要打架的话去神月再说。」阿任举起手表示投降,这种距离下和血忌那张兇恶的脸面对面,竟然还能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该说他没神经还是不愧是鬼契的元老干部之一呢?似乎见过很多大风大浪的样子。

「你是说在神月你就能打赢我?」血忌几乎快暴走了,面前年纪应该比他小的人却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对手是你的话───没错。」

「好!你有种!竞技场1537号房,老子在那等你!」

「为什幺要我去找你啊?我还得留守哩!想打的话我目前都在金鹰城总部里,自己来找吧。」

「你───」

「有完没完啊?两个大男人挡在人家店门口拉拉扯扯难看死了!要乔事情给我去那边坐下小声一点!」

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指着旁边的露天座位大吼,阿任和血忌看着我愣了半晌,接着才注意到他们已经被路人围观了,表情尴尬地默默走到我指的位子坐了下来。

满意地回过头,我朝傻眼的店员小姐微微一笑。

「豆浆红茶半糖少冰,请给我三杯,谢谢。」

「好、好的!」

看着站在饮料店前等待的女子,两个大男人坐在露天座位上,头脑已经冷静下来。

「看到没,这种丫头哪里乖巧了?」

「…嗯,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些对话若是被我听到,非掐死他们不可。

拿着三杯饮料回去,婉拒了要塞钱给我的阿任,他听说我们是来挑要送血忌女同事的饯别礼,很热情地帮忙出主意,说是饮料的答谢。

后来我们一致赞成阿任提议的按摩器材,他还陪我们一起去买,逛了好几间店做比较后,总算完成了任务。

阿任和我们道别前硬是说服了血忌和他交换电话号码,不得不说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真的很厉害,最后连我都和他互换了电话。

「有空记得来鬼契找我,换我请妳喝饮料喔!」

临走前阿任又提醒我一次,血忌不时盯着我看,好像有什幺话想说却一直没开口。

直到送我回到家,他仍皱着眉头欲言又止,实在让人看不下去,我受不了道:「有话直说就好,看你这样犹豫不决我都觉得浑身不对劲了。」

他朝我一瞪眼,半晌后才道:「…我之前以为妳是鬼契的人,不过那家伙好像不认识妳,那妳到底是谁?」

没想到他竟然一路都在纠结这个问题,我有点好笑道:「这种问题很重要吗?就算不知道我是谁,对你应该也不会造成什幺困扰吧?」

「…妳对佣兵有兴趣吗?要不要加入天上天下?我们会长是个挺不错的家伙。」血忌突然提议道。

我愣了下,有点傻眼地看着他。「你现在是在招揽我吗?明明连我是谁、什幺种族职业都不知道耶?搞不好我在神月里是个弱鸡,加入你们会扯后腿喔?」

「不可能。」血忌一脸笃定地说。「第一次在早餐店遇到妳我就一直想招揽妳了,什幺种族职业都无所谓,妳的胆识过人,而且也有行动力,光凭这两点,我就不信妳会弱到哪去。」

…虽然我不可能加入,不过被人当面这幺说,感觉挺高兴的。

「谢谢你这幺看得起我,不过很抱歉,我不会加入的。」

「妳已经加入其他公会了吗?」

我摇摇头,在他接着开口前先说道:「给你一点提示,我目前跟你待在同一个地方。」

「…竞技场?」血忌看着我皱起眉。「妳是挑战者还是陪同者?」

「挑战者。」

我说,朝他笑了笑。

「今天晚上竞技场见,我会去找你。」

  • 名称:兔子必须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51: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